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秋时节,我偕老伴乘高铁去杭州,徜徉于西子湖畔。
  早就听说杭州有句名谚:“晴湖不如雨湖,雨湖不如月湖,月湖不如雪湖”。心想,这可是我第三次西子湖之行了,前两次无缘一睹“雨湖”之风采,此次若能看到“雨湖”就算不虚此行了。
  把想法告诉导游姑娘,她莞尔一笑,像背诵课文一样介绍了起来:要想看雨湖,最佳位置就是湖滨。“湖滨晴雨”是西湖的又一新景观。三面云山一面湖,是品鉴阴晴雨雾的好地方。晴时水光潋滟,如若逢雨,烟雨蒙蒙,水天一色,漫步于湖滨,只见山色空蒙,如梦如幻。
  从南宋的“西湖十景”,到1985年的“新西湖十景”,涵盖了晴湖、月湖和雪湖,独无雨湖。取名“湖滨晴雨”,既是对苏东坡那首千古名诗的一种再现,也是对西湖四时美景的一次补写。
  今天秋风萧瑟,天空大片乌云聚散,我们或许真能看到雨湖这一特色景观呢。
  嗬!听导游姑娘这一番精彩的解说,我对她真是刮目相看。这大段的导游词既有历史渊源,又有地理位置,还有四季气候,更有古典诗文。再加上她的“天气预报”,让游客多了几分期待。我想此行可能见到雨湖,心中不禁暗暗得意。
  这个景观以前没有吗?我不禁又问。导游姑娘又介绍了起来,近20年前,启动了湖滨新景区建设,把民国以来的石函精舍、九芝小筑、民居等都保留下来了。在保持了原历史风貌的同时,又赋予其新的内涵。似曾相识的小庭院、小巷、小天井、灰砖墙、檐口、木门窗等建筑元素都再现在新湖滨的各个角落。走进湖滨,你可能会有时空倒转的感觉,或许还能激起游子的一腔乡愁呢。
  一边听介绍,一边观赏美丽的西子湖。但见水波荡漾,光彩熠熠,西湖景区人头攒动,游人如织。
  突然,乌云翻卷,如万马奔腾,不时伴有隐隐雷声。一瞬间便白昼如夜,大地特闷,仿佛喘不动气。一会儿,狂风骤起,先试着小雨点了,大雨点子随即而来。已备雨伞者急急打开,还算从容。无备者皆狼狈不堪,纷纷急行。
  导游姑娘呼呼啦啦舞动着导游小旗子,招呼着我们赶快寻地避雨。就近几处小亭、花廊成了临时避雨处。天南地北的游人急乎乎齐聚亭廊。“相逢何必曾相识”,大家扶老携幼,相互礼让,还相互提醒着太滑,当心。一对小情侣跑了进来,姑娘热情地上去搀着一位白发老妪,小伙子大声招呼着大家往中间靠一靠,别在湖边站着,注意安全。家长们紧紧拉着小孩子,情侣们相互偎依着,老者们用力抓着对方的手,生怕一阵狂风把老伴卷走。
  伴随着呼啸的大风,几道闪电闪过,紧接着就是声声惊雷,由闷到炸,滚滚而来,仿佛正受着黑暗束缚的天公将要窒息了,它呐喊着、怒吼着、挣扎着、奋争着,要把黑漆漆的苍穹撕开一条大口子,还回一个清明世界。电闪雷鸣,整个世界被罩在风雨飘摇之中,在亭廊上挤在一起躲避风雨,大有在滔滔洪水中同乘“诺亚方舟”求生,惺惺相惜,休戚与共,顿生同舟共济之感。
  刹那间“哗哗、啦啦、哗啦啦”,雨柱如万箭齐发,从苍穹直射而下。顿时,一泓湖水立马沸腾了起来,串串涟漪相连,朵朵水花盛开。整个湖面水雾蒸腾,随风恣肆飞扬飘散开来。游客被这有声有色的大自然威武之作惊呆了。只听得“啊!啊!”“哎呀”、“哎呀”的惊叹声一阵接一阵。头发湿了,衣服湿了,连口罩都湿了,索性也别戴了,人人露出了“庐山真面目”,哈哈,反而更加亲近了。
  我套用明末清初东林党人的那副楹联“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笑吟出一句“风声雨声感慨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忘怀”。老伴若有所思地说,我给你改改下联吧,叫作“老人大人小人人人赏景”。一位中年人抢着对我说,我也改一句,叫作“手机相机摄像机机机不停”。这怎么一下子就成了赛诗会了呢?
  雨水飞溅,避雨的亭廊瞬间“雨打芭蕉”,到处湿水漉漉的,那还有干燥之处?水珠伴着水雾打在脸上,经风一吹,立感秋意十足,在秋老虎肆虐之际,倒也凉爽了几分。几个孩子乐翻了,光着脚丫子在亭廊里嬉戏追逐,呱唧呱唧,又溅起水花盛开。家长们大呼小叫“小心,别摔跤,小心啊!”回应的是那无拘无束的童声和嬉笑声,看着这些皮闹的孩童,我开心得哈哈大笑,仿佛年轻了不少。
  极目远眺,在雨幕笼罩下,但见西湖雨雾迷蒙,烟波浩渺,远山含黛,山峦若有若无,亭楼若隐若显,宛如海市蜃楼,疑似人间仙境,更如一幅山水画。我想,这幅画既有大江东去之豪气,又有小桥流水之婉约,更显秀美飘逸的朦胧美,肯定得用如椽画笔,饱蘸着西湖一湾碧水,掺和着对故国锦绣河山的绵绵深情一挥而就。游客屏住呼吸,眯眼凝神,陶醉于其中。
  急雨半小时,天公稍作喘息。转而细雨蒙蒙,飘飘洒洒,绿树碧水相映,红鲤青鱼共嬉。更有几只雪白的鹭鸟飞掠水面,惊得群鸭速划。萋萋芳草更是水灵,百花沾雨愈加娇艳。此时此景,借用清人黄景仁《雨后湖泛》中的那句“一湖新雨后,万树欲烟时”,真有十足韵味啊。
  雨尚未全停,已多有伉俪全然不顾,手擎彩伞,相偎相依,穿行漫步于绿树翠竹之间。丽人着彩裙旗袍,婀娜多姿,几番神韵。倏地,我恍惚见到许仙和白娘子从雨幕中的断桥走下来。眉清目秀的许仙带着善良懦弱,“绰约有绝代之色”的白娘子娇艳俏丽,偎依在许仙身旁缠缠绵绵,狡黠慧捷的小青如娇花软玉,紧随其后。“画中人”为烟雨西子湖平添了一道道靓丽的风景线,让人如痴如醉。
  一位本地老者笑吟吟地对我们说,“常言说,晴西湖不如雨西湖。游西湖遇上雨,能观赏到西湖的另一番风韵,遇到如此豪雨,此乃有幸也!”众游客听后大喜,不禁报以热烈的掌声。亭廊成了欢乐的海洋。
  雨过天晴,大片镶着金边的云朵逃遁散去,阳光倾泻了下来,映照着亭廊檐角如碎玉般的滴水,银光闪闪。西湖一改刚才的“动如脱兔”,恢复了眼下的“静若处子”,呈现出一幅波澜不惊、湖光潋滟的平湖秋色美卷。又一群鹭鸟呼啦啦地飞过,把美丽的倒影印在湖面上。
  一日之内,晴雨不定,由晴及雨,由雨至晴。“黑云翻墨未遮山,白雨跳珠乱入船。卷地风来忽吹散,望湖楼下水如天。”古往今来,还有哪位文人骚客能像苏轼的这首七言绝句,如此细腻传神地描述西子湖的阴晴雨雾,引得千百年来一代又一代的人们去体验西湖这独特韵味呢?
  倏地,我恍惚看见千年前的那位旷世奇才漫步于苏堤,刚刚欣赏完明媚阳光下的西子湖后不久,便是彤云密布,绵绵秋雨随即飘洒了下来,他披“一蓑烟雨”,在萧萧秋风中朗声吟诵出“水光潋滟睛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在苏轼眼中,或晴或雨的西子湖胜景,都是美不胜收。一边是那晴湖加雨湖的万千风景,一边是那风鬟雾鬓的绝代美女西子(西施)。想必是同样拥有“沉鱼落雁”之容、“闭花羞月”之貌,才让苏轼敞开情怀,兴冲冲地把二者划成等号!悉心品味,觉得诗景交融,分外贴切,令人感受到苏老先生绝妙的文采和浓郁的诗情。
  正陷入遐思,导游姑娘整理着湿漉漉的乱发,含笑征询游客意见,还要去湖滨看雨湖吗?像刚刚打完了水仗的一众游客哈哈大笑,还未去湖滨,已现雨湖之绝美,足足领略了一番“雨亦奇”之韵。“湖滨晴雨”就留做一个念想,日后再去圆梦吧。
  
  作者孙秉伟中共党员本科学历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山东散文学会会员,青岛市作协会员原任青岛铁路文联秘书长,系青岛市文联第九届委员。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清醒时做事,糊涂时读书,大怒时睡觉(当然,也要心平气和了),独处时思考;做一个幸福的人,读书,旅行,努力工作,管理好自己的的身体和心情,成为最好的自己。自己,也是我,有同感...

引子 十年前的八月十六日,安徽省马鞍山市皖江段发生的“马和汽渡104轮重特大沉船事故”震惊了海内外,国家交通部、安徽省委省政府,长江海事局、长江航运局和省市政府领导都在第一时间赶...

兰西有个彭氏大院 王建臣 家传统技艺《彭氏灯彩》已有210年的传承历史。共八代传承,祖上第一代传承人彭金福,生于公元1769年清嘉庆年间,卒于1838年清同治年间。山东省历城县人,当时在当地...

日前,卫辉(汲县)大礼堂前,一纸赫然扎目的公告:卫辉市大礼堂已经权威部门安全鉴定为危房,请勿靠近!后果自负!一石激起千层浪,舆论一片哗然. 卫辉大礼堂原名汲县大礼堂,建成于19...

清晨打开微信便看到很多条语音消息,是好友J发来的,我逐条听完后内心哽噎得难受。基于最近发生的所有事,她仿若历经一场生死,那些深夜的哭泣和欲罢不能的情绪让她辗转反侧。J说照旧做了...

侄女一家四口人从河南回娘家湖南来探望父母,无事就提议去看骆驼峰。侄女两口子邀请我陪同前往骆驼峰去看看,我就满口答应,坐上侄郎的白色上汽大众,一行六人向骆驼峰飞驰而去。 骆驼峰...

一 我的小时候,初次到姥姥家过年。就见姥姥和母亲在忙大年,扫院子,扫屋子,洗洗涮涮,再就是准备年货,又是煮又是蒸还有煎炸烹炒,忙得是不亦乐乎。 小孩子帮不上忙,大人再忙,我们照...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喜欢在故乡赵家沟的土地上行走。我想,不仅是因为竹韵书院,还有那份赵家沟情结。 赵家沟这个生我养我的地方,有我熟悉的山水,有父母忙碌的身影,有东家长西家...

晚饭后出门信步,刚至街道,两旁路灯攸然而笑,全都亮了起来。盛夏白昼时长,以至上夜班的来接班了,夕阳还匍匐在西山巅,慢慢回收着最后一抹斑斓的晚霞。 这样的晚上,甚好的去处是看水...

那些年的自然灾害,令我们老家粮食、肉类紧缺,家家种白菜、萝卜、蔬菜弥补口粮,从而辣椒成了一日三餐中,桌子上少不了的主菜。如今,人们生活富裕了,餐桌上有米饭、鱼、肉等,特别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