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下午,我到社区做完核酸返回住处时,街道上广播在循环播放利川市谋道镇交警中队的公告:“苏马荡广大居民明友,无论你来自武汉,还是重庆,苏马荡都热忱欢迎你们!苏马荡是您的家……祝你们在苏马荡度过美好的假期!度过快乐幸福的时光!”听着广播,我漫步在苏马荡大道上,享受着宁静悠闲的下午时光。
  刚一拐弯,一股香喷喷的烤羊肉味弥漫在空气中,诱惑着我的味蕾,原来是马路左侧那栋木制牌坊——“李家院子”散发出来的。牌坊由竹排隔断的四间房连带一个不很大的院子组成,牌坊外观呈铁锈红,有两道阁檐,檐下左右两侧挂着两排大红灯笼,极为喜庆,牌坊正中锈雕四个金黄大字——“李家院子”。
  今天我路过这里,有幸目睹了烤全羊的制作过程。
  此院集住宿、餐饮、娱乐于一体的农家小院,院子里有12张桌子,4桌为一排,每桌可坐13-15人,坐满的时候院子可容纳130人左右。也许是周末的缘故,今天”候鸟”们在这里挤得满满当当,他们津津有味地吃着刚出炉的烤鱼、烤全羊、烤猪头、烤排骨,但这其中吃得最多的是烤全羊,烤全羊是苏马荡的特色美食,更是李家院子的招牌菜。
  我下坡刚想要经过牌坊时,只见一辆红色的钱江牌150摩托,“隆隆、轰隆、突突……”的几声抢先于我进入“李家院子”,我来不及看清骑手,也不知道他来干什么。因为这里吃饭的“候鸟”大多是踱着方步步行到这里,或者开着豪车停在后院,然后慢慢地吃喝。
  出于于好奇,我赴着摩托车的灰尘也走进了“李家大院”。我近距离打探骑手,只听“咩——”一声,原来骑手摩托车上驮的是一只山羊。我好奇地问骑手你贵姓,骑手迅速答道:“姓冉,叫冉见。”他头戴一顶红色安全帽,年龄不到50岁,黝黑的皮肤,炯炯有神的眼睛,一身风尘仆仆。摩托车两侧加装档风板,板两侧贴着“亲人等你,平安回家”八个艺木字清晰可见,这八个字好像他的“护身符”保佑着他平安出入。摩托车后架上驮着一个大约40x30cm大的塑料筐子,筐子里是一个黄色蛇皮袋,袋中装着一只约半岁多的“幼年”山羊,纯黑皮毛整齐而光滑,毛绒绒的,好可爱的小动物。
  冉见来自苏马荡风景区老虎山牧场,他是牧场场主,主要靠放养黑山羊支撑着上有老下有小的家,此次下山是为“李家院子”餐厅送食材——黑山羊。
  “老虎山牧场的羊肉在苏马荡可是远近闻名的,那里水草肥美,气候温凉,草木种类齐全,所以羊肉肉质好,再加上我们独特的烹饪技术,羊肉不但鲜嫩而且膻味不重,所以深得你们‘候鸟’们的青睐,有朋友来了品尝品尝”,李老板笑着向我介绍。
  “李家院子”招牌菜为:烤全羊、烤排骨、烤鱼等系列土家菜。在苏马荡小有名气,许多食客都事先预定,厨师根据客人要求制作,烤全羊是李师傅的拿手菜。
  冉见送来的山羊就是今晚的下锅菜。冉见与李老板商议好价格后,冉见从摩托车上卸下山羊,“咩——咩——”山羊不停地叫唤,声音中透着无限悲伤。也许它在这里嗅到了自己兄弟姐妹的血腥味,它似乎意识到它的未日就要来临。
  冉见宰羊动作娴熟,一手抱着山羊,一手拿着锋利的匕首,用双腿死死夹住山羊的身体,腾出手来,用右手握住山羊嘴巴,不让其发声,阻止其呼吸,他左手握住匕首顺山羊颈部下滑,“刺”的一声,匕首直抵山羊心脏,顿时山羊血流如注,鲜红的血液顺流到盆中,溅到地上,溅到冉见的身上,几秒后羊腿蹬得直直的,瘫软在地,渐渐地气息转弱,直到最后一丝气息都没有了!
  冉见随之将山羊头挂在事先准备好挂钩上,吊起来,开始剥皮,开膛破肚……一会功夫,一整块粉嫩鲜美的羊肉便挂在挂钩上。羊皮就那么被冉见扔地上,一只小猫咪在羊皮周围来回跳跃,好像它的战利品一样,然后前扑扑,后弹弹,对羊皮挑逗了半天,叼一块肥膘走了。
  大厨将整只山羊放案板上,洒上盐、料酒、花椒,腌制30分钟。腌制好以后再用铁架撑开山羊的胸部,放入烤箱,边烤边转动,使其受热均匀,等羊肉的一面烤得微黄酥脆的时候,只见厨师戴着手套拿着铲子把羊翻个身。过了一会儿,等另一面烤好,大厨拿着一把蒙古刀在羊肉上,横竖划了几下,再烤一阵,直至七分熟的时候,大厨在上面刷上一层金黄的芝麻油和撒上好闻的香料,芝麻油和着羊油滴在柴禾上发出“滋滋”“滋滋”的声音,顿时香气扑鼻而来,让人垂涎三尺。
  鲜美的烤全羊端上桌前,大厨再将备好的孜然粉、辣椒粉、葱花、蒜末撒上。一道精美的烤羊肉就上桌了,他们吃得口里流油,心里开花,同时喝着“摔碗酒”。
  恩施土家族的摔碗酒,远近闻名。到恩施旅游而没有喝到摔碗是一件非常遗憾的事情。
  据说摔碗酒风俗起源于周朝。按本地的讲法,与土家族的英雄先巴蔓子有关,当年巴蔓子将军因国内有难,去楚国搬救兵,楚国要求巴国给三座城。楚兵解救巴国后,楚使请巴国割让城池,巴蔓子不忍割自己国家的城,遂割下自己的头换取城池。重了信誉,保了国家。“将吾头往谢之,城不可得也!”而在割头之前,喝酒后摔碎碗,再拨剑自刎。这种大义人,天下少见,想想也够悲壮的。后人为纪念他,摔些酒碗也是学他的豪气,学他的作派,学他的舍身取义,学他的决绝笃诚。“摔碗酒”现在更多的是商家的一种噱头而已,为了吸引顾客吃肉喝酒而已。
  他们喝完碗里的酒后,将陶瓷碗潇洒摔碎“求吉利,保平安”。“候鸟们”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的那份洒脱和惬意称得上是对苏马荡特色美食的享受。
  “候鸟们”在享受美食之余是否想过,无论一头猪,还是一只羊,在人类看来它们只是食材而已,对于经营食材生意的老板而言,它们只是谋生的一种手段,对于食客而言则是一道道美味佳肴;可对于生物界而言,它们也是一个个鲜活的生命,有谁会去同情和可怜过它们,有谁想过它们也有剪不断的亲情,也有搁不下的牵挂,也有对死的恐惧,对生的渴望。
  看到了杀羊的过程,我一点胃口都没有,内心只有无尽的酸楚和莫名的悲伤,看着大快朵颐的“候鸟们”,我默默地离开了。
  
  
  2022年7月26日写于凉都利川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被誉为“千古第一才女”的李清照,号称易安居士。有“词中之龙”之称的辛弃疾,字幼安,号稼轩。李清照、辛弃疾并称“二安”, “婉约以易安为宗,豪放惟幼安称首”,是济南历史文化中的...

静水流深:是一个汉语成语,意思是通过表面平静的水并不知道水底下有多深,来暗喻表面不声不响的人却蕴藏着大的智慧。 尽管,此事过去了20多年,但是,我还是无法忘却的也……为何?不为...

炎炎夏日,听说老塘荷花看了,如果不去看看,心里总觉得是种缺憾。 老家人很念旧,对老塘也寄予太多关注和期待。去年改造老塘的那段日子里,很多在外的游子不远千里开车回村,有钱的出钱...

一 我的酱汤记忆要追溯到久远的年月里,那时候,林场的人口还很多,其中有许多朝鲜族,他们的许多子女与我和我的兄弟姊妹都是同学,或者是要好的朋友。 我与一位朴姓的少年就是同学,他...

一 一阵凉风吹来,才感觉秋天来了。“思君如流水,何有穷已时。”初秋的夜,是静悄悄的,在这静寂的秋夜,满载着我的思念。 还记得七年前我们曾经相识于某个写作网站,你的文章如行云流...

老师开车行至了几座大山之后,也盘旋了几条山间公路,终于到达了学生家长大门口。于是,家长看座,学生奉茶,接着家长热情陪坐递烟,老师谦让恭维不会。这时洋溢着几张收不住的满脸笑容...

爷爷有两个儿子,我父亲为老大,居住在黑龙江的农村,二叔住在沈阳市里,是沈阳军区后勤部团职干部。住在二室一厅的校官楼里,做饭烧液化气。二婶在部队军人服务社上班,有一个独生女儿...

一 苏宝顶,原本仅仅雪峰山脉的最高峰,可这几年一直很火,火到一打开抖音、快手等软件就有苏宝顶的短视频;火到不管春夏秋冬,人们谈论的都是怎么去苏宝顶观光游玩;火到对苏宝顶的讨论...

芳芳的奶奶今年84岁,去年年初生了场大病,隔三差五的去医院。老太太很迷信,就叫50多岁的小女儿阿珍去邻村有名的“活神仙”那里算个命,“活神仙”掐指一算,说老太太还有5年阳寿,但83岁...

有人说,人生的舞台上,众生如鲫,来来去去,演绎的故事无论是惊天动地,还是平淡无奇,都离不开一个字——缘。 缘,款步无声,舒展无影,婉约在一季生命的开枝散叶,花开花落间。 缘,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