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2年,我在上海市一个重点建设工程搞自动化控制的技术工作。这个项目的国产仪表有一部分是四川仪表总厂的,是那时候最先进的Ⅲ型仪表。为了尽快掌握这些仪表,2月份,我们安排了一批刚毕业的中专生,由我们几个项目组的工程师带队到川仪总厂培训。
  川仪总厂在重庆北碚。北碚附近有一座山,名叫缙云山。缙云山是佛教圣地,素有“小峨眉之称”。
  李商隐写过一首七绝《雨夜寄北》:“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使“巴山夜雨”天下闻名,有人说诗中的巴山就是北碚的缙云山。
  既然是名山,那就没有过门不入的道理。我和来培训的那班孩儿们在培训的第一个周末就迫不及待地去缙云山一游。
  我们沿山麓的小道,拾级而上,路途崎岖陡峭,我们人多,边走边说,走走停停,不知不觉,便走到了缙云寺。
  与李商隐合称“小李杜”的杜牧写过一首七绝《《江南春》:“千里莺啼绿映红,水村山郭酒旗风。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缙云寺始建于南朝刘宋景平元年(423),是南朝四百八十寺之中的一座。
  明万历二年(1574),明神宗皇帝敕赐缙云寺为“迦叶道场”,自此,缙云寺便成为国内唯一的迦叶古佛道场。
  迦叶佛是过去佛,传说是释迦牟尼的前世之师,曾预言释迦牟尼必定成佛。
  进得大殿,见殿中所供之佛似与其他寺庙不同。见一老僧,便上前请教,老僧一一介绍。
  缙云寺的大殿里供奉的佛像不是本师释迦牟尼,而是迦叶古佛,左为大梵天,右为帝释天,这两位本身就是印度教的顶级大神。
  天下可称为“道场”的山皆是名山,弥勒佛的道场在雪窦山,地藏王的在九华山,观世音的在普陀山。
  我问老僧这佛像是不是新塑的。
  老僧嗔目道,谁说的?这都是康熙年间塑的。见我将信将疑的样子,老僧接着说,文革的时候,有红卫兵要来破坏佛像,他们想用绳子拉到佛像,就派了两个人爬到佛像身上,没等他们套上绳子就从佛像的身上掉了下来,有一个人还扭伤了脚。从此,红卫兵就再也没有来过。
  走出大殿,我才从佛国世界回到尘世。大部队早已去了狮子峰,我和还跟着我的两个徒弟加紧步伐向山上赶。
  狮子峰远远看去就像雄壮的狮头。上狮子峰的路虽不比登泰山的陡峭和漫长,但真的要快步走,还是挺吃力的。
  站在狮子峰的最高处,俯瞰北碚城区,顿觉心旷神怡,大口大口喘着的大气也渐渐缓和下来。
  这时大队人马,已经下了狮子峰从另一条路下山了。一看时间已经是下午3点多了,我们还要赶回厂招待所吃饭。走大路肯定来不及,于是我就和两个徒弟说,我们得抄近路下山,否则来不及。徒弟齐声说,我们跟师傅走。
  我们都是搞技术的,喜欢制定规程。下山的规程为,遇到绕弯太多的路就顺着山坡往下爬,山坡不能太陡,下坡时不能拉野草,必须拉住树枝或藤蔓或同伴的手,先下坡的人接应后下坡的人,如此等等。反正等我们到达大门以后,大部队才姗姗而来。
  这也算是缙云山之游一个记忆点。
  后来我们又去了西安仪表总厂培训,前后总有两个多月。期间,也抽空去了附近的几个景点。
  每当我停下脚步,驻足赏景的时候,总希望站在身边的是妻和女儿。
  当时,女儿只有三岁,全靠妻一个人带。夜深人静,站在招待所的窗前,难免会想起远在上海妻和女儿。这个时候,我总会想起李义山的诗句“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只是我想把前一句改为“何当共享天伦乐”。
  放情丘壑,不如天伦之乐。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闻局长”何许人也?一个舍去机关的轻松工作,埋头刑侦一线的“傻啦吧唧”的便衣警察。“闻局长”奇事不少,各位看客,稍安勿躁,请让我一一道来。 万警下基层那会儿,“闻局长”响应省...

老马这几天做什么都心神不宁,就连儿子寄回来的茶叶泡出来也不那么透绿,那包拆开抽了两根的香烟也很是呛口。 眼前刚收割完的麦地已让拖拉机犁过一遍,老马在前面用锄头每隔半步就刨个浅...

一 八月初,我终于接到了北京某一所大学录取通知书。我捧着金灿灿的通知书满眼的热泪,第一个想到的是我的妈妈,十二年里妈妈陪伴我,为我读书,为我背书包,付出汗水和辛劳,书包成了我...

“清明”是踏青,看望修整已故前辈的房舍,是追忆的一种方式。而七月半,寸是你们的节日,“鬼节”。其实这又是另一种追忆的途径,也是一种唯心的寄托。同时,天地同步,要不每次烧钱纸...

大暑节气,我们去合阳看山看水看风景。 “早知有洽川,何须下江南。”满溢中国风的推介词,不断提醒着游人,洽川风景之美。 以“处女泉”为核心打造的洽川风景区,果然名不虚传。七月的晴...

七月,骄阳似火,烈日如焰。顶着太阳的直射,任汗水肆意外冒。身着旧时的军衣,戴着登山的遮阳布帽,笔直地站在高椅的观景台上。观看高椅的山,欣赏高椅的水,细品高椅的村落。 眼前的高...

早春去威海。正值细雨蒙蒙,急切切登船去刘公岛。 波涛滚滚,极目望去,心儿突突地跳了起来。 啊,刘公岛,梦魂萦绕的地方! 这3.15平方公里的小岛,被称为“中国历史的分水岭”。1894年发生...

1:心若桃花迎风开 蓝天白云下,风鹰渡里,妖风阵阵,行色匆匆的人群,各怀心事,猜不透的战况,风雨欲来。一场巨变,将要重重地,掀翻历史的先河,是福是祸,谁又能说得清呢。朝来风雪,...

宰相扫墓 明朝正德十一年(1516),时年四十九岁的宰相费宏卸任离京后,不久回到了江西上饶的铅山县老家横林休养。他自十六岁冬季入京补学开始,二十岁参与殿试,被皇帝钦定为状元郎,历年...

一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情感,是人类生活中,最基本的精神需求,是人与人之间,沟通交流联系的根本。但如果太重情,往往也会为情所困,为情所伤,饱受情感的折磨。 记得自己就曾经有一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