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年前,五十玫瑰入驻江山,加入流年。都说十八的姑娘一朵花,但过了知天命之年,还坦然自称玫瑰,说实话,我对这位大姐是刮目相看的。我写文用的第一个网名也带一个“花”字,可是我只敢自称落花。不像大姐这般,坦率地昭告文友,我年岁不小了;霸气地一甩短发:姐姐还是一朵花。
  玫瑰姐,就是这么坦荡而自信。
  虽然之前没有任何交集,但大姐的发文情况还会时时关注。大姐的起点无疑很高,文章格局也大。她的江山首秀是一篇五千多字的短篇小说《情分》,被江山加精。小说讲述了一对发小各自的人生沉浮,以及各自处于人生低谷时对方的态度,人情冷暖世态炎凉跃然纸上。小说抨击市井庸愚,讴歌守义君子,由家庭而社会,游刃有余,让读者窥见了大姐的世事洞明和为人处世的立场,充分展现了大姐的写作功力。
  除了格局大,大姐很重情。无论散文或小说,大姐都很钟情亲情、友情题材。比如《陪着父母回老家》《感恩父母》《常回家看看》《陪伴》《婆婆的心愿》《风雨之夜》《洋姜》《落花的窗台》《老吾老》《年夜饭》《江南二哥》《鲜核桃上市了,却无处寻你》等等。这样一个女子,哪怕你和她并不相熟,读了她的文章,也会和她亲近起来。
  除了重情义,大姐又好恶分明,眼里不揉沙子。比如她的散文《水性扬花》。年幼的大姐从邻人口中第一次知道何为水性杨花,并对那个风尘女充满了鄙夷。而充满书卷气优雅知性的仓库管理员居然背叛了丈夫,并婚外生子。大姐对她的好感荡然无存,后来躲她像躲瘟疫。正是基于这些丑的记忆,让大姐对泸沽湖清雅的水性杨花产生厌恶。当然,大姐是理性的,她最终接受了那纯净湖水中的美丽花朵,并对她充满敬意。因为那花有对环境的坚持,如果湖水被污染,她便拒绝存活。
  大姐的文章从不拖泥带水。这一点,很多文章的开头最为经典。比如《纯情的树》:“一下车,远远就看到了一大片密集的白桦林,像军阵一样整齐。”比如《水性杨花》:“多年来,我一见水性杨花四个字,就像见了抛着媚眼,扭动着水蛇腰的妖冶女人。”当然,不止开头,还有结尾。比如《洋姜》,卖洋姜人滔滔不绝说了一大串洋姜的吃法,大姐只说了一句话:“我不想做别的,只想腌咸菜。”这是我读过的大姐的文章中最好的结尾,意味深长。为什么只想做腌咸菜?纪念父母啊。腌洋姜时,那些曾经艰苦又其乐融融的日子就都活了。当然,不止开头和结尾,但是窥一斑而见全豹,我想无需一一列举。
  我虽是流年的“资深”编辑,但有一段时间不够敬业。具体原因就不说了,因为无论什么原因,解释都会变成辩解。大姐加入流年的初期我和大姐是少有交集的两条线。后来忽然大姐做评论员了,忽然大姐做编辑了,忽然大姐成了流年的总编了,成了流年的常务社长了。而依然是“资深”编辑的我,始后知后觉地发现,什么叫时光荏苒,什么叫后来居上,什么叫长江后浪推前浪。当我故步自封裹足不前的时候,大姐正踔厉奋发行而不辍。行而不辍,未来可期。大姐就这样大踏步走来,成了流年的中流砥柱,开启了她的流年和江山的高光时代,一路高歌猛进,获取了社团优秀编辑、优秀社长、江山之星等众多荣誉称号。
  其实我和大姐很少闲聊,对大姐的了解多是通过编辑群消息。每次流年线下采风,家人们都会发些图文信息。年近六十的大姐看起来非常年轻,利落的短发,不胖不瘦,知性优雅,极具亲和力。那时候大家习惯在Q群里交流。但凡有喜事,大家都会发红包庆贺。Q群可以发语音红包,写字之余逢年过节大家便发语音红包娱乐。群友们来自天南海北,腔调五花八门,让人忍俊不禁。我的普通话不够标准,总要说上两三遍才能抢到红包。但大姐不一样,从来一遍过。我就好奇,这么年长的姐姐,陕西人,普通话比我还好?偷偷听了一遍,果然标准,且语调亦极利落,和大姐的短发一样利落。
  见其人闻其声,大姐从虚拟的幕后走到了前台。明明没有线下见过,却总觉得就是邻家大姐,刚刚还碰面,还互相打招呼:吃过饭了吧?
  如果说文如其人,那大姐本人亦必是嫉恶如仇之人。但流年一家亲,平日文友们互相尊重,彼此谦和有礼,其乐融融,很难见到大姐的另一面。再说大姐很有长姐风范,连凤鸣二哥都极敬佩其为人。虽然二哥年长,也称大姐为“阿姐”,可见大家对大姐的敬重。原本只是猜想,不料我还真见到了。
  话说一日,有陌生人来流年串门。本来来者是客,流年亦很欢迎,但没想到来者不善,这里溜达溜达,那里溜达溜达,然后留下一堆堆垃圾。一向温和的大姐不愿意了:那谁,告诉你,有本事把自己的家底露出来,让我们学习学习,让大家瞧瞧你的文学水平!别披着马甲,那是小人做法!警告你,再跑到流年来胡言乱语,你等着,看有人敢封你没有?
  我理解大姐的忍无可忍。以文会友是雅事,前提是基于对文章的评析,而不是一味地贬低。笼统地说几个贬义的成语谁都会,但为文者更喜欢的是真诚和具体。比如文章的主题和立意,布局和选材,表达方式,遣词造句,什么都可,唯独不可以是不负责任充满敌意的攻击。
  这样的大姐,要是用一种花去比喻的话,必须是玫瑰。玫瑰鲜艳,自成风景。但是,千万不要随便攀折,她有刺的。宋代诗人赵师侠有一首写月季的词《朝中措·月季》,却拿玫瑰来作比:“蔷薇颜色,玫瑰态度宝相精神。”他说,月季有着玫瑰一样的不可冒犯。其实我觉得,于玫瑰姐而言,所谓的玫瑰态度,除了她的正直,还有她对待文学的态度,那就是:认真,执着。
  前些日子读她的《耕耘在江山》,大姐说,做评论员时,评论写得一般,只是态度认真。谈到做编辑,大姐又说:只要认真做事,没有做不好的事情。
  除了认真,还有坚持。《耕耘在江山》中,大姐提到社团动荡时期的彷徨。其实那一段时期大姐的坚持有目共睹,只是我们不知道她坚持背后的苦闷。是对流年对江山的爱恋支撑她不抛弃不放弃,并挺到流年度过难关,步入正轨。这篇文章中大姐的情绪是节制的,或者是因为前一篇《爱在流年》有所释放吧。前一篇文章中她写自己因为流年回归的情感奔涌,让人泪目。
  其实,是金子哪里都会发光。因为社团的动荡,大姐开始在家门口文坛溜达。再见大姐,她又多了一重职务:华山诗会主编。去年十月,流年几位编辑相约同题《十八岁的天空》,得大姐支持,文章陆续发于该公号,很好地宣传了江山和流年。后来大姐跟我说,你的文章好,多投稿。我心疼姐太累,总不忍心再给她增加工作量。
  前些日子我在群里说,到宝鸡了。正要去秦岭腹地采风的大姐第一时间问我:你在西安停吗?这就是大姐,话不多,却总能让人感觉温暖。现在和大姐的交流仍然仅限于文字,我甚至不知道大姐确切的芳龄,或者潜意识里我也不想去求证。大姐,是我心中一朵永远盛放的五十玫瑰,无论为人还是为文,总是鲜艳而见天真。
  再一次悄悄潜入大姐的文集,有一篇名为《寻找江山》的微小说必须推荐给大家。我们总说不忘初心,从这几百字的小说里,我们能读到大姐的初心与梦想。祝贺不忘初心的大姐,你已经梦想成真。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闻局长”何许人也?一个舍去机关的轻松工作,埋头刑侦一线的“傻啦吧唧”的便衣警察。“闻局长”奇事不少,各位看客,稍安勿躁,请让我一一道来。 万警下基层那会儿,“闻局长”响应省...

老马这几天做什么都心神不宁,就连儿子寄回来的茶叶泡出来也不那么透绿,那包拆开抽了两根的香烟也很是呛口。 眼前刚收割完的麦地已让拖拉机犁过一遍,老马在前面用锄头每隔半步就刨个浅...

一 八月初,我终于接到了北京某一所大学录取通知书。我捧着金灿灿的通知书满眼的热泪,第一个想到的是我的妈妈,十二年里妈妈陪伴我,为我读书,为我背书包,付出汗水和辛劳,书包成了我...

“清明”是踏青,看望修整已故前辈的房舍,是追忆的一种方式。而七月半,寸是你们的节日,“鬼节”。其实这又是另一种追忆的途径,也是一种唯心的寄托。同时,天地同步,要不每次烧钱纸...

大暑节气,我们去合阳看山看水看风景。 “早知有洽川,何须下江南。”满溢中国风的推介词,不断提醒着游人,洽川风景之美。 以“处女泉”为核心打造的洽川风景区,果然名不虚传。七月的晴...

七月,骄阳似火,烈日如焰。顶着太阳的直射,任汗水肆意外冒。身着旧时的军衣,戴着登山的遮阳布帽,笔直地站在高椅的观景台上。观看高椅的山,欣赏高椅的水,细品高椅的村落。 眼前的高...

早春去威海。正值细雨蒙蒙,急切切登船去刘公岛。 波涛滚滚,极目望去,心儿突突地跳了起来。 啊,刘公岛,梦魂萦绕的地方! 这3.15平方公里的小岛,被称为“中国历史的分水岭”。1894年发生...

1:心若桃花迎风开 蓝天白云下,风鹰渡里,妖风阵阵,行色匆匆的人群,各怀心事,猜不透的战况,风雨欲来。一场巨变,将要重重地,掀翻历史的先河,是福是祸,谁又能说得清呢。朝来风雪,...

宰相扫墓 明朝正德十一年(1516),时年四十九岁的宰相费宏卸任离京后,不久回到了江西上饶的铅山县老家横林休养。他自十六岁冬季入京补学开始,二十岁参与殿试,被皇帝钦定为状元郎,历年...

一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情感,是人类生活中,最基本的精神需求,是人与人之间,沟通交流联系的根本。但如果太重情,往往也会为情所困,为情所伤,饱受情感的折磨。 记得自己就曾经有一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