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炎炎的夏日里在松花江中游泳是什么样的感受吗?你想体验一下吗?那就请你到美丽的哈尔滨一游吧。这句话貌似广告语,却是笔者的真心话,信不信由你。
  
  一
  一条大江从巍巍大兴安岭奔腾而下,在一个叫做三岔河的地方与长白山流下来的另一条江水汇合在一起,便不停歇地流向哈尔滨。这就是哈尔滨的母亲河松花江。它抚育了两岸的人民,它为这个城市增添了巨大的魅力,它也是广大游泳爱好者的乐园。
  松花江进入哈尔滨首先流经主城区的地方就叫老头湾,这里的地标建筑是哈尔滨水文站塔楼。将其称为湾似乎有点牵强,因为这里两千多米江岸线仅有一点点圆弧状,还称不上江湾,然而冠以“老头”的字样,虽然不算高雅,却名副其实,因为这里的江面很宽,且水深,水质也比较清,所以每年夏天这里便聚集了许多游泳爱好者,而且年龄60岁以上的人居多,这样老头湾的称呼便叫开了,还颇有几分亲切感。
  老头湾是个风景秀丽,气候宜人的避暑圣地,来到这里你会感受到古朴,幽深又略带点洋气的美。你看,在远处一栋栋高楼的衬托下,一桥飞架南北,江水穿过大桥酣畅淋漓的流向前方,让这里显得格外厚重,凝炼。岸边的林荫小道,像一条优美的弧线从九站码头伸向公路大桥,无数游客在此流连忘返。新翻修的绿白相间的江边护栏在阳光照耀下熠熠闪光,上边的俄式路灯让你觉得仿佛漫步在伏尔加河畔。这里有许多枝繁叶茂,葱茏劲秀的柳树榆树,它们也占了一个老字,因为都有百年以上的树龄。树干一个人环抱不过来,树冠遮天蔽日,树柯伸展交错,浓绿如云,倒垂的柳枝随风摇曳,給这里平添了幽深恬静古朴的色彩。一个个灌木丛像巨大的圆蘑挺立在绿茵茵的草坪上。黄色欧式消夏长廊;假山上红色仿古凉亭及屹立在江中的水文站塔楼,在婆娑绿树掩映下构成了一副中西合璧,色彩缤纷的画卷。
  游泳和日光浴永远是老头湾的主旋律。有些老江湖(对经常来老头湾人的戏称)5月末6初就下水了,那时水温还不到20度。进入盛夏时节,这里更是游泳爱好者的天下了。其主力军是中老年人,休息日带着孩子来此玩水的年轻人也不少。只见一伙一伙的人从大桥附近下水,顺流而下,游至九站码头前上岸,在纪念塔前登岸的也不少,大约有数千米的距离。横渡过江的也大有人在。只见他们时而挥臂划水,时而仰卧在水面,时而大声欢叫,诺大的江面成了他们尽显神通的舞台。还有一些人在靠近岸边水域嬉戏玩水。再看大坝台阶上,早已坐无虚席。一些上岸的人就坐在这里休息聊天,晒太阳。
  
  二
  我从小就喜欢游泳,记得上小学四年级时,班里几个要好的同学一起去市泳泳馆办了个游泳证,课余时间就一起去游泳,那时别提多开心了,可是好景不长,这件事被家长知道了,不仅被训斥了一顿,还把游泳证没收了,唉,谁叫我是家中唯一的男孩子呢,是重点保护对象啊。
  1966年伟大领袖号召青年到大江大河去锻炼,于是体育课就搬到松花江了,我非常高兴,因为这样就能实现了我儿时的愿望。还别说,我的水性还不错,很快我就学会了蛙泳。有一次我闷头往前游去,偶然回头发现已经游到了江中间了,我没惊慌,索性一鼓作气游到了江心岛,从那以后游到江心岛便是“家常便饭”,还颇有一番自豪感。
  工作以后,时间的缘故,我很少去江里游泳。直至退休,我便又重操旧业,开始了我喜欢的游泳课。不过与那些老江湖相比,我自愧弗如。我下水的时间比他们晚,一般在6月中下旬,而且还经常”旷课”。但是我仍然乐此不疲,还能畅游,游几百米的距离没问题。
  我更喜欢体验在水里的感觉。在大江里顺流而下,感觉身心极度的舒适放松,会忘记纷杂繁芜的尘世带来的各种烦恼,让心灵平静。有时船驶过来会掀起很大的浪,那一上一下的感觉还挺惬意。有时游着游着周围一个人也没有,也不感觉害怕,想到“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的名句,反而增加了几分豪情。水流速快时,靠岸时要加把力的,这也是考验毅力的时候,否则将随波逐流,也会很惊险。有时风浪很多,呛几口水也是常事。游累了还可以躺着水上来个仰泳,这时会发现离蓝天如此之近,仿佛抬手就可撕下一片白云,用它擦擦脸上的水珠。我还喜欢在江中观赏十里长提上的翠柳,当你缓缓向前游的时候,那些像一团团烟雾,像一条条丝巾,像一泓泓碧水的柳枝在慢慢向后移动。我真希望水流速慢些再慢些,让我看个够。只是这样会耗费更多的体力。这样的美景在岸上是看不到,因为“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三
  我不游的时候喜欢坐在大堤的台阶上看天观云,放飞心情。
  仲夏时节的天特别蓝,云特别白。这里没有高楼大厦遮眼,也没有树木障目。放眼望去水天一色,真是“极目楚天舒”。一片片白云从远处地平线上浮起,慢悠悠地飘过来,它们像是在比美,不断地变换着自己的身段,不断地变换着队形。飘逸舒展的白云让你浮想联翩,有些奇异古怪的形状还会让你瞠目结舌。此时觉得大自然是如此美妙,不能不佩服造化之神奇。眼观蓝天,欣赏白云,让我进入了心静如水,安然若素的境界。
  在这里遇到了我的一个高中同学,他夫妻二人也称得上老江湖了,退休后,两口子几乎天天来此游泳。我们回忆起当年的青涩少年曾在此学游泳,如今已是古稀之年,还在这里游泳,时间如白驹过隙令人感慨万分。有一次,他指着正在换泳衣的两个人说:“那个老爷子97岁了。他的80岁的儿子每天都陪他来此游泳,他是老头湾游泳人年纪最长的了,可以称得上奇迹,得向老爷子学习呀!”我说:“是啊,这几十年,人们生活变化太大了,60年代人们为吃穿发愁,哪像现在,不仅能吃好穿好玩好,还有了更多的休闲娱乐和锻炼活动,60.70岁也不是老人了,人们越来越长寿了,真是时代在变啊!”。
  每当有外地朋友来哈,我都会陪他到这里走一走,看一看。有一次我在上海读书时的同学来哈。那天,我们坐在江畔长椅子上,柳枝轻拂,江风习习,望着一伙一伙准备下水的人,他说:“你们这里有点像青岛老石人海滨浴场,在上海外滩只能看看大轮船和黄色的江水,而且上海的七八月气候闷热,哈尔滨人真有福啊!”我听后心里美滋滋的。是啊!松花江是哈尔滨人的骄傲。
  仔细想想,老头湾这个称谓也不是官方命名的,而是人们对给他们带来快乐的地方所起的爱称,又何谈俗与不俗?雅与不雅?老头湾确实是哈尔滨的一块宝地,是老年人的乐园,正是:天蓝云舒卷,水阔聚江鸥。不管风急浪大,戏水乐悠悠。
  仰望水天一色,放眼两岸烟柳,击水抵中流。年少喜横渡,曾记浪遏舟。韶光去,青丝雪,语还休。何必杞人忧?光阴几经飘逝,可叹人生苦短,此事古难全,忍把浮名掷,唯有健康留。
  在老头湾戏水,妙哉!妙哉!妙哉!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被誉为“千古第一才女”的李清照,号称易安居士。有“词中之龙”之称的辛弃疾,字幼安,号稼轩。李清照、辛弃疾并称“二安”, “婉约以易安为宗,豪放惟幼安称首”,是济南历史文化中的...

静水流深:是一个汉语成语,意思是通过表面平静的水并不知道水底下有多深,来暗喻表面不声不响的人却蕴藏着大的智慧。 尽管,此事过去了20多年,但是,我还是无法忘却的也……为何?不为...

炎炎夏日,听说老塘荷花看了,如果不去看看,心里总觉得是种缺憾。 老家人很念旧,对老塘也寄予太多关注和期待。去年改造老塘的那段日子里,很多在外的游子不远千里开车回村,有钱的出钱...

一 我的酱汤记忆要追溯到久远的年月里,那时候,林场的人口还很多,其中有许多朝鲜族,他们的许多子女与我和我的兄弟姊妹都是同学,或者是要好的朋友。 我与一位朴姓的少年就是同学,他...

一 一阵凉风吹来,才感觉秋天来了。“思君如流水,何有穷已时。”初秋的夜,是静悄悄的,在这静寂的秋夜,满载着我的思念。 还记得七年前我们曾经相识于某个写作网站,你的文章如行云流...

老师开车行至了几座大山之后,也盘旋了几条山间公路,终于到达了学生家长大门口。于是,家长看座,学生奉茶,接着家长热情陪坐递烟,老师谦让恭维不会。这时洋溢着几张收不住的满脸笑容...

爷爷有两个儿子,我父亲为老大,居住在黑龙江的农村,二叔住在沈阳市里,是沈阳军区后勤部团职干部。住在二室一厅的校官楼里,做饭烧液化气。二婶在部队军人服务社上班,有一个独生女儿...

一 苏宝顶,原本仅仅雪峰山脉的最高峰,可这几年一直很火,火到一打开抖音、快手等软件就有苏宝顶的短视频;火到不管春夏秋冬,人们谈论的都是怎么去苏宝顶观光游玩;火到对苏宝顶的讨论...

芳芳的奶奶今年84岁,去年年初生了场大病,隔三差五的去医院。老太太很迷信,就叫50多岁的小女儿阿珍去邻村有名的“活神仙”那里算个命,“活神仙”掐指一算,说老太太还有5年阳寿,但83岁...

有人说,人生的舞台上,众生如鲫,来来去去,演绎的故事无论是惊天动地,还是平淡无奇,都离不开一个字——缘。 缘,款步无声,舒展无影,婉约在一季生命的开枝散叶,花开花落间。 缘,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