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三月末,沈阳城突发疫情,呆在家里几乎足不出户,后来疫情趋紧,家住的小区被封,公交地铁也进入了静默状态,每天足不出户的日子也真是难熬呀,我这火上的,满嘴都是泡。按说,我已退休,衣食无忧,也没有什么烦心的事,但是每天出去走习惯了,冷不丁呆在家里,真是太难受了,再加上春天火大,整个身体都跟着不适。一直到了春暖花开的四月中下旬,沈阳的疫情才得到了有效的控制,沈阳的小区逐步解封,公交地铁也逐步恢复运营,城市也慢慢恢复生机,出去散步,桃花已败,杏花正浓,阳光正媚,走在春天阳光灿烂的大街上,感觉这个世界竟如此美好!
  转眼到了谷雨恰逢我的生日,一位好哥们要从和平区过来看我,于是我又约了另外一位好哥们小聚,饭店不允许堂食,家里也不能迎客,我只好买了些酒菜在家附近的森林公园来招待客人。那天天气温度挺高,老天也跟着凑热闹,刮起了八九级的西南大风,可是我们的兴致却丝毫未减,多年的挚友,有说不完的心里话,酒喝得痛快:“有朋至远方来不亦乐乎!”
  进入了五月自己的身体有点消瘦,一位好同学从皇姑区过来看望我。说我有点瘦了,我也没有太当回事,因疫情,也懒得去医院,一直到六月份感觉身体不算太好,身体不但消瘦还爱喝水,以为自己是不是上火引起的,于是硬着头皮去医院去看了中医,还挂了主任门诊,主任是一位五十多岁的女大夫为我把脉说我是:“肝郁化火,病是从火上来的,不要心理负担太重,没有大事。”于是开了一些中药,吃了一阵子,病情似乎有点好转,但是口渴的问题并没有解决,难道是我得了……我不敢设想,我想到家附近的一家公立医院做体检,每年都是在那里做免费体检,可是这家医院因疫情的关系一直停诊,一直到了六月末这家医院才开诊,我去检查身体,血项检查的结果,我有两项不正常,我有点蒙圈了。晚上,我拨通了一位好哥们的电话,这位好哥们得这种病已经多年了,退休后还一直坚持工作,好哥们安慰我几句,建议我去一家大医院专科再检查一遍,我一想也对,对自己负责吧!
  第二天,空腹我来到了这家市属大医院,进门检查行程码,挂号也没有任何优惠,一视同仁。一位四五十岁的女医生戴着眼睛,给我开了化验单,我医保卡里的几百块钱全花光了,折腾了大半天,检查结果出来了,几乎和家附近的医院结果一样,只是更细致。看病的医生建议我住院治疗,我不同意,于是医生给我开了两种药,并告诉我一星期过后过来调药。我想再问问病情的缘由,女医生也不爱多说什么,好像我的话都是多余的废话,我感到了人与人的冷漠……我心里真的有点忐忑不安了,这时我真想有人安慰我一下,哪怕一句话也好。三年多前,我也得过一次病,那一年,五十七岁的我在一家民企再也干不下去了,辞职在家没了工作,祸不单行,那一年年底,我的血压突然增高,后来不得不住院治疗,于是,五十七岁的我,人生第一次住院,第一次打点滴,不得不每天吃药……医保卡里没了钱,交了现钱,领了药,回家的路上,心是沉甸甸的,人也许都是这样遇到不开心的事情都爱往坏处想,当我走到卫工明渠的时候我想歇歇脚,眼前却是阳光明媚,午后的阳光洒落在盛开的薰衣草上,那紫色的花瓣分外妖娆,吸引蜂儿蝶儿留恋忘返,让我觉得生命是那么可爱……
  其实,有些病和遗传有关系,你再会保养,也只能是拖延了发病的时间,该来的一定会来的,即使我也非常注意饮食健康,不烟、不酒、也每天锻炼身体,但是到了一定的年龄段疾病还是找上门来了,这就是命。每天都离不开药,吃药比吃饭重要,一顿饭不吃可以,一回药不吃不行!妻子变得善解人意,每天为我调理饮食结构,尽量吃一些粗粮……我已到了无欲无为的年龄段, 本想退休了捡起年轻时的梦想。每天也不用工作了,躺在床上就有钱花了,也没有生存的压力,退休金虽不如人意,但是维持平淡的生活还是富富有余,退休后生活平淡但还算充实,每天早起上上网,玩点微信,写写文章,吃罢早饭出去走圈,本来想这样的日子还算合我的心意,一个人独来独往,与事无争,好好地把自己身体养好,疫情过后全国各地走走,看看祖国的大好河山,可是事情有时偏偏与愿相违背,疾病本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它消磨你的意志,让你心气全无,其实,命运从来不会同情弱者,活着就有希望,就有幸福的未来!
  人来到这个世上从来就不是享乐的,人生在世,多多少少都要经历一些苦难,经历苦难后,还能笑看人生,这才是人生的赢家。昨天,闲着无聊躺在床上刷短视频,看见一位高位截瘫坐着轮椅的励志哥,年龄不算大可是疾病已经折磨他好多年了,他还是一位尿毒症的患者,每周靠透析才能生存,他和他年迈的父亲靠每天摆地摊和患有冠心病的老母亲做手工来挣钱养家糊口,在北京每一个月还要交五六千的房租,可是家里人的不离不弃,让他勇敢地活着,看着他乐观的笑容,我差一点眼泪就要流下来。
  我要高兴快乐地活着,自己那点病不算什么,听医生的话该吃药吃药,该节食节食,管住嘴,迈开腿。趁自己还能走能料,还不算老,头脑灵敏,身体尚可,继续完成我的心愿,我的追求。每天还继续去森林公园走圈锻炼身体,继续玩抖音、自己跟自己K歌、写微头条、发表文章。面对生命的不堪,只能挺起胸,昂起头来!我忽然想起了印度大诗人泰戈尔的一句诗:“天空虽然不曾留下痕迹,但我已经飞过!”我已经飞过,我无憾……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清醒时做事,糊涂时读书,大怒时睡觉(当然,也要心平气和了),独处时思考;做一个幸福的人,读书,旅行,努力工作,管理好自己的的身体和心情,成为最好的自己。自己,也是我,有同感...

引子 十年前的八月十六日,安徽省马鞍山市皖江段发生的“马和汽渡104轮重特大沉船事故”震惊了海内外,国家交通部、安徽省委省政府,长江海事局、长江航运局和省市政府领导都在第一时间赶...

兰西有个彭氏大院 王建臣 家传统技艺《彭氏灯彩》已有210年的传承历史。共八代传承,祖上第一代传承人彭金福,生于公元1769年清嘉庆年间,卒于1838年清同治年间。山东省历城县人,当时在当地...

日前,卫辉(汲县)大礼堂前,一纸赫然扎目的公告:卫辉市大礼堂已经权威部门安全鉴定为危房,请勿靠近!后果自负!一石激起千层浪,舆论一片哗然. 卫辉大礼堂原名汲县大礼堂,建成于19...

清晨打开微信便看到很多条语音消息,是好友J发来的,我逐条听完后内心哽噎得难受。基于最近发生的所有事,她仿若历经一场生死,那些深夜的哭泣和欲罢不能的情绪让她辗转反侧。J说照旧做了...

侄女一家四口人从河南回娘家湖南来探望父母,无事就提议去看骆驼峰。侄女两口子邀请我陪同前往骆驼峰去看看,我就满口答应,坐上侄郎的白色上汽大众,一行六人向骆驼峰飞驰而去。 骆驼峰...

一 我的小时候,初次到姥姥家过年。就见姥姥和母亲在忙大年,扫院子,扫屋子,洗洗涮涮,再就是准备年货,又是煮又是蒸还有煎炸烹炒,忙得是不亦乐乎。 小孩子帮不上忙,大人再忙,我们照...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喜欢在故乡赵家沟的土地上行走。我想,不仅是因为竹韵书院,还有那份赵家沟情结。 赵家沟这个生我养我的地方,有我熟悉的山水,有父母忙碌的身影,有东家长西家...

晚饭后出门信步,刚至街道,两旁路灯攸然而笑,全都亮了起来。盛夏白昼时长,以至上夜班的来接班了,夕阳还匍匐在西山巅,慢慢回收着最后一抹斑斓的晚霞。 这样的晚上,甚好的去处是看水...

那些年的自然灾害,令我们老家粮食、肉类紧缺,家家种白菜、萝卜、蔬菜弥补口粮,从而辣椒成了一日三餐中,桌子上少不了的主菜。如今,人们生活富裕了,餐桌上有米饭、鱼、肉等,特别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