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你没有去过白桦林,一定会感到遗憾呢。
  那时我喜欢坐在白桦林里,或是坐在高高的白桦林子里的瞭望台上。这瞭望台,还是我的小书屋呢!我给我的小书屋取个美丽的名字叫“白桦远瞭”。
  那时,父亲就在这片林子里工作,不是看林子,而是养护公路。那时的公路要多难走就有多难走,尤其是下雨阴天,路全部都是泥泞,人走不了,车也走不了。父亲为了工作方便,经常住在林子里,一住就是好多天都不能回家。于是,我和母亲就经常去林子里住一住,遇到寒暑假,我会住的时间更多一些。
  我最喜欢登上这个不足十平方的小木楼,它是父亲和母亲用木板、钉子一起打造的。小木楼挂在几棵树的中间,有梯子直入小木楼的入口,四周全部是窗子,风儿可以随意出入,蝴蝶、鸟儿也可以随意飞入。想不到还有一双燕子,也来到了林间,在小木楼檐下筑起了燕巢。我有些好奇地问:“爸爸妈妈,你们看呢,燕子筑巢了,在我木楼下,是不是咱们家的燕子跟着我来了呀?”
  父亲笑着说:“玉儿呀,一定是的,一定呐。”
  母亲却说:“我看未必,说不定呀,白桦林里的仙子变化成的。玉儿,那是督促你学习呐,怕你太贪玩了。”
  我一听母亲说得有道理,就小心起来,每天都捧着书,故意大声读起来:“青青园中葵,朝露待日晞。阳春布德泽,万物生光辉。 常恐秋节至,焜黄华叶衰。 百川东到海,何时复西归? 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我周而复始一遍又一遍地读着。恰是夏季,桦风清清,一阵阵林风将花香、果子香、野菜香都送到我的小木楼里来,小小木楼充满了各种香气,香溢着白桦林。
  这片广袤的林海没边没沿似的,一望无际。一条公路穿过林海,蜿蜒进各个连队,这是我们北片的咽喉要道,要想去北片连队,必须打此路过的。那时只有土路,还没有修成油漆路,当初这路是咋来的,我一直有疑问。且不管这路是咋来的,先登上我的白桦远瞭,极目远望,远望……
  发现目标!我会对父亲说:“爸爸,爸爸听到请回答!前方大概几十米处有野百合,你家玉儿想要,请采去,好吗?”很快就会听到父亲的回答:“爸爸收到,收到,下班路过就去采来。我的玉儿,请耐心等候。”
  若是到了秋季,那一片片的野果子熟透了,真是晶莹剔透;有紫色的山葡萄,有红艳欲滴的山丁子、山里红玛瑙一样的诱人;再有山梨,金黄色的,好似一只只黄色的蜜蜡在绿绿的树叶间晃来晃去……我早已按捺不住了,就会呼叫父亲:“爸爸,爸爸,听到请回答,山里的野果子熟了,快快带你家的玉儿去摘吧。”父亲就会利用休息时,带我去山里摘野果子。父亲是绝对不允许我一个人在山里玩的,怕我迷了路,也怕遇上野兽。这山里,真的是有野兽出没的,有黑狗熊,也有狼呀狐狸呀还有野鹿呢。
  
  二
  时值夏季,白桦树的叶子绿绿的,阳光下泛着绿色的光影,一片柔和的神光。若是到了秋季,叶子就会变成金黄色了,在阳光下闪着金色的浮光掠影,精美到你惊叫呢!我住在“白桦远瞭”里,随手可以摘下一片白桦叶子,对着在树上下跳跃的小松鼠说:“喂,小松鼠呀,你还能看到我吗?”小松鼠根本不理我,继续跳上跳下。于是,我就问一只刚爬上来的刀螂:“喂,刀螂小姐姐,你还能看得见我吗?”刀螂伸伸脖子,点点头,忽而又慌忙地想抽出刀来,惊慌失措地看着我。我对它说:“你的敌人不是我,是黄雀!常听大人们说呢,螳螂扑禅黄雀在后啊,呵呵。”
  可惜咱们东北没有蝉,不然也能看到一场刀螂扑蝉的惊心动魄的一幕。我遗憾着,就拿着树叶去问母亲。母亲说:“这是一叶障目的故事,很有意思呢。”母亲给我讲着故事,我突发奇想,若真如此,就找几片白桦树的“神叶”,去捉蝴蝶,捉蜻蜓、蚂蚱、天牛、蚂蚁、各种鸟儿等等,那该多有趣呀!
  母亲说:“那也说不定呢!现在科学在发展,或许,以后这不成问题的。”母亲永远都不会打击我的想象力,我咋样想象,她都支持。父亲呢?他不仅不阻止,还帮着我一起发挥想象,一会儿森林,一会儿海洋,一会儿宇宙,任我翱翔。
  那时的我经常举着白桦叶子任意发挥着想象,向四周望着,望着……
  当然,在夏季因为浓密的树叶遮住视线,看得不算太远。到了冬季,一场大雪下来,树叶全部扫尽了,雪白的银色世界里,我在“白桦远瞭”的小木楼里,可以看见曲折的山路——好似一条白蟒蛇一样卧在那里,安静而神闲,即使面对着过往车辆,它竟然眼睛也不眨一下,真是厉害!我在木楼上大声赞叹着:“哇,厉害大蟒蛇,真有你的。”公路到了冬季也要好好维护的。厚厚的积雪下,一段段公路都要细心去维护,不然道路会堵塞,如果大雪封住路口,就要不断清理道路,还要撒石渣给路面增加一些摩擦力。
  要说冬季的白桦林,那才是无与伦比的美呢!那静静的白桦林间,就像一幕童话的背景。
  我是不会错过冬季的白桦林的!一大早就起来,就近林子里转转,一棵棵白桦树,由苍翠到雪白到底经历了什么呢?此刻,如此安静,如此坦然,好似一树树雪白的精灵,守候在林间。
  有时我会觉得,白桦绝对是有精灵在身的!看呢,那一张张神似的美丽的桦树眼睛,它看着我,看着我,一直看着我……我走到哪里,它们就跟到哪里,一直看着我,眼睛一眨也不眨,远观又如天上的星星;那眼睛,有咪咪笑的,有惊讶的,有脉脉含情的,有渴望的,有等待的,有痴迷的,也有绝望的,也有很期待的等等,这些饱含深情的眼神啊!
  因为住的时间长了,白桦林里哪里有几颗树,哪里有几颗很特别的树木,比如椴树、榆树、柞树、水曲柳、红松等各类树木,我几乎一清二楚,尤其是那些果子树,什么山梨、山丁子、山里红、山葡萄、山核桃等,我更是了若指掌。
  这是因为我不仅可以步量,还可以登上我的“白桦远瞭”去观看呢!
  
  三
  不要以为冬季的山林只有岑寂,只有空泛。其实,那些小动物依然要生活,也要活动的。此时的大狗熊确实在冬眠了,而狼、獾、狐狸、野兔、野鸡、狍子、野鹿、小松鼠等并没有冬眠,它们一如夏季一样活跃在林间觅食或是赶路。
  冬季是套狍子的时候,经常有人来林子里下套套狍子,也有人去河里打鱼打蛤蟆。对了,白桦林紧靠着一条大河,这条河在冬季里成了远近人们的打鱼最好的场所。
  我坐在“白桦远瞭”上,可以看到进山的人们,有认识的,也有不认识的,我都打声招呼:“喂,你好,来啦。”来人回复我:“小姑娘,你好呀,这么早。”
  “叔叔,如果打着野鸡了,给我几根儿野鸡毛吧,我想做毽子呐。”
  “好的!小姑娘,你放心,打着了先给你,随便拔,挑好看的,把它的毛儿,哈哈。”
  父亲听了,就笑,也打声招呼,不是老李就是老张的与之对答,说些山里山外的话。父亲每天都很忙,没有时间去弄那些山里的野鸡呀狍子呀。
  没事的时候,我依然喜欢登上“白桦远瞭”,在四个窗口前四处张望,远处瞭望。有一次,我忽然发现一团黑黑的东西在很远处,因为离得远,感觉那东西一动一动的,忽而又感觉一动也不动,那是什么呐?我立刻向父亲呼喊:“爸爸,爸爸,听到请回答,请回答——”
  父亲正准备去工作了,听到我的声音立刻回答说:“在呢!爸爸在,玉儿,发现什么了?”
  听到我说的奇怪情况后,父亲赶紧登上“白桦远瞭”来看。爸爸上来一看,马上说:“玉儿,你在家哪里也不要去,我去看看,到底什么情况。”
  “爸爸,会不会是一只狍子被人打伤了呀,那我们中午可以吃狍子肉了,哈哈!”
  我高兴地欢呼起来,赶紧抱些木柈子,准备烧水,就等狍子一来,扒皮炖肉吃了。心里那个美呀,想想虽然住在山林里,还真没咋吃到狍子肉嘞。可是,左等右等之后,父亲很吃力地背回来一个昏迷的人来了。他一身当地城里人打扮,带着大大的帽子,穿着厚厚的棉衣裤,三四十岁的样子,脸色发青,精神恍惚,好似连饿带冻的结果吧!我和父亲赶紧把他扶到炕头上,先是喂水又是加被子暖着,好半天那人才醒,原来他是进山套兔子的人,走迷路了——错把北当南了,越走越慌,越慌越走,在林子里走了一天一夜了,只转圈圈,就是走不出林子。要不是父亲遇见他,怕是很危险了,不说别的,光冻也冻坏了呐!
  那人醒来千恩万谢的,说不尽的感激话。父亲却很淡然,说不要觉得什么,谁遇见都会救你的,这没什么的,只是以后进山要记得带个指南针,再就是叫上个伴儿,一个人咋行?
  父亲很快联系上了他的家人,家人早已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寻遍了树林与河汊子。当那人被家人接走时,父子站在白桦林边一遍遍挥着手。我在白桦远瞭上也使劲向他挥手:“再见,叔叔,再见!”虽然狍子肉没有吃上,可是,救人一命确实比吃什么都快乐呢,心里美美的。
  “白桦远瞭”,我又一次想起时,已经离开故乡好多年了。
  念起这“白桦远瞭”,我就像回到了白桦林里,回到了我童年王国里,回到慈爱的父母身边,回到童年的幸福快乐时光之中,回到了这美丽可爱的故乡。多少年过去了,但那些年的情景亦如影片一样浮现在眼前——我最亲爱的父亲,和蔼慈祥的面容,微笑着对我说着话,说着我小时候的点点滴滴……
  哦,仿佛间,我又站在白桦远瞭上,向着远方瞭望……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 八月初,我终于接到了北京某一所大学录取通知书。我捧着金灿灿的通知书满眼的热泪,第一个想到的是我的妈妈,十二年里妈妈陪伴我,为我读书,为我背书包,付出汗水和辛劳,书包成了我...

“清明”是踏青,看望修整已故前辈的房舍,是追忆的一种方式。而七月半,寸是你们的节日,“鬼节”。其实这又是另一种追忆的途径,也是一种唯心的寄托。同时,天地同步,要不每次烧钱纸...

大暑节气,我们去合阳看山看水看风景。 “早知有洽川,何须下江南。”满溢中国风的推介词,不断提醒着游人,洽川风景之美。 以“处女泉”为核心打造的洽川风景区,果然名不虚传。七月的晴...

七月,骄阳似火,烈日如焰。顶着太阳的直射,任汗水肆意外冒。身着旧时的军衣,戴着登山的遮阳布帽,笔直地站在高椅的观景台上。观看高椅的山,欣赏高椅的水,细品高椅的村落。 眼前的高...

早春去威海。正值细雨蒙蒙,急切切登船去刘公岛。 波涛滚滚,极目望去,心儿突突地跳了起来。 啊,刘公岛,梦魂萦绕的地方! 这3.15平方公里的小岛,被称为“中国历史的分水岭”。1894年发生...

1:心若桃花迎风开 蓝天白云下,风鹰渡里,妖风阵阵,行色匆匆的人群,各怀心事,猜不透的战况,风雨欲来。一场巨变,将要重重地,掀翻历史的先河,是福是祸,谁又能说得清呢。朝来风雪,...

宰相扫墓 明朝正德十一年(1516),时年四十九岁的宰相费宏卸任离京后,不久回到了江西上饶的铅山县老家横林休养。他自十六岁冬季入京补学开始,二十岁参与殿试,被皇帝钦定为状元郎,历年...

一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情感,是人类生活中,最基本的精神需求,是人与人之间,沟通交流联系的根本。但如果太重情,往往也会为情所困,为情所伤,饱受情感的折磨。 记得自己就曾经有一段...

一 一种样貌如鲶鱼的“怪”鱼,在别的地方叫“石爬子”,可能也还有其他更多的叫法吧,但在我们那儿,人们普遍称它为“巴滩子”。顾名思义,它的“窝”搭建在急流险滩处,靠肚皮的力量倒...

当我背着一背兜金黄的桉树叶回到宿舍的时候,已是上午九点多了。昨晚刮了一夜的风,还下了入秋来第一场透雨,让久居不走的秋老虎退避三舍。此刻,风和煦地吹着,秋阳在渐次厚起的云彩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