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城第二天的清晨,走出朋友家,阴云密布的天空,飘洒着毛毛细雨,将夏末的炎热一扫而光。
  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心里装着落叶的人,是走不出秋天的,且身在异乡为异客,纵然清凉,落寂难免。
  热带雨林,和夏天并存。时间赋予我们多少能量,就能释放多少光芒,这是太阳法则。人类的命运,有时候,真不是靠自己就能把握的,这是雨水定律,自然现象,抗争无效,就默然接纳。
  雨落起思远,万物皆有灵。心情沉重的人,雨天,同病相怜,内心同地面一样湿漉漉。是的,雨从高空落下,坠着密密麻麻无限长的丝线,托拽着人的情绪激溅在地面,往往会牵扯到太多的红尘往事。
  太善良,不能确定是弱者的思维,还是表现,总之,失意很多,却无以言表。自认为,人非人,把人想的太好,是一种灾难,像张爱玲与胡兰成,最终没有修成正果。
  学子没有课堂,就无法从教本上汲取更为广泛的知识,人生没有课堂,就不会吃一堑长一智。生命是个不断实践与丰盈的过程,像树木,经风沐雨才能不断成长为参天大树。人主宰世界,若没有渴望,哪有理想与信念,哪有活着的意义,奋斗的价值。
  很多时候,人生没有答案,只有一股脑儿的投入,像春天在土里埋下种子,在黑暗里坐等发芽。又如,没有人喜欢烦恼,但烦恼却与生活息息相关,如影随形。寻根溯源,看清了生活的本质,纵然满眼秋色,一地落叶,也不会心生悲凉。
  无法改变的现实,就是无奈。适应了一个人行走,就不会觉得孤单。生命的费解,就在于自相矛盾。这个清晨,也就是带着上述五味杂陈的,被雨淋湿的心情,反反复复犹豫过后,我一个人勇敢地走在了雨中,和自己窃窃私语,和尘世对话,和心底的忧伤彻底决裂。
  没有打的,也没去乘公交。想与这座城市多些亲近感。步行在人行道上,不计其数的高楼,像擎天柱,一波接一波。栉比鳞次的门店,琳琅满目的店招,繁华里暗藏着卑躬屈膝。车来人往,川流不息,这忙碌的节奏,鲜活涌动着城市极为旺盛的生命力。一路慢条斯理,走马观花,不亲不疏的泉城,有着无数城市共有的容颜,异曲同工的建造与生活方式。
  关于泉城,并不陌生。三十年前,我就有幸与这座城市结缘,生活了四年,实现了自己的莘莘学子梦,感受过这座城市的地貌风土,人文情怀,丰厚底蕴,但也不够熟悉。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年轻的心缺乏探索与追寻,一切都只停留在表象。
  除却那四年,作别之后,我也一年当中就来一两次泉城,且基本都是来去匆匆,从来没有像今天一样,身着碎格连衣裙,打着一把花折伞,从城市的一条街,走到另一条街,后步入泉湖公园,慢慢目睹这座城市的容颜,用脚步一寸一寸丈量着足下的油泥路,细细观察地砖在雨中油汪汪的表情。那种心情是无关悲喜的平和淡然,近乎麻木,又不尽然。我知道,唯如此,才少些细雨滴在心上,淋湿心情,让往事翩跹的意味。
  
  二
  雨中的车人更匆忙,仿佛雨声在无形地抽打。聆听着雨落在地面、植被、车上、伞上的声音,从东关十字,沿一边金色护栏,一边绿色植被的人行道,一路向东,边走、边观、边思,我慢悠悠步行了约一公里,远远就看到路南边直立的一个长方形大匾牌,醒目上书——西汉胜迹。
  这个公园,原名——泉湖公园,我还是2011年来过。彼时我们一家四口,欢喜欣然,时过境迁,不知何时已更名西汉胜迹,而今只我,形单影吊,加之灰蒙蒙的天,雨丝缠绕,处处湿漉漉的地,竟有种巴山楚水凄凉地的感觉。
  公园门向南。走近,飞檐雕画,麻石条砌就的古朴弧形公园门前,几个不知是游客还是锻炼身体的男女中年人,在工作人员的目视中,井然有序,扫码进入。
  对于失伴,与我是一种无奈。我一手拿伞,一手端起手机,只身扫码进入。
  铁凝说,一个人的热闹就是孤独。它不仅仅是一个人行走,还是强者的一种勇气,是灵魂背对着凡俗的种种诱惑,与万物的诚挚交流,是想象力最丰沛的泉眼,是热爱生命特有的激情。可见,心性相近,与文字相依相伴的人,都是有共性的,那就是不怕孤单与独自行走,且世上没有永远的陪伴,人总要学会一个人行走。故此,我不怯步。
  一个人的行走,虽然孤单,如果习惯了,就是自由的呼吸与天堂。与我而言,可能还逊色些,做不到如此纯粹的极致与超凡脱俗,却也能在两者兼而有之中游刃有余,倍觉欣慰。
  凡事没有绝对,如这雨,驱赶了炎炎夏日的热浪,给人以清凉,却也给人们的出行带来不便,喜忧参半。
  走入园中,好几个穿橘色马甲的园工正拉着水管子和着天空落下的雨,冲洗青石地,使本就湿漉漉的地面,清泉遍流,更加光洁透亮。放眼过去,除了石地,石柱,石建筑物,园中就是蓬蓬勃勃,绿油油的年代久远的树木,身姿遒劲,古意浓浓。
  雨中的叶片,油亮清新,生机盎然,肢体的斑驳,镌刻着沧桑岁月。幽深的林园,古木森森,披星戴月,银装素裹,仿佛这场雨是从古代穿越而来,是为去除现代文明的浮躁与喧嚣,净化世人的心灵而下的。
  正门百余米石路前,一方石池内的石壁上,李白的诗句赫然雕刻在上:“天若不爱酒,酒星不在天。地若不爱酒,地应无酒泉。”我想,仅这一首诗,不知穿针引线了多少个朝代,似乎就是一本厚重的酒泉史话。我立在石壁前,品味着古人的诗句,来了一张自拍,也想沾染些诗人的灵气。
  因传说中有金,泉城(酒泉),又名“金泉”。起源于园中的“酒泉”,已有两千多年的历史。
  泉眼无声惜细流。我伏身泉壁,俯视这眼泉,泉底层层叠叠布满了银币。史传汉武帝元狩二年(公元121年),骠骑将军霍去病西征匈奴,大获全胜于此,武帝赐御酒以赏,霍去病以功在全军,人多酒少,遂倾酒于泉中,与将士共饮,因此得名。
  历目犹存今泉,园林式建筑、历经修茸,保存完好的牌楼,眼前怎么也勾勒不出一个朝代图腾。我还瞻仰了清代的“西汉酒泉胜迹”和“汉酒泉古郡”石碑,及左宗棠手书“大地醍醐”匾额。永别没古今,唯史有记载。无意探寻历史,更不想还原,物在眼前,总能听到时光回廊的佩环叮当。据说。泉眼冬季不冻,夏日清凉可口,宜于饮用,日出水量约3万立方米以上,泉水向北渗入小湖,源远流长。
  绕过泉边,沿曲经往里走,一座座假山环绕着一个明洁如镜的湖泊。一座高大的石拱桥,把湖面一分为二。湖面上有九曲桥、假山等景致。
  游人三三两两,不远处有秦腔声。顺道绕行,放眼而观,园中天然湖,文化游览,趣味游乐错落分布,也许是雨天又是清晨的缘故,所有这些都处于静止状态。
  走过的地方,心上是有脚印的。逃不脱的执念应景而来,那年那月踏行过的足迹,似乎还能听到脚步叩击地面的声音,还有躺在相册中的旧照片,也如约而来,瞬间模糊了眼睛,夏日的绿树与芦苇,变成了满眼的秋色簌簌而下。
  穿的是高跟鞋。来公园是临时起兴,不在行程内。公园的甬道上,基本是不大的鹅卵石铺就,细细的高跟鞋走上去,如同行走在吊桥上。绕湖不到一周,雨已停,思绪也嘎然而止。正好我的脚也有点受不了了,只游览了不到半数景物,就不得已打道回府。
  事不圆就有回还的余地,待来日幸居泉城了,再来拜访吧!
  
  注:本文为原创首发!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清醒时做事,糊涂时读书,大怒时睡觉(当然,也要心平气和了),独处时思考;做一个幸福的人,读书,旅行,努力工作,管理好自己的的身体和心情,成为最好的自己。自己,也是我,有同感...

引子 十年前的八月十六日,安徽省马鞍山市皖江段发生的“马和汽渡104轮重特大沉船事故”震惊了海内外,国家交通部、安徽省委省政府,长江海事局、长江航运局和省市政府领导都在第一时间赶...

兰西有个彭氏大院 王建臣 家传统技艺《彭氏灯彩》已有210年的传承历史。共八代传承,祖上第一代传承人彭金福,生于公元1769年清嘉庆年间,卒于1838年清同治年间。山东省历城县人,当时在当地...

日前,卫辉(汲县)大礼堂前,一纸赫然扎目的公告:卫辉市大礼堂已经权威部门安全鉴定为危房,请勿靠近!后果自负!一石激起千层浪,舆论一片哗然. 卫辉大礼堂原名汲县大礼堂,建成于19...

清晨打开微信便看到很多条语音消息,是好友J发来的,我逐条听完后内心哽噎得难受。基于最近发生的所有事,她仿若历经一场生死,那些深夜的哭泣和欲罢不能的情绪让她辗转反侧。J说照旧做了...

侄女一家四口人从河南回娘家湖南来探望父母,无事就提议去看骆驼峰。侄女两口子邀请我陪同前往骆驼峰去看看,我就满口答应,坐上侄郎的白色上汽大众,一行六人向骆驼峰飞驰而去。 骆驼峰...

一 我的小时候,初次到姥姥家过年。就见姥姥和母亲在忙大年,扫院子,扫屋子,洗洗涮涮,再就是准备年货,又是煮又是蒸还有煎炸烹炒,忙得是不亦乐乎。 小孩子帮不上忙,大人再忙,我们照...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喜欢在故乡赵家沟的土地上行走。我想,不仅是因为竹韵书院,还有那份赵家沟情结。 赵家沟这个生我养我的地方,有我熟悉的山水,有父母忙碌的身影,有东家长西家...

晚饭后出门信步,刚至街道,两旁路灯攸然而笑,全都亮了起来。盛夏白昼时长,以至上夜班的来接班了,夕阳还匍匐在西山巅,慢慢回收着最后一抹斑斓的晚霞。 这样的晚上,甚好的去处是看水...

那些年的自然灾害,令我们老家粮食、肉类紧缺,家家种白菜、萝卜、蔬菜弥补口粮,从而辣椒成了一日三餐中,桌子上少不了的主菜。如今,人们生活富裕了,餐桌上有米饭、鱼、肉等,特别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