耄耋之年的我,对一些事物真跟不上趟了。
  一部智能手机,年轻人把什么事都搞掂了,包括订票、购物、打出租车……我却不能。小年轻半夜不睡,早上不起。快到上班时间了,匆匆起床,一盒牛奶,一块面包,不斯文地在路上解决早餐,许多人司空见惯,我却看不惯。于我而言,这些跟不上趟并不要紧,手机摆弄不来,孩子可帮忙。问题是我和老伴来北京干啥,是来带孙子搞卫生办伙食的,却突然发现我们的烹调技艺,也有些跟不上趟了。
  照理说,现在的伙食应该好办。鸡鸭鱼肉、山珍海味、新鲜时蔬、南北干货,什么东西都有,我的住家附近,西头是“特吉特”农贸市场,东边还有一个“德凤”超市,两地摊位上的那些猪肉、鸡肉每天都堆得像小山似的。
  现代化的养鸡场规模大、技术新,一茬肉鸡饲养两、三个月就可上市售卖,有着产量大、成本低的优势。现在超市里的鸡脯肉、鸡大腿,一斤才卖七、八块钱,也就是两斤蔬菜的价,吃得起菜的人,就能吃得起鸡,实在是价廉物美。鸡肉,因其低脂肪、高营养和优质蛋白,营养专家推崇备至,说“红肉不如白肉”,“四条腿不如两条腿”。如今吃鸡肉的人越来越多,不仅因为便宜,更因为它比猪肉更有益健康。
  多吃鸡肉已然成为饮食新时尚,遗憾的是我们老两口烹调鸡肉的技艺,还跟不上趟。
  这也难怪,从考古出土的鸡骨头和淘鸡笼的情况看,中国将山林中的红原鸡驯化为家鸡的历史已有三千多年了,什么时候这么大规模的饲养过鸡,产出过这么多鸡肉,有这么便宜的价格,我们这些寻常百姓家能吃得起这么多的鸡肉?!就在二三十年前,吃鸡还是难得的事。农村,鸡常见,家家都养。虽然常见,但并不常吃。除了逢年过节,平时家里只有贵客临门才会用鸡款待,有诗为证——唐代著名诗人孟浩然的《过故人庄》诗曰:“故人具鸡黍,邀我至田家”,他的农民朋友把他请到家做客,就是用鸡来招待。过往的年代,农村人家里哪怕多养了几只鸡,自己也不舍得吃,多半是要拿到圩场去换几个油盐钱回来。
  我小时候的印象,鸡是农人家中的无上美食和补品。我家吃鸡,母亲只有炖汤一法,放进陈年的老酱姜、酱萝卜,或几颗桂圆、红枣一块炖,说是这样最滋补身体。至于青椒炒仔鸡,那是小街上饭店里的一道菜,据说美味,可我没吃过,那美味只存在我的想象中,未记录在我的味蕾上。
  如今鸡肉被人几乎天天端上餐桌,已经成了百姓的一道家常菜。
  我们家也常买鸡肉吃,可是幸福来得太快,我和老伴还没能学会鸡肉好吃的烹调方法。老母亲的“炖汤”吃法,我是会的。但她炖的鸡是自己养的,按时下的话说,是“土鸡”,“走地鸡”、“谷子鸡”、“农家散养鸡”,而现在超市里卖的“饲料鸡”、“速成鸡”,是不太适合炖汤喝的,寡淡无味,也没见人有这么吃的。学洋快餐裹上面粉和调料炸鸡块吧,香则香矣,但那脂肪、那热量立马超标爆棚,吃多了这玩意,健康就会亮红灯,有违吃鸡的初衷。有一回我们去酒店吃了新疆大盘鸡,觉得不错,老伴前去虚心请教,可人家大厨礼貌地一笑,说其实也没啥特别的技术,便客气委婉地婉拒了她的请教。
  老伴是个要强的人,回来就想通过上网学习,自己“悟道”摸索几种鸡的做法。当然,她的炸、烤鸡块学得还像回事,满足了咱们家里那个最重要的人物——小孙子的胃口,得到了他的叫好和点赞。自小就被肯德基的炸鸡俘虏了味蕾的小孙子,对奶奶用奥尔良调料腌制过、炸出来的大鸡排,总是吃得津津有味,并不忘向他奶奶竖起大拇指。
  但是,可爱的小胖孙,你知道吗,炸鸡高热量,不能多吃啊,那是该诅咒的垃圾食品。
  烹调乏术,冷了我和家人吃鸡的兴趣,可健康不答应。
  于是我开始留心手机里介绍做鸡腿、鸡胸肉的小视频,只要看到就立马转发老伴学习借鉴,她倒也积极配合,每转必看,有的还收藏起来,以便做鸡肉时依葫芦画瓢跟着来一遍。有几次我看见她打开视频,一边看一边做。到底是年纪大了,老伴说她这边看完视频,走进厨房就忘记怎么做了。不知是因为忘了怎么做的原因,妨碍了她依葫芦画瓢呢,还是播主留了一手,没有把“秘诀”说出来,其它烹调鸡肉的办法,老伴学了几回,“悟”了几回,但终未得“道”,做出来的大鸡块吃到嘴里,味道和口感依旧不太好,木渣渣的,像吃锯木屑……
  如果愿意委屈自己,也不想再为难老伴学这学那,也可就此作罢了。
  但是,我不想委屈自己,也不想为难老伴,我决心自己来尝试一下,力争做出好吃的鸡肉来。为此,我加强学习,大凡有做鸡肉的小视频,在转发给老伴的同时,我自己也仔细看、认真听,细琢磨。这类视频看得多了,我脑子里就有了自己的一些想法。与老伴不同,她盯上一个满意的视频,就依样画葫芦,如法炮制。结果炮制得再像,也是别人钟情的佳肴,而不是我们家人喜爱的味道。我是博采众家之长而又汇于一炉,再结合自家人的喜好,先在心里画出自己喜欢的葫芦。这葫芦画好了,也就想着要好好画瓢了。我信心满满,跃跃欲试,想一显身手。
  “今天的大鸡腿我来做吧。”我对老伴说。
  “太好了,我巴不得啊。你说我做的不好吃,今天你来做个好吃的。”
  “试试看,不敢保证一定好吃,但味道肯定不同,就当换个口味吧。”这次我主动请缨,尽管信心满满,热情和勇气可嘉,但做出来的鸡肉好不好吃,还得经过实践的检验,我必须低调,说话有所保留。
  我用面粉和盐巴来清洗鸡肉,为的是干净卫生;我用擀面杖击打肌肉厚实的鸡大腿,为的是击散肌肉组织,容易入味,鸡肉不柴;我用葱姜蒜、酱油和少许白酒来腌制鸡块,为的是去腥提香;我鸡肉入锅不加水,为的是不成为炖鸡汤;我放进泡发好的香菇、干辣椒、胡椒粉和冰糖等物,为的是满足家人们对调味料的喜好;我用电饭煲开40分钟档进行烹煮。当倒计时10分钟时,我开始放气揭开锅盖,为的是观察汤汁的多寡,汤太多了鸡块味淡,太少了味道过于浓烈,汤若是烧干就出焦糊味了。这一步很关键,一定要留下适量的汤汁,鸡肉才有较好的口感和味道。
  上述鸡肉烹调之法,半是我网上学来的,半是受了启发自己脑子里琢磨“悟“出来的。这次烹调大鸡块,我忒认真细致,不敢有丝毫马虎,倒计时10分钟,揭开锅盖继续烧煮时,我是守在电饭煲跟前的,眼睛时刻盯着汤锅里咕嘟咕嘟的泡泡,汤汁一点点在减少,我一会儿尝尝汤汁的味道,一会儿品品鸡块的口感,终于觉得味道不错,火候到了,我迅速关火,向锅里撒进一把事先准备好的葱花,又滴入几滴香油,然后细心装入盘中,立马端到老伴面前。
  “鸡肉做好了,你尝尝,看味道怎样。”我并夹起一小块鸡肉和香菇塞进她的嘴里。
  “呀,真香,好吃。肉和香菇都入味了,鸡肉也不那么柴了。嗯,真不错!以后就你来掌勺了,不然浪费了人才。还是男人行啊,难怪酒店里的大厨都是男的。”老太婆的话,半是对我的真诚夸奖,半是借机给我戴高帽,想趁机撂挑子了。
  “烹调还是你强啊,我是偶尔露峥嵘。今天这一招,我可以教你。”我不上当,也没有本事来接挑子。
  “你哪有时间教我呀,我看你还是写一篇《怎样做鸡肉》的文章,总结经验好了。”她反对我老坐在电脑前看文章写东西,故意调侃我。
  “好主意,我就写一篇《烹鸡记》吧。”
  “向网友介绍你烧大鸡块的秘诀?”老伴问。
  “不,记述我们两个学习、琢磨烹调鸡肉的历史背景和心路历程。”
  
  2022年7月25日星期日于安化南里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清醒时做事,糊涂时读书,大怒时睡觉(当然,也要心平气和了),独处时思考;做一个幸福的人,读书,旅行,努力工作,管理好自己的的身体和心情,成为最好的自己。自己,也是我,有同感...

引子 十年前的八月十六日,安徽省马鞍山市皖江段发生的“马和汽渡104轮重特大沉船事故”震惊了海内外,国家交通部、安徽省委省政府,长江海事局、长江航运局和省市政府领导都在第一时间赶...

兰西有个彭氏大院 王建臣 家传统技艺《彭氏灯彩》已有210年的传承历史。共八代传承,祖上第一代传承人彭金福,生于公元1769年清嘉庆年间,卒于1838年清同治年间。山东省历城县人,当时在当地...

日前,卫辉(汲县)大礼堂前,一纸赫然扎目的公告:卫辉市大礼堂已经权威部门安全鉴定为危房,请勿靠近!后果自负!一石激起千层浪,舆论一片哗然. 卫辉大礼堂原名汲县大礼堂,建成于19...

清晨打开微信便看到很多条语音消息,是好友J发来的,我逐条听完后内心哽噎得难受。基于最近发生的所有事,她仿若历经一场生死,那些深夜的哭泣和欲罢不能的情绪让她辗转反侧。J说照旧做了...

侄女一家四口人从河南回娘家湖南来探望父母,无事就提议去看骆驼峰。侄女两口子邀请我陪同前往骆驼峰去看看,我就满口答应,坐上侄郎的白色上汽大众,一行六人向骆驼峰飞驰而去。 骆驼峰...

一 我的小时候,初次到姥姥家过年。就见姥姥和母亲在忙大年,扫院子,扫屋子,洗洗涮涮,再就是准备年货,又是煮又是蒸还有煎炸烹炒,忙得是不亦乐乎。 小孩子帮不上忙,大人再忙,我们照...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喜欢在故乡赵家沟的土地上行走。我想,不仅是因为竹韵书院,还有那份赵家沟情结。 赵家沟这个生我养我的地方,有我熟悉的山水,有父母忙碌的身影,有东家长西家...

晚饭后出门信步,刚至街道,两旁路灯攸然而笑,全都亮了起来。盛夏白昼时长,以至上夜班的来接班了,夕阳还匍匐在西山巅,慢慢回收着最后一抹斑斓的晚霞。 这样的晚上,甚好的去处是看水...

那些年的自然灾害,令我们老家粮食、肉类紧缺,家家种白菜、萝卜、蔬菜弥补口粮,从而辣椒成了一日三餐中,桌子上少不了的主菜。如今,人们生活富裕了,餐桌上有米饭、鱼、肉等,特别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