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些日子,发现自己正渐渐地退化
  先说语言表达的退化,不知何时,也许是跟风,也许是赶时髦,微信与朋友交流时喜欢用表情包,每天的问候、当下的心情、真诚的祝福,这些没有了以往的文字表达而摇身变成了一杯咖啡、一个笑脸、一朵鲜花。好在朋友也不介意,欣然接受。记得当初文字由象形图逐渐演变而来,没想到如今,有些文字正悄然变回了对应的象形图片,是再造?是轮回?真不知道是可喜还是可悲。开心的时候发个笑脸就可以表达,这小把戏似乎小孩子们还能理解,像我一个油腻大叔,就多少有点幼稚化的感觉。而那些优雅的文字描述对现在的我来说则词穷无语,难道一个笑脸真的能完美准确地表达自己当下的心情吗?我没有认真去想它。其实,这种现象细思极恐,从某个层面上说明,自己的文字表达能力逐步在退化,语言图片化泛滥,不能登大雅之堂。
  再者就是思维的退化,尤其是一些网络上出现的信息甚至所谓的官方消息,自己有时好像也失去了辨别能力,没有静下心来去甄别它们的是非真伪,盲从心理让自己不假思索就转发给贴心朋友。它们的来源是否可靠?内容是否经过证实?是否是真实的声音和表达?它们是不是披着华丽外衣的“危言”?这些在思维退化的模式下,统统没有疑问、没有怀疑、没有拦截。想想看,这也是极其可怕的事情。如果一旦失去了思维能力,很容易被一些暗存险恶用心的人“带偏”,自己盲目转发也很可能在不知不觉的情况下误导了别人。其实,好多次自己转发的信息事后被证明是虚假的,甚至于子虚乌有。思维的退化这毛病小而言之,说明自己头脑简单,手指发达,净转发些由低级错误的信息,影响了接受者的正常工作和生活,说不好听的就是在抛送文字垃圾,污染视觉环境。我想,这些东西委实让人可恨至极,只是那些可爱的接受者没有提出抗议而已。大而言之,思维的退化势必导致自己鉴别能力、敏锐性的退化,时间长了,反应迟钝、思想麻木下极可能在意识形态领域犯错误,真值得警醒和反思。古人云,明者见危于无形,智者见祸于未萌。在我看来,所言极是。
  更出人意料的是,在如今科技高度发达的今天,自己的心算能力也在退化。二位数的加减法竟然不会用大脑计算了,而是依赖手机里配置的计算器,真是可悲可叹。说来可笑,临近天命之年的人了,现在连个小学生也不如,心算能力的退化让我怀疑自己提前进入失智状态,也许是老年痴呆的前兆。细细想想,隐隐开始为自己的后半生而担忧了。当然,这或许是杞人忧天,但,眼下这个功能性退化证据确实存在,没有半点的造假和夸大。有人兴许会说,你瞎扯什么?你这人不过是懒得动脑筋!每个人都在慢慢地变老,你只不过比别人在某些方面表现“优异”罢了。嘿嘿,但愿如此。
  话又说过来,在我身上显示的这些退化,是不是可以说我在某些方面得以长足进化了?要不然,这些问题的存在有悖于达尔文老先生的进化论。扪心自问,目前我倒没有发现自己有哪些功能进化了,它们好像都在悄然无息地退化、僵化、弱化。现如今,在我身上碎片化阅读替代了潜心阅读,娱乐低级趣味代替了阳春白雪的高雅艺术,以为搞笑搞怪的就是新潮时尚的,全民娱乐化的今天,自己的审美能力反而降低了标准。可是,自己还沾沾自喜,洋洋得意。有道是,能从悲剧中走出,便是喜剧;沉湎于喜剧之中,便是悲剧。鲁迅也曾说过,有我所不乐意的在天堂里,我不愿去;有我所不乐意的在地狱里,我不愿去。大千世界,芸芸众生,我可能与许多人一样乐而忘忧了。
  当我把自己退化的毛病告诉给妻子,妻子边刷手机边不屑一顾地说,啥退化?你这是典型的老化!活到老学到老,多学习就能避免退化、僵化和老化。“远离颠倒梦想”,懂生活的人就是艺术家,还真是。在我眼里,妻子就是个艺术家。起码,她对退化看得比较淡。呵呵。
  人不知自丑,马不知脸长。哎,闹了半天,这些毛病原来是老化,庆幸不是退化。看来,在变老的路上,咱也是与时俱进,不比别人差呀。
  
  2022-07-14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闻局长”何许人也?一个舍去机关的轻松工作,埋头刑侦一线的“傻啦吧唧”的便衣警察。“闻局长”奇事不少,各位看客,稍安勿躁,请让我一一道来。 万警下基层那会儿,“闻局长”响应省...

老马这几天做什么都心神不宁,就连儿子寄回来的茶叶泡出来也不那么透绿,那包拆开抽了两根的香烟也很是呛口。 眼前刚收割完的麦地已让拖拉机犁过一遍,老马在前面用锄头每隔半步就刨个浅...

一 八月初,我终于接到了北京某一所大学录取通知书。我捧着金灿灿的通知书满眼的热泪,第一个想到的是我的妈妈,十二年里妈妈陪伴我,为我读书,为我背书包,付出汗水和辛劳,书包成了我...

“清明”是踏青,看望修整已故前辈的房舍,是追忆的一种方式。而七月半,寸是你们的节日,“鬼节”。其实这又是另一种追忆的途径,也是一种唯心的寄托。同时,天地同步,要不每次烧钱纸...

大暑节气,我们去合阳看山看水看风景。 “早知有洽川,何须下江南。”满溢中国风的推介词,不断提醒着游人,洽川风景之美。 以“处女泉”为核心打造的洽川风景区,果然名不虚传。七月的晴...

七月,骄阳似火,烈日如焰。顶着太阳的直射,任汗水肆意外冒。身着旧时的军衣,戴着登山的遮阳布帽,笔直地站在高椅的观景台上。观看高椅的山,欣赏高椅的水,细品高椅的村落。 眼前的高...

早春去威海。正值细雨蒙蒙,急切切登船去刘公岛。 波涛滚滚,极目望去,心儿突突地跳了起来。 啊,刘公岛,梦魂萦绕的地方! 这3.15平方公里的小岛,被称为“中国历史的分水岭”。1894年发生...

1:心若桃花迎风开 蓝天白云下,风鹰渡里,妖风阵阵,行色匆匆的人群,各怀心事,猜不透的战况,风雨欲来。一场巨变,将要重重地,掀翻历史的先河,是福是祸,谁又能说得清呢。朝来风雪,...

宰相扫墓 明朝正德十一年(1516),时年四十九岁的宰相费宏卸任离京后,不久回到了江西上饶的铅山县老家横林休养。他自十六岁冬季入京补学开始,二十岁参与殿试,被皇帝钦定为状元郎,历年...

一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情感,是人类生活中,最基本的精神需求,是人与人之间,沟通交流联系的根本。但如果太重情,往往也会为情所困,为情所伤,饱受情感的折磨。 记得自己就曾经有一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