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春,乍暖还寒,阳光下暖煦煦的,阴凉处还觉凉意。与老伴一起到公园走走。如瀑布般的迎春吐着簇簇鹅黄从一高崖上倾泻而下,垂柳露出了点点嫩绿。“几处早莺争暖树”,鸟儿叽叽喳喳地在向阳的树枝之间跳跃着。草地上几个孩子在放飞着风筝,男孩拽着风筝线撒欢地跑,小女孩在后面追,嘻嘻哈哈,乐得不轻。
  你看,你看,老伴拉了我一把,顺着她的手指看去,只见一个老翁推着一辆车,在我们前面缓缓地行走着,不时停下来,指指点点,然后俯下身子与坐在车里的人说着什么。走近了,我看推车的老人一头银发,年龄能比我大几岁,嘴角上翘,眉眼舒展,满脸安详慈爱,精气神还不错,乐呵呵的模样。车里坐着的原来不是个孩子,而是一位老妇人。她看起来很是瘦弱,穿得厚实,头上严严实实戴着一顶灰色毛线帽子,戴着大口罩,看来挺怕冷。
  老哥,您好啊!这是推着嫂子出来逛逛啊。是啊,是啊,今天阳光这么好,陪着老伴出来看看春天,呼吸一下新鲜空气,你们这也是啊。真是“相逢何必曾相识”,两对古稀老人这就算是认识了。我老伴干了一辈子工会女工工作,亲和力特强,她热乎乎地对老人说着,老哥,你们老兄弟聊吧,我推着嫂子前面走。说着她把车子接了过去,一边推车一边和车里的老妇人亲热地聊了起来,好像老朋友一样。
  我仔细看了看老人推的车子,不是轮椅,好像是一辆大号童车。遮阳棚拆掉了,紫红色的靠背厚厚实实,车前一圈护栏上,也缠上了软绵绵的咖啡色绒布,脚踏板还按上了一块白色塑料板。老哥,你这部车子很有特点啊!哈哈,怎么样?这车哪里也买不到的。去年老伴脑梗了一次,抢救得及时,命保住了,可腿不好使唤了,走动不灵便,让她坐轮椅吧,她嫌弃不吉利也不好看,给我孙子买的童车一直也用不上,我就改装了一下,推着老伴还挺合适的。老人说着流露出一种很有成就感的神情。好,好!我连声赞叹着。
  孩子们呢?刚问出这话我就后悔了,因为刚才还乐呵呵的老人一听到我的这句问话,笑容收敛了起来,脸上略过一丝凄楚。唉,老人看了看我叹了一口气说道,在国外。仿佛触动了他的心事,他的话匣子打开了。
  老人告诉我说,他是个火车司机,干了一辈子铁路。让他最自豪的就是他的儿子,从小学开始就是个学霸,大学毕业后又到国外深造。2012年取得学位后在一家公司任职。与他同去的还有咱即墨的一个女孩,两人5年前在当地教堂里结了婚。婚后两人忙事业也没要孩子,前年终于给我们生了个小孙子。我和老伴高兴坏了,古稀之年可盼来了弄孙之乐。这不,我连童车都给小孙子准备好了。老哥见过小孙子了吗?唉,又是一声叹气。只是在视频里看到过,小孙子长得虎虎有生气像我们家的孩子。国外疫情太严重了,我和他奶奶心事大了,去,去不了,回,回不来。盼望着疫情快过去,全家人能团圆,没想到疫情越来越厉害,不知什么时候才能见到儿子他们一家人。我侧脸看看老人满脸都是伤感。
  孩子不在身边,那平常日子都是你照顾老嫂子吗?没找个保姆吗?我这一问,老人再次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孩子远在天边,根本指望不上。自去年秋天以来,老伴就常常犯个头晕头痛的,当时没太在意,就是吃药止痛多休息。圣诞节前夜,是个风雪天,那天收到孩子从国外寄来的圣诞贺卡。不怕老弟你笑话,虽然儿子年年除了电话也就是来这么张卡,可我和老伴就好像看到他们一家回来了一样地高兴。尤其是那张贺卡还有小孙子的一张照片,上面还故意歪歪斜斜地写上了一句“祝爷爷奶奶圣诞块乐”,我知道这是儿子代替孙子写的,惹得老伴又偷偷地直抹眼泪。晚饭后,老伴突然和我说怎么看不清东西啦,又说头晕头痛得厉害,手脚麻酥酥的,浑身无力,慌得我手忙脚乱。邻居小伙子立马打了120,到了医院才知道是脑梗。医生说幸亏是来得及时,要不就坏了,由于抢救及时保住了老命,事后我就想,到了生死关头了,到哪里去找儿子?万一老伴出事了,儿子眼睁睁地回不来,你说这算哪门子养儿防老啊?这一年来忙得我团团转,想请个保姆,可老伴死活不同意,说是家里来了个外人不得劲,没办法就得靠我一个人忙乎了。
  老哥不容易啊!嫂子吉人天相,会越来越好的。把心放宽,一定会战胜疫情的,我还真羡慕你这个学霸儿子的,真有出息。可别羡慕了,当初我那儿子一路绿灯,顺风顺水的,又在国外就职,我的亲友谁不羡慕?可现在看来,学霸都是给国家和人家培养的,那些成绩差的孩子围围在你身边,反而是来报恩的。比比那些整天享受天伦之乐的亲友们,我还真后悔为什么当初就那么热盆把孩子往国外送。
  老弟,你的孩子什么情况啊,看你滋润的样子,一定很好吧?老人问起我来了。我笑笑说,挺好,我挺好。老人看着我,在等我下文呢。可我怎么对老人说才好呢?我的两个女儿都是优秀的好孩子,工作上都是所在单位的业务骨干。富有爱心,讲求孝道,是贴贴实实的两个小棉袄。我们老两口整天被她们姐妹俩浓浓的亲情和孝心包围着。家里的事情只要被她们知道了,立马就回来帮我们解决。平常吃的喝的用的全在她们的关切之中。有个头痛脑热的,就放心不下了,一次次地往家跑。遇到风雨天,一遍遍电话不让我们出门,生怕我们摔着伤着。两个女婿更是让我们脸上有光,都是青年才俊。两个外甥都是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可我说这些,能不能刺激老人啊?我把话咽了回去,只是回答说,我有两个女儿,都围围在身边。
  大概老人想起刚才和我说“学霸都是给国家和人家培养的,那些成绩差的孩子围围在你身边,反而是来报恩的”那句话欠妥,便改口对我说,你的两个女儿肯定是属于那种留在父母身边、围围着你的学霸,我可没有老弟你的福气啊!哈哈,学霸谈不上,不过学习还都不错。老哥,咱们国家有多少优秀的孩子学业有成,在国内各行各业担着大梁,报效国家啊,同时孝敬父母,不忘亲情,其乐融融。再说了又有多少青年才俊放弃国外优越的条件,回到祖国施展才华,大展宏图啊。恕我直言,为什么非要到国外去发展呢?将来有条件让孩子举家回国发展,你们阖家团圆,何乐而不为呢?是啊,越老越盼孩子在身边,有个指望,有个依靠,我和老伴都盼着这一天呢,老人点头称是。
  要分手了,我与坐在车子里的老妇人道别,老嫂子,慢走,多多保重啊,有老哥照料你,会越来越好的。疫情结束后,孩子一家会回来看你的,哈哈,到时候就别让他们走了。好,好,谢谢,谢谢,你们也要好好的,你老伴那个人真好,你真是个有福的人啊。我们都笑了起来。
  我看到老妇人手里拿着一束金黄的迎春花,往鼻子前凑凑嗅着花香,童车护栏上插着的那一支绽着新绿的柳枝在春风里摇曳着,老人推着这辆改造的大号童车,慢慢地走在一片春光里。
  
  作者孙秉伟中共党员大本学历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山东省散文学会会员青岛市作协会员。电话13853280525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静水流深:是一个汉语成语,意思是通过表面平静的水并不知道水底下有多深,来暗喻表面不声不响的人却蕴藏着大的智慧。 尽管,此事过去了20多年,但是,我还是无法忘却的也……为何?不为...

炎炎夏日,听说老塘荷花看了,如果不去看看,心里总觉得是种缺憾。 老家人很念旧,对老塘也寄予太多关注和期待。去年改造老塘的那段日子里,很多在外的游子不远千里开车回村,有钱的出钱...

一 我的酱汤记忆要追溯到久远的年月里,那时候,林场的人口还很多,其中有许多朝鲜族,他们的许多子女与我和我的兄弟姊妹都是同学,或者是要好的朋友。 我与一位朴姓的少年就是同学,他...

一 一阵凉风吹来,才感觉秋天来了。“思君如流水,何有穷已时。”初秋的夜,是静悄悄的,在这静寂的秋夜,满载着我的思念。 还记得七年前我们曾经相识于某个写作网站,你的文章如行云流...

老师开车行至了几座大山之后,也盘旋了几条山间公路,终于到达了学生家长大门口。于是,家长看座,学生奉茶,接着家长热情陪坐递烟,老师谦让恭维不会。这时洋溢着几张收不住的满脸笑容...

爷爷有两个儿子,我父亲为老大,居住在黑龙江的农村,二叔住在沈阳市里,是沈阳军区后勤部团职干部。住在二室一厅的校官楼里,做饭烧液化气。二婶在部队军人服务社上班,有一个独生女儿...

一 苏宝顶,原本仅仅雪峰山脉的最高峰,可这几年一直很火,火到一打开抖音、快手等软件就有苏宝顶的短视频;火到不管春夏秋冬,人们谈论的都是怎么去苏宝顶观光游玩;火到对苏宝顶的讨论...

芳芳的奶奶今年84岁,去年年初生了场大病,隔三差五的去医院。老太太很迷信,就叫50多岁的小女儿阿珍去邻村有名的“活神仙”那里算个命,“活神仙”掐指一算,说老太太还有5年阳寿,但83岁...

有人说,人生的舞台上,众生如鲫,来来去去,演绎的故事无论是惊天动地,还是平淡无奇,都离不开一个字——缘。 缘,款步无声,舒展无影,婉约在一季生命的开枝散叶,花开花落间。 缘,就...

最近几日,新疆出现新冠疫情的新闻充斥耳际,令人心烦,恨新冠病毒没完没了。等到静下心来,不由自主地忆起二十年前在新疆小住的点滴,像乍起的秋风掠过花园里白色碧玉簪,花摇风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