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站在远处观看青山的顶部庵子梁,发现它就像一头笨重的大象,头、颈、身都惟妙惟肖!
  庵子梁往下,大坪梁、梁家山、何家梁、四方寨如“大象”的耳鼻尾腿。大象形象丰满!
  我曾在那些山上割草放牧,也曾在那里玩耍嬉闹,还若干次涉过青山脚下的清水湖去求学深造,翻山越岭的痛苦经历让我特别盼望奇迹能发生——哪一天会不会真有一位天神下凡来背走这座大山,给我顺畅的道路,给我宽阔的平原?
  青山是辽阔的大巴山之沧海一粟。有人说,大巴山有矿,有林,有果,青山有什么?除了野草便是石头,连泥土都很浅薄,是“稀土”!青山意味着偏远,意味着贫穷!
  当改革开放的东风吹遍神州大地,当无数的平原和城市腾飞之际,我曾想,青山这头笨重的大象,什么时候才能起舞?
  
  
  二
  如果将前往青山的主路看做一棵树的主干,那么,通往青山旮旮旯旯的小路便是这棵树的枝枝丫丫。
  这条路,当地人曾称它作机耕路。何为机耕路?就是用机器耕出来的路,严格地说,这样的路不叫路,叫壕沟。它狭窄、凹凸、弯曲,以致于汽车到了青山的边界就止步不前,剩下的路,青山人就得用自己的脚板来丈量。
  记得十多年前,堂弟迎亲就因为路而伤透脑筋——新娘家距离约二十公里,迎亲必须依靠汽车,但普通的越野车无法胜任,得依靠四驱越野车。到了婚礼那天,天又下起了雨,借来的两辆汽车出发不远就浑身上下糊满了泥水,回程更加艰难,因是上坡,汽车从一个坑滑入另一个洼,一路惊心动魄,“呼哧呼哧”了老半天才将新娘平安接了过来,一家人和所有的亲属们紧绷的心才松了下来。
  路曾经卡住青山人的脖子,山里山外变成了两个独立的世界!
  路曾经是所有青山人心头的疼,人们不得不到山外寻求希望,每一只“金凤凰”侥幸飞出山沟,就有成千上万双艳羡的目光产生,每一只“孔雀东南飞”都意味着一场抹不完的眼泪,而那些难以找到出路的,有人铤而走险,有人轻身自残……
  路消磨着青山人的脚板,也消磨着青山人的意志……
  一切的变化是从路的变化开始的。这十年,主路经历了两次“变脸”,第一次只是“涂脂抹粉”,行路难的局面依然没有得到根本改变,第二次“变脸”才是彻彻底底的脱胎换骨,一条水泥路面的大公路加上若干条被硬化的小公路、小路,这棵“树”变成了一棵“枝繁叶茂”的大“树”,青山人终于迎来了扬眉吐气的一天!
  最开心的是那些还未走出大山的人们,他们终于呼吸到了外面的新鲜空气,看到了外面精彩的世界。
  开心的还有那些在外打工的游子们,他们终于可以带着自己在外打拼的成果自由往返故乡。
  开心的也有那些先知先觉者,他们脑洞大开,一个个致富的梦想在脑子里萌生,并在山里的土地上开花结果。
  十年来,这棵“树”不止是枝叶在生长,还带动着人们亲情的“生长”,它拉近了人们之间的距离,方便了走亲的串门的,山里便多了问候,多了笑声,多了情意绵绵!
  
  三
  青山原本是不缺树的,但以前那些树都是价值不大的杂树、小树,承载不起人们的希望和梦想。因此,有人开始给青山做手术,将“贫困”树变成“摇钱”树!
  这过程并非容易,好比一场屡战屡败、屡败屡战的战争!
  而最难攻克的“堡垒”还是人们的观念:“传统”和“现代”两种意识经历了若干次“拉锯战”,理性和科学的“幼苗”经历了无数的风吹雨打才最终成长起来!
  而今你若是徜徉山间,就可看见花椒树的片片绿叶、盘虬枝丫、累累硕果,你还可以嗅到它们身上溢出的缕缕芳香!还可感触到人们的腰包随花椒树和花椒一起在成长,人们生活的滋味也如花椒的味道一样变得越来越悠长!
  当然,你也可以用其它方式来比喻那些花椒林——它们是一片片青色的云,带着吉祥盘旋在各个山巅,它们是一绺绺青色的瀑,流进清水湖形成了绿色的海!
  而今山上山下并不唯有花椒林,一片又一片新的“摇钱树”也相伴而生,它们荡漾起新绿,流淌着新香。“花仙子”们成群结队地飞舞其间,舞姿摇曳着花一样的山川,色彩渲染着蜜一样的生活!
  
  四
  新青山,从横跨山岭的天然气管道送来,从此山间不再升起恼人的黑烟。
  新青山,从纵横交错的自来水管道送来,从此人们吃水不再肩挑背磨上坡下坎。
  新青山,从无数的高压铁塔和电线送来,从此山里夜间不再灯光暗淡、电器时转时不转。
  新青山,是农舍里鸡犬鸣吠的调,是山坡上牛羊踏着的步!新青山,是成群结队的鸟儿们嘴里唱出的歌!新青山,可以从那一座座星罗棋布的新农居中读到——它们是绿海中数不完的珍珠和星星,是对这片山最恰当的点缀,是对这片土地上人们生活现状的最佳注释!
  新青山,是一幅幅灿烂无比的笑容,他们原本是老无所依的五保老人,原本是看病难的老弱病残,原本是吃了上顿没下顿的贫困户,原本是对城市的学习环境、教学设备充满羡慕的孩子们!新青山,时刻闪耀在那一座座“鹤立鸡群”的大楼上,它们是新建的卫生院、养老院、教学楼……
  青山别名庵子梁,曾经山顶上的寺庙占据着青山的最高位置,也统治着青山人的大脑——据说庙里的住持黄和尚生前法力无边,能替人消灾避难,死后依然百求百应,墓前香火旺盛无比。今天,已奔行在富裕路上的青山人,把和尚墓抛在了脑后——去往那里的路早已断绝,墓地冷冷清清,偶尔只有几只鸟儿停在附近的树上议论着庵子梁的古今……
  青山虽然只有“巴掌”大,但要想一一说清她的变化,我自感力不能逮,原因不仅仅是我目力受限,更主要的是,在我撰写这些文字时,她又已改头换面:现在青山已搭上国家四A级风景区建设这趟“快进”的列车,她的日新月异叫我怎能把话儿说完?
  今天的青山全乡唯一存在的旧建筑只剩完小里那座老戏台了,每次站在它的面前,过往的故事就会重现眼前。我真诚地希望这位从古到今见证了青山点点滴滴变化的“老人”能永远“活着”,将青山的过往告诉青山的每个人,告诉青山的一代又一代!
  新青山,在时代的意蕴里,在人们的期盼中,在历史与现实之间,成就了一段童话般的变迁!
  
  
  五
  我行走湖边,湖水向我展开笑颜,水中鱼儿向我发出召唤。
  我逡巡在那些新修的路上,路用热情的手将我拥抱入怀。
  我站在那些果林面前,花朵和果实像有无数的话语说不完。
  我伫立山坡,看见那些悠闲自在的村民眼光里充满了自信,他们不再盲目、不再自卑、不再寒酸,山间处处荡漾着满满的幸福感!
  我将古往今来一幅幅生活图景在脑子里排列开来,涌动的心池被感叹和乡情填满,填满……当坝坝舞的音乐在场头村尾响起,我的心儿跟着一起摇荡,我仿佛听到了青山上草木石头在新时代的节拍中歌唱,看到了青山这头“大象”在舞蹈……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静水流深:是一个汉语成语,意思是通过表面平静的水并不知道水底下有多深,来暗喻表面不声不响的人却蕴藏着大的智慧。 尽管,此事过去了20多年,但是,我还是无法忘却的也……为何?不为...

炎炎夏日,听说老塘荷花看了,如果不去看看,心里总觉得是种缺憾。 老家人很念旧,对老塘也寄予太多关注和期待。去年改造老塘的那段日子里,很多在外的游子不远千里开车回村,有钱的出钱...

一 我的酱汤记忆要追溯到久远的年月里,那时候,林场的人口还很多,其中有许多朝鲜族,他们的许多子女与我和我的兄弟姊妹都是同学,或者是要好的朋友。 我与一位朴姓的少年就是同学,他...

一 一阵凉风吹来,才感觉秋天来了。“思君如流水,何有穷已时。”初秋的夜,是静悄悄的,在这静寂的秋夜,满载着我的思念。 还记得七年前我们曾经相识于某个写作网站,你的文章如行云流...

老师开车行至了几座大山之后,也盘旋了几条山间公路,终于到达了学生家长大门口。于是,家长看座,学生奉茶,接着家长热情陪坐递烟,老师谦让恭维不会。这时洋溢着几张收不住的满脸笑容...

爷爷有两个儿子,我父亲为老大,居住在黑龙江的农村,二叔住在沈阳市里,是沈阳军区后勤部团职干部。住在二室一厅的校官楼里,做饭烧液化气。二婶在部队军人服务社上班,有一个独生女儿...

一 苏宝顶,原本仅仅雪峰山脉的最高峰,可这几年一直很火,火到一打开抖音、快手等软件就有苏宝顶的短视频;火到不管春夏秋冬,人们谈论的都是怎么去苏宝顶观光游玩;火到对苏宝顶的讨论...

芳芳的奶奶今年84岁,去年年初生了场大病,隔三差五的去医院。老太太很迷信,就叫50多岁的小女儿阿珍去邻村有名的“活神仙”那里算个命,“活神仙”掐指一算,说老太太还有5年阳寿,但83岁...

有人说,人生的舞台上,众生如鲫,来来去去,演绎的故事无论是惊天动地,还是平淡无奇,都离不开一个字——缘。 缘,款步无声,舒展无影,婉约在一季生命的开枝散叶,花开花落间。 缘,就...

最近几日,新疆出现新冠疫情的新闻充斥耳际,令人心烦,恨新冠病毒没完没了。等到静下心来,不由自主地忆起二十年前在新疆小住的点滴,像乍起的秋风掠过花园里白色碧玉簪,花摇风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