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得是我参加高考前的那个春节,要吃年夜饭了,母亲在厨房忙着炒菜,我帮着把桌子摆好,拿餐具。六口之家,大大小小碗盘摞起来,也一尺多高,像一座精巧的宝塔。不知什么原因,那天走路时有些溜神,结果一只碗滑落,“啪”,声音在寂寞的冬季显得格外清脆,碎片,溅得满地。
   我们家有个不是迷信的迷信,过年不能打碎东西,打碎东西,一年都难交好运。还有一个不是规矩的规矩,就是过年这些天,无论孩子做错什么,大人都不能批评孩子,更不能责骂。母亲听见了,进来看了一眼,就又出去忙着炒菜。到今天,我都感激母亲那土地般的善良与包容。那顿年夜饭,我已忘记吃了些什么,虽然天还没黑,觉得窗外已是天低云暗。当然,一语成谶,当年高考结束后,我名落孙山。
   可以说,从那时起,我就比较忌讳打碎东西了,不管有意无意。前些年,我外派在广西工作。一日早上,我发现我泡茶壶的盖子被打碎了,打碎盖子的残骸还招摇地放在办公桌上,意在告诉我,肇事者绝不逃避责任。这个茶壶是全玻璃的,盖子也是,我非常喜欢,原因是很多茶壶都是塑料盖,我几乎固执地认为,热气熏蒸,会导致增塑剂分解融入水中,损害健康。
   刚想张口说点什么,保洁阿姨走进来,告诉我是她擦桌子时不小心打碎的,并连着说了几句不好意思,结果说得我不好意思了,赶紧说没事。
   记得是2005年春节吧,当时我所在的工厂刚搬迁新址,老板决定,年夜饭全厂员工一起聚餐。聚餐场面气氛热烈,大家推杯换盏,互祝新年好。不料,酒过三巡,餐厅里响起了乒乒乓乓摔酒瓶和酒杯的声音,原来是个别员工喝多了。领导们很尴尬,没摔酒瓶子的人也很尴尬。从那一年起,公司再也没组织过大型的集体活动。现在有些饭店或食堂,从杯子到碗盘,几乎一律用硬塑的,这应该是出于怕打碎的担忧吧。
  
  二
   “碎”不及防,说起来还是三十年前的事情。我结婚不久,估计是北方冬天外面寒风刺骨,室内集中供热,温暖如夏,温差作用,在我租借的房子里,厨房一块窗玻璃突然炸裂脱落,碎成形状不一的几大块,我随手就把它们放进垃圾桶里准备把它们扔掉。晚饭后,我去提垃圾桶,由于垃圾桶放在暗处,而且,也忘了碎玻璃的事情,结果,伴随一声惨叫,我的左手虎口处,被一块三角玻璃划出一个三寸多长的口子,皮开肉绽,鲜血直流。妻子不愧是医生世家长大,立刻找一条手帕,在我的手腕处扎紧,阻止出血过多。我们先去一家工厂医院,被护士以值班医生不在为由拒绝,后来,还是一个个体诊所的老医生为我做了清创、消毒、缝合。至今,那道疤痕还清晰可见。
   现在,家里无论谁打碎了什么,我先关心的是有没有人受伤。至于打碎了什么,我不太在意,因为心里笃定,平民家庭,没有值钱的古董或藏品。厨房无疑是“爆炸”的高发场所,特别是在洗碗的时候,戴着胶皮手套,手套上湿漉漉的,还沾满洗洁精的泡沫,特别滑,稍有不慎餐具就会滑落,落在洗碗池中还好,如果落在瓷砖地面上,基本粉身碎骨。
   在一个家庭中,经常洗碗的人是最辛苦的,他有充分的理由偶尔打碎一只碗或一只杯子,姑且算是放松吧。这种时候,我都是冲进来,首先是问候,然后帮着打扫碎片。碎片很狡猾,有时它躲在冰箱下面。当然,更多的时候,是我接受老婆孩子的问候,我经常洗碗,次数接近于每天洗脸的次数。想到清洁工要倒垃圾,想到会有那么多人去翻垃圾箱,以往的教训告诉我,不能把碎片随随便便丢进垃圾箱,特别担心割破环卫工或拾荒者的手指。我会找来一个还算结实的空鞋盒或其他包装盒,把碎片装进去,把盒子盖严,有的还用胶带封一下。然后,用水笔在盒盖上写下几个大字:“盒内有碎碗(玻璃),当心!”,下楼后,我把这个盒子端端正正放在垃圾桶旁,以引起人们注意,我一直认为,垃圾分类,不应只是将垃圾干湿分类那么简单。人把垃圾分类了,垃圾也把人分类了,看看垃圾房旁有人随手乱扔垃圾就知道了。
  
  三
   既然打碎不可避免,那么我们就正确地面对打碎吧。一切身外之物,碎不足惜,视碎如归,思想的结石和行动的枷锁,必须毫不留情,碎而除之。
  由此,我们要勇于去打碎那些比花岗岩还要坚硬的陈腐思想以及愚顽体制。古有宁可玉碎不为瓦全,今有毛主席曾说过,要敢于砸烂旧世界,创造一个新世界!进入新时代,面对诸多不合理的甚至僵化的规章和制度,我们的党和政府,基于人民至上的理念,亮出重拳,打破多条陈旧条条框框的桎梏,颁布多条更加利国利民的法律法规,比如,我们能亲身感受到的,为了减轻企业和群众负担,实行取消、暂停、降低若干行政事业性收费的举措就难以数计。如此,推动了各行各业迅猛发展,才造就了现今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社会。
  然而,有很多易碎品,我们必须小心呵护。比如亲情,为了争抢父母留下的房产,兄弟阋墙,最终形同陌路;比如友情,曾是患难与共的姐妹,白手起家,创业时大家有苦同担,成功后却不能有福共享了,因持股和分红问题,法庭上怒目相见;再比如爱情,爱情是门艺术,但很多夫妻把它培育成了艺术品,只能欣赏,不能触碰,一地鸡毛,搔出了七年之痒。诸如以上林林总总,去网络、报纸等各类媒体上搜索,几乎刷屏。赵本山在小品《心病》中有句台词:“人,为什么活着呢?简单说为了一个字,为了一个‘情’”。人与人之间,情感如一面明镜,照你照我,照亮心路,照彻灵魂。万一不小心打碎了这面镜子,那就叫这面镜子变成美丽的碎片吧,但愿每个碎片依然能折射太阳的光芒。我们也期待能看到破镜重圆的故事。
  人间万象,纷纷扰扰,很多人貌似强大,胸膛里跳动的却是一颗玻璃心。比如在某跨国公司工作的一位留学生,公园式的办公环境,七位数的年薪,令自己有些迷失,竟因一次调岗不顺,纵身从高楼上跳下,摔碎的岂止是一颗脆弱的心?在恋爱问题上,有人无法面对奈何明月照沟渠的窘境,对方一旦提出分手,就觉天塌地陷,世界末日,从此一蹶不振,日子过得一片狼藉,真真是“心碎了一地”。人生不易,无论在什么场合,我们都要面对不努力一定不会成功,努力了也不一定会成功的现实世界,即使结局是颗粒无收,我们沧海一笑,因为我们努力过。面对人生十之八九的不如意,我们嘴唇咬出血,泪水流心里,方能淬砺一颗坚固的心。
  三千繁华,过眼烟云。我们曾经有梦,可惜梦碎在黎明时分,我们拥有或失去,成功或失败,惟愿自己得之坦然,失之淡然,北岛诗云:如今我们深夜饮酒,杯子碰到一起,都是梦破碎的声音。不怕,梦碎了,我们还有梦,碎碎平安,我们岁岁平安。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静水流深:是一个汉语成语,意思是通过表面平静的水并不知道水底下有多深,来暗喻表面不声不响的人却蕴藏着大的智慧。 尽管,此事过去了20多年,但是,我还是无法忘却的也……为何?不为...

炎炎夏日,听说老塘荷花看了,如果不去看看,心里总觉得是种缺憾。 老家人很念旧,对老塘也寄予太多关注和期待。去年改造老塘的那段日子里,很多在外的游子不远千里开车回村,有钱的出钱...

一 我的酱汤记忆要追溯到久远的年月里,那时候,林场的人口还很多,其中有许多朝鲜族,他们的许多子女与我和我的兄弟姊妹都是同学,或者是要好的朋友。 我与一位朴姓的少年就是同学,他...

一 一阵凉风吹来,才感觉秋天来了。“思君如流水,何有穷已时。”初秋的夜,是静悄悄的,在这静寂的秋夜,满载着我的思念。 还记得七年前我们曾经相识于某个写作网站,你的文章如行云流...

老师开车行至了几座大山之后,也盘旋了几条山间公路,终于到达了学生家长大门口。于是,家长看座,学生奉茶,接着家长热情陪坐递烟,老师谦让恭维不会。这时洋溢着几张收不住的满脸笑容...

爷爷有两个儿子,我父亲为老大,居住在黑龙江的农村,二叔住在沈阳市里,是沈阳军区后勤部团职干部。住在二室一厅的校官楼里,做饭烧液化气。二婶在部队军人服务社上班,有一个独生女儿...

一 苏宝顶,原本仅仅雪峰山脉的最高峰,可这几年一直很火,火到一打开抖音、快手等软件就有苏宝顶的短视频;火到不管春夏秋冬,人们谈论的都是怎么去苏宝顶观光游玩;火到对苏宝顶的讨论...

芳芳的奶奶今年84岁,去年年初生了场大病,隔三差五的去医院。老太太很迷信,就叫50多岁的小女儿阿珍去邻村有名的“活神仙”那里算个命,“活神仙”掐指一算,说老太太还有5年阳寿,但83岁...

有人说,人生的舞台上,众生如鲫,来来去去,演绎的故事无论是惊天动地,还是平淡无奇,都离不开一个字——缘。 缘,款步无声,舒展无影,婉约在一季生命的开枝散叶,花开花落间。 缘,就...

最近几日,新疆出现新冠疫情的新闻充斥耳际,令人心烦,恨新冠病毒没完没了。等到静下心来,不由自主地忆起二十年前在新疆小住的点滴,像乍起的秋风掠过花园里白色碧玉簪,花摇风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