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的疫情起伏几次,时好时坏,让人捉摸不透,象天变脸,时晴时雨。
  厦门疫情日趋好转,街上行人戴口罩人少了,在精神上有一种解脱了的趋势。
  阴雨了一个月,二三季节梅雨天,总是阴湿绵延不见阳光。
  今天五月二十九日,星期日,风高气爽日丽。天放晴,人也爽朗了。
  六月三日,端午节,厦门八市街是市场摊贩已摆满了煮熟了的棕子出售。
  上午嘉英门口,可能社区组织成立游园场地,摆了几张桌,几个的热心的老妇女包棕子。糯米、菜豆,包好了什么去处不知道,我没有去了解。
  嘉英住房小孩游乐园小场地,还有几个桌面,我映影而过。
  在这疫情岁月下,几月来人们心情在这种特殊岁月,象五月节,花开一样,心旷神怡。
  端午节是民间的民风民俗,为纪念屈原爱国情怀。
  屈原是楚国人,隋唐五代十国,屈原大夫,相当楚国中央委员。
  历史的封建王朝,楚国是小国家,政朝纷乱,朝纲纷争。
  屈原区区大夫,彰表他的爱国,忠心可表,他投湖北汨罗江,历史几千年,人们包粽子纪念屈原大夫的对楚国拳拳之心。
  今天是六月三日,端午节是个凶日,在这个日子里,人们在野外采摘葛蒲、艾草插在家门口,辟邪得福。
  今天三日端午节,一个家人聚在一起过端午节,我们车在湖里区一家客家饭馆,客家味簸箕饭,煮黄粄、煎小河鱼、辣椒炒牛肉、排骨汤、猪肚煲,也耗资三百余元。
  大儿子一家大庆、小庆长大了,大庆还在小学,小庆在幼儿园,这是晚婚带来的后遗症。
  小儿子的女儿在美国今年大学毕业了。
  这婚姻叫做前锅水不开,后锅肉已经烂了。
  人到年龄就要成家立业,要不就会影响婚姻后果,人老了,一切都晚欤。
  平、华已去加拿大,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按客家习惯,家人桌上要放个碗,这叫招“魂”家人一聚。
  端午节是阴日,天有一点阴沉,雾霾,下着一点小雨。
  我们吃过午饭,大儿子车送我回住处。
  我静静地坐在沙发上,构思这篇散文。
  厦门今年雨水又断断续续地晰晰沥沥下着,路上雨水横流,街上车流量了少了。
  厦门疫情有所缓解,漳州有一例,漳州、厦门的流通人员又受到很大的限制,自我隔离十五天。
  厦门因疫情封城了几次,再经不住疫情带来对厦门人民伤害,生活又再封宅。
  六月的天气,进入初夏,因黄梅雨季,气温还有冷。刮着冷风,慰身而过,还要穿上衬衣御冷。这个雨会下到月底。
  七月夏至到了,焰焰夏季又肆虐着厦门。
  街上灌木丛中在风雨中,飘飘洒洒地,凋零的落叶,在雨水横流的街上,清洁的工人,穿着雨具,打扫着落叶。厦门社会有个文明的世界,厦门的文明,我们应该感激他们辛勤地付出,谢谢了,你给厦门创造的美好世界。
  我一个老人,拄着拐杖,尊敬地向他们微笑,示意我一个笔者,谢谢你们在付出。
  外面的雨在潇潇洒洒地下,我静静地听到簌簌树叶在滴下雨水。
  我宅居在家,安静地,我感到孤独,感到冷寂,从来都没有过的,有一个知情女人在我身边,侃侃这个岁月心的落泊。
  今天是父亲节,家有儿女,甚是幸事,平、华去加拿大了,在家的一个长子一家四人,小女一家三人,小孙女昨夜乘飞机从杭州师大放暑假到家,已经深夜十二点。
  我们是在一家客家饭店吃,客家美食,也是一种享受,我们都是客家人,走遍任何角落,客家口味,始终难于忘怀。
  我们点了几道菜,长汀的黄闷鸡、粉蒸肉、小红柿汁蜂蜜、排骨汤、虾、焖豆腐芋饭、油煎糖芋及炒牛肉、长江豆炒肉段。耗资四百八十元。
  一个家庭能聚在一起,做父亲的一碗水端平,手心也是肉,手背也是肉,不偏任何一方,他们长大后,会知道父母不容易,养儿养女都费一番苦心。
  今天是父亲节,大家坐在一起,感到温馨、和谐、温暖,心里感到了甜恣恣的。
  父亲节也是的风尚,男人社会,他是中流砥柱家庭的顶梁柱,槁档男人是一种美誉。有些老人享受不到儿女的尽孝,这也是人生之悲事,人间世事,说不清,道不明。尽孝如天,父给初一,儿给十五欤。
  我在这文中多说了一句话:家贫父有难处,人生存在世界间,人间之冷淡,世事之炎凉,人间之冷暖,孩子还小,永远不会懂得父母生存的苦心。
  社会富人很多,穷人更多,大家都要会长大,生儿育女,都会老去,人世间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恨,都会有个轮回。
  薇薇跟家人又数月不见,疫情所致,她在浙江杭州师大,宅居在校宿舍。薇薇二十一岁了,上大三了。
  六月暑假,薇薇乘飞机回到厦门,是深夜十二点,她父亲开车去接回了家。
  第二天早九点了,家人都起来了,见面都感到欣喜,女大十八变,薇薇长大了,清秀了许多,外公、母亲拥抱,脑门亲吻一下,表示久了不见,深深一种爱意。
  我们坐在大厅沙发上,叙侃久别后的情愫,向父母叙在大学的生活,学习,异地他乡,人文气候。
  星期日,大舅一家大庆、小庆、大舅妈,一个大家庭,八人在客家饭店为薇薇洗尘接风。耗资五百元。
  薇薇回来又几天了,今天是六月二十五日星期六。外公跟家人到中华城知青饭店聚餐:油侩子鱼78元;锅包肉三鲜37元;热情酱大骨20元;小土鸡炖蘑菇46元;总共耗资270元;饭三碗,服务费、包厢费也要数元钱。
  我们现在寄盼着贝贝在美国纽约今年六月下旬大学毕业了,她的去向不知道是否考研究生或回国找工作,联系不到。这个小孙女今年二十二岁了,是个聪颖、秀丽的小女孩,她独立性很强,内向不省交际,让人崇爱她的资质。
  每当我船在尽头静着心遥望天边云卷云抒,享受着一片云,还我一片美好心情,在我小庭院,在夕阳下,看着花开花落。还我一片落叶,人生花谢。
  我人老了,留给我可能就这些了,我淡淡的思愁去看到儿孙的笑,我还有多少我的人生,我不知道。
  我们在文学上,经常会看到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这词各说纷纭,出显在“红楼梦”,比作爱情,那么多女子,我只爱一个,不贪心,坚心一个女人白头到老。
  既考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出始佛经,是一句禅语:弱水鸿毛不沉,不可越也的河流,后汉书所说:西有弱水,流沙近西王母所居。
  弱水有一特点,河流很特别,水浅,连鸿毛也浮不起来的河流。
  传劝戒人们要懂知足。
  鲁迅先生少年时期心心念念的山海经记载:昆仑之北有水,其力不能胜界,故名弱水。
  爱一女子,不能脚踏两只船,择一而终老。
  这里有一故事,佛祖在菩提下询问一个人,称其有钱有势,家庭幸福,每天还郁郁寡欢,闷闷不乐,回答自己拥有太多,看花了眼。
  佛祖听了便用一个沙漠缺水已久,遇到一位大智的人,经历来劝慰这人,水太多无法全湖喝下,这是禅意。
  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知足了。一生中遇美好东西太多,不可能全都要,只要其一点就知足了,其含义多方解释均可。
  厦门是个美丽的城市,与众不同的城市。邓小平南巡,经济开放,经济繁荣,它有天然屏障,东海之滨,鼓浪屿,郑成功练兵气吞山河,它的磅礴让人浏涟。
  厦门她有美食的声誉,它主要靠海产类。
  厦门人每到节假日,周末,厦门有三多,酒家、饭馆、会所多。真坐无虚席。
  七月二日,我一家四人到厦门202大排档聚餐,这家排档我是第二次光临。
  这家排档有点气派,高悬吊灯,餐厅高朋满座,餐饮香味充盈着这大厦,宜室宜门,春光一片。
  小女点了几道菜:广味腊味饭58元;王老吉6元;餐位费8元;招牌龙虾沙拉98元;招牌龙骨黑蒜汤98元;招牌海鲜饼四块32元,耗资260元。
  厦门是梅雨季节,淅淅沥沥地整天漱漱地下着,心情总感到压抑,每天没地方消遣。
  我每天老调重弹,玩电脑,看俄乌战争新闻打发我很多时光,看电视,考古音乐频道,打太极拳,去做高频电疗。
  薇薇大学放假了,由杭州师大回到了厦门的家。
  小女也放暑假,在家无所事事,想到的就是打开手机寻找美食视频。
  我们是七月九日星期六,承平、华在加拿大短信委托,因长日梅雨,肖开车到长泰县十里蓝山别墅。雨季给这幢新房带来了损失。
  女婿肖开车,一个多小时,到达十里蓝山,九曲十八弯,到达山峦,今天天气晴朗,阳光照耀着山山水水。
  车到别墅,房产公司广场,已经停泊数十辆小车,看不到人活动,可能都到公司大厦去活动了。
  我们车到天岳街家。七八月是大暑天,毒日当头,热浪焰焰,十里蓝山,高山崇岭,避暑最佳地方。
  我久没有来十里蓝山,天岳路两侧美化林木,已经绿岱成荫成林。有些树木,已经参天,在林木工人精心管理下,美化了这一方自然情境,住户享受这环境幽美。
  我住进入房,急着到卧室去检查,一个多月的雨水,给家什带来的伤害,潮湿,家什、被褥、枕套都带密密的霉菌。
  小女忙着拆下,洗衣机清洗后拿到太阳底下暴晒。请了四个工人去清洁,用工一百元。
  静谧的夜,宁静安祥,夜不能入寐,山野四外蝉鸣,虫唧夜鸟象在弹笙簧,好不热闹,这就是在自然的交响乐吧。
  一夜无眠,我早早就起来了,今天是七月十一日,星期一,肖早起来洗漱完开车下山到公司去上班了。
  今天又是一个好日子,风高气爽,太阳光球从树缝里透射出来,棉絮般太阳升上了,十里蓝山山峦,一天的人生日子又开始了运转。
  我们预计在这里居住一个星期,下星期日回厦门家。
  小女一个老师也上四十多了,很能吃苦耐劳,把这幢别墅里里外外整理井井有条。
  微信拍给平、华,一千个感谢小妹妹。
  我感觉到十里蓝山别墅住户也是几十家,多数是老人,耄耋之年,我接触到几个老人,有些手牵着宠物小狗,早晚丢溜街,他们很随意,象个农村人一样,没有退休金,依靠子女养老,子女的孝,就是他们下半人生。
  子女能在十里蓝山买别墅,应该说,这种子女无可非议,一所别墅,装修都要上百万元。家境可以说过得去。至于做什么生意,这个不去探究,人要一点待人礼貌。
  十里蓝山,山高林密,空气清新,没有城市的喧嚣,没有社会的嘈杂,没有人为的风风雨雨。
  所以这种环境适合老人修身养性。
  今天是七月十六日,星期六,我们来到十里蓝山一个星期又过去了,天晴了几天,暴热了几天,七月的天气毒日头,热浪焰焰。
  肖回公司上班,星期五下了班来到十里蓝山,已经晚九点了。
  我们预计星期六乘车到古山重镇,乡村一游。
  古山重是千年古村落,相传是它历史悠久,在千年前从河南迁移来的移民,姓薛、林、居多。
  我们车缓缓地从十里蓝山山路一路下山,半个多小时到达了这山重古镇,我们对山路,还是不熟,几次打听乡民,寻觅它古迹,还一个如愿。
  寻纵访古走走山乡,心情很舒服,看点又一天洞的感觉。看着淳厚,朴实,待人的纯恳,我们俨然象个城里人,可能人的距离,那就量我们开着车,我们是探路人。
  古山重她是个山乡一个镇,应该说,顾名思义就是山乡而已,几十年改革开放,也有很大进步、发展。
  山乡朴拙,泥土红壁房,平房,因地制宜,尽量按程序去建设,我们在古村落转了一圈,也买了一些菜,地里生产的菜比较便宜,进来物质比较贵,贵1-2元。
  我买了一个西瓜,它地生产的3.5一斤,山间汽车路宽两小车对开,大货车就不行了。
  我中午是在古山重饭店进的餐,我三个人点了几道菜:油饪河虾48元;三丁鱼48元;金线莲肉汤58元;地瓜叶18元;饭6元。耗资175元。
  口味还适中,一个山乡,没有流动客,我们是山上别墅住户,下山进饭店不杀“猪”才怪,生意人的眼光,水很深。
  出门在外,吃喝耗资,极为正常的生活耗资。不觉在不同的环境,不同的经济条件,让旅游在外的游人,心里在这窘境下,知道生活水平,经济底线。
  今天是七月十七日,星期日,整理行程,返程厦门,肖先生一家明天星期一还有很多事要做,在十里蓝山舒适一星期,挺知足的。
  家是人生的港湾,那里有我人生的绻缱,温淳,养精蓄锐,吹干鲜血再图腾,家,我走千里,我心中绻缱还是厦门的家。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被誉为“千古第一才女”的李清照,号称易安居士。有“词中之龙”之称的辛弃疾,字幼安,号稼轩。李清照、辛弃疾并称“二安”, “婉约以易安为宗,豪放惟幼安称首”,是济南历史文化中的...

静水流深:是一个汉语成语,意思是通过表面平静的水并不知道水底下有多深,来暗喻表面不声不响的人却蕴藏着大的智慧。 尽管,此事过去了20多年,但是,我还是无法忘却的也……为何?不为...

炎炎夏日,听说老塘荷花看了,如果不去看看,心里总觉得是种缺憾。 老家人很念旧,对老塘也寄予太多关注和期待。去年改造老塘的那段日子里,很多在外的游子不远千里开车回村,有钱的出钱...

一 我的酱汤记忆要追溯到久远的年月里,那时候,林场的人口还很多,其中有许多朝鲜族,他们的许多子女与我和我的兄弟姊妹都是同学,或者是要好的朋友。 我与一位朴姓的少年就是同学,他...

一 一阵凉风吹来,才感觉秋天来了。“思君如流水,何有穷已时。”初秋的夜,是静悄悄的,在这静寂的秋夜,满载着我的思念。 还记得七年前我们曾经相识于某个写作网站,你的文章如行云流...

老师开车行至了几座大山之后,也盘旋了几条山间公路,终于到达了学生家长大门口。于是,家长看座,学生奉茶,接着家长热情陪坐递烟,老师谦让恭维不会。这时洋溢着几张收不住的满脸笑容...

爷爷有两个儿子,我父亲为老大,居住在黑龙江的农村,二叔住在沈阳市里,是沈阳军区后勤部团职干部。住在二室一厅的校官楼里,做饭烧液化气。二婶在部队军人服务社上班,有一个独生女儿...

一 苏宝顶,原本仅仅雪峰山脉的最高峰,可这几年一直很火,火到一打开抖音、快手等软件就有苏宝顶的短视频;火到不管春夏秋冬,人们谈论的都是怎么去苏宝顶观光游玩;火到对苏宝顶的讨论...

芳芳的奶奶今年84岁,去年年初生了场大病,隔三差五的去医院。老太太很迷信,就叫50多岁的小女儿阿珍去邻村有名的“活神仙”那里算个命,“活神仙”掐指一算,说老太太还有5年阳寿,但83岁...

有人说,人生的舞台上,众生如鲫,来来去去,演绎的故事无论是惊天动地,还是平淡无奇,都离不开一个字——缘。 缘,款步无声,舒展无影,婉约在一季生命的开枝散叶,花开花落间。 缘,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