八一建军节前夕,应老战友邀请我们一行八人前往湖北西大门——恩施咸丰县聚会。
   咸丰县位于鄂、湘、黔、渝四省(市)边区结合部,地处武陵山东部、鄂西南边陲;扼楚蜀之腹心,为荆南之要地。
   我们从“凉都”利川——苏马荡出发,一路翻山越岭,看着沿途风景,谈笑风生,赞叹最多的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担任主车手的是“聪明绝顶”的战友冉瑞举,他方方的脸庞,笑意始终挂在额头,娴熟驾驶技术,在崎岖的山路上方向盘玩得游刃有余,他一边聚精会神开车,一边介绍沿路风景和咸丰县的历史,坐在副驾上的我中途好几次打断他的话,好奇地问:“这个边缘的小县为何起名叫咸丰,历史上不是有位咸丰皇帝吗?难道是皇帝赐的名字吗?”冉瑞举缓缓地说:“你还说对了,大清帝国第九代皇帝清文宗显皇帝爱新觉罗·奕詝继位时以“咸丰”为年号,希望大清帝国的臣民都能年年丰收,安享太平,所以赐予东接宣恩,东南邻来凤,南与重庆酉阳接壤,西界重庆黔江,北连利川,东北接恩施市,国土面积2550平方公里的云贵高原东延武陵山余脉与大巴山之间的这个小县为咸丰县。”
   两小时后,我们到达咸丰县城,老战友辉哥、别浪等战友为我们一行“接风”洗尘。
   车从青龙山脚的久鑫大酒店出发,沿宽阔的大街行至尽头,一个约90度急转弯后蛇行爬上白虎山,白虎山当地人雅称“望城坡”,即咸丰县至高点。站在山顶,可以俯瞰整个县城,苍山如海,起伏碧连,千山竞秀,百溪争先。美美丽的城市尽收眼底; 整整齐齐的高楼大厦,车水马龙的十字街头,工整的厂房,林立的烟囱。一条条平坦的公路,环城而行,又蜿蜒地伸向远方;一个现代化城乡结合的市容呈现在眼前。
   高乐山镇是咸丰县的经济中心、政治中心、文化中心、交通中心。县城面对青龙山背依白虎山,整个县城居着24个民族,土家族,汉族、苗族;侗族、朝鲜族;回族、羌族、蒙古族、傣族和拉古族。山中小镇如同一幅壮美的山水画。
   看完县城全景步行百米来到望城坡园林式农家小院——凌霄山庄。
   葡萄架上爬满了茂密的绿色枝叶,枝叶中挂着一串串色彩不一的葡萄,有玫瑰红色的,紫色的,暗红色的,浅绿色的,尚未完全成熟,我情不自禁的摘下一颗葡萄迫不及待的放入口中,细细品尝,奇妙可口的汁水——酸中有甜,甜中带酸,口感爽爽的、凉丝丝的,那味道中还带有被雨水冲刷过的葡萄特有的芬芳,清香扑鼻、沁人心脾,让人回味无穷。
   随着辉哥到山庄主楼,映入我眼帘是“光荣之家”牌子挂在门厅的正中间,主人一定和我们有相同的经历,我对主人油然起敬。
   我进山庄大厅便问:“老首长在哪”?大厅角落正在剥包谷的老太太应声道:“老爷子下山了,‘摆龙门阵’(拉家常)去了,下午才回山庄”。
   “老爷子哪年入伍?”我紧接问。
   “一九六五年三月入伍。”老太太清晰地说。
   老太太得知我也曾当过兵,她开始向我详细描述老兵当年的样子,脑海浮现出一个中等身材,腰身匀称,四肢健壮,高挺的胸脯,结实得钢铁一般的身体的军人。
   老爷子当兵我才两岁,老爷子是我的前辈。作为与老爷子有着同样经历的我,十分崇拜前辈,想见前辈老兵的心情尤为迫切,想知道老兵退伍不褪色奉献的一生,必须见到老兵本人,想再次向老兵敬一个军礼。
   晚饭后我们返回宾馆时,老兵才回到凌霄山庄,我才有幸目睹了老兵的风貌。
   他二儿子给他父亲介绍后,我便要求与老兵合影,老兵放下手中扫把,打了打身上的灰尘,习惯地整了整“军容”。老兵今年七十八,长方脸膛,棕红肤色,鼻直口阔,粗发浓眉,一双睫毛很黑的眼睛,虽然不大,却是藏锋卧锐,流露出一种机警、智慧的神采。但他耳朵闭塞,语言微微障碍,吐词不清淅,身体有些干瘦,背略驼,改变的是躯体不变的是忠诚 。
   在葡萄架下,我与老兵聊了起来,老兵异常兴奋,老兵介绍他一九六五年阳春三月来到湖北襄阳当兵,在部队服役期间,时刻以一个优秀军人的形象严格要求自己,新兵训期间能努力训练,吃苦耐劳,他就担任副班长,多次受到他部队首长的表彰,两年后他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由副班长提升为班长。老兵骄傲地说:“六十年代的公安部队,主要任务是守卫国家重要厂矿、企业、交通设施,维持治安,警备城市和警卫边疆等任务,很牛的”。老兵是守卫襄阳监狱,入伍后超强度的军事训练,成为训练标兵,老兵最拿手是擒敌拳,谈到擒敌拳老兵站了起来,比划比划,他年近八十,但动作有模有样。
   老兵给晚辈“新兵”详细介绍了一百零八路擒拿拳,包括踢裆撇臂、挎拦、携腕、小缠、大缠、端灯、牵羊、盘腿、卷腕、断臂等等。当时老兵可对付三人,可见功夫了得。
   一九六九年转业回原籍——咸丰县甲马池乡(现名:4A景区坪坝营镇),退伍后安排在断民峡水电站,担任民兵连长,三年后回到坪坝营镇真假坑村当村支书。
   真假坑村位于咸丰县坪坝营镇。气候温和,民风淳朴,山清水秀,主要农产品是芋瓠、桑椹、洋芋、红枣。如何将优质农产品运出大山是老兵当书记后的心病,老兵秉承部队勇于吃苦、敢打胜仗、雷厉风行工作作风,发扬愚公移山精神带领村民开山辟路,以前是一条泥巴小路,下雨走在路上就是一身泥水,路滑、烂路多,孩子们上学时,经常有孩子在坑坑洼洼的烂泥路里摔跟头。老兵想方设法,动员群众有钱出钱,有力出力,两年时间修建一条宽2米,长一千八百米砂石公路,大大方便了村民出行和农产品外运。
   由于基层工作出色,老兵被调往镇财政所,负责税收工作,老兵工作踏实,像大山里的“老黄牛”,时常戴草帽,背上军用水壶下乡,到农户当中宣传税收政策,为国聚财出力。
   老兵三十一岁那年冬天,特别寒冷,为了工作废寝忘食,在翻越大山时,突发脑溢血昏倒在征税路上。
   经过四十余天漫长昏迷,终于醒了,醒后第一句话对前来探视的税务局领导讲:“我要去上班,我是共产党员,我是退伍军人,公家的工作还需要我。”组织批准了老兵请求,返回工作岗位。
   老兵发挥部队养成的“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特别能忍耐”精神。忘我工作,为党和人民的事业鞠躬尽瘁,为了不给组织添麻烦,一九八零年办理了病退手续。
   老兵无论在部队还是在地方工作,时刻不放松子女教育培养,如今四个孩子个个优秀。老兵二儿子为了让父母度过幸福晚年,在白虎山山上征地,在老兵亲自设计指导下,建起了农家小院,同儿孙们,尽享天伦之乐,老兵乐开了花。
   二儿子思想开阔,于二零零八年利用空余房屋,创办了休闲农庄——凌霄山庄,他秉承父亲一个军人的勤劳踏实,吃苦耐劳、废寝忘食的风格,他诚信经营,凌霄山庄先后荣获咸丰县人民政府颁发“优秀农庄”,恩施州文旅局授予“优秀星级农庄”等十余项奖牌,解决当地农户就近就业。为咸丰旅游作贡献。
   最后老兵还有说不完的话题,我抬头看看远处,朦胧的白虎山,笼罩着一层轻纱,影影绰绰,在飘渺的云烟中忽远忽近,若即若离,就像是几笔淡墨,抹在红色的天边,那一抹夕阳正红,老爷子的笑脸更灿烂,我便起身和他告辞。
   为探访老兵的旧居,第二天一大早,我们驱车来到坪坝营风景区。
   走进那山,遮光蔽日的奇花异草彰显着峰峦叠嶂的灵魂,莺歌燕舞的鸟鸣替代了云蒸霞蔚的绮丽。走进那山,浮躁的心境化作了溪边的绿柳,疲惫的身躯化作了山涧的清幽;走进那山,心中坦荡着豪迈。
   我们游览了四洞峡,这些洞大约在一亿四千万年前开始形成,十分古老。天生四桥各有特色,集山、水、洞、溪、泉、瀑以及原始的生态于一体 ,处处体现出和谐、优美和神奇。景区内有让您“胆战心惊”的玻璃栈道,异彩纷呈、姿态万千的杜鹃花,清澈透明、清凉可口的山涧泉水,岩溶洞穴,明暗交错,曲径通幽的“人工栈道"、“地下迷宫",庄严雄伟的“天桥”,石壁光滑如削的"法国凯旋门”,从八十多米精空款款飘洒而下似天降珍珠般的"风吹银帘:规则、圆润,似工匠精心打磨过的"柠檬天窗",仙女沐浴过的“留花潭"、“瑶池潭”等多处自然景观,在第一洞峡顶部我们看到一颗细叶青冈古树,其树龄有一百六十四年, 大约有八个树紧紧拥抱在一起,象征着咸丰县二十四个民族,看到此树我才真正理解什么叫盘根错节,整个景区犹如一幅天然画卷,美丽而又神秘。
   这些优美的风景就是像老军人、还有像老军人二儿子一样能吃苦耐劳,能坚持不懈的咸丰人民在一步步经营打造而成的,也许正是老军人精神在咸丰大地上浸润、繁衍、滋长结出的硕果,真是咸丰不“闲”!咸丰一定会更丰茂,这里的百姓一定会年年丰收,安享太平。
   在这里我致敬老兵,致敬中国军人,致敬自己!你们用绿色的军装装点青春,用刚强的意志诠释生命,用顽强的斗志鼓舞人生,用无悔的忠诚报效祖国,你们就是无私奉献,保家卫国的军人,今天是你们的节日,愿你们节日快乐!更愿军人精神在中国能够发扬传承。
  
  
  2022年7月31日于凉都利川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清醒时做事,糊涂时读书,大怒时睡觉(当然,也要心平气和了),独处时思考;做一个幸福的人,读书,旅行,努力工作,管理好自己的的身体和心情,成为最好的自己。自己,也是我,有同感...

引子 十年前的八月十六日,安徽省马鞍山市皖江段发生的“马和汽渡104轮重特大沉船事故”震惊了海内外,国家交通部、安徽省委省政府,长江海事局、长江航运局和省市政府领导都在第一时间赶...

兰西有个彭氏大院 王建臣 家传统技艺《彭氏灯彩》已有210年的传承历史。共八代传承,祖上第一代传承人彭金福,生于公元1769年清嘉庆年间,卒于1838年清同治年间。山东省历城县人,当时在当地...

日前,卫辉(汲县)大礼堂前,一纸赫然扎目的公告:卫辉市大礼堂已经权威部门安全鉴定为危房,请勿靠近!后果自负!一石激起千层浪,舆论一片哗然. 卫辉大礼堂原名汲县大礼堂,建成于19...

清晨打开微信便看到很多条语音消息,是好友J发来的,我逐条听完后内心哽噎得难受。基于最近发生的所有事,她仿若历经一场生死,那些深夜的哭泣和欲罢不能的情绪让她辗转反侧。J说照旧做了...

侄女一家四口人从河南回娘家湖南来探望父母,无事就提议去看骆驼峰。侄女两口子邀请我陪同前往骆驼峰去看看,我就满口答应,坐上侄郎的白色上汽大众,一行六人向骆驼峰飞驰而去。 骆驼峰...

一 我的小时候,初次到姥姥家过年。就见姥姥和母亲在忙大年,扫院子,扫屋子,洗洗涮涮,再就是准备年货,又是煮又是蒸还有煎炸烹炒,忙得是不亦乐乎。 小孩子帮不上忙,大人再忙,我们照...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喜欢在故乡赵家沟的土地上行走。我想,不仅是因为竹韵书院,还有那份赵家沟情结。 赵家沟这个生我养我的地方,有我熟悉的山水,有父母忙碌的身影,有东家长西家...

晚饭后出门信步,刚至街道,两旁路灯攸然而笑,全都亮了起来。盛夏白昼时长,以至上夜班的来接班了,夕阳还匍匐在西山巅,慢慢回收着最后一抹斑斓的晚霞。 这样的晚上,甚好的去处是看水...

那些年的自然灾害,令我们老家粮食、肉类紧缺,家家种白菜、萝卜、蔬菜弥补口粮,从而辣椒成了一日三餐中,桌子上少不了的主菜。如今,人们生活富裕了,餐桌上有米饭、鱼、肉等,特别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