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叔和他饲养的小动物
  
  
  童年时代,我和爷爷奶奶及其三叔生活在一起,那时候老家的自然环境比较好,山清水秀绿草如茵,各种小动物活蹦乱跳,数量也比较多。喜欢小动物的三叔经常在院子里饲养小动物。记得三叔曾经养过一只八哥。每日清晨,三叔都会给它喂一次食。晚上也会记得喂食给八哥。这几乎成了三叔的必须课,他就是自己忘记吃饭,也不会忘记喂养宝贝八哥。
  八哥是一个喜欢学舌的鸟儿,奶奶每天吃饭的时候,会高声叫喊:“秀娃,回家吃饭。”于是八哥就跟着叫喊:“秀娃,回家吃饭”“秀娃,回家吃饭!”我听见它学舌就抬起头,对着鸟笼子喊说“讨厌,讨厌!真讨厌!”它也会说:“讨厌,真讨厌”。
  后来,三叔为了督促我学习,就教会八哥说:“秀娃,该识字啦!”“秀娃,一个字写三遍”。因此,八哥成了三叔的应声虫,总是督促我读书识字。
  一开始,八哥是养在笼子里的,后来就养在房梁上了,三叔给它做了一个窝,于是它白天会飞出村子,寻找食物,晚上太阳落山的时候,它就会回家来,有时候还会自言自语地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语。
  我家的屋檐下有一个燕子窝,这窝儿燕子每年都会回来,八哥和燕子们相处得很好,小燕子并不是嫌贫爱富的鸟,它们几乎住满了村子里所有的百姓家。我家的燕子开始有两只,同时进出,经常在院子的矮房子上跳来跳去,叽叽喳喳叫个不停。可爱的八哥经常飞到房檐上,在燕子窝边上探头探脑,点点头,还敲敲燕子窝,不知是何意?后来燕子窝里孵出了小燕子,八哥有时候会将叼来的小虫喂给小燕子吃,显然是善意的表达。
  有一次,八哥带回了一只同伴儿,它们一起在房梁上打打闹闹,你一句,我一句相谈甚欢。三叔说:“八哥开始谈恋爱了,也许会生下一对宝宝,那我们家就热闹了。”可结果令我们所有人大失所望,半年左右的一天,八哥的同伴儿飞出去再也没有回来。三叔养的那一只八哥显得非常悲切,它闭口无言,再也不说话了,不久就飞出去再也不回来了。三叔说它太悲伤了,离家出走了。我们都很想念八哥,它几乎是我们家的一口人了。它的离去叫我们很不习惯,全家人都很想念那只八哥。
  三叔伤心了很久,有时候会偷偷落泪。奶奶劝他说:“再另外养一只吧,养熟稔了都是一样的。”可是三叔没有听奶奶的话,他开始养了一只小花猫,后来又养了一只鹅和一只鸭子。这一下子把我忙得不轻,我不是喂养它们,而是和这些小动物一起玩耍。给小花猫的尾巴上拴个毛线球;给鸭子戴上帽子;给大白鹅围上花围巾。大白鹅是一个天生的警卫员,它保护着我出去玩,谁要是对我不友好,大白鹅就会启动保卫小主人的程序,把人家的腿上拧出一个个紫疙瘩。它保安、护卫业务都很精通,天生一副趾高气昂的模样。
  春天,三叔在火坑上孵出小鸡一群,奶奶将小鸡们训练得特别有教养,只要奶奶一声“咕咕咕,咕咕咕……”小鸡们就是走多么远也会跑着跳着回家来,奶奶择菜,小鸡们帮忙捉虫子,吃废弃的菜叶子,就好像帮助奶奶干活一样。三叔下工回来就开始研究他的鸡、鹅、鸭和猫,后来还养了个小黄狗。
  有一次,奶奶在灶火间烧火做饭,一条不小的豹纹蛇慢慢地从台阶的石头缝里钻出来,向着奶奶的背后移动,奶奶全然不知。是大白鹅紧急出动,一口咬住大蛇的要害部位,并将大蛇叼离灶火间。奶奶被这一突如其来的行为吓傻了,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大白鹅已经将蛇吞进肚子里一半了。那一次,大白鹅立下了救主之功,从此奶奶更喜欢大白鹅了。
  我家的小黄狗被三叔训练得非常机灵,每天夜里在大门口站岗,有陌生人走过,他就咬住人家的衣服不依不饶。但是它从来不咬本村的乡里乡亲。也不和本村的家狗打架,它一直默默遵守着做狗的原则,是一条很有教养的狗狗。三叔对它疼爱有加,经常将难得的肉罐头给小狗品尝。每当这时候,奶奶就会说:“那小黄狗是你儿子吗?太娇惯了啊!不像话啦!”我则冲着奶奶说:“像画儿不就该贴墙上啦?”逗得奶奶哈哈大笑。
  再后来,三叔养过小斑鸠、小松鼠和老鳖,都已经在我的散文中出现过,我的散文《童年的小松鼠》获得了江山散文精品,还微信公众号推荐呢!我的《童年的小花猫》《小斑鸠奇遇记》等都发过其他平台的公众号,就不在此叙谈了。
  令我们做梦也没想到的是,那只引得全家人都很伤心的八哥,在离家出走一年后又飞回来了,全家人都很欢喜,简直是跟过年一样。八哥学会了很多话,但是仍然没有忘记“秀娃,回家吃饭”“秀娃,该识字啦”“秀娃,一个字写三遍”等经典语录。为此,不仅三叔特别喜欢它,我也特别感激它,没想到它还记得我这个淘气的小姑娘。
  六岁那年,我到了上学的年龄,舅舅接我去城市里读书,我骑上家里的小毛驴,离开了苍山村,告别了爷爷奶奶和三叔,还有那巧八哥。我们行走在村外山坡上的羊肠小道,八哥紧随其后,不停地叫着:“秀娃,回家吃饭!”“秀娃,回家吃饭!”一直飞着送我走出很远很远……
  1968年,一封电报将父亲催回老家,我三叔突然间去世了,父亲回老家的时候,遗体已经停放了三天了,鸡鸭鹅都叫邻居做主送给别人家了,八哥早已经不知去向,连小燕子也双双飞走了,只有忠诚的小黄狗还在家里,也已经奄奄一息了。三叔是小动物的主人,主人灵魂烟消云散了,动物们也有各自逃命去了。最后小黄狗饿死了,父亲将其埋葬在三叔的坟墓边上。从此我们老家那个热闹的小南苑没有人居住了,诺大的院子里长满了荒草。
  爷爷奶奶早就已经去世了,三叔的去世,使我们感觉老家没有亲人了,离开老家的时候,父亲一路走一路哭……
  
  啊,天底下的生物都是有灵性的,我一直以为,应该像三叔一样善待那些可爱的小动物。后来我渐渐地长大了,每当看见可爱的小动物,我都会想起三叔,想起三叔饲养的那些可爱的鸡鸭鹅,小黄狗,小花猫,小斑鸠,小松鼠………以至于在我睡不着觉的夜晚,会听见童年时代的巧八哥叫着我的乳名:秀娃,回家吃饭,秀娃回家吃饭……
  我什么时候能够回故乡看一看啊!听说家乡的山更绿啦、水更清了,满上遍野的鸟儿更多了。小松鼠和巧八哥又回来了!随着家乡的脱贫致富,家乡的山山水水都焕然一新啦!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闻局长”何许人也?一个舍去机关的轻松工作,埋头刑侦一线的“傻啦吧唧”的便衣警察。“闻局长”奇事不少,各位看客,稍安勿躁,请让我一一道来。 万警下基层那会儿,“闻局长”响应省...

老马这几天做什么都心神不宁,就连儿子寄回来的茶叶泡出来也不那么透绿,那包拆开抽了两根的香烟也很是呛口。 眼前刚收割完的麦地已让拖拉机犁过一遍,老马在前面用锄头每隔半步就刨个浅...

一 八月初,我终于接到了北京某一所大学录取通知书。我捧着金灿灿的通知书满眼的热泪,第一个想到的是我的妈妈,十二年里妈妈陪伴我,为我读书,为我背书包,付出汗水和辛劳,书包成了我...

“清明”是踏青,看望修整已故前辈的房舍,是追忆的一种方式。而七月半,寸是你们的节日,“鬼节”。其实这又是另一种追忆的途径,也是一种唯心的寄托。同时,天地同步,要不每次烧钱纸...

大暑节气,我们去合阳看山看水看风景。 “早知有洽川,何须下江南。”满溢中国风的推介词,不断提醒着游人,洽川风景之美。 以“处女泉”为核心打造的洽川风景区,果然名不虚传。七月的晴...

七月,骄阳似火,烈日如焰。顶着太阳的直射,任汗水肆意外冒。身着旧时的军衣,戴着登山的遮阳布帽,笔直地站在高椅的观景台上。观看高椅的山,欣赏高椅的水,细品高椅的村落。 眼前的高...

早春去威海。正值细雨蒙蒙,急切切登船去刘公岛。 波涛滚滚,极目望去,心儿突突地跳了起来。 啊,刘公岛,梦魂萦绕的地方! 这3.15平方公里的小岛,被称为“中国历史的分水岭”。1894年发生...

1:心若桃花迎风开 蓝天白云下,风鹰渡里,妖风阵阵,行色匆匆的人群,各怀心事,猜不透的战况,风雨欲来。一场巨变,将要重重地,掀翻历史的先河,是福是祸,谁又能说得清呢。朝来风雪,...

宰相扫墓 明朝正德十一年(1516),时年四十九岁的宰相费宏卸任离京后,不久回到了江西上饶的铅山县老家横林休养。他自十六岁冬季入京补学开始,二十岁参与殿试,被皇帝钦定为状元郎,历年...

一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情感,是人类生活中,最基本的精神需求,是人与人之间,沟通交流联系的根本。但如果太重情,往往也会为情所困,为情所伤,饱受情感的折磨。 记得自己就曾经有一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