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辣辣的阳光笼罩着四野,阳光刺的人眼睛生疼。让人不敢去抬头,大地上那火辣辣的炙热。空气里没有一丝风,汗水只在刹那间就湿透了我脊梁。后背上的行李显得愈加沉重,我却不得加快脚步寻觅那一处可以停靠的站台。
  这是省城的郊外。陌生的道路,陌生的环境,看不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好在有手机导航,不至于迷路。突然瞅见远处一棵粗壮的老柳树,走近一看树下矗立着一个小小的站牌。703路公交车,原来这棵老树就是一处站台。树下是一个像是长方体,又不太规则的石头。却因长年累月风雨的打磨,显得异常光滑。
  我放下行李,静静坐在这个石头上。冰凉的石头,成了一张天然的凉椅。酷热,也缓慢间褪去。瞬间里,也感觉到一丝凉爽。这是炎热季节里,老柳树对路人的贴心馈赠。我带着感激的心情,打量着这棵树。这是一棵应该要两个人才能合抱起来的老树。树干有清晰的纹理,却并不显的多么苍老。
  整个树像个绿色的大伞,遮罩出一片阴凉。繁茂的枝条轻轻垂下,让阳光找不见能钻进来的缝隙。老树的后面,是一片瓦砾。看样子应该是一处被拆迁过的村庄,唯独这棵老柳树被保存了下来。
  这是一棵孤独的老树,身边没有同伴。不远处的路边,一些不知名的碎花小草,在阳光爆晒下显得有气无力。只有这棵老树,依然挺拔而健美地散发着翠绿的光芒。
  突然,起风了。风吹过老柳树,枝条轻轻摇摆起来。柳条轻轻滑过我脸庞,像小时候母亲双手的抚摸,充满温暖和疼爱。继而,又听到了小鸟的欢叫声。那是几只麻雀在老树上欢快的低语着,像是在感谢老树给了它们阴凉。
  其实,老树并不孤独。路的对面,是一处新建的站台,和柳树下的站牌默默相望。他们各自守着自己的岗位,像是陪伴又像是鼓励。新站台很别致,有长长的座椅,有洁净的玻璃广告牌。人字形的顶棚,带着仿古的味道。可是,那漂亮的顶棚,却挡不住阳光的照射。坐在老柳树下,都能感受对面站牌下的炎热。而老柳树,虽无出众的外表,却默默无闻地为路人奉献着他的浓荫!
  这棵并不孤独的老树,让我想多年前,一个小小的村庄,在村口有一棵老柳树。在这棵树下,父母送儿子出门,妻子送丈夫远行。也有恋爱的青年男女,在树下海誓山盟,海枯石烂。有多少美好和伤心的故事,在树下演绎着。老树静静矗立着,默默看着人来人往,繁华沉浮。
  这是一棵濒临危机的老树。他扎根的地方,是城乡结合地处,是大路和小路的交叉地带。这里是拆迁区,这片土地需要盖楼,这条道路需要加宽,这棵老树将去向何处?被连根拔起后丢弃?还是小心翼翼地移栽他处?我不忍去想,只为老树以后的命运担心。“滴——滴——”。一辆公交车停在树下,并没有下车旅客,只我一人上车。老树在车辆行驶中,渐渐离开我的视线。
  在省城工作生活中,看到街道上的老树不计其数。无论是城市街道的拓展,还是建设高楼大厦,城市规划者们总是尽最大努力,宁愿道路绕行,也要为老树们留下生存空间。看到城市大街小巷那一排排葱茏的树木,我不再为老柳树的命运担心,心中默默对他说:老柳树,其实你并不孤单。
  一棵棵老树,也是城市靓丽的风景线!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 八月初,我终于接到了北京某一所大学录取通知书。我捧着金灿灿的通知书满眼的热泪,第一个想到的是我的妈妈,十二年里妈妈陪伴我,为我读书,为我背书包,付出汗水和辛劳,书包成了我...

“清明”是踏青,看望修整已故前辈的房舍,是追忆的一种方式。而七月半,寸是你们的节日,“鬼节”。其实这又是另一种追忆的途径,也是一种唯心的寄托。同时,天地同步,要不每次烧钱纸...

大暑节气,我们去合阳看山看水看风景。 “早知有洽川,何须下江南。”满溢中国风的推介词,不断提醒着游人,洽川风景之美。 以“处女泉”为核心打造的洽川风景区,果然名不虚传。七月的晴...

七月,骄阳似火,烈日如焰。顶着太阳的直射,任汗水肆意外冒。身着旧时的军衣,戴着登山的遮阳布帽,笔直地站在高椅的观景台上。观看高椅的山,欣赏高椅的水,细品高椅的村落。 眼前的高...

早春去威海。正值细雨蒙蒙,急切切登船去刘公岛。 波涛滚滚,极目望去,心儿突突地跳了起来。 啊,刘公岛,梦魂萦绕的地方! 这3.15平方公里的小岛,被称为“中国历史的分水岭”。1894年发生...

1:心若桃花迎风开 蓝天白云下,风鹰渡里,妖风阵阵,行色匆匆的人群,各怀心事,猜不透的战况,风雨欲来。一场巨变,将要重重地,掀翻历史的先河,是福是祸,谁又能说得清呢。朝来风雪,...

宰相扫墓 明朝正德十一年(1516),时年四十九岁的宰相费宏卸任离京后,不久回到了江西上饶的铅山县老家横林休养。他自十六岁冬季入京补学开始,二十岁参与殿试,被皇帝钦定为状元郎,历年...

一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情感,是人类生活中,最基本的精神需求,是人与人之间,沟通交流联系的根本。但如果太重情,往往也会为情所困,为情所伤,饱受情感的折磨。 记得自己就曾经有一段...

一 一种样貌如鲶鱼的“怪”鱼,在别的地方叫“石爬子”,可能也还有其他更多的叫法吧,但在我们那儿,人们普遍称它为“巴滩子”。顾名思义,它的“窝”搭建在急流险滩处,靠肚皮的力量倒...

当我背着一背兜金黄的桉树叶回到宿舍的时候,已是上午九点多了。昨晚刮了一夜的风,还下了入秋来第一场透雨,让久居不走的秋老虎退避三舍。此刻,风和煦地吹着,秋阳在渐次厚起的云彩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