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母亲给我发过来一张照片,照片是一张三个人的合影。照片上是她和父亲及我们的一个驻村干部的合影,照片左角码放着三箱健力宝和一箱可口可乐,照片上写着xxx抗疫捐赠的字样。
  看着这张照片,我眼睛湿润了。惊喜之余又不免多了几分酸楚。
  其实,我们家并不富裕,刚刚摘掉了脱贫的帽子。父母是地地道道的农民,哥嫂常年在外面打工,家里仅有的五亩土地就靠两个老人料理。平时除了种庄稼之外,父亲还经营着一家小卖部,生意惨淡。因是连家铺(即小卖部是家,家就是小卖部),消费者都是本村村民,消费水平极低。平时就卖些盐碱酱醋、方便面之类的生活用品和一些饮料、小孩子的小零食为主,利润极低。大概一瓶饮料最多也就挣两三毛钱,有的甚至一毛多一些。家庭的日常开销就是靠这些零碎钱来支撑的。
  我的父母一生节俭。平时除了必要的开销外,他们舍不得为自己多花一毛钱的东西。他们舍不得多买一斤肉,一斤新鲜水果。一件衣服穿了七八年,领口、袖边都磨破了还舍不得扔。记忆里,他们从来没有为自己买过一件像样的东西,最奢侈的物品大概就是那辆被我们三兄妹上学骑烂了的二八大杠自行车和一台蜜蜂牌的缝纫机。
  我理解父母的不容易。四五十年代出生的他们,从呱呱落地开始就在饥寒交迫中长大,经历三年经济最困难时期,饱受人民公社化饥饿带来的摧残,承受过土改时最繁重的体力劳动,历经十年文革的浩劫。他们是新中国农民中最悲苦的一代。因此,他们对粮食和金钱有一种固执的、别样的情怀,那是时代留给他们的烙印。他们一辈子小心翼翼地活着,努力地挣钱,用自己的勤劳和汗水一分一分地积攒起对生活的希望。
  父亲今年七十有六,母亲也已七十挂零。两人身体都不太好,父亲从年轻时落下胃疾,而母亲更是百病缠身,药不离口。而微薄的收入来源除了五亩土地的收获之外,便是靠小卖部中一分一厘的积攒。我粗略算了一下,这四箱子饮料钱大概父亲要打发六百多个顾客才能赚到,这其中还不算买个五毛钱的泡泡糖、棒棒糖之类的顾客。
  我问父亲为什么会想到给抗疫人员捐赠物品,父亲说:“我们坐在凉房里吹着风扇还嫌热,可那些娃们为了我们大家的安全,在这么热的大热天,穿着那么严实的防护服一站就是一整天,吃也吃不好,喝也喝不上,实在是太辛苦了。我们这个年龄啥忙也帮不上,就想着表示个心意罢了。”临了,父亲说这下他们心底舒坦多了。他们原本想着把饮料悄悄放下就走,却被驻村干部拉住拍下了这张照片。
  父亲的话让我不由地想起抗日战争中那些穿着破衣烂衫的乡亲们,他们自己缺衣少吃,却想把家里最好的东西送给咱们的队伍。他们有的提着篮子、担着稻谷,有的端着窝头、捧着鸡蛋硬往游击队员怀里塞。他们懂得感恩游击队为他们的付出,他们知道战争的不容易,他们更想把自己的感激和支持传递给每一个保家卫国的英雄们。
  从2020年初到现在,三年的抗疫路上不知涌现出多少可歌可泣的英雄们,他们抛小家为大家,逆风而行奋战在抗疫的一线,又有多少英烈精疲力尽,殚精竭虑倒在了抗疫的岗位上。在防控新冠肺炎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祖国和人民始终紧紧地拥抱在一起,团结在一起,一次又一次地打退了肆虐的病魔。
  抗疫的路上,有身穿防护服的医护人员,有身穿藏青蓝的人民警察,有身穿红色马甲的学生和老师,也有像我父母亲这样千千万万个平凡的老百姓。他们有的捐钱,有的捐物,有的给抗疫人员免费提供餐饮服务,令我最动容的是一个少数民族大姐在自己家蒸了手工馒头送给抗疫的人员。他们各尽所能,无声的以自己的行动支持着这场战役。
  放眼国内外,新冠肺炎这场全球蔓延的浩劫中,只有中国军民如此紧密地拥抱在一起,也只有中国,成功地阻止了疫情猖狂的蔓延,让更多的人民幸免于这场灾难。“军民团结如一人,试看天下谁能敌?”新冠肺炎,注定这是一场漫长而残酷的持久战,但我相信有了这样的军队,有了这样的人民,疫情结束指日可待!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夏日蝉鸣,让我童年的记忆里闪过无数关于蝉的踪迹。 一 蝉的称谓很多,蝉是书名用语,知了是普遍的俗称,是根据蝉的鸣叫声而得名。派生出来的词还有“季鸟”、“蛭蟟”、“蛣蟟”等,“季...

清醒时做事,糊涂时读书,大怒时睡觉(当然,也要心平气和了),独处时思考;做一个幸福的人,读书,旅行,努力工作,管理好自己的的身体和心情,成为最好的自己。自己,也是我,有同感...

引子 十年前的八月十六日,安徽省马鞍山市皖江段发生的“马和汽渡104轮重特大沉船事故”震惊了海内外,国家交通部、安徽省委省政府,长江海事局、长江航运局和省市政府领导都在第一时间赶...

兰西有个彭氏大院 王建臣 家传统技艺《彭氏灯彩》已有210年的传承历史。共八代传承,祖上第一代传承人彭金福,生于公元1769年清嘉庆年间,卒于1838年清同治年间。山东省历城县人,当时在当地...

日前,卫辉(汲县)大礼堂前,一纸赫然扎目的公告:卫辉市大礼堂已经权威部门安全鉴定为危房,请勿靠近!后果自负!一石激起千层浪,舆论一片哗然. 卫辉大礼堂原名汲县大礼堂,建成于19...

清晨打开微信便看到很多条语音消息,是好友J发来的,我逐条听完后内心哽噎得难受。基于最近发生的所有事,她仿若历经一场生死,那些深夜的哭泣和欲罢不能的情绪让她辗转反侧。J说照旧做了...

侄女一家四口人从河南回娘家湖南来探望父母,无事就提议去看骆驼峰。侄女两口子邀请我陪同前往骆驼峰去看看,我就满口答应,坐上侄郎的白色上汽大众,一行六人向骆驼峰飞驰而去。 骆驼峰...

一 我的小时候,初次到姥姥家过年。就见姥姥和母亲在忙大年,扫院子,扫屋子,洗洗涮涮,再就是准备年货,又是煮又是蒸还有煎炸烹炒,忙得是不亦乐乎。 小孩子帮不上忙,大人再忙,我们照...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喜欢在故乡赵家沟的土地上行走。我想,不仅是因为竹韵书院,还有那份赵家沟情结。 赵家沟这个生我养我的地方,有我熟悉的山水,有父母忙碌的身影,有东家长西家...

晚饭后出门信步,刚至街道,两旁路灯攸然而笑,全都亮了起来。盛夏白昼时长,以至上夜班的来接班了,夕阳还匍匐在西山巅,慢慢回收着最后一抹斑斓的晚霞。 这样的晚上,甚好的去处是看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