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繁星闪耀,月亮无踪。星星像镶嵌在黑色天幕上的无数钻石,用光芒擦亮漆黑。北斗七星连成勺子,勺口方向,北极星始终以不变的姿态,明亮恒久。
  我临窗而立,眺望北方。明天将向北出发,前往河北沧州。那里有我向往的广修堂医院,有我追随多年的老师田忠新。微风拂面,撩乱我额前刚洗过的头发。我的心亦如发丝,袅袅飘卷,又徐徐舒缓,慢慢放下。
  我从内儿科医生转型疼痛科。解剖基础差、神经卡压理论知识匮乏,让我时常感到力不从心。每天,我忙完工作时,就会到病人或陪护身上去捏一捏,揉一揉,美其名曰按摩,实则是自己练习手下的感觉。我从有限的时间,抽空温习解剖知识,甚至放弃打理文学社团,放弃文学创作。
  疼痛的病人越来越多,需要我对疼痛疾病的认知越高,在我最需要提升的时候,田老师来衡阳讲课。
  田老师严而不厉,诲人不倦。
  他是北方人,却像南方人的身材,个头不高。他那犀利的眼睛,能一眼看穿人的心思。笑起来时,他眼睛若有光,仿佛能照亮世界;生气起来,眼神如闪电一样,似乎要劈开黑暗。
  我听课习惯坐在第一排。田老师上课那天,我去得稍晚,挤到第四排。为了能够近距离听老师讲课和观看实操,我使出浑身解数,铺操作台、拿棉签消毒、协助老师讲解,甚至上台当模特。学习疼痛,我奋不顾身,终于成功坐到第一排的边角上。
  “后面倒数第二排,中间的那个女医生,请站起来,不要睡觉了!”都是成年的老医生了,田老师毫不留情面,居然像小学老师,维持秩序,我有些诧异。
  “我千里迢迢从河北飞过来,希望你们每个都能学到有用东西,不能让你们空手而归。不能让我依然带回去。”田老师声音有点吵哑,“也许舟车劳顿,疲倦难免,那么,就请你站起来,赴赶睡意。”
  “来这儿学习,是为了强大自己。为什么要自己强大呢?”田老师看着大家问道,“祖国强大,才不被别国欺负;人强大了,才不被别人欺负。”
  “我们做医生,只有自己强大了,才能在疫情防控期间有一席之地的病源,才能造福一方百姓。”
  暗自庆幸,自己上课越学越兴奋。若我瞌睡被点名了,真的会找个地洞钻进去。
  上课期间,许多医生带来病人到现场,实操治疗耽搁时间,讲的内容多,速度快,我留下许多问题,记在本子上,想问老师,却不敢开口。
  田老师似乎读懂了我的心事。晚上课程结束后,专门留出答疑解惑时间。我犹豫再三,这么严励的老师,我要不要提问?问题太幼稚,老师会不会鄙视我?
  当我鼓足勇气,把记在本子上的所有问题,一条条念出来时,田老师却耐心细致地进行了回答,并用赞许的眼神看着我,之前对老师太过严肃的恐惧,分秒被打消。
  从此,我成了老师的“问题学生”,问题多而广。老师也因此认识了我。
  
  二
  田老师创立广修堂医院在河北沧州黄骅市,以疼痛疑难杂症及特色治疗为主。我将在这里进行为期一个星期的理论培训和实践学习。
  走进医院,大门口墙上的行书“广结善缘,修已达人”,让人眼前一亮。田老师不辞辛苦,飞到衡阳讲课,播下善因,收获福报。当医者修行至极高境界,不是把同仁当对手,而是把科学的方法,与几十年的临床相结合的工作经验,传授给全国各地的医生,造福一方百姓。
  田老师宅心仁厚,心细如微。
  广修堂医院的病人来自全国各地。医院门口来了一位特殊的病人,三十几岁的年轻小伙子,由母亲撑扶着,双手叉腰,走几步停一下,艰难地朝诊室走来。
  他来自吉林,经朋友介绍,慕名而来。他曾展转在各大医院检查,腰间盘突出轻微,但是症状严重,不能坐、不能卧,走路困难、站立困难。到处治疗无效,医院建议手术。而病人正当壮年,家境贫寒,上有老下有小,不敢手术。
  田老师看了他的片子,再看看他侧卧蜷缩的模样,再让患者作髋关节核磁,髋关节光滑完整,这明显是一位影像与症状不符合的病人。
  田老师让病人趴在检查床上,暴露疼痛部位。只见两臀大小不等,高度不一。经过仔细问诊,患者是汽车修理工人,工作中曾一屁股坐到角铁上,次日便走不了路。
  得出诊断是臀部外伤所致的瘀血,与腰间盘突出无关。若是手术治疗好的椎体,这位顶梁柱就完了。这种情况,保守治疗,活血化瘀,通络止痛便可。
  看着田老师针出痛消,儿子不用开刀,母亲老泪纵横。为给他治病,卖了牲口,抵押了房子,带了十万来块钱找田老师。而田老师治病查因,找到根源,分秒解决问题,花丁点小钱便解决问题。诊所如行路,方向不对,努力白费。
  田老师每天带领我们查房,几层楼的病人在八点后都会恭恭敬敬地等在病房,因为田老师是他们的恩人,如同再生父母。
  三楼十五床的患者是位二十多岁的小帅哥颈型颈椎病。田老师带着我们查房,恢复正常的他,居然躺在床上看手机,不曾正眼瞧一眼。田老师当即批评教育,医生查房时,患者应该坐起,与医生交流。这种目中无人,要沟通教育,让他懂礼貌懂感恩。
  田老师能模仿各地方言,熟知各地风俗习惯,他讲述自己无数的成功经验。
  他是一位巨人,托起我们飞向更高,走向更远。
  
  三
  田老师众善渡人,博学多才。
  他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国内国际重大事件,了如指掌。他精历史政治,通古今名人名事名言。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从田老师口中能学到许多书本上永远学不到的知识。
  田老师被评为黄骅市人大代表。“黄骅好人”的领奖致词:“生命是大自然孕育的‘艺术品’,医生就是修复生命的‘工匠’。”一名好医生,也是工匠精神的传承者。黄骅广修堂医院的院长、主治医师田忠新便是医生群体中工匠精神的杰出代表。他是黄骅的好人,是人们心中的好医生,是我们心中的好导师!
  田老师把自己毕生的经验和绝活,无私地传授给我们,让学员安全高效规范地使用各种治疗方案。他绝不像有的老师为了追求某些效应,虚假夸大某种治疗或某种药的疗效,误导参加学习的医生。让医生们一听全会,一用全废。
  他激励我们,宁愿让人恨,也不要让人怜,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若有人恨,是因为优秀得让他人嫉妒。不要在旁人的眼光,当遥遥领先、一骑绝尘时,所有的诽谤奋恨都成过眼云烟。
  恩师如星,其言似光。田老师常说“帮助别人,快乐自己”,我就是得到田老师帮助的人。光耀杏林铸医魂,点亮四海仁者心。
  依然是星光闪耀的夜晚,我们将返航回湘。
  回想田老师,他用自己的智慧,点亮我们的希望。汇聚成一片火海,燃烧仁心仁术的激情。当我们学成而归,飞向大江南北,力行人体通和治养,当是天下消痛的践行者。
  湖湘之北,苍穹之上,​田老师就是那颗最明亮是耀眼的北极星。是我们前进的动力、指引的灯塔,在黑暗中导航的方向,让医生们永不迷路。
  在沧州,我们聚是一团火;回湖南,我们散作满天星。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 八月初,我终于接到了北京某一所大学录取通知书。我捧着金灿灿的通知书满眼的热泪,第一个想到的是我的妈妈,十二年里妈妈陪伴我,为我读书,为我背书包,付出汗水和辛劳,书包成了我...

“清明”是踏青,看望修整已故前辈的房舍,是追忆的一种方式。而七月半,寸是你们的节日,“鬼节”。其实这又是另一种追忆的途径,也是一种唯心的寄托。同时,天地同步,要不每次烧钱纸...

大暑节气,我们去合阳看山看水看风景。 “早知有洽川,何须下江南。”满溢中国风的推介词,不断提醒着游人,洽川风景之美。 以“处女泉”为核心打造的洽川风景区,果然名不虚传。七月的晴...

七月,骄阳似火,烈日如焰。顶着太阳的直射,任汗水肆意外冒。身着旧时的军衣,戴着登山的遮阳布帽,笔直地站在高椅的观景台上。观看高椅的山,欣赏高椅的水,细品高椅的村落。 眼前的高...

早春去威海。正值细雨蒙蒙,急切切登船去刘公岛。 波涛滚滚,极目望去,心儿突突地跳了起来。 啊,刘公岛,梦魂萦绕的地方! 这3.15平方公里的小岛,被称为“中国历史的分水岭”。1894年发生...

1:心若桃花迎风开 蓝天白云下,风鹰渡里,妖风阵阵,行色匆匆的人群,各怀心事,猜不透的战况,风雨欲来。一场巨变,将要重重地,掀翻历史的先河,是福是祸,谁又能说得清呢。朝来风雪,...

宰相扫墓 明朝正德十一年(1516),时年四十九岁的宰相费宏卸任离京后,不久回到了江西上饶的铅山县老家横林休养。他自十六岁冬季入京补学开始,二十岁参与殿试,被皇帝钦定为状元郎,历年...

一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情感,是人类生活中,最基本的精神需求,是人与人之间,沟通交流联系的根本。但如果太重情,往往也会为情所困,为情所伤,饱受情感的折磨。 记得自己就曾经有一段...

一 一种样貌如鲶鱼的“怪”鱼,在别的地方叫“石爬子”,可能也还有其他更多的叫法吧,但在我们那儿,人们普遍称它为“巴滩子”。顾名思义,它的“窝”搭建在急流险滩处,靠肚皮的力量倒...

当我背着一背兜金黄的桉树叶回到宿舍的时候,已是上午九点多了。昨晚刮了一夜的风,还下了入秋来第一场透雨,让久居不走的秋老虎退避三舍。此刻,风和煦地吹着,秋阳在渐次厚起的云彩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