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40年来,母校似乎一直驻在我心里。至少是“常驻”。在校读书的四年亦然。
  母校的信息,好像已与我融为一体、不分彼此。
  
  一
  如今,母校的原名“山东轻工业学院”和现名“齐鲁工业大学”,是我眼中最最特别的名词、凝固于心的永恒的图腾、生命中一帧永久的标志和符号、生活里最最隽永的印迹和记忆。
  平时,仿佛随时随地,母校都有可能“出现”在我身边。上下班路上,在家里、在单位,吃饭、睡觉、休息、散步,白天、黑夜,甚至在睡梦中,所有这些寻常不寻常的时刻,我随时可能会想起亲爱的母校,母校便沿着我的思绪飞越千里、立即来到我面前!
  每每想起母校的点点滴滴,以及在校期间的某时、某处、某事,母校就会浮现在眼前,仿佛一抬眼就看见了,一伸手就能触摸到校园的一草一木;像又回到了日思夜想的美丽校园;在校学习的各种场景、大事小情、恩师同窗,始终像许多黑白老电影拷贝,一直装在我脑中;随时可能开始自动播放——那些难忘的日日夜夜、快乐幸福、艰难苦愁、师生挚爱、同窗友谊、手足深情、恩师教诲……
  平时,经常想起某一位老师、某一个同学,心里便思绪万千、或百感交集,或是激动、或者喜悦……一次次地掀起情感的波澜。
  有时候,从当地的老同学那里偶然获悉母校的什么讯息,或什么人什么事、哪个老师同学……我会迫不及待地接上去询问其有关的细节,一个接一个问不够。不是好奇、仅是热情关心。
  总之,母校的信息、校园的一草一木,都是我们的牵挂;当初的宿舍、教室……一点一滴均为我心中的珍藏,就像文物珍玩。
  现实中,尽管很少与母校有实际性的联系,也不好意思麻烦打扰母校和老师。但是几十年里,母校实际上一直与我“链接”在一起,不离不弃。实际上,我时时刻刻都在关注母校、关心母校,暗中静静地留意母校。
  这种看不见摸不着的联系纽带,就是心灵、就是情感、对母校的挚爱与深情!
  是心灵相通,是情感相系,是深情相融。
  记得,有过无数次梦见——梦里回到母校。在梦中,所见场面有时候与在校学习时的真实场景一样,有时是梦中杜撰的故事或音画。但是,都与母校密切相关、和我紧密相连。
  其实应该说,母校一直在我心里,永远铭刻在记忆深处;不会离去、不会消失,永远健在、青葱苍翠!
  回忆中的母校,每一点都终生难忘,每一滴皆弥足珍贵!
  
  二
  至今不忘,那是毕业以后几年,有一天我在当地报纸上,偶然看到母校的招生信息,好像是母校成人教育办公室发布的在职教育招生公告。我眼前一亮,一如发现了珠宝!随之心潮起伏非常激动!立即仔仔细细阅读一遍;颇有“见信如面”之感;像是突然接到了母校寄来的滚烫“情书”,20几岁的我读得腮红耳热;仿佛看到了母校、回到了母校的怀抱。太高兴了!完全想不到,我会以此方式在此相逢母校!
  我的心在说:母校,你好!好久不见,甚念!等回来我去看望你!
  下班时,我专门把刊载公告的报纸带回家,给妻子看。到家以后,翻出报纸指着公告为她阅读,她一边忙活家务一边听。我说,你看看我们学校,山东轻工业学院成人教育招生简章。她也听得挺愉悦。我心里很兴奋、很快乐。原来,母校还在报纸上刊登公告;原来,在我家这里也能“见到”母校;原来,母校还在我们本市进行成人教育招生。
  读完,我又浏览几遍内容,端详半天爱不惜手,舍不得放下报纸。那惊喜那阵势,好似我再次被母校录取、金榜题名!阅毕,专门将其仔细折叠起来夹进书里、放到书柜上保存。
  我高兴地和妻说:真想不到,俺学校还有“成人教育”,并在咱这还有招生计划。特别替母校高兴。那感觉有几分像是母校迁入本市、搬到了我们家门口!觉得特别亲切。
  以后类似的事情,有许许多多次。有时候也把报纸拿回家给妻子看,有时候不带报纸,口头学给家人听。
  每次推荐给夫人,我总会说:你快看,俺学校的什么什么……如果看到介绍母校的各种报道,那就更高兴了。每次读完都要收藏好。以后有时会找出来再看看。可惜现在已经找不到这些资料了。多年里数次搬家,可能无意中遗失了。
  如此这般,每一回“遇见”母校,我都能说出一串有关的记忆。在校期间的什么故事,或哪位同学、哪位老师。还有受此激发引出一些新的回忆……
  反正,母校的任何一点消息,在我眼里都像一个喜讯;每看到母校的一点变化与进步,我都像得了奖;而当真的看到母校的某个喜讯,那我简直就像中了六合彩。
  总之,每每听闻母校的消息、信息,就像见到了亲人。
  我曾和妻说过:其实,我也可以再学一个母校的在职本科学历。拓展视野、提高专业技能。当然,这一点因故并没有实施。
  但是在梦中,我却多次实践了这一个理想:我竟多次梦见,再次考进了轻工学院,被录取后喜悦地走进母校的大门来报到。那场景竟然像真的一模一样。
  
  三
  想想挺奇怪。多年里,几乎从来不看报纸广告。这似乎成了我的习惯。那些年,报纸经常是下半版或三分之一是广告。然而许多次,我却总能在成堆的广告版面中,神奇地发现报纸上有关母校的公告、介绍;从一版版众多新闻报道里,一眼就能“抓出”母校的报道,一下子就能意外地盯上“山东轻工业学院”这几个字,甚至无意中,用眼的余光都能“碰巧”发现母校的名字!这是为什么呢?
  想来想去,大约只有一种解释:因为母校及其名字不同寻常,与我心有灵犀、有不解之缘;更由于,这七个字一直就在心中,与我寸步不离,和我心心相印。
  在报纸上,每次看见母校的信息,那不是“看见”了。我与母校这般“书面会见”,是“心像”的邂逅、是灵魂的相遇。正是因为,母校一直就在我心中,并将永远铭刻于心间。
  这个“心像”,好像时时刻刻都在寻找与之匹配的字眼。所以,我才能一眼就看见报纸上面母校的信息。这从来不需要我的眼睛去寻觅、搜索校名。我的心灵,自会与母校的名字——深情相约、自动邂逅、主动见面!
  
  四
  毕业以后某年,母校出版了一份报纸“校友通讯”,记不清是周刊还是月刊。能陆陆续续收到母校寄来的报样。每一次见报,都似见到了母校!心里都特别兴奋,充满感激,觉得母校还记得我们,没忘记我们。学子虽然毕业离校了,却还与母校心连心、在“一起”。我总是如饥似渴地马上拜读报纸,一字不落阅读报纸的所有内容,边边角角也滴水不漏地阅览,生怕漏看一个字。有如阅读名著、经典。报上的每一篇文章、每首诗词、每一则消息或报道,我都要仔细研读——以激动愉悦的心情。并且经常推荐给家人看。
  逐渐地,母校成立了校友会;进入电脑网络时代,学校又有了自己的网站,QQ群、微信群、微信公众号等,获取母校信息更便利、更快捷、更应时了。我每天都要几次翻看,不论母校发布了什么文章、消息,人物、事件介绍等,都一一认真拜读,欣赏学习。阅读过程好不惬意快活!
  
  五
  近几年,母校成功地与山东省科学院合二为一。更使母校的发展日新月异,步入了快车道!在全国所有大学的综合排名节节攀升!
  得知母校的排名不断提前,已经进入全国百强、名校,更是兴奋不已异常激动!回家以后,我马上告诉妻子这个“特大喜讯”。并且随时将母校的信息、文件、网页,或者微信内容转发给她。让她和我同步分享、一起快乐、一块儿沉醉!特别是近几年,母校的排名不断持续提升,在百强大学内,还能一年一个台阶稳步上行,每年名次都有所提高!实属难得、非常不易!看到母校的长足进步,我简直像得了大奖般为母校由衷高兴!
  母校图书馆发布启示,说需要艺术摄影作品、书法作品时,我马上准备作品献给母校,没有片刻犹豫。一一翻找出旧的书法作品,又结合学习教书育人内容,有针对性地专门为母校写一些新的书法。然后精心地折叠好、包装起来,急火火地快件发给母校。
  馆长收到快件以后,在电子信箱回复说:谢谢校友。我说,不谢,应该的。只要母校需要,在力所能及范围内,无论为母校做什么都是应该的、值得的。因为母校培养了我们。应该回报母校的恩情、感恩母校,报答母校对学子的辛勤培育。
  
  六
  这些年,平时到各地办事情、出公差,许多次路过济南。每一次都要在飞驰的火车上,特意从车窗里郑重其事地搜寻母校。想一睹日夜思念的校园风采。
  可惜,根本看不见!一次也没看到。然而,看不见也要看,下一次路过济南,还会照看不误。明知道看不见,还是抱了希望,仍然提前做好准备,数着车站看好时间,准时趴在火车窗户上,全神贯注地往北看黄台北路南口。
  在火车上看母校的意念,始于一次长途出差。在烟台坐火车出发离站以后,我突然想起来了,既然路过济南,没空下车返校看望老师校园,却可以在火车上看一次母校!念头一出,我好兴奋。只是不知道能不能看见?
  毕业几年了,一直没再见过母校,听闻的母校消息也不多。车至半途,我已经做好了充分准备,在车窗户往右/北边观察,斟酌好观望高度角度等。像要参加一场神圣的检阅、观礼!
  在校读书期间,入学和放假前后来回往返,虽然曾经十数次经过黄台北路南口,但是居然从来没想过在火车上看看母校。而今灵机一动才终于想起来。
  母校位居路西侧中部,校园南边到路南口大约有五六百米以上。我提前准备好,伏在火车窗边瞪着双眼目不转睛、不敢眨眼睛,生怕错过什么。全神贯注地等待黄台北路南路口的出现。
  结果是,根本看不到,时间太短、学校太远,别说路两边的参天杨树遮天蔽日,路上的人车川流不息,都给我带来了很大的干扰。从这么远看去,即使看见了母校的院墙或大楼,也不一定能够看清识别。火车那么快,可能仅仅一秒钟就飞驰而过了。真正的“白驹过隙”。
  季节也有关系,暖和天树繁叶茂,根本看不到母校的任何影子。等到秋冬来临草木凋零、叶落归根,透过树枝桠缝隙仍然看不清母校的倩影。也许看到的楼厦是母校,但是根本判不明是与否。
  尽管看不见母校,每次临近济南东郊时,还是依然故我执拗于此,郑重其事地站起来走到车窗跟前,专注于寻觅黄台北路南口,并随便浏览济南的市容风光。就像一次浪漫的约会或“朝圣”!
  往西路过济南时看,回来离开济南时也要看——朝着臆想猜测中母校的位置、方向!同时,在心里使劲追忆母校的点滴、今昔、花絮,于回忆中“看”一眼心心念的母校的光辉形象!
  
  济南,有我的母校!母校,有点像我心目中的另一个家;济南,似乎已成为我的第二故乡!在那里生活学习了整整四年,长长短短的故事、大大小小的经历;那么多亲爱的同学、那么多敬爱的老师……每间教室,皆留下了我们的青春和气息;每一寸甬路、花圃,都印上了我们年轻的足迹……
  是的,多少年来,母校好像无所不在;似影子一直跟在我身边,如影随形;时不时地晃在我眼前,陪伴左右;已深入我的生活,牵动着我的神经,维系浓郁着我的情怀,点染芬芳着我的身心、甚至梦境梦幻……
  也因为,毕业离校时,我的深情、我的厚爱,已经留在母校,播种在校园。现在,大约已经生根、发芽、开花、结果了!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清醒时做事,糊涂时读书,大怒时睡觉(当然,也要心平气和了),独处时思考;做一个幸福的人,读书,旅行,努力工作,管理好自己的的身体和心情,成为最好的自己。自己,也是我,有同感...

引子 十年前的八月十六日,安徽省马鞍山市皖江段发生的“马和汽渡104轮重特大沉船事故”震惊了海内外,国家交通部、安徽省委省政府,长江海事局、长江航运局和省市政府领导都在第一时间赶...

兰西有个彭氏大院 王建臣 家传统技艺《彭氏灯彩》已有210年的传承历史。共八代传承,祖上第一代传承人彭金福,生于公元1769年清嘉庆年间,卒于1838年清同治年间。山东省历城县人,当时在当地...

日前,卫辉(汲县)大礼堂前,一纸赫然扎目的公告:卫辉市大礼堂已经权威部门安全鉴定为危房,请勿靠近!后果自负!一石激起千层浪,舆论一片哗然. 卫辉大礼堂原名汲县大礼堂,建成于19...

清晨打开微信便看到很多条语音消息,是好友J发来的,我逐条听完后内心哽噎得难受。基于最近发生的所有事,她仿若历经一场生死,那些深夜的哭泣和欲罢不能的情绪让她辗转反侧。J说照旧做了...

侄女一家四口人从河南回娘家湖南来探望父母,无事就提议去看骆驼峰。侄女两口子邀请我陪同前往骆驼峰去看看,我就满口答应,坐上侄郎的白色上汽大众,一行六人向骆驼峰飞驰而去。 骆驼峰...

一 我的小时候,初次到姥姥家过年。就见姥姥和母亲在忙大年,扫院子,扫屋子,洗洗涮涮,再就是准备年货,又是煮又是蒸还有煎炸烹炒,忙得是不亦乐乎。 小孩子帮不上忙,大人再忙,我们照...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喜欢在故乡赵家沟的土地上行走。我想,不仅是因为竹韵书院,还有那份赵家沟情结。 赵家沟这个生我养我的地方,有我熟悉的山水,有父母忙碌的身影,有东家长西家...

晚饭后出门信步,刚至街道,两旁路灯攸然而笑,全都亮了起来。盛夏白昼时长,以至上夜班的来接班了,夕阳还匍匐在西山巅,慢慢回收着最后一抹斑斓的晚霞。 这样的晚上,甚好的去处是看水...

那些年的自然灾害,令我们老家粮食、肉类紧缺,家家种白菜、萝卜、蔬菜弥补口粮,从而辣椒成了一日三餐中,桌子上少不了的主菜。如今,人们生活富裕了,餐桌上有米饭、鱼、肉等,特别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