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过晚饭,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走出康养宾馆,晚风习习,凉爽如秋。坪山塘已是华灯初上,静静的,空旷而清凉。没有鸟鸣,没有飞舞的虫子,湖里也没有蛙鸣,只是偶尔才会听到,路边一两声蛐蛐的叫声。
  夜色中,四周的山峦,树影婆娑,隐隐约约,如一座座肃穆的山神,让我感到有一些神秘和敬畏。月亮也许还挂在山的后面,深邃的夜空,只有一些星子在闪着,移动着。星子有明亮的,也有暗淡的,如若不仔细地看,还真难在夜空中找出这些星子。
  我们沿着湖边柏油路面的步行道,漫不经心地散着步。湖面在路灯的照耀下,泛着粼粼波光,树影绰约,或浓或淡地印在水中。一束束或长,或短的灯影,倒映在澄澈的水面上,闪着熠熠光彩,星空下,恍若一座闪着祥瑞光彩的水下龙宫。
  湖边上,开着许多小飞蓬花。坪山塘的小飞蓬,茎小叶细,花朵清瘦,白色的花瓣,金黄的花蕊。一排排,一行行,簇拥着,在这清凉如水的夜色中,独自地开着。在它们这一场孤寂的花事中,没有蝴蝶的缠绵,也没有蜜蜂的吟唱,只有夜空上的星子,在一闪一闪地陪伴着,陪伴着这一枝枝开着花儿的小飞蓬。
  前面的路面上,有一个黑坨坨的东西。一起散步的妻子,赶忙提醒我,有一只癞蛤蟆,要我别踩着。我蹲下,打开手机的电筒,仔细一看,不像癞蛤蟆。只见它通体泥黄,鼓着两只眼睛,一点也不害怕,静静地对视着我。我想了想,这应该是雪峰山里的黄蟆,它们只有在晚上才出来,并且一动不动的,很容易抓。我用脚轻轻地踢一下,它也不跳走。也许是亮着的路灯,也许是夜空上闪着的星子,黄蟆总是仰着头,望着天上。此时,我想,不知是否在星空中,有它轮回的前世,还是有它往返的今生,不然,为何它总是呆呆地凝望着繁星点点的夜空?
  在一座亲水露台上,摆着几张桌椅。妻说,我们在这里坐一座,歇一歇,好好地感受一下坪山塘夏夜的清凉。穿着两件衣服的妻子说,坪山塘的夜晚真的凉快,还没有蚊子,非常难得。看着我手上起的鸡皮疙瘩,问我是不是回房间里去,别感冒了。我说没关系,我不怕冷。看着前面灯光亮堂堂的坪山塘,我不由得想起了小时候,听说过的一些坪山塘的传说。
  听老一辈人说,雪峰山没有通公路以前,龙潭、洗马潭去贵州、四川的那条驿道经过坪山塘。那个时候的坪山塘,街市闹热,水接云天,是一座云端上的小镇。水面也比现在宽多了,是一座很大的高山湖泊,在整个湖南都少见。有渡船,有集市,有林立的商铺,有供商队歇息的旅馆,有香火旺盛的观音庙,也有夜夜笙歌不息的花船。今夜的坪山塘,灯火阑珊,星空依旧。不知那时的明月是否就是今时的月,只知道那一缕曾经的烟火,现在又萦绕在坪山塘,这座云端上的康养小镇又焕发出了勃勃生机。
  三国初期,诸葛亮打下荆南四郡之后,率军西图益州时,从洗马潭翻上来之后,曾在坪山塘驻过军。五万大军,一时云集在坪山塘,营房也不拥挤。他们从商铺征购粮草,在坪山塘开挖水井,搭建营房,修瞭望台,操练士兵,演练阵法。坪山塘现在还遗存着一口诸葛古井,我们也许从这口幽幽的古井中,在它的光与影的痕迹里,能感受到那一段曾经的繁华。
  在一块草坪上,我们遇见了来这里露营的溆浦县露营纪团队。团队负责人贺先生说,他们来自溆浦县城,以前不知道有这么一个好地方。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是他们自己开车从洗马潭的大泥村那边的一条小路找上来的。今天是他们第二次组团来这里,来了五户人家,十五个人。周末,都是一家子带小孩来。这里真的好凉快,好舒服,以后,还会组织更多的人,来这里游玩、露营。
  贺先生说,这个地方,风景好,是一个岭上有白云的地方。气温凉爽,没有蚊虫,交通方便,有水,露营地又平坦,还有一个康养宾馆,方便洗漱,非常适合家庭组团露营。今天,他们还有两户人家,本来已经到了溆浦县的北斗溪,发现那里不是很好,过度的商业开发,喧闹嘈杂,蚊虫也多,于是又开车来到这里,加入他们的团队。
  露营纪团队在他们的帐篷上,拉了一串串彩灯,在星空下,更加亮彩。帐篷前面的空地上支着一块投影幕布,放着动画片。一排矮凳子上面,坐着几个小孩在看,也有小孩在草坪里嬉闹着,相互追逐着。我不由得停下来,问小孩,这里好不好玩?他们异口同声地说:“好玩,这里凉快,没有蚊子咬,草坪又大,明天早晨,我们还要去山顶上看日出”。
  如勾的下弦月,已挂在山头上。隐约在山林里的一座座康养小屋,也露出了神秘的影子。在平山塘的星空下,康养小屋,如一个硕大的鸟窝,挂在树林子里。这样的小屋,就是想让来这里康养的人,体验一番天人合一,原始质朴的生活。回归自然,没有喧闹,没有繁杂的红尘旧事,更没有熙熙攘攘的人来人往。住在康养小屋,一切都是那么淡然,那么娴雅,在如水的月光里,饮一杯清寂的淡茶。晨看云起,暮望落霞,让曾经迷茫的你,在这里得到一种洗去铅华的洒脱。
  还想去帽子岭的路上走走,但没有路灯,前面漆黑一片。走到路口,妻说,太黑了,还是回去休息吧,明天还要去帽子岭看日出。回身一看,坪山塘灯光更加明亮了,一缕山岚,萦绕着康养小屋。弦月如钩,亮着清辉,天上的星子也多了,一眨一眨的,似乎在悄悄地吟唱着,这坪山塘最美的夜色。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被誉为“千古第一才女”的李清照,号称易安居士。有“词中之龙”之称的辛弃疾,字幼安,号稼轩。李清照、辛弃疾并称“二安”, “婉约以易安为宗,豪放惟幼安称首”,是济南历史文化中的...

静水流深:是一个汉语成语,意思是通过表面平静的水并不知道水底下有多深,来暗喻表面不声不响的人却蕴藏着大的智慧。 尽管,此事过去了20多年,但是,我还是无法忘却的也……为何?不为...

炎炎夏日,听说老塘荷花看了,如果不去看看,心里总觉得是种缺憾。 老家人很念旧,对老塘也寄予太多关注和期待。去年改造老塘的那段日子里,很多在外的游子不远千里开车回村,有钱的出钱...

一 我的酱汤记忆要追溯到久远的年月里,那时候,林场的人口还很多,其中有许多朝鲜族,他们的许多子女与我和我的兄弟姊妹都是同学,或者是要好的朋友。 我与一位朴姓的少年就是同学,他...

一 一阵凉风吹来,才感觉秋天来了。“思君如流水,何有穷已时。”初秋的夜,是静悄悄的,在这静寂的秋夜,满载着我的思念。 还记得七年前我们曾经相识于某个写作网站,你的文章如行云流...

老师开车行至了几座大山之后,也盘旋了几条山间公路,终于到达了学生家长大门口。于是,家长看座,学生奉茶,接着家长热情陪坐递烟,老师谦让恭维不会。这时洋溢着几张收不住的满脸笑容...

爷爷有两个儿子,我父亲为老大,居住在黑龙江的农村,二叔住在沈阳市里,是沈阳军区后勤部团职干部。住在二室一厅的校官楼里,做饭烧液化气。二婶在部队军人服务社上班,有一个独生女儿...

一 苏宝顶,原本仅仅雪峰山脉的最高峰,可这几年一直很火,火到一打开抖音、快手等软件就有苏宝顶的短视频;火到不管春夏秋冬,人们谈论的都是怎么去苏宝顶观光游玩;火到对苏宝顶的讨论...

芳芳的奶奶今年84岁,去年年初生了场大病,隔三差五的去医院。老太太很迷信,就叫50多岁的小女儿阿珍去邻村有名的“活神仙”那里算个命,“活神仙”掐指一算,说老太太还有5年阳寿,但83岁...

有人说,人生的舞台上,众生如鲫,来来去去,演绎的故事无论是惊天动地,还是平淡无奇,都离不开一个字——缘。 缘,款步无声,舒展无影,婉约在一季生命的开枝散叶,花开花落间。 缘,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