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回老家了,我不能时常陪伴他,对他的思念只能通过一次次翻看监控,关注他的喜怒哀乐。
  天蒙蒙亮,父亲拖着疲倦的身子,在宽敞的院子里走来走去,凉晒着奶奶的衣服、被子。脸上布满血丝,不停地抽着旱烟袋。九十岁的奶奶瘫痪在床,生活不能自理,全靠父亲照顾衣食起居。闲不住的父亲,为了打发闲暇的时光,整理花园,种植蔬菜,播种玉米,修理院子,不停地找活干。
  前几年,父亲住在县城,接送侄子。上了年纪的奶奶病情加重,父亲在家人的反对中,迫不及待地去翻修老家的房子。去年二月,天气稍微转暖,父亲带着奶奶回到老家。七八年没有住人的房子,既阴冷又潮湿,他不辞辛劳地清扫、烧炕,整理杂物,抹锅上灶,开始了独居的生活。不会做饭的父亲,只能每天吃馒头、下挂面,过着饥一顿饱一顿的生活。
  接下来的日子,父亲开始筹划盖房子。他四处打听,反复比对,最终确定由亲戚盖房子。设计师对房子先进行设计,再计算造价。经过协商,工程终于启动了。先要拆掉旧房子,父亲找来挖掘机,在一小时的轰隆隆声中,土房倒塌在废墟中,往昔的家消失了。我看到监控中的父亲弯着腰,不停地捡木头、拾瓦片,面带笑容,脚步铿锵有力。
  为了使房子盖得高一点,需要垫院子。弟弟提前联系好工地司机,随着大卡车的鸣笛,十六车土高高地堆在院子里,父亲不分昼夜地倒土。经过一周的修整,院子终于垫平了。随之而来的是拉沙子、水泥和钢筋。父亲一次次打电话,一次次把它们搬进院子。为了民工的住宿,他不得不搭建两个帐篷,准备好床板。天气多雨,帐篷阴冷潮湿,他经常给民工们晒被子,嘘寒问暖,民工们感动不已。
  盖房子的日子越来越近,父亲起早贪黑,整理工具,购买用具。特别是运转的过程更辛苦,道路松软,乡村的司机技术欠佳,不能直接进入院子。父亲只能用架子车一次次运进院子,泥泞的土路,他不知付出多少辛酸和汗水。经过两个月的劳作,房子终于盖起来了。白的墙,红的瓦,玻璃门窗在阳光下闪闪发亮。父亲靠在墙上,东瞧瞧、西看看,不停地抚摸着,嘴里不停地念叨着盖房的艰辛。
  父亲和奶奶住在窗明几净的房子里,凉风嗖嗖,吹拂着他的脸颊,一条条沟壑似的皱纹,爬满他的额头。僵硬的腰杆直不起来了,他喃喃地说:“你奶奶要好好活着,享受家的新面貌哩!”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父亲仍旧重复着他的工作:洗衣、做饭、打扫房屋……
  空空的新房,只有简单的家居,显得单调而落寞。我和妹妹商量给父亲布置好新房子,先买好房间的家居,衣柜、床、茶几、沙发,再买些字画贴在墙上,中堂摆在中央。父亲嘴里说着不用,心里乐开了花。弟弟在院子里装上灯,晚上院子里灯火辉煌,飞蛾扑来转去,孩子们追逐打闹,石桌上摆满农家菜,追忆着童年的往事。一家人坐在院子里,回味生活的变迁,讲述着党的好政策,感恩之心沉浸在家人的心中,孩子们的街舞、歌曲、快板等节目绘声绘色,丰富多彩,大人们笑声不断,其乐融融。
  特别是今年的春节,我们姐妹载着年货,带着大包小包回家过年。孩子们高兴地合不拢嘴,大声唱着、喊着、叫着,声音响彻大地,他们像一匹匹开缰的骏马,在雪地上堆雪人,打雪仗。晚上,谈话声、喝酒声、鞭炮声夹杂在一起,热闹极了!父母吃着年夜饭,看着春晚,不时给奶奶夹着各种肉菜,奶奶脸上露出久违的笑容。
  春暖花开,柳树展示着绿色的卷发,小鸟唱着动听的歌谣。布谷鸟提醒人们开始播种了,父亲开始整理菜园了。他在院内的墙角下,用石头砌墙,围成两个正方形。松土、除草,撒上油麦菜和生菜。在院外,种上菠菜和油菜。在玉米地的一角,整齐分布着韭菜、包菜、豆角、葫芦。地边上种上萝卜和大葱,在一片空地里覆膜上辣椒、西红柿,各种菜在春风的吹拂下,渐渐地成熟。站在菜园边上,放眼望去,辣椒苗一排排整齐矗立着,在微风中摆动着;西红柿苗子拖着笨重的身子,往身上盖土,唯恐自己倒在地上。生菜绿油油一片,好像清水中洗过一样,干净、清新。韭菜绿油油一片……
  暑假期间,我们带着儿女回家避暑,父亲高兴地带着我们参观菜园,并摘了许多新鲜蔬菜,让我们品尝美味佳肴。吃着各种蔬菜,我体会着父亲的不易,感悟着父亲的伟大。我泪眼朦胧,哽咽着,抱怨着无能的我不能为父亲排忧解难。临走时,父亲挎着篮子,走进菜园,给我们采摘带走的蔬菜,反复挑拣着,唯恐给我们带去坏的蔬菜。车子慢慢移动,父亲目不转睛地盯着车子的方向,挥手告别。坐在车里,泪水迷糊我的眼睛,我一直看着阳光下的父亲,是那样单薄,那样消瘦。车子越走越远,我又打开手机监控,看到父亲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偷偷地抹眼泪,我再一次感受到撕心裂肺的痛。
  父亲除了种菜之外,他还有惊人的收获。那天,骄阳四射,心烦意乱,我打开监控。看到父亲在院子里戴着草帽,满头大汗地搅晒麦子,我以为是别人家的麦子。立马拨通父亲的电话,询问谁家的麦子,父亲自豪地说:“我种的麦子丰收了!”我开始抱怨,你一个人好好休息,我们给你买面就行,种小麦,除去费用,啥都没有。父亲生气地说:“家中有粮,心里不慌,我用它打发时光哩!”
  原来,种小麦时,父亲害怕我们阻拦,没有告诉家里任何人,偷偷地叫上村里的旋根机犁地,清理杂物,再撒上种子。不知多少个日日夜夜,他反复在地里,除草、施肥、打药,看麦苗的长势。太阳炙烤着他单薄的身子,汗水湿透他的衣襟,在风吹日晒中,小麦终于到了收获的季节了。
  父亲不厌其烦地观察麦粒的情况,找准时机,找来大型脱粒机,在机器的翻滚中,一袋袋饱满的麦子整齐放在地里。父亲眯开眼笑,看到自己的劳动成果,心里美滋滋的。
  尽管监控中的父亲每天忙碌着,但顽强的他身体健康,心里充满阳光,一直行走在追寻幸福生活的道路上。作为子女,我们无法左右父母的生活方式,只要他们快乐,就随他去吧!这可能就是对父母最好的孝敬。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清醒时做事,糊涂时读书,大怒时睡觉(当然,也要心平气和了),独处时思考;做一个幸福的人,读书,旅行,努力工作,管理好自己的的身体和心情,成为最好的自己。自己,也是我,有同感...

引子 十年前的八月十六日,安徽省马鞍山市皖江段发生的“马和汽渡104轮重特大沉船事故”震惊了海内外,国家交通部、安徽省委省政府,长江海事局、长江航运局和省市政府领导都在第一时间赶...

兰西有个彭氏大院 王建臣 家传统技艺《彭氏灯彩》已有210年的传承历史。共八代传承,祖上第一代传承人彭金福,生于公元1769年清嘉庆年间,卒于1838年清同治年间。山东省历城县人,当时在当地...

日前,卫辉(汲县)大礼堂前,一纸赫然扎目的公告:卫辉市大礼堂已经权威部门安全鉴定为危房,请勿靠近!后果自负!一石激起千层浪,舆论一片哗然. 卫辉大礼堂原名汲县大礼堂,建成于19...

清晨打开微信便看到很多条语音消息,是好友J发来的,我逐条听完后内心哽噎得难受。基于最近发生的所有事,她仿若历经一场生死,那些深夜的哭泣和欲罢不能的情绪让她辗转反侧。J说照旧做了...

侄女一家四口人从河南回娘家湖南来探望父母,无事就提议去看骆驼峰。侄女两口子邀请我陪同前往骆驼峰去看看,我就满口答应,坐上侄郎的白色上汽大众,一行六人向骆驼峰飞驰而去。 骆驼峰...

一 我的小时候,初次到姥姥家过年。就见姥姥和母亲在忙大年,扫院子,扫屋子,洗洗涮涮,再就是准备年货,又是煮又是蒸还有煎炸烹炒,忙得是不亦乐乎。 小孩子帮不上忙,大人再忙,我们照...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喜欢在故乡赵家沟的土地上行走。我想,不仅是因为竹韵书院,还有那份赵家沟情结。 赵家沟这个生我养我的地方,有我熟悉的山水,有父母忙碌的身影,有东家长西家...

晚饭后出门信步,刚至街道,两旁路灯攸然而笑,全都亮了起来。盛夏白昼时长,以至上夜班的来接班了,夕阳还匍匐在西山巅,慢慢回收着最后一抹斑斓的晚霞。 这样的晚上,甚好的去处是看水...

那些年的自然灾害,令我们老家粮食、肉类紧缺,家家种白菜、萝卜、蔬菜弥补口粮,从而辣椒成了一日三餐中,桌子上少不了的主菜。如今,人们生活富裕了,餐桌上有米饭、鱼、肉等,特别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