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秋风半山雨,两三晨钟八九音,晓月西沉舟自横,霜叶红透十里亭。石上清泉流,长空雁啼声。一江秋水半堤柳,两三白鹭八九云,无边落叶无尽下,菊黄芦白十里亭。鸳鸯水中嬉,相思鸟出林。绵绵青山层层峰,一方红丝巾。路遥遥,泪盈盈,哦,泪盈盈。孤帆远,泪盈盈,哦,泪莹莹。待到来年雁归来,花漫漫酒醇醇,青山绵绵峰层层,飘飘一方红丝巾,飘飘一方红丝巾,红丝巾。
  一夜绵绵秋雨,带来了瑟瑟凉意。夫君奉调要远行,新婚不到一载的一对小夫妻,今晨就要别离。清晨即起,妻子忙着整理云鬓,镜中一脸憔悴。昨夜无眠,夫妻听着萧瑟的秋风,说了一夜贴心的话,不觉天明。匆匆下厨,精心煎一盘松软的山鸡蛋,把米粥熬得粘稠稠的,烙好夫君平常最愿吃的葱花饼。就坐在他面前,看着他一口一口、一口一口地吃进嘴里,咽下去,香喷喷、甜丝丝……
  缠绵悱恻,相拥相吻,泪眼盈盈。牵手惜别。小夫妻俩形影不离地沿着河堤走走停停、停停走走。
  秋风萧萧,无边落木,虽然它们也曾是满枝新绿,如今已变成了枯枝败叶,斑驳陆离。荒草摇曳,清冷凄然,草丛里不时传来阵阵秋虫悲鸣,怎不令人一番滋味在心头?长空传来阵阵雁啼,夫妻俩驻足仰望南去的雁阵,相依无语。也许它们也带着浓浓的乡愁,为何声声透着不尽的眷恋,含着令人心碎的凄楚?河中芦白似雪,在萧瑟的秋风中频频摆头挥手,那也许是在告之夫君,故土难舍,乡音长留,人还未走,妻已盼归!几对鸳鸯在水中嬉戏,秋水碧波中含情脉脉,相偎相依,那也许是让夫君牢记,相距千万里,两颗心相印,鸳情不能断,出入要成对。一对相思鸟,嘤嘤细语,一前一后从河边柳林里飞出,也许是急急赶来相送,把殷殷相思之情放于旅人的行囊之中?
  妻子泪眼盈盈地望着夫君,重复着已说了多遍的话:此行千里迢迢多风雨,要处处小心时时谨慎。
  秋雨又飘下来了,落在脸上,流在嘴边,为何带有几分咸涩?原来秋雨搀的尽是离人泪!他连忙撑开雨伞,揽妻入怀,细细地为心爱的人擦拭满眼珠泪。不知还有多少贴心话儿没有说够,不知还有多少叮嘱常记在心头。手牵着手,肩并着肩,十里长亭依依相送。
  千里相送终有一别。前面就是崇山峻岭,就在这里分手吧!妻子望着半山霜叶红透似火,一片菊黄灿灿如金,盯着夫君深情的目光。她嫣然一笑,不再悲悲切切了。虽是深秋,为妻却要给夫君留下满世界的锦绣春光。放心地去吧,家中有我呢!还有,还有,索性和他说了吧,妻子红着脸凑近夫君的脸,喜滋滋地柔情地说,“我有了”。他惊讶地瞪大了眼睛,“是吗?太好了!”匆匆扔下雨伞,动情地紧拥着她,深吻着她,任凭秋雨飘洒……
  妻子爱怜地劝夫君,“时候不早了,走吧!”他闪烁的目光中有不尽的爱恋、无比的欣喜、深深的歉意、依依的惜别,殷切的希望。他走了,步履踏实、轻松。妻子对着青山,向着夫君大喊,“再见啦,再——见——啦!”悠悠青山回荡着她的柔声,滚滚松涛回应着她的呐喊。他回头挥手告别。倏地,他站住了。只见青山翠竹中,妻子伫立于绵绵秋雨,用力地挥动着一团红。一股暖流刹时涌上心头,他看出来了,那是一方红丝巾,他们俩的定情物。他不禁泪水纵横……
  红丝巾,它是一首最缠绵的情诗,在两人的心海里架起沟通的彩虹;它似一团燃烧的火焰,温暖着他们彼此的心灵;它是一块别致的红盖头,留忆着两位新人那份咚咚的心跳;它是一袭漂亮的红纱裙,紧裹着爱妻的优雅贤惠、端庄和秀丽;它是一块小巧的红兜肚,寄托着他们为人父母的喜悦和美好期待;它是一只点亮的红灯笼,映照着爱妻倚门相望期盼的面容;它还是一杯最醇香的“女儿红”啊,等待着来年还乡的游子亲手开启。
  啊!飘飘一方红丝巾……
  (后记:文前黑体字转载的是一首名为《送郎》的歌曲的全部歌词(戈力词、熊纬曲,见于《歌曲》2011年第9期)。
  此歌受到了我们老年合唱团歌友们的喜爱。每每唱起,总是很投入,唱得荡气回肠、心潮难平。笔者作为其中一员,常常品味此歌的意境,陶醉其中。谨以此歌中的一句歌词“飘飘一方红丝巾”为题,撰写此文以记之。)
  作者:孙秉伟,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山东省散文学会会员,青岛市作协会员。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清醒时做事,糊涂时读书,大怒时睡觉(当然,也要心平气和了),独处时思考;做一个幸福的人,读书,旅行,努力工作,管理好自己的的身体和心情,成为最好的自己。自己,也是我,有同感...

引子 十年前的八月十六日,安徽省马鞍山市皖江段发生的“马和汽渡104轮重特大沉船事故”震惊了海内外,国家交通部、安徽省委省政府,长江海事局、长江航运局和省市政府领导都在第一时间赶...

兰西有个彭氏大院 王建臣 家传统技艺《彭氏灯彩》已有210年的传承历史。共八代传承,祖上第一代传承人彭金福,生于公元1769年清嘉庆年间,卒于1838年清同治年间。山东省历城县人,当时在当地...

日前,卫辉(汲县)大礼堂前,一纸赫然扎目的公告:卫辉市大礼堂已经权威部门安全鉴定为危房,请勿靠近!后果自负!一石激起千层浪,舆论一片哗然. 卫辉大礼堂原名汲县大礼堂,建成于19...

清晨打开微信便看到很多条语音消息,是好友J发来的,我逐条听完后内心哽噎得难受。基于最近发生的所有事,她仿若历经一场生死,那些深夜的哭泣和欲罢不能的情绪让她辗转反侧。J说照旧做了...

侄女一家四口人从河南回娘家湖南来探望父母,无事就提议去看骆驼峰。侄女两口子邀请我陪同前往骆驼峰去看看,我就满口答应,坐上侄郎的白色上汽大众,一行六人向骆驼峰飞驰而去。 骆驼峰...

一 我的小时候,初次到姥姥家过年。就见姥姥和母亲在忙大年,扫院子,扫屋子,洗洗涮涮,再就是准备年货,又是煮又是蒸还有煎炸烹炒,忙得是不亦乐乎。 小孩子帮不上忙,大人再忙,我们照...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喜欢在故乡赵家沟的土地上行走。我想,不仅是因为竹韵书院,还有那份赵家沟情结。 赵家沟这个生我养我的地方,有我熟悉的山水,有父母忙碌的身影,有东家长西家...

晚饭后出门信步,刚至街道,两旁路灯攸然而笑,全都亮了起来。盛夏白昼时长,以至上夜班的来接班了,夕阳还匍匐在西山巅,慢慢回收着最后一抹斑斓的晚霞。 这样的晚上,甚好的去处是看水...

那些年的自然灾害,令我们老家粮食、肉类紧缺,家家种白菜、萝卜、蔬菜弥补口粮,从而辣椒成了一日三餐中,桌子上少不了的主菜。如今,人们生活富裕了,餐桌上有米饭、鱼、肉等,特别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