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看手机日历,才意识到,八一建军节要到了。本来,我跟军人也算是深有缘分,但从没有想过要写这方面的文字;可是现在一转念,作为一位文字痴,发表的文章也不算太少,可怎么就对于我有恩、和亲人有缘的军人同志没留下一点儿笔墨呢,解放军之于自己的恩德和荣光还算少么?
  我对部队军人一向崇敬,毋庸置疑,他们是伟大的群体,而且于我、与我的家人亲戚,有一定的联系。这让我永志不忘,而且在一直以来的社会生活中甚觉幸运,倍感荣光。
  这,漫漫岁月,悠悠往事,大约要从小时候说起了……
  我是六十年代生人,是六零后的尾巴。那几年,我妈妈在爸爸的老家,跟着我的爷爷奶奶,住在山上;那里是位于山东泰安市的郊区,跟绵延不绝的泰山一脉相连,遥遥相望,是一个风景秀美的小山村。
  爸爸外出工作时,妈妈暂时就跟着爷爷奶奶住。过了几年后,才搬到平原地带单独过日子。而就在这几年间,妈妈先是于六七年生下了我姐姐,两年后又有了我。
  我不太清楚那个年代是怎么回事。就只是听妈妈讲起过,说我出生的那年,正好有一帮解放军,就驻扎在爷爷奶奶他们的村子里;其中还有一位女军人,她是一名美丽军医,就借住在我奶奶的家里面,在村子里参加劳动。
  听妈妈讲,她记得生我那年,是六九年五月的一天,正是那小而白的槐花,满树盛开的时节……
  一大枝一大枝的槐树上,结满了密密麻麻的槐花。树枝被密集的槐花压得直不起身,自然的垂落下来,在风中摇曳;槐花淡淡的清香,被山里的野风四处吹散,花香阵阵,轻轻一嗅,空气中到处弥漫着,槐花那好闻的清香味……
  大概我也喜欢闻这股香味吧,在足月怀孕的妈妈的肚子里,我就急不可待的想出来;也想尽早看看这人间大美五月天,满树洁白的槐花盛开美景……
  
  二
  那天早上,一早就出去干活,刚参加完劳动的解放军们,刚好收了工要回来吃早饭。这时妈妈已开始阵痛,很快,她将要面临生产。
  那个年代在农村,孕妇都是在家里生孩子,如果是顺产还好,要是碰上难产的话,就可能有生命危险。
  听到妈妈和奶奶她们,紧张慌乱、忙忙活活的声音,刚回来的解放军女医生,顾不上吃早饭,迅速地进入妈妈的房间。她是军医,自然见惯不惊。她沉着冷静,一边安慰着妈妈和奶奶她们,一边吩咐大家做些相关的准备事宜。
  可能是因为女医生的在场,仿佛就有了主心骨,她临场指导专业得当,准备工作也有条不紊,女医生的接生技术也一定很高明;总之在妈妈肚子里的我,和临盆的妈妈,我们母女俩都很配合。
  经过一段紧张的努力,在女军医细心专业的监护下,我们母女俩顺顺当当地闯过了鬼门关;母子平安,家人们揪着的心也放了下来……
  “是个漂亮的女孩。吆,皮肤好白呀。来,快来看看你的女儿。”
  女医生给妈妈接生完,对着产后虚弱疲惫的妈妈,亲切地微笑着报喜。
  于是,就这样,我从一位素不相识,陌生的女军医手上,哇哇落地,来到了这个人世间……
  对于这些事,我自然毫不知情,都是妈妈给我说过的。后来妈妈还给我讲过很多遍,说我的姐姐弟弟们,他们都是在家里,由接生婆给接生;而唯独我一人,是由一位真正的医生接生,而且还是一位解放军的女军医。
  我听后,对这位亲切的女军医,总是充满了神往:是她接生的我呀,我是有多幸运,碰上这么一位可敬的女军医,她是我的保护神呀。我的心里充满了感激,仿佛跟解放军沾上了边,就是无上荣光一样,非常自豪。
  怎么就偏偏那么巧了?那么有幸地遇上一位女军医接生我。要是换了是别的什么人,我说不定还没这么顺利地来到人间呢!由此,我对军人有着特殊的好感。
  其实我们小的时候,军人绝对是孩子们最崇拜的人。看过不少那些打仗的老电影,解放军叔叔英勇作战,打败敌人,最后解放全祖国的英雄形象,都留在我们儿时的记忆里;我也不例外,就算是女孩,也跟男孩子的喜好差不多,对英雄的崇拜,不分男女。
  
  三
  从那以后,我跟军人其实并没什么确切的关联,不过,对军人的好感一直存在着。那些男孩子们,很多人从小就盼望着长大要当解放军,而我的小弟弟,竟然如愿以偿了;后来他参了军,成为了一名光荣的解放军战士。
  其实弟弟小时也是跟大多男孩子一样,从小就喜欢玩枪。经常拿着木制的小手枪,随便找个东西作为瞄准目标,然后“啪啪啪,噢!打中了。”他欢欣鼓舞,乐不可支,发出口动开枪声,自己和自己玩得不亦乐乎。他还最喜欢玩小汽车,经常拿着汽车玩具爱不释手,没想到,有一天他梦想成真了。
  弟弟后来当上了汽车修理兵,在江苏徐州服役,离家倒也不算远。期间我跟姨夫需中转火车路过徐州,曾顺便去部队看望过弟弟。看着床上那叠得整齐又整洁的被子,看到弟弟穿着军装的帅气模样,以及他的一言一行,举止做派,已然带着军人精干的作风,都让我好生羡慕,非常惊讶,从而对他刮目相看了。
  弟弟再也不是从前那个调皮捣蛋的孩子样了,浑身都透着军人的精气神,让我眼前一亮。他在部队这个大熔炉里,得到了锻炼,正在逐步成长,我为他感到开心,为他自豪。的确,部队是最好的锤炼人的地方,对你进行全面大改造,能把一个娇生惯养的男孩,培养成为一个充满责任感,富有当担的男子汉。
  那些年,每每从成都回山东老家,或是从山东返回成都,我坐火车都在徐州中转,那里是东西南北交接处,区域中转大站。弟弟总是在徐州接我送我,有时候赶上春节,火车卧铺票不好买,他的当地战友,总能给我弄到加挂车厢的卧铺票;这在那个交通运力紧张的年代,非常不容易,我也由衷地感谢他的战友。
  家里有了个当兵的人,我们一家人都感到很光荣。特别是我家屋门上,挂着的“光荣之家”的牌匾,让我们一家人都觉得脸上有光。是呀,军人之家,谁都会高看一眼。在老百姓眼里,军人就是最亲的人,最好的人,最信赖的人。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也都懂得感恩。哪一次危险来了,无不是人民子弟兵冲在最前面。汶川地震时,是军人们冒着余震的危险,去探查震坏的、根本没有路的路;徒步急行军,徒手救出埋在碎石下的遭难者。武汉抗洪救灾时,又是军人们用血肉之躯,跳下汹涌的长江,手挽手,肩并肩,用沙袋填堵决堤口。疫情之下,还是军人医务人员,冒着生命危险,站在了抗疫第一线,和其他地方医务工作者一起,勇做最美逆行者……数不胜数的英雄事迹,实在难以尽言。
  和平年代,军人为祖国人民,站岗放哨,守护家园;一旦战争来临,又需依靠军人冲锋在前,保家卫国,护卫江山百姓平安。军人,就是最伟大的存在,最坚实的后盾,最有力量的钢铁长城,是党和国家人民,最依赖最信任的人。
  
  四
  生前最疼爱我的二姨夫也是军人。他作为很早以前,就从西南局转业的老军人,后来则是一位退休的老公务员,一辈子都保持着军人朴素的情怀。他的正直,就如同他一直都没弯的腰,保持得笔直的身板一样,从来都是刚正不阿。
  就在已到古稀之年,他还勇敢地在大街上挺身而出,斥责意欲行窃的小偷,提醒市民注意防盗。结果被恼羞成怒的小偷报复,小偷公然拿着砖头追打我姨夫,对这个看起来年老体弱的白发老头恨之入骨。
  幸亏得到家人以及路人的及时帮助,姨夫才幸免于祸,否则后果严重。后来我们都心疼地劝他:“以后出去再遇到这事可要多加小心了。”
  “哼!要不是我年纪大了,身体不中用了,我非得好好教训他不可!”老也然军人的作风,一贯硬朗,正义凛然,令人敬佩。
  军人,就是这样,总让我感觉,就是神一样的存在;我不迷信,这世界没有神,可我信军人,就是我们今天祖国和人民的守护神。正因为有了这些千千万万的军人,在负重前行,为我们保驾护航,我们才能安心地,在祖国的怀抱里幸福生活;而在这背后默默地付出的军人同胞们,沐雨栉风,战酷暑,冒严寒,时刻守卫在祖国最需要的地方,他们是新时代最可爱的人!
  致敬,新旧时代的军人们!致礼,前赴后继的军人们!八一建军节,是你们伟大的生日,也该是我们的感恩日。相信,我们的人民子弟兵,在党的指引下,能打胜仗,一往无前。有伟大的中国人民解放军英雄钢铁长城,巍巍中华就可以固若泰山,永远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金瓯无缺,海清河宴,长治久安!
  是的,你们就是一座雄伟的泰山,用自己那山一般的担当,树立起坚强民族英勇不屈的永恒丰碑。历史早已见证,解放军的伟大;天安门广场上的人民英雄纪念碑,铭刻着你们的丰功伟绩,与无限荣光!祖国为你骄傲,人民为你骄傲,历史和时代为你骄傲,你们永远都是,我们心目中最伟大、最可爱的人!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静水流深:是一个汉语成语,意思是通过表面平静的水并不知道水底下有多深,来暗喻表面不声不响的人却蕴藏着大的智慧。 尽管,此事过去了20多年,但是,我还是无法忘却的也……为何?不为...

炎炎夏日,听说老塘荷花看了,如果不去看看,心里总觉得是种缺憾。 老家人很念旧,对老塘也寄予太多关注和期待。去年改造老塘的那段日子里,很多在外的游子不远千里开车回村,有钱的出钱...

一 我的酱汤记忆要追溯到久远的年月里,那时候,林场的人口还很多,其中有许多朝鲜族,他们的许多子女与我和我的兄弟姊妹都是同学,或者是要好的朋友。 我与一位朴姓的少年就是同学,他...

一 一阵凉风吹来,才感觉秋天来了。“思君如流水,何有穷已时。”初秋的夜,是静悄悄的,在这静寂的秋夜,满载着我的思念。 还记得七年前我们曾经相识于某个写作网站,你的文章如行云流...

老师开车行至了几座大山之后,也盘旋了几条山间公路,终于到达了学生家长大门口。于是,家长看座,学生奉茶,接着家长热情陪坐递烟,老师谦让恭维不会。这时洋溢着几张收不住的满脸笑容...

爷爷有两个儿子,我父亲为老大,居住在黑龙江的农村,二叔住在沈阳市里,是沈阳军区后勤部团职干部。住在二室一厅的校官楼里,做饭烧液化气。二婶在部队军人服务社上班,有一个独生女儿...

一 苏宝顶,原本仅仅雪峰山脉的最高峰,可这几年一直很火,火到一打开抖音、快手等软件就有苏宝顶的短视频;火到不管春夏秋冬,人们谈论的都是怎么去苏宝顶观光游玩;火到对苏宝顶的讨论...

芳芳的奶奶今年84岁,去年年初生了场大病,隔三差五的去医院。老太太很迷信,就叫50多岁的小女儿阿珍去邻村有名的“活神仙”那里算个命,“活神仙”掐指一算,说老太太还有5年阳寿,但83岁...

有人说,人生的舞台上,众生如鲫,来来去去,演绎的故事无论是惊天动地,还是平淡无奇,都离不开一个字——缘。 缘,款步无声,舒展无影,婉约在一季生命的开枝散叶,花开花落间。 缘,就...

最近几日,新疆出现新冠疫情的新闻充斥耳际,令人心烦,恨新冠病毒没完没了。等到静下心来,不由自主地忆起二十年前在新疆小住的点滴,像乍起的秋风掠过花园里白色碧玉簪,花摇风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