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野战医院是我心中永远的一抹军绿.在我心里十二野战医院就是一个具有光荣历史传统的野战医院。
  我们十二野战医院诞生于战火硝烟的年代。早在1949年3月我们十二野战医院的前身,就是由山东胶东军区卫生部的四个卫生所组成的第五后方医院。不久华东军区后勤部决定第五后方医院改为第七兵团卫生部附属医院。我们这个英雄医院,跟随着一线战斗部队涌现出许许多多英雄事迹,而载入了院史。
  最难忘的1949年4月,我们第七兵团卫生部附属医院随第三野战军和第二野战军参加了渡江战役、威海战役,随军参加后期保障救治伤员,经受住了血与火的考验,在硝烟弥漫的战场上抢救回了不少战场上的勇士。
  忘不了啊!1949年9月我们第七兵团后勤部附属医院,奉命参加解放舟山群岛后勤保障任务,这是我军第一次攻打海岛,为今后解放岛屿积累了经验。第七兵团后勤部附属医院为解放舟山立下了汗马功劳。
  忘不了那年的1950年5月,第七兵团后勤部附属医院改为华东军区第三野战医院,驻军浙江绍兴我们医院有了自己的正规营房。
  时光到了1951年,华东军区第三野战医院改为华东第16野战医院,同年7月改建为华东第八野战医院。只过了一年时间到了1952年,华东第16野战医院又改为华东军区第三野战医院,部队番号的频繁变更,不变的是兵心依旧。
  难忘的1953年,我华东军区第三野战医院担任我军解放大小如山洋芋等岛的战斗,野战医院跟随大部队的步伐,收治伤员保障部队卫生安全,战争的胜利有我华东军区第三野战医院的一份功劳,在战火中使我们这支部队,磨练成久经沙场特别能战斗的野战医院。
  1954年8月,华东军区第三野战医院更名为第12预备医院,部队入住宁波,成为东海前哨的一支耀眼的野战医院。
  忘不了啊!1955年5月18日,第12预备医院二分院外科在正副院长率领下,开往海门,参加了解放一江山岛战役,担负卫后勤保障任务,收治伤员。为解放一江山岛减少部队伤亡,12预备医院功不可没,圆满地完成党交给我们医院的任务,1956年3月部队入住宁波西部。
  1960年为适应国内外斗争的需要,12预备医院接受了上级给的新任务:“开拓新疆、保卫边疆。”当时除留下极少数干部和职工外,其他人员和医疗物资全部调往了新疆。12预备医院始终以党的利益为重,时刻听从党的召唤,当祖国需要的时候立即挺身而出,无条件的服从。部队奉命98人抽调赴新疆阿里地区执行平叛任务,收治伤员,从此新疆就有了我们12野战医院的血脉。
  上级决定留在宁波的部分人员与湖州99医院的部分人员重新组建成第12预备医院。这年的6月,部队更名为第12野战医院。1960年5月20日在宁波军分区领导下,留在宁波所剩无几的医务人员和奇缺的干部,奉命重新组建第12野战医院,当时只能暂配一个科室的人员。在条件简陋的情况下,坚持勤俭办院的方针,用自己双手打造成一个新的12野战医院。为建全12野战医院上级先后从30多个单位抽调来94名医务人员和机关及小科室的干部,到1960底12野战医院初建成型。部队在当时的宁波江东大河路原第二航空校旧址扎下了根。这时的第二航空校占地约百余亩土地,荒地有60%,可耕农田50%。通过全院同志的辛勤劳动,靠自己的双手整治医院外形大为改观,被当地老百姓称为“江东花园”。在全院干部战士不懈努力下,1960年7月10日、14日12野战医院开始接收病员。当时我们的12野战医院负责第35师、59师,守备91、92团、海军航空零星单位共20多个的医疗保障工作,出色地完成了上级交给的任务。
  1963年12野战医院归属省军区后勤直接领导,1968年10月由分科改为分所建制。1970年1月1日起,12野战医院又归宁波军分区领导,扩建了一个三所,全院共300个床位。这年4月我和战友闵敏、谢亚利、从浙字414部队调往12野战医院。
  1970年三所奉命到桐乡洑院消灭“血吸虫病”,为锻炼部队由驻地宁波拉练到桐乡洑院,桐乡地处浙江省北部杭嘉湖平原腹地,特殊的地理环境使全县有1412万平方米的区域被钉螺污染。当时桐乡所辖的9个镇、178个村、41个公社共有38108名血吸虫病人。我们所在的洑院镇是感染最严重的一个地区,它由13个自然村5个公社组成。几千名患者在等待着治疗。当地百姓听说部队医疗队来了,是受党中央委托派来给他们治疗血吸虫病的,高兴万分,群众纷纷奔走相告:“解放军来了!我们的救星来了!”经过半年的歼灭战,我们彻底消灭了血吸虫病,圆满地完成了任务回到宁波驻地。12野战医院从1973年1月起,又归省军区后勤部领导。
  最让人难忘啊!1979年2月17日,陈政委宣布军委上命令,我院参加对越自卫反击战的医疗保障任务。2月18日晚,我院奉命乘火车开赴前线。1979年2月22日到达广西南宁,到达西乡塘之后,23日晚上六点基本完成准备工作,前线指挥部等各级领导来检查我院工作,感到很满意,我院很快展开了收治伤员的工作。在广州军区前线指挥部和后勤部20分部的领导下,我院负责收治了来自凉山、高平等战役转来的伤员,顺利完成收治任务。在70多天的时间,我们12野战医院共收治1008名伤员,抢救危重伤员194名,手术65例,后送伤员853名,转院31名,治愈伤员317名,收到参战部队领导和机关的好评。1979年5月上旬,我院圆满完成参战任务后,顺利返回原驻地宁波。这场战役我院全院荣立三等功35名,受嘉奖者109名,有两个班组受集体嘉奖。我院于1979年6月17日在宁波正式开展收治病员工作。
  1982年12月21日,12野战医院更名为99医院。1983年10月整编改为99医院,下设14个科室,床位150张,在当地与当地许多工厂挂钩,建立医疗体系,单位门诊对外开放服务宁波大众。部队于1987年2月,宁波第99医院撤编并入第113医院从此,从此99医院番号撤销,12野战医院载入了我军军史。
  12野战医院几多风雨、几多艰辛,多次奉命出征、救死扶伤,不怕牺牲,不怕困难,以军人的风范和牺牲精神得到了上级部门的认可和肯定,正因为12野战医院战友们凭借着强大信念、众志成城的团结精神。不断谱写新的历史篇章,12野战医院永远是我和战友心中最耀眼的一抹军绿,我们永远记得自己曾经是一名共和国的军人!
  (原创首发)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 八月初,我终于接到了北京某一所大学录取通知书。我捧着金灿灿的通知书满眼的热泪,第一个想到的是我的妈妈,十二年里妈妈陪伴我,为我读书,为我背书包,付出汗水和辛劳,书包成了我...

“清明”是踏青,看望修整已故前辈的房舍,是追忆的一种方式。而七月半,寸是你们的节日,“鬼节”。其实这又是另一种追忆的途径,也是一种唯心的寄托。同时,天地同步,要不每次烧钱纸...

大暑节气,我们去合阳看山看水看风景。 “早知有洽川,何须下江南。”满溢中国风的推介词,不断提醒着游人,洽川风景之美。 以“处女泉”为核心打造的洽川风景区,果然名不虚传。七月的晴...

七月,骄阳似火,烈日如焰。顶着太阳的直射,任汗水肆意外冒。身着旧时的军衣,戴着登山的遮阳布帽,笔直地站在高椅的观景台上。观看高椅的山,欣赏高椅的水,细品高椅的村落。 眼前的高...

早春去威海。正值细雨蒙蒙,急切切登船去刘公岛。 波涛滚滚,极目望去,心儿突突地跳了起来。 啊,刘公岛,梦魂萦绕的地方! 这3.15平方公里的小岛,被称为“中国历史的分水岭”。1894年发生...

1:心若桃花迎风开 蓝天白云下,风鹰渡里,妖风阵阵,行色匆匆的人群,各怀心事,猜不透的战况,风雨欲来。一场巨变,将要重重地,掀翻历史的先河,是福是祸,谁又能说得清呢。朝来风雪,...

宰相扫墓 明朝正德十一年(1516),时年四十九岁的宰相费宏卸任离京后,不久回到了江西上饶的铅山县老家横林休养。他自十六岁冬季入京补学开始,二十岁参与殿试,被皇帝钦定为状元郎,历年...

一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情感,是人类生活中,最基本的精神需求,是人与人之间,沟通交流联系的根本。但如果太重情,往往也会为情所困,为情所伤,饱受情感的折磨。 记得自己就曾经有一段...

一 一种样貌如鲶鱼的“怪”鱼,在别的地方叫“石爬子”,可能也还有其他更多的叫法吧,但在我们那儿,人们普遍称它为“巴滩子”。顾名思义,它的“窝”搭建在急流险滩处,靠肚皮的力量倒...

当我背着一背兜金黄的桉树叶回到宿舍的时候,已是上午九点多了。昨晚刮了一夜的风,还下了入秋来第一场透雨,让久居不走的秋老虎退避三舍。此刻,风和煦地吹着,秋阳在渐次厚起的云彩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