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半,暑热还在肆意,鲜核桃就上市了,去掉青皮的核桃,挤挤挨挨小山似的堆在一起,那清纯鲜嫩的小模样,讨人喜欢,我忍不住买了两斤,申酉大哥爱吃。
  申酉大哥说,鲜核桃好吃,尤其西安的鲜核桃最好吃。那是三年前,鲜核桃上市的时候,申酉大哥和大嫂与流年人相聚到了西安。他们到的那天,我买了两斤鲜核桃过去,大哥吃了赞不绝口,一个劲说好吃,好吃。
  申酉大哥是诗人,来自桂林,是流年的诗词主编,流年人称他为大哥。刚到流年时,我从照片上看,大哥有点傲气,还有点牛气,似乎是那种不易接近的人。我做编辑后,常见大哥在编辑群与大家说笑,也没与大哥搭过腔,直到四年前流年人在云南相聚时,才接触到了大哥。
  那也是七月,是在昆明我们下榻的酒店见到大哥的。大哥头发黑亮,戴一副方框近视镜,中等个头,体态健壮,说话快,走路也快,是一个十分干练的人,一点都不像六十多岁的人。大哥是机械行业的工程师,对诗词颇有研究,还喜欢摄影,拍摄水平超高。
  当时,大哥正弯腰从包里掏扇子,他从桂林给我们每人带了一把扇子,扇面题诗一首,是大哥所作。我叫一声大哥,大哥把扇子递到我手里笑着说,玫瑰,终于见到你了!那一刻,我感觉大哥好亲切,好平易近人。
  云南之行,大哥担负着拍照的任务,我们都成了大哥的模特,是不够格的模特。女人大都喜欢拍照,我也不例外。云南之行前,听说由大哥担任摄影师,我兴奋了好几天。大哥在拍照方面要求极高,要如何站、如何笑,还要服装款式及色彩的搭配等等。
  到昆明的那晚,我们一行人逛滇池,大哥为我们拍照;在昆明花海,大哥极有耐心地为我们拍照,他扛着相机,不是卧在花海中,就是弯腰在花海里,还蹲在花海边上,大哥没有一句怨言,为我们拍摄了许多美照。
  可那天到玉龙雪山下,见到绿色的草地,我们兴奋的不知所以,又蹦又跳,大哥发脾气了,黑着脸,不搭理我们,嫌我们不听话,不按他说得办,赌气不给我们拍照。大哥脾气挺大,怪吓人的。不过大哥毕竟是大哥,发过脾气,还是给我们拍了照片。
  在洱海时,大哥就告诉过我,身子则过去,脸要正过来,这样拍出的照片显瘦。我按照大哥所说的做,拍出的照片果然有美感。在束河古镇,大哥正准备给我拍照时,突然放下相机,黑着脸大声说,玫瑰,我怎么告诉你的?我赶紧则过身子,扭过脸来,大哥才又端起了相机。
  到大理那天,是大哥的生日。山地拿着我送他的西凤酒,大家在饭店点了一桌菜,还买了蛋糕,给大哥过生日。我们唱生日歌,给蛋糕点上蜡烛,关上灯,让大哥许愿。那天,大哥很高兴,说这是他过得最高兴、最有意义的一个生日,说着说着还流泪了。从饭店回来,我们坐在客栈大厅里又是拍照,又是聊天,一直到深夜。
  去泸沽湖时,一路风景旖旎,车子在青山绿水中穿行,白云在头顶上漂浮,金沙江在山下流淌。一到景点,大哥就挎着相机,跑前跑后地为我们拍照,忙的不亦乐乎。有个景点卖鲜核桃,是又黑又小的那种,品相不好,看着都没有食欲。大哥却饶有兴致地买了一斤,剥开硬壳,剥掉软皮,一尝说好吃。我对大哥说,大哥喜欢吃鲜核桃,就到我们西安去吧。西安的鲜核桃又大又香,我买给你吃,管你吃个够。大哥高兴地说,好的,那一定要去尝尝。
  抵达泸沽湖那天,我们坐船在泸沽湖上游览。湖水碧波荡漾,清澈,无污染,一眼能望见湖中的水草。湛蓝色的天空,深蓝色的湖水,还有黛色的山峰,湖光山色美不胜收,我们坐着橘红色猪遭船,更是点缀了这里的美景。一到景点,大哥就给我们挨个拍照,游览完泸沽湖,天就下雨了。
  第二天清晨,在云雾弥漫中,山峰若隐若现,若隐若现的山峰倒影在湖水中,水性杨花在湖面漂浮,唯美的画面,像极了一帧水墨丹青,美的让人窒息。在这幅画中,大哥穿着枣红T恤衫,蹲在湖边,甩着长杆在垂钓,悠闲自得的。这个画面一直刻在我的脑海中,动不动就会浮现出来。
  在云南的七八天里,大哥天天挂着相机,背着沉重的相机包,为我们拍照,实在太辛苦了,怎么感谢他呢?我忽然想到了鲜核桃,等回到西安,就给大哥寄上几斤鲜核桃,略表一下心意。可等我回到西安,去问卖核桃的如何邮寄时,他们的回答都是,鲜核桃太湿,不易存放太久,最多两天,一旦放时间长了,就会发生霉变,两天到不了桂林。鲜核桃寄不到桂林,只好等大哥来吃了。
  第二年初春,流年人决定到西安相聚,我建议他们八月份来。一来是立秋了,天气转凉,暑热渐渐消去;二是瓜果都上市了,苹果,桃子,鸭梨,还有鲜核桃等,大家能一饱口福。我问大哥:你能来吗?大哥说还没定下来,要等等再说。我倒希望大哥能来,来品尝西安的鲜核桃。十多天后,大哥说,他决定和夫人一起到西安与流年人相聚,我高兴地说,太好了,太好了!
  大哥是个有心人,来西安时,带了两大盒五香小鱼。大哥说,鱼是自己钓的,又亲自下厨做好带过来的,大家尝尝。五香鱼又香又酥,上面撒了芝麻,还带点辣味,味道很好。一到景点,大家坐下休息、或是路途中肚子饿了,大哥都会拿出五香小鱼,给大家吃。去延安的路上,因为堵车,到了傍晚,还没有到达目的地,大家都饥肠辘辘,大哥变戏法似的拿出了五香小鱼,你一条,我一条地吃了起来。真真还让大哥口述,她记下了制作五香小鱼的秘方,每人给了一份。我的还珍藏在手机里。
  刚到西安那天,大哥吃了许多鲜核桃,晚上睡觉时,雪妞妞和春光把剩下的都让他拿回了自己房间。我还想着,第二天再买两斤给他们吃,可从第二天开始,我要与大家一起去游玩,走顺城巷,去游览古城墙的雄姿;参观碑林博物馆,去了解我国的历史文化;游览兵马俑、到关山牧场、去延安,每天早出晚归,没时间,也没地方去买鲜核桃,想等大哥回桂林时给他带几斤回去。可从延安回来那天,大哥大嫂直接去了机场,他们要赶第二天的早班飞机回家。
  大哥着急回家,是为去西藏做准备的。大哥肠胃不好,大家都劝他还是别去了,身体要紧,大哥却说,去西藏是他今生的愿望,一定要去一趟,才能了却心愿。
  没给大哥带鲜核桃走,我感觉遗憾,不过来日方长,机会还会有的。果不其然,只过了一年多,大哥大嫂又来陕西旅游了,是专程来游览壶口瀑布的。大哥没说,我从大嫂朋友圈看见的。可到了深秋,鲜核桃早已下市了,不过,见一面也好。我问大嫂,哪天来西安?她说这次就算了,下次再说吧!我说,那就等下次吧。
  不曾想,来日并不方长,下次却成了遥遥无期的等待。从陕西回到桂林,只过了四个月,在2021年2月26日,也就是元宵节的凌晨,大哥就匆匆坐上了开往天堂的列车,带着万般不舍,永远地离开了我们。
  茫茫人海,我与大哥因文学相识,为实现文学梦想,一同耕耘在江山这片土地上,辛勤地付出着、收获着、也快乐着。大哥去世前一个月,还写了散文《我的诗词情结》,大哥在文中写道,他喜欢毛泽东诗词,而且深入到了骨髓里,一个忠实的布尔什维克。
  大哥还不到65岁,就突然离世了,怎不叫人扼腕叹息呢?从此,流年再无大哥,流年人也失去了一位好兄长。
  现在,又到了鲜核桃上市的季节,我买来鲜核桃,却无处寻找大哥。大哥,天堂太遥远了,鲜核桃寄不到,只能寄去我的缅怀与思念。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被誉为“千古第一才女”的李清照,号称易安居士。有“词中之龙”之称的辛弃疾,字幼安,号稼轩。李清照、辛弃疾并称“二安”, “婉约以易安为宗,豪放惟幼安称首”,是济南历史文化中的...

静水流深:是一个汉语成语,意思是通过表面平静的水并不知道水底下有多深,来暗喻表面不声不响的人却蕴藏着大的智慧。 尽管,此事过去了20多年,但是,我还是无法忘却的也……为何?不为...

炎炎夏日,听说老塘荷花看了,如果不去看看,心里总觉得是种缺憾。 老家人很念旧,对老塘也寄予太多关注和期待。去年改造老塘的那段日子里,很多在外的游子不远千里开车回村,有钱的出钱...

一 我的酱汤记忆要追溯到久远的年月里,那时候,林场的人口还很多,其中有许多朝鲜族,他们的许多子女与我和我的兄弟姊妹都是同学,或者是要好的朋友。 我与一位朴姓的少年就是同学,他...

一 一阵凉风吹来,才感觉秋天来了。“思君如流水,何有穷已时。”初秋的夜,是静悄悄的,在这静寂的秋夜,满载着我的思念。 还记得七年前我们曾经相识于某个写作网站,你的文章如行云流...

老师开车行至了几座大山之后,也盘旋了几条山间公路,终于到达了学生家长大门口。于是,家长看座,学生奉茶,接着家长热情陪坐递烟,老师谦让恭维不会。这时洋溢着几张收不住的满脸笑容...

爷爷有两个儿子,我父亲为老大,居住在黑龙江的农村,二叔住在沈阳市里,是沈阳军区后勤部团职干部。住在二室一厅的校官楼里,做饭烧液化气。二婶在部队军人服务社上班,有一个独生女儿...

一 苏宝顶,原本仅仅雪峰山脉的最高峰,可这几年一直很火,火到一打开抖音、快手等软件就有苏宝顶的短视频;火到不管春夏秋冬,人们谈论的都是怎么去苏宝顶观光游玩;火到对苏宝顶的讨论...

芳芳的奶奶今年84岁,去年年初生了场大病,隔三差五的去医院。老太太很迷信,就叫50多岁的小女儿阿珍去邻村有名的“活神仙”那里算个命,“活神仙”掐指一算,说老太太还有5年阳寿,但83岁...

有人说,人生的舞台上,众生如鲫,来来去去,演绎的故事无论是惊天动地,还是平淡无奇,都离不开一个字——缘。 缘,款步无声,舒展无影,婉约在一季生命的开枝散叶,花开花落间。 缘,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