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觉好久不坐这么慢的车了,尽管还是“T”字打头的列车。这些年,出行便是飞机、高铁,如同我们的生活节奏,一直在马不停蹄地往前赶、赶、赶!越快越好!快得来不及细看身边的风景,便一闪而过,让你都无暇欣赏点什么回顾点什么。
  静静地坐在窗前,看雨滴在双层玻璃外面舞蹈,扫到玻璃上的是一条条斜线,然后,它们迅速地汇聚成一条条小溪,又迅速地垂直滑落而下。摇摇晃晃的光影,染绿了池塘上的层层荷波,也闪亮了横贯而过的条条河流,河水缱绻,如梦似幻。
  不一会儿,天边的斜阳又从云层里钻出来,云朵被它镶上了金边儿,云缝里投射出来的光线,长长远远,呈放射状,如飞箭流矢,直刺大地,感觉随时会有轰隆隆的骑兵飞驰而来。
  再看天边的流云,像是被大风扯破了的棉布一样,丝丝缕缕,片片朵朵,不成规矩地慢慢变幻着它们的样子,云卷云舒,说的就是这个样子吧?
  远处,山脊上整整齐齐的桉树,挺拔向上,阅兵的队伍似的,随着山峦体势而蜿蜒起伏。高高的山岗,更像哨兵的大风车越来越多,它们高举着长矛和刀剑,在与大自然对峙着。
  近处,田地被切割成整齐的方块,绿茵茵的,红色白色的房子散落在上面,弯弯的公路穿插在中间,偶有蜗牛似的影子在上面爬行,或者甲壳虫一样的小车在奔跑,像极了童话世界里的背景。
  再往北,就是同样整齐的白杨树了,它们的叶子在阳光下泛着油亮亮的光,随风翻动,哗啦啦啦地撞击出金属般的清脆声响。每当回到北方,我都会细细地观看那一排排的白杨树,心里默念着茅盾的《白杨礼赞》:“那是力争上游的一种树,笔直的干,笔直的枝……它的宽大的叶子也是片片向上,几乎没有斜生的,更不用说倒垂了;它的皮光滑而有银色的晕圈,微微泛出淡青色。这是虽在北方风雪的压迫下却保持着倔强挺立的一种树!哪怕只有碗那样粗细,它却努力向上发展,高到丈许,两丈,参天耸立,不折不挠,对抗着西北风……”
  当车窗外的铁轨一条条斜斜地交叉着汇集过来的时候,车也慢下来,慢下来,它告诉我们,一座城市就要到了。这个时候,我们看到的便是这个城市的背面,它赤裸裸地暴露着人们根本不用心、也不屑掩饰的丑陋——碎石、枕木、锈迹斑斑的废旧铁轨,这些也就罢了,往往还有破旧的小屋、胡乱丢弃的木板、塑料皮、拆墙的下角料、残砖断瓦、不知扔了多久的三角铁、钢筋,等等,杂乱无章地或堆放或散乱地遗弃在铁路两旁的不远处,湮没在未加整理过的杂草丛中,毫无生机地苟延残喘着,成为这个城市里一个多余的角落。人迹罕至的缘故吧,没有人想到,它们也会成为一个城市的背影,也会引起一个小小的思考。
  我们看惯了城市正面的成荫绿树、锦簇花团、林立高楼、辉煌灯火,把热闹繁华,做成了城市的名片,在这个全国各地大大小小的城镇都变得如同一个大花园一般的盛世里,肮脏、丑陋与萧索似乎是离我们越来越远,似乎,是的!因为那只不过是我们在尽力地把美好呈现在世人面前,把不够美好的事物遮盖起来,甩到脑后去了。可是,它仍然存在着。不是吗?当你静静地转过目光,就知道,不管什么样的花花世界,与它共存的,总有那么一些角角落落里的阴暗和不堪,彰示着世道的不公和人情的冷漠。
  果果跟着我坐高铁飞机比较多了,也嫌弃动车速度太慢,躺在卧铺上看平板电视还不知满足,我带他穿越十几节车厢去看硬座车里的芸芸众生。这里,有的人连个座位都没有,能够席地而坐已属难得。过道上、车厢连接处、垃圾筒旁边,都靠着疲惫不堪的身影,他们在人家的脚底边蜷缩着,时时仰望他人的面孔,还会时不时地听人呵责。抱着孩子的母亲们,更是顾不得自己的尊严与羞耻,千方百计为孩子守护一方平坦一点的落脚点,有时,还要在众目睽睽之下,撩开衣襟……如遇谁偶尔离开座位去方便或打水,瞅准机会,赶紧在人家的座位上蹭坐几分钟,待人家回来,又急忙站立起来,还要抱歉地以笑脸贴上对方那个嫌弃的冷面孔。
  现在,这情景应该是春运时列车上的常态。如果人类可以分个层次,我想,在这里就看得清清楚楚了吧?尽管不一定全都与有钱无钱相关,但是,自从有火车时起,包厢里乘坐的大多是有钱人。
  想起二十年前奔赴南方时,就是在这样的列车上(那时,还没有高铁)。手提着、肩背着、斜挎着,五个大大小小的箱包,我被挤在这样狭窄的过道里,横着竖着都走不过去。如同穿越了十八道封锁线般地紧张与艰难,赶到列车员处补卧铺票的时候,我像是刚刚走完了二万五千里的长征路,提东西的手已是僵劲不能动的样子,列车员指着我说不出话来,眼睛里有亮晶晶的东西在闪烁,我却慢慢地甩着麻木的手冲着人家傻笑。
  人生的幸福是什么?在你没有经历过艰难和困苦的时候,脚下那浅浅的一弯碧水,不但不会成为你眼里的风景,反而会是难以逾越的鸿沟。有人说,经历过的苦难,都将成为你人生的财富。从某种角度看,这不全是鸡汤。
  人人都在渴望躺平。长久的疲惫、坚守着一份辛苦,之后,躺平,那是一种盼望来到的幸福,格外甜蜜。试想,如果生活无忧,一直是躺平状态,还能感觉到幸福么?
  这个世界,有美的,就有丑的,那怕是相对而来,也有区别;有繁荣,就有萧条;有富裕,就有贫穷,有幸福,就有辛苦,一样的道理。慢慢走过,欣赏。丑陋的,就闪过;美好的,就笑着收藏。在恣睢辗转的生活里,我们追求幸福与安宁。
  走走停停之间,我们就收获了很多。
  2022.7.19.无极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清醒时做事,糊涂时读书,大怒时睡觉(当然,也要心平气和了),独处时思考;做一个幸福的人,读书,旅行,努力工作,管理好自己的的身体和心情,成为最好的自己。自己,也是我,有同感...

引子 十年前的八月十六日,安徽省马鞍山市皖江段发生的“马和汽渡104轮重特大沉船事故”震惊了海内外,国家交通部、安徽省委省政府,长江海事局、长江航运局和省市政府领导都在第一时间赶...

兰西有个彭氏大院 王建臣 家传统技艺《彭氏灯彩》已有210年的传承历史。共八代传承,祖上第一代传承人彭金福,生于公元1769年清嘉庆年间,卒于1838年清同治年间。山东省历城县人,当时在当地...

日前,卫辉(汲县)大礼堂前,一纸赫然扎目的公告:卫辉市大礼堂已经权威部门安全鉴定为危房,请勿靠近!后果自负!一石激起千层浪,舆论一片哗然. 卫辉大礼堂原名汲县大礼堂,建成于19...

清晨打开微信便看到很多条语音消息,是好友J发来的,我逐条听完后内心哽噎得难受。基于最近发生的所有事,她仿若历经一场生死,那些深夜的哭泣和欲罢不能的情绪让她辗转反侧。J说照旧做了...

侄女一家四口人从河南回娘家湖南来探望父母,无事就提议去看骆驼峰。侄女两口子邀请我陪同前往骆驼峰去看看,我就满口答应,坐上侄郎的白色上汽大众,一行六人向骆驼峰飞驰而去。 骆驼峰...

一 我的小时候,初次到姥姥家过年。就见姥姥和母亲在忙大年,扫院子,扫屋子,洗洗涮涮,再就是准备年货,又是煮又是蒸还有煎炸烹炒,忙得是不亦乐乎。 小孩子帮不上忙,大人再忙,我们照...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喜欢在故乡赵家沟的土地上行走。我想,不仅是因为竹韵书院,还有那份赵家沟情结。 赵家沟这个生我养我的地方,有我熟悉的山水,有父母忙碌的身影,有东家长西家...

晚饭后出门信步,刚至街道,两旁路灯攸然而笑,全都亮了起来。盛夏白昼时长,以至上夜班的来接班了,夕阳还匍匐在西山巅,慢慢回收着最后一抹斑斓的晚霞。 这样的晚上,甚好的去处是看水...

那些年的自然灾害,令我们老家粮食、肉类紧缺,家家种白菜、萝卜、蔬菜弥补口粮,从而辣椒成了一日三餐中,桌子上少不了的主菜。如今,人们生活富裕了,餐桌上有米饭、鱼、肉等,特别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