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              知青岁月
                   赵书平
  
          1976年 7月 26 日,这是我今生都值得永远纪念的日子。大凌河岸边古城红旗飘扬、人山人海,县革命委员会在这里召开欢送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动员大会,这是轰动小县城的一件大事,我的目光全部聚焦到了大会会场。广播喇叭播放着高昂清脆的声音:“知识青年到农村去,广阔天地、大有作为。炼一颗红心,滚一身泥吧,听毛主席话,扎根农村干一 辈子革命”,慷慨陈词讲话的知青代表,后来是辽宁省劳动模范,我今生最敬仰好朋友白月梅。
           热烈而简短的仪式之后,滿载着知识青年的汽车 徐徐启动,刹那间,锣鼓喧天、鞭炮齐鸣,广播中播音员的口号更加激动了,家长们抹着眼泪在汽车旁边与子女告别,伤情地挥手相送。我们就要离开父母,离开这座城市了,这次离开我们就成了乡下人了,一丝酸楚顿时涌上心头。
          我乘坐的汽车上挤滿了人。 突然,我发现开车的是父亲的司机米叔叔,而他的儿子机灵瘦小米志国同学也在车子上,瞬间心中很激动。西去的汽车行进在公路上,又见到了车后扬起的漫天浮尘,这条路是那样崎岖不平、累积尘土,开车近两个小时,我们来到一个群山环绕的小山村——五台大队。今后,我们与这条路与这个小山村的情缘将不会是一天两天的啦,这条路将 继续着我们的人生故事。
           到村子刚刚拿下行李,就听见村里的几个妇女交头接耳地指着十六岁的我议论:“啧啧,你瞧那个小丫头,长得浓眉大眼,细皮嫩肉的,哪是干活的料啊!”“可不是咋地,看她那文绉绉、娇滴滴的样,肯定是个娇小姐!”本来兴致勃勃的我,听她们这样说,脸忽地一下红了,感到十分的委屈和一万个不服气。
          第二天早晨天刚刚蒙蒙亮,就开始下地秋收劈苞米了,由于我从未干过农活 ,臂力没劲儿,加之没有技巧,两只手拉得像血葫芦似的,火烧火燎钻心地痛,晚上疼得睡不着觉,白月梅就在床头前放一盆凉水,让我把手伸进水里浸泡,以缓解一点疼痛。第二天早晨上工,社员们看见我的手净是血口子,都肿起来了,心疼得叫了起来:“哎呀妈呀!你看你这孩子,手都这样了,咋还来上工?快回去歇几天吧,把手养好了再来。” “没事的,我是军人的后代,如果这点疼痛我都挺不了,要是在敌人面前,不就成了叛徒啦!” 我摇了摇头,坚定地说。社员们见我这样都不肯耽误一天工,七嘴八舌地议论开了 :“你还别说,看这小丫头长得娇里娇气的,还真有股子刚强劲儿! ”
          知青生活是艰苦的,也是火热的、充实的、丰厚的,它教我学会了珍惜、学会了勤俭、学会了承受、学会了坚强。在那峥嵘的岁月中,在那充满希望的田野上,在那改天斗地的革命大熔炉里,我磨练了意志,净化了心灵,价值观、人生观得到了升华。领导和社员同志们都喜欢我,还选我还当上了大队团支部书记和公社团委副书记。
           而今,岁月凭诗吟感慨,韶华远去恨难留。转眼四十多年过去了,岁月虽然已经悠远而去,然而,留在我脑海里的那些往事,仿佛就在眼前。站在时光的这边,眺望岁月那边的远山,那里依然是我人生最靓丽的风景。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 八月初,我终于接到了北京某一所大学录取通知书。我捧着金灿灿的通知书满眼的热泪,第一个想到的是我的妈妈,十二年里妈妈陪伴我,为我读书,为我背书包,付出汗水和辛劳,书包成了我...

“清明”是踏青,看望修整已故前辈的房舍,是追忆的一种方式。而七月半,寸是你们的节日,“鬼节”。其实这又是另一种追忆的途径,也是一种唯心的寄托。同时,天地同步,要不每次烧钱纸...

大暑节气,我们去合阳看山看水看风景。 “早知有洽川,何须下江南。”满溢中国风的推介词,不断提醒着游人,洽川风景之美。 以“处女泉”为核心打造的洽川风景区,果然名不虚传。七月的晴...

七月,骄阳似火,烈日如焰。顶着太阳的直射,任汗水肆意外冒。身着旧时的军衣,戴着登山的遮阳布帽,笔直地站在高椅的观景台上。观看高椅的山,欣赏高椅的水,细品高椅的村落。 眼前的高...

早春去威海。正值细雨蒙蒙,急切切登船去刘公岛。 波涛滚滚,极目望去,心儿突突地跳了起来。 啊,刘公岛,梦魂萦绕的地方! 这3.15平方公里的小岛,被称为“中国历史的分水岭”。1894年发生...

1:心若桃花迎风开 蓝天白云下,风鹰渡里,妖风阵阵,行色匆匆的人群,各怀心事,猜不透的战况,风雨欲来。一场巨变,将要重重地,掀翻历史的先河,是福是祸,谁又能说得清呢。朝来风雪,...

宰相扫墓 明朝正德十一年(1516),时年四十九岁的宰相费宏卸任离京后,不久回到了江西上饶的铅山县老家横林休养。他自十六岁冬季入京补学开始,二十岁参与殿试,被皇帝钦定为状元郎,历年...

一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情感,是人类生活中,最基本的精神需求,是人与人之间,沟通交流联系的根本。但如果太重情,往往也会为情所困,为情所伤,饱受情感的折磨。 记得自己就曾经有一段...

一 一种样貌如鲶鱼的“怪”鱼,在别的地方叫“石爬子”,可能也还有其他更多的叫法吧,但在我们那儿,人们普遍称它为“巴滩子”。顾名思义,它的“窝”搭建在急流险滩处,靠肚皮的力量倒...

当我背着一背兜金黄的桉树叶回到宿舍的时候,已是上午九点多了。昨晚刮了一夜的风,还下了入秋来第一场透雨,让久居不走的秋老虎退避三舍。此刻,风和煦地吹着,秋阳在渐次厚起的云彩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