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军节前夕,我翻看影集,一张照片赫然入目。照片上,一个充满朝气的年轻战士,伫立在一辆军车前,目光炯炯,笑望前方,旁边挺立着一棵高大笔直的白杨树,树干上张贴着一幅大红标语,上面写着“我们正年轻”五个奔放潇洒的大字。
  我不禁陷入了对往事的追忆之中。1979年,我的小弟从他“上山下乡”的所在地应征入伍。带着知青生活的磨砺和对军营的向往,远去冀地从军。
  小弟身高一米八多,玉树临风,英俊倜傥,体格健壮,仗义热情,完全是一副“山东好汉”的模样。他从小就立志从军报国,碍于“家庭社会关系复杂”问题,知道自己的从军路不会一帆风顺,为此心情郁闷。所幸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胜利召开,“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团结一致向前看”成为时代最强音。雾霾散去,正是艳阳天,小弟实现了自己的从军夙愿,他带着一腔激情和青春的热血投身到火热的军营。小弟到部队后,铺下身子,勤学苦练,处处走在前头,事事不甘人后,团结战友,遵章守纪,以他的爽朗率直、亲和热情的性格很快在“新兵蛋子”中出类拔萃。在实弹演练中,他以扎实的基本功,临阵不乱,创出了优异成绩,受到了首长的表扬和部队嘉奖。当了班长,不久就担任了教员。入伍当年就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为我们家扛回了第一面党旗。
  小弟当兵,不仅从此改变了他的命运,我们家也成了“光荣之家”。记得当时街道上组织居民读报纸学习时事政治,居委会主任竟然以出身和社会关系复杂为理由,不让母亲参加,气得母亲落泪。小弟当兵入了党,居委会主任第一次在我母亲面前露出了笑脸,我们兄弟姐妹也觉得直起了腰。
  后来因为父母身体不好,小弟放弃了去军校深造的机会,转业来到地方。他带着几年军营历练出来的虎虎生气和政治成熟,加上他为人坦荡,嫉恶如仇,珍情重义,善良助人,赢得了好口碑。是朋友圈里的真朋友,是众人心中的男子汉。在其转业的单位里,从最基层做起,一步步走上了领导岗位。
  小弟至孝至亲。把做好工作,事业有成,为家族争光,让父母放心,作为尽孝的重要标准。对父母竭尽全力尽其孝道,方方面面,精心周到。对兄嫂姐妹、亲戚和晚辈倾尽一腔热忱,谁家有难都去帮,点点滴滴都是情,枝枝叶叶总关情。
  苍天不公!正是小弟要施展才华,赢得锦绣前程的时候,却得了糖尿病。刚刚进入天命之年,又不幸罹患尿毒症。从此开始了悲催的透析生涯,八年近3000个日日夜夜,离开透析没法活命。一周三次,汩汩鲜血经管道流入透析机,小弟以顽强的毅力和韧性、以常人难以想象的意志力,与命运搏斗抗争,自信创出奇迹。
  不幸接踵而来,可怕的糖尿病足又出现了,一只脚开始溃烂,心脏严重不适,憋气难受。2017年正月,“120”呼啸着拉着小弟住院抢救。院方立即下达了病危通知书,让全家心碎、慌乱。抢救过来之后,从那天开始,小弟就开始了他长期住院的生活。旧伤未愈,又添新伤,另一只脚以更凶猛的速度也开始溃烂。为了保住脚,医生被迫接二连三地为其剪掉坏趾。在肉体上动刀剪,惨不忍睹!小弟就是钢铁汉,咬住牙关忍着伤痛前行。血管钙化,心脏钙化,血压下降,出现多次抽搐,死神逼近了。小弟却告诉家人,没事,死不了!
  2018年7月11日,小弟经抢救无效,撒手人寰,驾鹤西去,享年58岁。呜呼哀哉!呜呼哀哉!!呜呼哀哉!!!
  在小弟与病魔抗争的近十年中,弟妹上有八旬老父亲,下有在国外求学尔后从业的孩子。虽想尽心却力不从心,心力交瘁,疲惫不堪。其子想尽孝却远隔万水千山不能时时侍孝于床前。面对着弟妹无助的泪水和侄儿稚嫩的肩膀,两代人纷纷伸援手、献爱心,建立家庭救助基金会,举合家之力共赴家难。母亲生前为小儿子的不幸,不知流淌了多少泪!全家亲人不知为小弟操了多少心!母亲仙逝后,作为家中长子的我,尽职尽责尽心尽力,努力发挥好表率、凝聚、组织作用。兄长无比疼爱小弟,切切手足情,无以言表;长嫂视小叔子为亲弟弟,和妹妹们一起精做饭菜,细心搭配。洗头擦身,忙忙碌碌,日复一日,从无懈怠;大妹身体不好,却也常去医院探望,给小弟送去浓浓的亲情;二妹以一颗菩萨之心,怀着满满的爱心和对小弟的痛惜,变着花样送饭、持之以恒地换药,任劳任怨;三妹“借房救弟”,让小弟在生命的最后时光里,享受到了家的温馨;小妹克服照料孙儿的困难,一有条件就往医院跑,想着法子让她可怜的小哥吃上一口;大弟孩子小,住得远,也是尽力抽时探望……四个妹夫如同亲兄弟,始终关照着重病的小内弟;无论侄女还是外甥,晚辈们讲求孝道,常常去医院探望;全家亲人都为能给小弟减轻一点痛苦,增加一点温暖而欣慰。医院的陪护目睹这一幕幕,感动地说,从没见过这样的人家,兄弟姐妹这么团结。以至于小弟病危故去时,也跟着我们痛哭不止。
  小弟化作一缕青烟走了,他一步三回头地走了,他是带着他矢志不渝的政治信仰走的;是带着自己的人生目标不得实现深深的遗憾走的;是带着虽是病入膏肓遍体鳞伤,却不屈不挠地与病魔做顽强斗争的不服输、不甘心走的;是带着对家人深深的眷念和对妻儿的不舍走的;是带着强烈的求生欲望和对未来无限期盼走的……
  “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小弟以其可圈可点的人生轨迹、处世为人之道、人格的魅力、至孝至亲之修为、大难面前不屈服的英雄战士气,勾画出了一幅《男儿凌云图》。这幅图和小弟的音容笑貌永远珍藏在我们家人和亲友心中。小弟与病魔的争斗史、全家亲人的救助史,天地为之动容。这正体现了我家“敬老爱幼,团结互助,善良包容,勤俭持家,不甘人后,坚韧不拔”的家风。是我家一份宝贵的精神财富,时时激励全家亲人,必将代代传承下去。
  又逢八一,这是小弟生前最看重的节日。我端详着小弟从戎的照片,在心里轻轻地呼唤:“小弟,假如有来生,我们还做好兄弟!”
  
  
  作者孙秉伟,中共党员,大本学历,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山东省散文学会会员青岛市作协会员。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静水流深:是一个汉语成语,意思是通过表面平静的水并不知道水底下有多深,来暗喻表面不声不响的人却蕴藏着大的智慧。 尽管,此事过去了20多年,但是,我还是无法忘却的也……为何?不为...

炎炎夏日,听说老塘荷花看了,如果不去看看,心里总觉得是种缺憾。 老家人很念旧,对老塘也寄予太多关注和期待。去年改造老塘的那段日子里,很多在外的游子不远千里开车回村,有钱的出钱...

一 我的酱汤记忆要追溯到久远的年月里,那时候,林场的人口还很多,其中有许多朝鲜族,他们的许多子女与我和我的兄弟姊妹都是同学,或者是要好的朋友。 我与一位朴姓的少年就是同学,他...

一 一阵凉风吹来,才感觉秋天来了。“思君如流水,何有穷已时。”初秋的夜,是静悄悄的,在这静寂的秋夜,满载着我的思念。 还记得七年前我们曾经相识于某个写作网站,你的文章如行云流...

老师开车行至了几座大山之后,也盘旋了几条山间公路,终于到达了学生家长大门口。于是,家长看座,学生奉茶,接着家长热情陪坐递烟,老师谦让恭维不会。这时洋溢着几张收不住的满脸笑容...

爷爷有两个儿子,我父亲为老大,居住在黑龙江的农村,二叔住在沈阳市里,是沈阳军区后勤部团职干部。住在二室一厅的校官楼里,做饭烧液化气。二婶在部队军人服务社上班,有一个独生女儿...

一 苏宝顶,原本仅仅雪峰山脉的最高峰,可这几年一直很火,火到一打开抖音、快手等软件就有苏宝顶的短视频;火到不管春夏秋冬,人们谈论的都是怎么去苏宝顶观光游玩;火到对苏宝顶的讨论...

芳芳的奶奶今年84岁,去年年初生了场大病,隔三差五的去医院。老太太很迷信,就叫50多岁的小女儿阿珍去邻村有名的“活神仙”那里算个命,“活神仙”掐指一算,说老太太还有5年阳寿,但83岁...

有人说,人生的舞台上,众生如鲫,来来去去,演绎的故事无论是惊天动地,还是平淡无奇,都离不开一个字——缘。 缘,款步无声,舒展无影,婉约在一季生命的开枝散叶,花开花落间。 缘,就...

最近几日,新疆出现新冠疫情的新闻充斥耳际,令人心烦,恨新冠病毒没完没了。等到静下心来,不由自主地忆起二十年前在新疆小住的点滴,像乍起的秋风掠过花园里白色碧玉簪,花摇风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