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有一种野草,村里人叫猪殃殃。
  我不识草。春风花草香。乡村里只有适合的土壤,麦田、河边、村前屋后就会有疯长的草,蔓藤的、长茎的。比如猪殃殃,生命力极强,在哪儿都有它的身影。刚被刈去没多久,太阳闭了一下眼,天空挤了两滴眼泪,它又长出来了,最要命的是,这草连猪都懒得吃。
   二、
  乡村里的孩子没有一个不喜欢水的,夏天到来,村东头水生这孩子像个泥鳅,经常躲着家人偷偷溜到河里游泳。父亲管得严,怕他玩水出事故,不让他下水洗澡,有时突击检查,看他是否撒谎,就用指甲在他的手臂上轻轻地划一下,一旦划出白色的痕迹,就证明他玩过水,少不了巴掌招待。水生聪明,每次从河里上岸,都会在火辣辣的阳光下跑几圈,出了汗,身上就刮不出白痕来。
  躲过父亲的划痕,但他的耳朵暴露了问题。有一天,在饭桌上,奶奶闻到一股怪味,她朝水生看了看,眉头一皱,就明白什么了。她收拾完碗筷,便摁住水生,她粗糙的手刚触碰到水生耳朵,水生发疯似地挣扎着。奶奶见状,心里明白了许多。慈祥地一把将他揽在怀里,细声地说:乖乖,你的耳朵在水里浸泡,发炎了,再不治疗就麻烦了。不过,我有个偏方,滴几次就会好。但这两天不能玩水哟。
  奶奶出门到猪圈后扯了一把猪殃殃,洗干净,放在大碗里,用木制的铲柄,一下一下地捣起来,茎叶捣烂了,一股清香在堂屋里散开。水生此刻也乖顺起来,奶奶先是取来火柴棒卷了一点棉花,轻轻地伸进水生的耳朵拭去脓,一进一去几次,火柴棒上干净了许多,她这才又取了一根火柴棒重新卷了棉花,放在碗里蘸上猪殃殃草汁,将水生的头侧放在奶奶的膝盖上,左手将他的耳朵向后下方牵引,右手让蘸满草汁的火柴棒伸到水生的耳边,汁水缓缓流入耳底,神奇的猪殃殃汁水,丝丝的凉意,让永生感到无比的舒坦。
  村西边,仁明清晨推开门,院子里树叶上露水欲滴,躺在地上的农具都湿漉漉的。他打了一个喷嚏。刚出笼的鸡鸭,惊恐地躲到一边,小黄狗斜着眼看着他。
  仁明好久没有感冒了,只是近来几天忙着刈麦子,出了些汗,嗓子有些不舒服,偶尔还流鼻涕。
  “着凉了吗?”妻子关心地问。“没事,再去把北滩子的麦墒铲一下,就可以放心地回来歇息了。”仁明若无其事地回答。
  妻子从菜园里找来两株猪殃殃,洗净后,切几片生姜片放一起煮。仁明端着一碗热汤,虽略带苦味,但心里甜丝丝的。
   三、
   秋天到来,许多花儿谢了,草儿枯了,唯见猪殃殃茎粗叶茂勃勃生机。
   猪殃殃,一个难听的名字,一株平常的野草,我开始喜欢上它了,因为他渗透着浓浓的亲情。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被誉为“千古第一才女”的李清照,号称易安居士。有“词中之龙”之称的辛弃疾,字幼安,号稼轩。李清照、辛弃疾并称“二安”, “婉约以易安为宗,豪放惟幼安称首”,是济南历史文化中的...

静水流深:是一个汉语成语,意思是通过表面平静的水并不知道水底下有多深,来暗喻表面不声不响的人却蕴藏着大的智慧。 尽管,此事过去了20多年,但是,我还是无法忘却的也……为何?不为...

炎炎夏日,听说老塘荷花看了,如果不去看看,心里总觉得是种缺憾。 老家人很念旧,对老塘也寄予太多关注和期待。去年改造老塘的那段日子里,很多在外的游子不远千里开车回村,有钱的出钱...

一 我的酱汤记忆要追溯到久远的年月里,那时候,林场的人口还很多,其中有许多朝鲜族,他们的许多子女与我和我的兄弟姊妹都是同学,或者是要好的朋友。 我与一位朴姓的少年就是同学,他...

一 一阵凉风吹来,才感觉秋天来了。“思君如流水,何有穷已时。”初秋的夜,是静悄悄的,在这静寂的秋夜,满载着我的思念。 还记得七年前我们曾经相识于某个写作网站,你的文章如行云流...

老师开车行至了几座大山之后,也盘旋了几条山间公路,终于到达了学生家长大门口。于是,家长看座,学生奉茶,接着家长热情陪坐递烟,老师谦让恭维不会。这时洋溢着几张收不住的满脸笑容...

爷爷有两个儿子,我父亲为老大,居住在黑龙江的农村,二叔住在沈阳市里,是沈阳军区后勤部团职干部。住在二室一厅的校官楼里,做饭烧液化气。二婶在部队军人服务社上班,有一个独生女儿...

一 苏宝顶,原本仅仅雪峰山脉的最高峰,可这几年一直很火,火到一打开抖音、快手等软件就有苏宝顶的短视频;火到不管春夏秋冬,人们谈论的都是怎么去苏宝顶观光游玩;火到对苏宝顶的讨论...

芳芳的奶奶今年84岁,去年年初生了场大病,隔三差五的去医院。老太太很迷信,就叫50多岁的小女儿阿珍去邻村有名的“活神仙”那里算个命,“活神仙”掐指一算,说老太太还有5年阳寿,但83岁...

有人说,人生的舞台上,众生如鲫,来来去去,演绎的故事无论是惊天动地,还是平淡无奇,都离不开一个字——缘。 缘,款步无声,舒展无影,婉约在一季生命的开枝散叶,花开花落间。 缘,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