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那只猪漏了。”
  父亲带着我,我站在猪圈外那块大石头上,看着猪圈里猪撒尿时说道,而父亲听出了是童言,也觉得好笑,顿时成了街坊邻居取笑我的话题。
  那段养猪印记,也逐渐在脑海里回眸着……
  
  二
  小时候,从记事起,家里便开始在养猪了。父亲对于种植养殖,是一把好手,那时候父亲没有再外出劳作,而是决定养猪。
  离家不过两百米,有一处自己家的祖屋,父亲便租屋围了起来,分四个猪圈。父亲从两三头猪崽开始饲养,慢慢地到饲养到后来的十来只。
  那时候,父亲承担着每天养猪喂猪的任务,还要把年幼的我带在身边。那时候不比现在,没有饲料可以饲养,除了自家种的百合菜,番薯之类的可以喂猪,父亲还有骑着自行车,走街串巷地收集泔水。父亲说,这样的猪养出来是最好的。
  除此,要是得空了也总会带着我到山脚下寻找可以给猪吃的野菜之类的。那会儿家家户户还种水稻,南方的季节一般种两三季稻谷。记得,我们家每年种两季,都说早稻谷比晚稻谷好吃,所以晚稻谷一般都多用来喂猪。特别是出生没多久的小猪崽,被父亲买来后,父亲会用稻壳粉成粉后,喂给小猪崽吃,小猪崽吃得可欢乐了!
  父亲喂猪的猪食总是多种多样的,那时候母亲种了许多番薯,这种番薯是专门用来产番薯粉的,番薯粉可以做许多好吃的食物。而被粉掉后的番薯渣可以直接煮开,放入放入番薯叶,也可以用来喂猪!
  后来,父亲慢慢熟悉养猪方法,从两三只猪崽,再到后来的十多只。
  
  三
  过了许些时光,记得我上学了。
  父亲想养只母猪,好生小猪崽,这样就不要再出钱买猪崽来养。
  父亲单独用一个猪圈用来作为母猪生产的地方。那时候时值盛夏,父亲一天三五次给猪圈用水降温,特别是母猪圈,还专门给母猪圈安装了吊灯,风扇……母猪的待遇真的是“五星级”了。
  母猪生产那天,我记得是凌晨三四点,明亮的月光,依稀洒在路上、房顶……那时候父亲总会巡视猪圈好几次,就在那个凌晨,母猪生产了,生了八九只小猪崽。父亲隔天还给母猪煮了好吃的食物,像是犒劳母猪的辛苦!
  头一次养母猪,养刚出生的小猪崽,父亲很是小心翼翼。那个时代,人能吃饱就不错了,还要饲养十来只猪,特别是刚出生的小猪崽。父亲更忙了,除了安排每天的猪食,还要照顾猪崽的生长情况,以免猪生病了。天气热时,父亲时不时地给猪洗澡,清洗猪圈;天气冷时,父亲给猪崽铺上厚厚的稻草,把猪圈里的窗户给封上。
  就这样,父亲把猪崽养得很好,一段时间后就把养肥的猪送到屠宰场里,那时候的杀猪场是村里私人包揽的,白天送猪,夜晚杀猪。
  养猪那会儿,家里的生活条件也逐渐好了起来,给家里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四
  不知不觉地步入新世纪。
  养猪个体户也越来越多了,也有的是看到父亲养猪利益多。
  但也带来了其他事情,偷猪贼多了。那会儿时不时地出现了隔壁村哪户人家的猪被偷了,还是大半夜来偷的,根本防不胜防。父亲便想着把养猪圈围了起来,用了好几天的时间,到附近山腰砍一些结实的树木,用铁丝捆绑着木头,又一根搭着一根,把猪圈围了个水泄不通,还做了一个可以推拉的木门,可以上锁的。
  许是父亲把猪保护得很好,那时候从没丢过,也没被偷走过一只猪。慢慢地,不曾听过有偷猪贼了,但是却来了猪瘟!
  那时候家里有了电视机,新闻总是播放着哪个地方的猪得了猪瘟,还具有传染性,养猪最好不要关在一起养,多分散来养。虽说是村庄,但是父亲也不敢松懈,不知道是村政府通知,还是父亲自己决定,给猪请了兽医,给猪打针,许是预防。
  小时候,我跟在父亲身后,看着兽医来到猪圈,拿出一根粗壮的针筒,给每只猪打了一针。随之,便是一阵阵猪的叫声!
  不过,别的地方猪瘟病毒蔓延,大都不能售卖,都挖坑掩埋了。而自家的猪却长得好好的,无病无灾。我想,这都是父亲辛苦照料的功劳吧!
  
  五
  不知养了多久的猪,也不知养了几批的猪。
  直至后来父亲病倒了,我想应该是父亲辛劳所致的。好不容易靠着养猪赚了些钱,却都用在治疗父亲身上。可稍微不留神的病毒,却像发了疯似地生长着,侵占了父亲的每一个地方。后来,已经病入膏肓的父亲,被母亲和叔叔们商量后,想安排住进简单装修后的祖屋,母亲好照顾父亲,也好饲养猪。那时候的猪也就剩下两三头,父亲生病,母亲很难饲养十来只猪了!
  后来,送走了最后一批猪,父亲没过多久也离开了。给父亲停放灵柩的地方,还是祖屋,那个饲养猪的地方……
  有时细想,生命不都是如此,送走了一批又一批的猪,它们始终如人这般,经历出生,疾病……也许感叹命运对它们的不公,但这也是它们生存的意义。
  都说:“这辈子杀猪,下辈子教书。”父亲养猪,但有没有帮杀猪师傅杀猪我也不得而知,只愿父亲下辈子不再如此辛劳吧!
  时值如今,那句童言话语,我依旧记得;那个养猪的过往,仍旧在脑海里演绎着……
  
  2022年7月26日写于广州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闻局长”何许人也?一个舍去机关的轻松工作,埋头刑侦一线的“傻啦吧唧”的便衣警察。“闻局长”奇事不少,各位看客,稍安勿躁,请让我一一道来。 万警下基层那会儿,“闻局长”响应省...

老马这几天做什么都心神不宁,就连儿子寄回来的茶叶泡出来也不那么透绿,那包拆开抽了两根的香烟也很是呛口。 眼前刚收割完的麦地已让拖拉机犁过一遍,老马在前面用锄头每隔半步就刨个浅...

一 八月初,我终于接到了北京某一所大学录取通知书。我捧着金灿灿的通知书满眼的热泪,第一个想到的是我的妈妈,十二年里妈妈陪伴我,为我读书,为我背书包,付出汗水和辛劳,书包成了我...

“清明”是踏青,看望修整已故前辈的房舍,是追忆的一种方式。而七月半,寸是你们的节日,“鬼节”。其实这又是另一种追忆的途径,也是一种唯心的寄托。同时,天地同步,要不每次烧钱纸...

大暑节气,我们去合阳看山看水看风景。 “早知有洽川,何须下江南。”满溢中国风的推介词,不断提醒着游人,洽川风景之美。 以“处女泉”为核心打造的洽川风景区,果然名不虚传。七月的晴...

七月,骄阳似火,烈日如焰。顶着太阳的直射,任汗水肆意外冒。身着旧时的军衣,戴着登山的遮阳布帽,笔直地站在高椅的观景台上。观看高椅的山,欣赏高椅的水,细品高椅的村落。 眼前的高...

早春去威海。正值细雨蒙蒙,急切切登船去刘公岛。 波涛滚滚,极目望去,心儿突突地跳了起来。 啊,刘公岛,梦魂萦绕的地方! 这3.15平方公里的小岛,被称为“中国历史的分水岭”。1894年发生...

1:心若桃花迎风开 蓝天白云下,风鹰渡里,妖风阵阵,行色匆匆的人群,各怀心事,猜不透的战况,风雨欲来。一场巨变,将要重重地,掀翻历史的先河,是福是祸,谁又能说得清呢。朝来风雪,...

宰相扫墓 明朝正德十一年(1516),时年四十九岁的宰相费宏卸任离京后,不久回到了江西上饶的铅山县老家横林休养。他自十六岁冬季入京补学开始,二十岁参与殿试,被皇帝钦定为状元郎,历年...

一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情感,是人类生活中,最基本的精神需求,是人与人之间,沟通交流联系的根本。但如果太重情,往往也会为情所困,为情所伤,饱受情感的折磨。 记得自己就曾经有一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