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的绿河谷,炎热难耐。许多人不约而同纷纷驱车进山避暑,一时间朋友圈晒满了各种游山玩水的照片和视频,风景固然美好,路上的好心情才是不可多得的解暑良药。
  首先去的是森林公园,那里的山谷胜地年年山花默默绽放,岁岁佳木秀而繁阴,寂寞空林久未人至。进山的柏油路蜿蜒盘旋,路旁的绿色山丘此起彼伏,放眼望去天蓝草绿,令人心旷神怡。开始进山了,里面还是颠簸曲折的石子路,不过比几年前好些,至少没有太大的尘土飞扬。山涧里的清澈溪水哗哗流淌,洗刷夏日的闷热与浮躁。山回路转,十里画廊出现在眼前。路边的悬崖怪石嶙峋,雪岭云杉高大茂密,几乎荫天蔽日。周围野草丰茂,野花芬芳,似与游人同乐。有些转弯处的岩石峭壁几乎贴近车窗,令人肃然心惊。抬望眼,巍巍高山不下千米,山势陡峭险峻,松涛阵阵,白云俯视山顶,千山万壑绿色苍翠,一时不知该如何描述眼前景色之壮观奇异。
  到了石门铁桥,大家下车休息片刻。这里地处山谷,所谓石门是人工劈山开凿的一条上坡观景通道,中间三到五米宽,两侧岩石高耸垂立,南侧有浅浅小溪欢快流淌。沿石门上坡才四十米看不到小溪面貌也不见源头,其对面崖底反而有流水自石缝流出,再寻其源头也不知往来踪迹。很快再次上车继续前行,山路逐渐陡峭,右侧山谷深不见底,云杉高大挺拔,直插云天,而山崖高不可攀,头顶天空有山鹰徘徊巡弋。
  山路似乎没有尽头,而南面的白石峰高耸全貌一览无遗。到了一处小石桥的山岔路口,因上山路太窄太陡,只能停止探险之旅。下车后一批人去东面的向阳缓坡爬山游乐,而我和几个人去南面的陡坡一探究竟。山坡陡峭,爬起来有点吃力。这里山高林密,寂静无声。才往上爬了百八十米,兴致正浓,看到草丛里一丛丛树菇繁多,牛羊蹄印纵横交错。朋友眼尖,发现几窝白色草菇,急急忙忙用衣服兜住提在手上。我们改变原先登山计划,以横向搜索的路径开始寻觅草菇和新鲜木耳的踪迹。不多时寻到了几百克的收获。我不小心踩到一堆覆土,噗通一下左腿跌入一个树洞,吓了一跳,幸好有惊无险。时间快速流逝,很快该集合下山了,我们恋恋不舍带着收获来到集合点。小石桥旁激流澎湃,水中各种岩石被洗刷得干净光滑,大家索性玩起了互相泼水游戏,体验山泉水的清凉爽酸。回去的山路上,觉得此处景色处处绝美奇异,高山林密,溪流清澈,岩石险峻,要是山谷再有个人工湖游船就更好了。
  没过几日,几位好事者约我去看格登碑。天公不作美,计划的行程一退再退,终于选了个多云的日子果断出发了。乌孙山山脚下一大片金黄的向日葵地连绵数里,路边突兀出现的两棵野杏树挂满了黄丹丹的果实,令人垂涎,可惜赶路时间紧,放弃对自然美味的念想。伊昭公路从来不是轻松的路,这里山路盘旋陡峭,越往上走方能体会到无限风光在险峰的韵味。山路九曲十八弯,忽上忽下,左右摇晃,大家几乎有了晕车的迹象。快到山顶,雾气氤氲,气温下降明显,不得已纷纷穿上了棉衣,要知道山脚下三十几度的高温连穿短袖都嫌热。
  山高路险,绿满山谷,下山的景色更加壮观秀美。多云的高山天气可以观察到平常不一样的奇特美景。蓝天如玉,山包一样的白色大云团令人炫目,阳光透过云层照射到山谷,让青山绿水更加炫美多姿。上午十二点到达野狼谷,一群人钻进花海尽情拍照。这里水草繁茂,野花千姿百态,加上彩蝶纷飞,心情顿时大爽。追花的人们不厌其烦左拍右拍,每一个角度,每一种姿态,都认认真真精益求精,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终于完成了自己理想的花海畅游照片。有野花就有蜂蜜,服务区的各种野花蜂蜜格外受外地游客青睐,有的人一次购买了几十瓶野花蜂蜜,我们看了不禁咂舌。
  离开野狼谷,路边草场用铁丝网隔开,漫山遍野的绿色几乎延续至天边。大家不禁感叹老天偏心,把雨水慷慨赐给高原山谷,让这里的绿色达到无与伦比的惊艳地步,完全不亚于瑞士山野风光之美。中午到达一处油菜花田,山脚下的金黄油菜花浩浩荡荡,一望无际。我们小心穿过扎人的荨麻草沟渠,站在花海边缘拍照。每个人都兴奋不已,比之前野狼谷的追花情绪更加高涨。山美云美花美人美,拍花之乐其乐无穷。油菜花海的金黄色,寓意富贵幸福,难怪极为受追花人喜爱。
  中午原本打算去夏塔草原和格登碑,忽然某人提议去玉湖一游更加有趣。在一处乡村农家乐,大家休息吃饭,专门要了高压锅炖牛肉和木耳小炒肉。某人说以前不知道点餐的技巧,点了一大盘羊肉,肥的肉多没吃完,要是点肥瘦相间的羊排还可以,不然还是炖牛肉瘦些比较合口味。不过有点遗憾,这家店今天竟然没有奶茶,不禁让人惊诧且遗憾。
  下午我们兴冲冲来到玉湖山庄,可巧遇到一大片乌云压顶,风雨欲来风满楼,顿时犹犹豫豫不知该如何决断。某人说到了地方不下车会让人贻笑大方遗憾一年,狂风暴雨算什么,不到玉湖绝不罢休。他们两个急匆匆朝玉湖方向走去。我跟其他人说都穿上棉衣,带上雨伞,这场阵雨不可避免,小心成了落汤鸡。远处黑云滚滚飘移,天空昏暗怪异,隐隐约约有一道道雨幕伸向谷底方向。进入玉湖的人工开凿下坡道路已经铺了柏油,曲曲弯弯看不清里面的状况。天空一阵阵响起闷雷的轰鸣咆哮,狂风开始乍起,一时间气流腾空旋转,人心顿时慌乱起来。我们快速奔跑到玉湖岸边,面对巨大的山谷绿色湖面发出由衷赞叹。话音刚落,刹那间,暴雨狂泻而下,众人作鸟兽散纷纷夺路狂奔。我们几个不慌不忙打开雨伞,可顾头不顾脚,才几分钟鞋子全湿了。哗哗的雨水沿山崖边的陡峭柏油路滚滚而下,气势雄壮,震撼人心。一位内地来的母子被雨水浇了个透心凉,忍不住跑到我们的伞下避雨,慌乱中手机掉到地下,幸好离湖边还有几米距离。等我们缓缓顶风冒雨撤离到停车场,雨噶然而停。很多外地游客因为衣服单薄再加上没带雨伞,冻得瑟瑟发抖,有些狼狈,不大功夫纷纷驱车离开,原本拥挤的停车场变得空荡荡的。大雨虽然停了,但零零星星的毛毛细雨还在轻轻飘扬,加上凉风徐徐,气温回升缓慢。我们中有两人冷得说什么也不下车,其余人只好收拾东西继续二次挺进玉湖。等到了湖边,雨完全停了,碧绿如玉的湖水一眼望不到头。我们沿下坡山路边走边拍,一路开心欢笑,特别满足。走了一公里左右,前面的湖水颜色亮起来了,原来太阳悄悄露了脸。山路靠湖的一侧是悬崖陡峭,崖下的绿湖仿佛近在咫尺。为了试探湖水的深度,我们奋力从崖边朝湖心方向投了几颗石子,差不多有三十多米远,却完全不见水花溅起。后面请一位哈族小伙投石子,四十多米远落下后才勉强到达湖边几米的位置,石子不落水的情况确实有点怪异。路边的公路护栏不高,游人很容易翻过去来到悬崖边,几十米甚至几百米高的悬崖边拍照还是很危险的,光靠景区监督员提醒非常力不从心。
  回去路上,大家顺便去了一位朋友家里喝了奶茶,这才稍稍缓解旅途劳顿。等再次返回白石峰公路已经傍晚时分,下到半山腰又遭遇一场大雨,山路湿滑,车辆只能减速慢行,费了两倍多的时间终于在夕阳余晖落尽时来到了山脚下,此时大雨停歇,一切平静如常。一日之内,切身体会了伊昭公路百里不同天的气候变化无常。
  过几日还没有完全从疲劳中恢复,我再一次应邀匆匆踏上了伊昭公路。这次阳光灿烂,万里无云,好山好水高山风光一饱眼福。中午达到山顶的蒙古包休息,这里视野空旷,可俯视脚下的盘山路,奇峰异石格外险峻。我翻过三道岩石陡坡,第四道实在过于陡峭,没有攀岩的功底很难过去。在仅可立足的岩石坡边拍照,景色壮美,视角极佳,就是转圈要慢要稳,万一滑落绝非玩笑小事。岩石旁边的各色野花非常炫美,特点是叶子细长,花朵细碎,红白黄紫色彩鲜明,不愧是山顶隐秘花园。往回走的时候心里犯了难,有几处岩石青草斜坡只能老老实实小心爬上来,完全不能大意走神。
  坡下的两头小牛吃草累了,跑到母牛身边喝奶。保持距离路过时,母牛警惕的转头盯着人,头上的尖角令人发怵。蒙古包炖了新鲜羊肉,此处用水非常不方便,需要从山谷专门运上来。至于烤羊肉串,因为人手不足,只能人人上阵现烤现吃,肥瘦辛辣自己把握,来兴趣了顺便把辣椒、茄子等也烤上几串尝鲜。下午天气突然变阴,气温下降明显,早上没带衣服嫌热嘲笑别人的,现在抢着要别人的衣服穿,完全没有了之前的先见之明和倔强傲气。
  无论风和日丽、雨横风狂,这个盛夏忙着进山下山的人们一直前仆后继络绎不绝。绿河谷的夏日风景总是美不胜收,令人神往。渴望暂时远离城市的繁华喧嚣,亲近自然山水风光,让心灵放下生活的艰难负累,好好做一会真正的自己。高山之巅云水苍茫,悠悠山风,潇潇雨歇,寂静的松林似梦似幻。高山流水让心灵不再空虚落寞,让心中的一帘幽梦不再虚幻迷离。漫漫人生路,只要心中有光,总有一片月色朦胧可依,总有淡淡的乡愁魂牵梦绕……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被誉为“千古第一才女”的李清照,号称易安居士。有“词中之龙”之称的辛弃疾,字幼安,号稼轩。李清照、辛弃疾并称“二安”, “婉约以易安为宗,豪放惟幼安称首”,是济南历史文化中的...

静水流深:是一个汉语成语,意思是通过表面平静的水并不知道水底下有多深,来暗喻表面不声不响的人却蕴藏着大的智慧。 尽管,此事过去了20多年,但是,我还是无法忘却的也……为何?不为...

炎炎夏日,听说老塘荷花看了,如果不去看看,心里总觉得是种缺憾。 老家人很念旧,对老塘也寄予太多关注和期待。去年改造老塘的那段日子里,很多在外的游子不远千里开车回村,有钱的出钱...

一 我的酱汤记忆要追溯到久远的年月里,那时候,林场的人口还很多,其中有许多朝鲜族,他们的许多子女与我和我的兄弟姊妹都是同学,或者是要好的朋友。 我与一位朴姓的少年就是同学,他...

一 一阵凉风吹来,才感觉秋天来了。“思君如流水,何有穷已时。”初秋的夜,是静悄悄的,在这静寂的秋夜,满载着我的思念。 还记得七年前我们曾经相识于某个写作网站,你的文章如行云流...

老师开车行至了几座大山之后,也盘旋了几条山间公路,终于到达了学生家长大门口。于是,家长看座,学生奉茶,接着家长热情陪坐递烟,老师谦让恭维不会。这时洋溢着几张收不住的满脸笑容...

爷爷有两个儿子,我父亲为老大,居住在黑龙江的农村,二叔住在沈阳市里,是沈阳军区后勤部团职干部。住在二室一厅的校官楼里,做饭烧液化气。二婶在部队军人服务社上班,有一个独生女儿...

一 苏宝顶,原本仅仅雪峰山脉的最高峰,可这几年一直很火,火到一打开抖音、快手等软件就有苏宝顶的短视频;火到不管春夏秋冬,人们谈论的都是怎么去苏宝顶观光游玩;火到对苏宝顶的讨论...

芳芳的奶奶今年84岁,去年年初生了场大病,隔三差五的去医院。老太太很迷信,就叫50多岁的小女儿阿珍去邻村有名的“活神仙”那里算个命,“活神仙”掐指一算,说老太太还有5年阳寿,但83岁...

有人说,人生的舞台上,众生如鲫,来来去去,演绎的故事无论是惊天动地,还是平淡无奇,都离不开一个字——缘。 缘,款步无声,舒展无影,婉约在一季生命的开枝散叶,花开花落间。 缘,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