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醒来,一股淡雅的花香扑鼻而来,我走近一看,原来阳台那盆茉莉已悄然绽放。洁白如雪的花朵随风轻轻摇曳,香气弥漫开来,瞬间唤醒了心中的记忆,我的思绪又飞回到多年前。
  2006年3月的一天,早上我上完课刚走进办公室,王永父亲就匆匆找到我,小心翼翼地说:“我想让我家孩子转学,新环境也许能让他变好一些。”
  “这样也好。”我不否认环境对一个人的影响,既然家长有了转学的心思,我只能尊重家长的选择。同时,我这个班主任也不用再操那份心,这顶闹心的“帽子”即将摘下,顿觉如释重负。但我转念一想,又发现哪里不对劲,这位家长可能说的气话,还话中有话。想再转学,有那么容易吗?学校可不是想转就转的,尤其是他家孩子上学期被县城学校劝退后,转了好几个学校就读,最后托人好不容易来到我们学校,怎么可能说转学就转学呢。没猜错的话,他应该是借此来看看我的态度。想想刚开始来到时候,别的班主任都因班上学生多,没有空位置而婉拒。但我一看见王永父亲难过无助的表情,顿时心软,最终那王永坐进了我班教室。
  校长说:“他是慕名而来!”我知道校长平时对这个班期望值很高。倒不是因为班上学生学习成绩有多突出,而是我们班的代课老师人心齐,善于转化学困生。然而,积习难改的他还是上演了令人十分闹心的一幕幕。
  有一次,我跟班听数学课,数学老师让王永刚演板,他左思右想还是不会。不会也就罢了,他突然向老师发问:“能不能让物理老师曹老师跟大家讲一下?”话音没落,班里的气氛一下子活跃起来。“物理老师给我们讲一下,物理老师……!”同学们一起反复喊着。虽然这道数学题包含物理知识,但在外人看来,他扮演一个吃瓜群众的角色,想看热闹。我高声说:现在就跟大家讲一讲,也不一定能讲好。我就像一只被赶上架的鸭子,但我还是挺喜欢学生们这种热情的,也不想让他们失望。我用物理知识分析后,很快解决这道数学难题。末了,我便借此鼓励大家各科都要齐头并进,在数学课上更要积极参与。谁知,这名学生在其它课堂上更得瑟了。数学老师心情很不爽,对我说:干脆跟校长说,你连数学也带了吧!我听了,笑了一下,笑的很难堪。我知道他对王永很失望,也很无奈。
  王永的另一次惊人表现,也是在课堂上。那天老师正在讲课,一只蜜蜂突然飞入教室,他站起来用书一扇,不巧落入一个女生的衣领里,随即一声撕心裂肺的哭喊,课堂变成了救援场……
  这两次事情或许有点偶然性,但王永半夜翻墙出去录像情节就严重了。当政教处值班人员把他从录像庁带回时,他还几次险些溜掉。在写检查时又被举报向同学索要钱的事。至于上课瞌睡,课下抄作业已经司空见惯,屡教不改,让人头疼。因这事,他还顶撞了老师,并表现出一种破罐子破摔的架势。
  如果真想让孩子转学,按平时其他家长的做法,王永父亲根本不需要给我这个班主任打招呼。他们通常让孩子先请假,或先找领导转走。等过上几天,当我打电话催问次数多了,他们就趁放学时间,让班上同学把他们孩子书兜里的书本和学习用具带出来。如果我再追问孩子去向时,家长就会把其他学生知晓的旧闻当新闻告知我,敷衍你一遍。而这位家长的一反常态,一定是另有想法。
  其实,对于这个学生,除了这些缺点,优点也不少。他尊敬老师,学习悟性很高,脑子聪明。只是从小没有养成良好的学习习惯,自控力太差。他只是一颗与众不同的种子,只是还没有很好地适应环境,还没有很好地成长起来。花开有早晚,我不会放弃他,相信会有开花的那一天。
  当我把王永父子俩叫到一起时,让他们好好谈谈心,王永开始有抵触情绪,家长也很冲动。当我问及家里的收入和劳动情况时,好像触了孩子心中的痛处。我自始至终没有谈起王永在校表现,我让他自己跟父亲说。说着说着,王永突然哭了起来,家长眼圈也红了。我知道,班里倘若真少了他,我们班从此会风平浪静。用其他老师的话说:这种学生我们宁缺毋滥!但直觉告诉我,这次家长若把王永带走将会意味着什么。倘若我直接表态,把话说绝了,可能达不到想要的效果。
  王永用哭泣的眼神看着我,因为他知道那天踏出校园将意味着什么。我当时没有表态,王永没有说话,他的父亲看了看孩子,想说又没有张口。还是给彼此都留点思考时间,我开始看学生们交上来的作业,当王永的作业本映入眼帘,我毫不犹豫翻开,用红笔打上错对号,错题做了纠正,就像平时批改作业一样。这时那位父亲对我说:“老师,再给孩子最后一次机会吧?”我点了点头。
  我也就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没有在班上提及王永被学校处理的情况。我仍一如既往的对待他,我想用时间来证明我的猜想。
  从此,王永似乎变了一个人,学习态度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上课心无旁骛,专心听讲,作业认真完成。他就像一粒种子,破土发芽,沐浴阳光,萌发出勃勃生机。
  三个月后,王永以5分之差没有迈进高中大门,但比我想象中要考得好。九月开学季,王永一个人来学校找我说想入我班复习,我告诉他复习要听从学校的安排!他说:“无论怎样我都想跟着您复习,您是我最暖心的老师!”
  王永最后被分到了其它班,僵持着没去。因为我了解他的犟脾气,也不好意思撵他走。于是我与他班主任提出换个学生,谁知道那位老师说:“压根就不想要他,不来正好!”谁知他的学习成绩一步一个台阶,突飞猛进,在第一次月考成绩出来时,他考到了年级前十名,那位班主任老师开始反悔,以至于出现了后来我不忍看到的这一幕。
  那一年,王永是唯一在我们班上课,而考试成绩算给其他班的学生。后来,在我们的精心培养下,他考到了全校第一名,不过班级奖金还要归其他班。有人让我找校长,我最终没有去。我笑笑说:这都是身外事,同在一个学校不用分的那么清!
  三年后的一天,我收到这个学生考上一所211大学的喜讯,心里就像吃了蜜一样,开心又甜蜜。
  大一放暑假,王永来看我,他好像一下子变成熟多了,比以前更帅气。那天,我们谈了好多知心话,还说了以前我班里很多我不知道的新鲜事,原来初中学生的心理复杂程度远超乎我的想象。我说,每个学生都是一粒与众不同的种子,需要老师们精心培育,浇水施肥,才能开花结果,甚至长成参天大树!老师也要走进学生心里,用爱心和耐心帮助学生,才能听到花开的声音。
  一位教育家说:孩子犯错才是最好的教育机会,不犯错的孩子心理难以成熟。后来王永写信对我说:他知道那一年因为自己,我的班里被扣了不少分。在第二年复习时,他的成绩虽然没有代表我们班,但他衷心感谢每位老师的呵护和培养。
  王永后来考上研究生,临走前一天,他特意来看我,双手还捧着一盆茉莉花。他说,老师在工作劳累时可以闻一闻花香,它可以清脑和养神。我上网查了一下,原来茉莉花不仅代表着纯洁质朴的爱,还表示对老师、长辈的尊敬之情。他的良苦用心,让我心生温暖。后来王永在微信上说,怕那盆花不好养。我说,那盆花我已换了六次盆,茉莉花的生命力顽强,花期长着哩。
  凝望着温润如玉的茉莉花,眼前似乎又浮现出学生们一张张可爱的笑脸,让我心醉。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被誉为“千古第一才女”的李清照,号称易安居士。有“词中之龙”之称的辛弃疾,字幼安,号稼轩。李清照、辛弃疾并称“二安”, “婉约以易安为宗,豪放惟幼安称首”,是济南历史文化中的...

静水流深:是一个汉语成语,意思是通过表面平静的水并不知道水底下有多深,来暗喻表面不声不响的人却蕴藏着大的智慧。 尽管,此事过去了20多年,但是,我还是无法忘却的也……为何?不为...

炎炎夏日,听说老塘荷花看了,如果不去看看,心里总觉得是种缺憾。 老家人很念旧,对老塘也寄予太多关注和期待。去年改造老塘的那段日子里,很多在外的游子不远千里开车回村,有钱的出钱...

一 我的酱汤记忆要追溯到久远的年月里,那时候,林场的人口还很多,其中有许多朝鲜族,他们的许多子女与我和我的兄弟姊妹都是同学,或者是要好的朋友。 我与一位朴姓的少年就是同学,他...

一 一阵凉风吹来,才感觉秋天来了。“思君如流水,何有穷已时。”初秋的夜,是静悄悄的,在这静寂的秋夜,满载着我的思念。 还记得七年前我们曾经相识于某个写作网站,你的文章如行云流...

老师开车行至了几座大山之后,也盘旋了几条山间公路,终于到达了学生家长大门口。于是,家长看座,学生奉茶,接着家长热情陪坐递烟,老师谦让恭维不会。这时洋溢着几张收不住的满脸笑容...

爷爷有两个儿子,我父亲为老大,居住在黑龙江的农村,二叔住在沈阳市里,是沈阳军区后勤部团职干部。住在二室一厅的校官楼里,做饭烧液化气。二婶在部队军人服务社上班,有一个独生女儿...

一 苏宝顶,原本仅仅雪峰山脉的最高峰,可这几年一直很火,火到一打开抖音、快手等软件就有苏宝顶的短视频;火到不管春夏秋冬,人们谈论的都是怎么去苏宝顶观光游玩;火到对苏宝顶的讨论...

芳芳的奶奶今年84岁,去年年初生了场大病,隔三差五的去医院。老太太很迷信,就叫50多岁的小女儿阿珍去邻村有名的“活神仙”那里算个命,“活神仙”掐指一算,说老太太还有5年阳寿,但83岁...

有人说,人生的舞台上,众生如鲫,来来去去,演绎的故事无论是惊天动地,还是平淡无奇,都离不开一个字——缘。 缘,款步无声,舒展无影,婉约在一季生命的开枝散叶,花开花落间。 缘,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