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说,童年的记忆是最深刻,但我认为童年的记忆是一把干柴,遇火就燃烧起来。今年的夏夜偶遇高温,又遭电力负荷过重,有的地方拉闸限电,有的地方出现电力事故,抢修也不是一时三刻,于是人们面对此时此景,热得无计可施,只有抱着电话给供电公司打电话,不住地问:“什么时候修好,请赶快供电,立刻。”面对着人们对电的恐慌,又对电的企求,我忽然想起了,我的童年。
  上世纪六十年代,我还是一个小屁孩,那时的夏夜,没有电,更谈不上电风扇驱热。唯一的办法是一把笆蕉扇。
  每到夏夜来临时,我们一群小屁孩首先将庭院打扫,将垃圾堆放在台阶上,擦上一根火柴,便燃烧起来,但那种燃烧并不是我们现在所说的像放野火一样,而是不让它有火花,让它只有烟冒出来。这样的作用是让烟驱赶蚊虫。听大人说烟火越大越好,于是我们预先拔来青草覆盖在垃圾堆上。此时让垃圾堆呈现出一股浓烟,烟雾所到之处,蚊虫早已逃之夭夭。于是我们一群小屁孩还手持一根树枝,装神弄鬼,有高呼:“除害大师来,蚊妖哪里逃!”有口念佛咒:“天灵灵,地灵灵,妖孽都走开!”……蚊虫也好象怕我们这些小屁孩“施法”,早已跑得无影无踪。
  我们那时搞笑的动作,要是被大人撞见,准会让他们当成谈笑中最大的笑料。要是让父母知道准会说:“咱家出了小神仙。”说归说笑归笑,那时正破四旧,说不定遭罪是我们这些小屁孩,小心屁股开花,一个个被父母修整得直哭鼻,高喊:“我再也不敢!”
  还有一种办法就是用稻草把柴草卷成一把一把的,然后用水浇湿,那时,我们叫它湿烟把,先用干柴燃烧一会,接着将湿烟把投入火中,湿烟把明显不易烧燃,只见烟不见火,蚊虫再厉害,见烟就跑得远远的。
  用烟火熏完毕后,我们便将在自已的门前用水浇湿地面,目的是驱赶地面上的热气,然后我们这些小屁孩,便互相帮助,照着大人们的样子,搬长凳条,抬门板,搭起渡夏夜的床。那时经济条件没现在这么好,一个村子里很多家庭没有纹帐,只有新媳妇才有纹帐,所以那时的棉被套变成了最普遍,最时髦的纹帐。一张竹床,两端用冲担在地面上一插,便成了一个防蚊虫叮咬的纹帐。那时,我们根据它形状叫乌龟棚帐。大人们对这一种乌龟棚帐还有一句谒后语叫:“咱家的乌龟棚帐一一没门。”是的,这种乌龟棚帐不象纹帐那样正规正矩的,确实没有门,如果想进棚睡觉,只有掀开一角,人小心地拱进去,以防蚊虫偷入。
  傍晚的时候,我们每家每户的门口都支起了乌龟棚帐,让人们看到就是夏夜最美最好最舒服的安睡之处。有人说乌龟棚帐是夏夜最美的风景,我常幼稚地叫它蒙古帐篷。大人们见我比喻有点像,便说那就叫蒙古包吧,说完都笑,有的干脆扯着我耳朵说:“把你小屁孩,一扯就丢到蒙古大草原去!”我常不服地说:“像个蒙古包。”有人见我眼里噙着泪,便不再与我理论,去忙他们的活去了。
  大人们收工回家,放下工具,检查一下乌龟棚帐,看似很合格,便带着我们去做饭。那时,我们湾子里的门前格局都一样,台阶下全是一片菜园,锅里油盐在热锅中煎熬,也可以到菜园随手摘把菜,一边洗菜,一边丢菜下锅。
  饭菜做好了,每家每户门前一个大方桌,全放在桌上。我们这些小屁孩,谁家的菜好吃,就捧着碗去谁家,好像是自己家似的。邻居们都非常好,常常说:“想吃什么就吃,谁家没几个挑食的。”大人们比我们更加随合,他们见谁家有好菜,提着酒就去吃菜喝酒,有时几家拼成大桌,就像一个完整的大家庭。
  酒足饭饱后,大人们带我们,去门前荷塘里冲洗,所谓冲洗就纯粹一种消暑。白天,虽然天气毒热,但到了夜晚,荷塘里由于荷叶茂密,塘水很凉爽。那时除了小脚奶奶不下荷塘外,男女老少都下荷塘,在塘里一泡就是一个多小时,有的冷得连说话都结巴,赶紧上岸,钻进乌龟棚里睡觉入梦。
  老爷爷老奶奶,他们自然不同于年轻人,他们习惯在乌龟棚帐旁扎堆,摇扇打扇谈今博古。我想拥入奶奶的怀抱,隔壁的的谢妈说:“热天不占人风头,冷天不占人火头,来别钻进你奶奶怀里,站中间,我帮你摇几扇。”我只有老实听话,只听谢妈摇着摇着唱起扇子的歌谣:“扇子扇凉风,骑马到广东,有人问我是那里人?我是湖广徐老大人。”我对这首歌谣是乎很感兴趣,于是谢妈摇扇,我便唱,而且唱得和谢妈没有二样,连她的声音也被我微妙微肖的模仿出来,此时大人们用芭蕉扇拍着我小屁股大笑。我也不知所以然地跟着笑起来,而且笑得是那么的天真无邪。
  此刻,一阵风吹来,人们闻到荷花和台阶的坡上的南瓜花拌合的花香,她仿佛找到了夏夜聊天的话儿,先是观音如何坐莲台,莲台是她法器,她一坐上莲台,法力无边……幼时的我听得津津有味,我也想幻化成观音坐莲台,苦渡众生。
  接着听她们讲南瓜花仙的故事。传说南瓜花是天上王母娘娘身边的一个花仙女。一天,王母娘娘因另与众仙谈道,心情特别高兴,便将存放了几千年的佳酿,和众仙同饮,结果王母娘娘喝得大醉,便由几个恃女扶她安寝,谁知她醉的不轻,倒床就睡着了。那睡相活脱脱像只熟睡的老母猪。仙女们为了行乐,便一同商议到凡间一乐。这其中也包括南瓜花仙女。她趁王母娘娘酒醉腾云驾雾来到凡间,又生怕王母娘娘突然醒来责罚,只是游逛了一会儿,就很快返回了天庭。
  南瓜仙女却贪恋凡尘,一玩就乐得陶陶然。更让人离奇的是,她来到一村庄,见一英俊的少年天天殷勤地种南瓜,挑水浇粪从不停歇。她便隐身跟着少年了解他的家世,原来,他有一个久病在床的老母亲,一瘫二瞎,全凭少年一把手,以种瓜为生,一边为母治病,一边聊以生计,日子过得万般辛苦。特别是少年每天喂母吃饭后,又为母亲擦身,孝道之情无法形容。南瓜仙女想,世间还有这么孝道的少年,心中顿生爱慕之情。于是她选择了一个美好的日子,便现生向少年公开了自己的身份。少年无论如何也不答应神仙姐姐的要求,南瓜仙女提出一个条件,帮少年治好他母亲的,让他母亲从久病的床上站起来,而且能让他母亲双目重见光明。少年见自已不知哪辈子修来的福份,既然美女,又为母治好了病,毫不犹豫,立刻答应与神仙姐姐成人之美的请求。
  话说王母娘娘一醉睡了三日才醉,可天上三日,人间可谓三年。等到王母娘娘酒醒之后,却发现不见花仙女,便令花神,一定要严家管教花仙女。结果一查,查出花仙女在凡间的所作所为,于是怒发冲冠将她打入凡间,变成一朵南瓜花。于是民间种南瓜人都有一句谒语,在南瓜开花时,摘来一朵公花,对着母花授粉时,就说:“公花对母花,一对一个大南瓜。”我常常在她们的故事中入睡。
  天亮之时,我掀开乌龟棚帐,人们早已出工,我们这些小屁孩,便一个个被拍着光屁股,被一句:“太阳照屁股”的欢笑声中起床。
  长天之后,我开始走南闯北,很少在家乡停留过。现在已过花甲之年,怀旧心情日已俱来。我常咏歌念家乡,我的家在湖北的一个小地方,那村庄的门前有条小河,四季河水清清,鸭唱鱼跃,展现出家乡生态美。我的家在湖北的一个小地方,春有桃花笑,夏有荷花映,秋有菊花艳,冬有梅花香,那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好地方。
  我怀念乌龟棚帐,我更怀念那种没有电风扇的年代,我们大家像一家人。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 八月初,我终于接到了北京某一所大学录取通知书。我捧着金灿灿的通知书满眼的热泪,第一个想到的是我的妈妈,十二年里妈妈陪伴我,为我读书,为我背书包,付出汗水和辛劳,书包成了我...

“清明”是踏青,看望修整已故前辈的房舍,是追忆的一种方式。而七月半,寸是你们的节日,“鬼节”。其实这又是另一种追忆的途径,也是一种唯心的寄托。同时,天地同步,要不每次烧钱纸...

大暑节气,我们去合阳看山看水看风景。 “早知有洽川,何须下江南。”满溢中国风的推介词,不断提醒着游人,洽川风景之美。 以“处女泉”为核心打造的洽川风景区,果然名不虚传。七月的晴...

七月,骄阳似火,烈日如焰。顶着太阳的直射,任汗水肆意外冒。身着旧时的军衣,戴着登山的遮阳布帽,笔直地站在高椅的观景台上。观看高椅的山,欣赏高椅的水,细品高椅的村落。 眼前的高...

早春去威海。正值细雨蒙蒙,急切切登船去刘公岛。 波涛滚滚,极目望去,心儿突突地跳了起来。 啊,刘公岛,梦魂萦绕的地方! 这3.15平方公里的小岛,被称为“中国历史的分水岭”。1894年发生...

1:心若桃花迎风开 蓝天白云下,风鹰渡里,妖风阵阵,行色匆匆的人群,各怀心事,猜不透的战况,风雨欲来。一场巨变,将要重重地,掀翻历史的先河,是福是祸,谁又能说得清呢。朝来风雪,...

宰相扫墓 明朝正德十一年(1516),时年四十九岁的宰相费宏卸任离京后,不久回到了江西上饶的铅山县老家横林休养。他自十六岁冬季入京补学开始,二十岁参与殿试,被皇帝钦定为状元郎,历年...

一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情感,是人类生活中,最基本的精神需求,是人与人之间,沟通交流联系的根本。但如果太重情,往往也会为情所困,为情所伤,饱受情感的折磨。 记得自己就曾经有一段...

一 一种样貌如鲶鱼的“怪”鱼,在别的地方叫“石爬子”,可能也还有其他更多的叫法吧,但在我们那儿,人们普遍称它为“巴滩子”。顾名思义,它的“窝”搭建在急流险滩处,靠肚皮的力量倒...

当我背着一背兜金黄的桉树叶回到宿舍的时候,已是上午九点多了。昨晚刮了一夜的风,还下了入秋来第一场透雨,让久居不走的秋老虎退避三舍。此刻,风和煦地吹着,秋阳在渐次厚起的云彩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