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来宾、各位亲朋:
  今天,我们怀揣着悲伤的心情,在这里深深悼念于我敬爱、真切与血浓的爷爷
  曲伤哀起,风严号尽,云天在低声的叹息中变得愈加凝沉;光华暗影,草走叶落,万木在春秋的凌厉下变出更多摇曳!一切都在流逝着,生命在不停地跳动下,缓缓地迈向必然,让身为孙孝的我在感受生命的无常下,一点一点接受着爷爷离世的刺痛。
  回顾我爷爷的一生,无疑是令人骄傲的,纵使作为孙子的我对于爷爷的春华,只有旁人讲给我听的零散的记事,但我依旧能在旁人的言语中读出难以掩盖的尊重与崇敬,也正是因为这样,我在爷爷享年七十九岁下,怀着内心的苦楚告诉世人我爷爷,一个为医疗事业奉献一生的共产党员。
  爷爷出生于1944年9月,是抗日还未结束的年代,农村的家庭,使得爷爷坚强,也更加加快了爷爷内心的成长,贫下的疾苦,温饱的渴望,无时无刻都不在刺激着作为家中长子的神经,正是这样爷爷在初中学业未结束时,便开始了一个长子的成年生活,与曾祖父一起负担着这个作为孙子我无法想象的家。依稀还记得,爷爷曾经与我讲起自己十二岁,为家中生计而入城打工,一人独走几十里路,口袋里找不出吃食;入城为工,寒冬竟无一床棉被的经历时,表情的豁达与坚守家庭的执拗,爷爷回忆起这些经历,心中也并无多少感伤,更多的是忘不了那位同为工人的长者被褥的分享。身为孙辈,在感叹苦难年代下前人的奋斗血泪的同时,也敬佩着爷爷无忘人惠的优良品质,在我看来正是爷爷心中的执着与感恩,促使着爷爷能在工人、保管员与会计多种工作的转换下,依旧保持着本有的出色;也正是凭借着万变下的不变的本色,爷爷能在机会面前牢牢把握,从而得到了去延安参加赤脚医生培训学习的资格。之后,爷爷凭借着自身的勤奋认真踏实的态度,毕业之后回到家乡洛川,于县医院实习,并自此以后开启了行医治病救人的一生。
  而生活并不是童话,它总在平铺下予人以波浪。爷爷在医院实习了一段时间后,便因曾祖父的健康而回家务农,帮助曾祖父解决基本的生活,并与此同时,修整家中窑洞,维持着家中弟弟们成长,也在奔波之下,解决了几位兄弟的终身大事;我很难想像爷爷当年身上的负担有多么地沉重,作为一个初入社会的我,却能浅尝出“生活”二字在爷爷的心中是浸满汗水,且意义非凡的。1969年,家中因为有爷爷的艰辛而多了不少维持,几分起色之下,爷爷又回到了医疗事业中去,在悬壶济世的传承与温润良善的本色交叉中,爷爷因精湛的医术和医治不计报酬,为更多人熟知,也为更多人称赞;等到了1973年,爷爷调入北谷医疗站工作,之后又转入秦关卫生院,并度以七年岁月,在此期间,爷爷并没有因工作的调动而懈怠,爷爷深知治病救人是医者的初心使命,更知治病无小事的道理;七年之中,在秦关村镇的各个地方跑入跑出,秦关乡里无人不知,韦医师的问诊的紧俏与驻村监护的认真。
  等到1980年,爷爷结束秦关卫生院的工作调入县医院时,早已积累了丰富的临床经验,在患者口口相传的信誉之下继续着自身的事业,同年入党,成为一名光荣的共产党员,爷爷由此赋予了自身更加坚定的使命感与责任感,不论是分管医院住院大楼的基建,还是转入临床后的内科门诊与住院部,爷爷都牢记着作为医者与共产党员的初心使命,秉持着认真负责与服务大众的态度进行自己的行医事业;之后,爷爷于省医院进修学习一年,后进入县医院传染科工作,任副主任一职,管理县医院的传染科,后任主任,从此就是承继二十年的医疗生涯,并评选为洛川县优秀共产党,所在科室亦多次评为医院先进科室,后爷爷在勤勤恳恳、兢兢业业的几十年工作下,于2004年退休。
  爷爷退休之后,该是颐养天年的岁月,但我自小时起,眼里却只有忙碌的身影与操劳不止的话语,爷爷工作的生涯结束了,可作为医者作为家中长辈,慕名而来的患者与后辈的琐事,爷爷依旧难以割舍;长久之中,时代发展了,幸福也慢慢多了起来,爷爷曾经寒苦的岁月早已不知遗落在记忆的何处,但在那个年代奋斗的齿轮从来没有停止过旋转,在患者的眼里,爷爷总是那个在诊治结束后,依旧重复叮嘱的韦医师,而我作为孙辈,虽未经历过爷爷在工作期间的问诊,却常常能在家中见到过去的病人口口相传的登门问诊;所以我时常在想爷爷或许从来就没有离开过自身的工作岗位,从来就没有离开过患者口中的韦医师,从来没有忘记过曾经在延安学医的治病救人的热诚,他就是这样在生命燃尽之时,也没有失去作为医生的名字。
  纵观爷爷的一生,我们见不到电视上那些挥斥方遒、指点江山的豪迈英雄,生活从来没有离开过爷爷,不论是儿时童年、不论是少年学习、亦不论是坚持一生的行医事业,爷爷总是在支撑着自己的家,总是扮演着支撑生活的角色,我的父亲与爷爷的儿女们,总能找到那个富有安全感的爸爸,同时也是我骄傲的指导我成长与做人的爷爷。罗曼·罗兰曾经说过: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看清生活的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我想这便是爷爷的一生,一位党员,一位医者,在爱岗敬业,在勤劳奋斗,在温良真诚之下,为我们所作的独属于他的诠释,我们今天眼眶中的热泪也正是难以用文字表达的这样的情感。
  爷爷,于2022年5月25日2点34分撒手人寰,永远地离开了我们,想见仪容空有影,欲闻教诲杳无声。我失去了一位好爷爷,爷爷的儿女们失去了一位好父亲,那些曾经的患者们失去了一位好医师,但自始至终爷爷都是在家人的真切与周遭的敬仰中走向生命的必然,清晨的朝曦与黄昏的晚霞都在沾染着爷爷生命的辉光,只要我们牢记爷爷的高尚的品质与优秀的情操,作为自己做人的典范,作为自身永远进步的动力,我相信爷爷一定能够在九泉之下含笑,爷爷的在天之灵一定会护佑着我们能够幸福安康,我县的医疗事业会更加地兴旺发达。
  在此我想最后再祝愿一声:一路走好!安息吧!我永远引以为傲的爷爷!
  
  时2022年5月26日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夏日蝉鸣,让我童年的记忆里闪过无数关于蝉的踪迹。 一 蝉的称谓很多,蝉是书名用语,知了是普遍的俗称,是根据蝉的鸣叫声而得名。派生出来的词还有“季鸟”、“蛭蟟”、“蛣蟟”等,“季...

清醒时做事,糊涂时读书,大怒时睡觉(当然,也要心平气和了),独处时思考;做一个幸福的人,读书,旅行,努力工作,管理好自己的的身体和心情,成为最好的自己。自己,也是我,有同感...

引子 十年前的八月十六日,安徽省马鞍山市皖江段发生的“马和汽渡104轮重特大沉船事故”震惊了海内外,国家交通部、安徽省委省政府,长江海事局、长江航运局和省市政府领导都在第一时间赶...

兰西有个彭氏大院 王建臣 家传统技艺《彭氏灯彩》已有210年的传承历史。共八代传承,祖上第一代传承人彭金福,生于公元1769年清嘉庆年间,卒于1838年清同治年间。山东省历城县人,当时在当地...

日前,卫辉(汲县)大礼堂前,一纸赫然扎目的公告:卫辉市大礼堂已经权威部门安全鉴定为危房,请勿靠近!后果自负!一石激起千层浪,舆论一片哗然. 卫辉大礼堂原名汲县大礼堂,建成于19...

清晨打开微信便看到很多条语音消息,是好友J发来的,我逐条听完后内心哽噎得难受。基于最近发生的所有事,她仿若历经一场生死,那些深夜的哭泣和欲罢不能的情绪让她辗转反侧。J说照旧做了...

侄女一家四口人从河南回娘家湖南来探望父母,无事就提议去看骆驼峰。侄女两口子邀请我陪同前往骆驼峰去看看,我就满口答应,坐上侄郎的白色上汽大众,一行六人向骆驼峰飞驰而去。 骆驼峰...

一 我的小时候,初次到姥姥家过年。就见姥姥和母亲在忙大年,扫院子,扫屋子,洗洗涮涮,再就是准备年货,又是煮又是蒸还有煎炸烹炒,忙得是不亦乐乎。 小孩子帮不上忙,大人再忙,我们照...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喜欢在故乡赵家沟的土地上行走。我想,不仅是因为竹韵书院,还有那份赵家沟情结。 赵家沟这个生我养我的地方,有我熟悉的山水,有父母忙碌的身影,有东家长西家...

晚饭后出门信步,刚至街道,两旁路灯攸然而笑,全都亮了起来。盛夏白昼时长,以至上夜班的来接班了,夕阳还匍匐在西山巅,慢慢回收着最后一抹斑斓的晚霞。 这样的晚上,甚好的去处是看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