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群年轻的男孩女孩里,我位居中间,他们或依或靠着,把我拥在中心,就这样,拍下了我们的第一张合影。
   陌生的城市带给我的是前所未有的慌张和失落,我常常困惑和压抑,可是自从认识了他们一群之后,枯燥的生活就像调入了五颜六色,有一种新鲜的东西在身体里跳跃,开心的笑容偶尔也会出现在我忧郁的脸上。
   感动于他们的热情真诚,这是我心里最不舍的东西。
   我快乐吗?有朋友,真的能品尝一些久远的快乐了哦,我居然有了这样愉悦的感受。
  
   二
  小民,一个眼睛不大却颇似韩国明星的男孩子。那次他生日,我已经吃过饭了,他打来电话说是请我一起过生日。
   我本以为这群八〇后会觉得与我七〇代的有所隔阂,所以,在他们热闹地商量聚餐的时候,我一个人悄悄先走了,但他来接我,一起去吃烤肉。
   我们把蛋糕抹到每个人的脸上,玩得很疯,那天我喝了好多的酒,居然没有醉,意想不到地聊得热火朝天。然后去了公园,一起玩碰碰车,滚水球。很久没有这样放松自己的心情了。小民,你可要好好的疼洁,那个略带着忧伤的象丁香花一样静幽的女孩,爱情的余伤还在她的眼角依稀可见,不过,看得出,你很喜欢她,做她天空的阳光吧,别太刺眼,却能让她有一些温暖。
   大洪,十分帅帅的男孩,好象没有哪个女人不喜欢你,这种类型的男人,不太有安全感。性格好的你很容忍我的脾气,怎么和你抬杠你都一笑了之。因为你说把我当姐姐了,又怎么会生姐姐的气呢?我哪里象姐姐的样子?打着羽毛球的时候,总是故意把落了地的球又挑过去,让你去捡。你说,在今年的冬天会有一个男人爱上我,是不是真的?还说我一定会有很好的归属。他们说你喜欢抓着女生的手看相,其实也是胡掰。也不一定呢,就相信你吧。这样的人生有些期待会过得快一点。你也要好好加油,做好自己的事业,然后遇到相爱的人,珍惜身边的人,哪怕不爱也要小心的躲开,爱你的人太多了,不要让她们受伤。
  张新,对你,我应该是最放心的。这么艰苦的条件你还能照顾妹妹,把她接到身边上学。佩服你,你说跟我学到不少的东西,可是,那不算什么,到我这样的年龄,都会有这样的见解,只是比你多一些经验而已。你应该算是那种独立的女孩,总是坚强的样子,不需要男人的呵护,你这种坚韧,我不具有,所以在你面前隐约还会有些惭意。
  洁,让人心疼的女孩。逃开一段无望的感情,到这个陌生的城市。还好,遇到了小民。旧日的伤痛让你很安静。有些爱情是无人可替的,你不试着替换,就只能永远敞着伤口,痛着。所以,慢慢接受吧,他的细腻体贴应该可以愈合你的伤口。
  怎么了,风很大吗?有沙落进了眼里吗?还没到分离,怎么眼角湿润起来了?
  小民叫着我“漂亮姐姐”,大洪说我是"美丽的姐姐”。张新呢,说我有时象个孩子,洁却说:"姐,你眼里笑着,我却听到你的心在哭”。能用这种样子留在你们的印象中,我是不是该暗自窃喜?唯有洁,当我深深的看着她时,相似的忧伤让我们的眼眸靠近。
  也许,在另一个地方,不一定会遇到象你们这么投缘的人。
  “在我不开心的时候,要上网陪着我聊天啊,你们哪个都可以,反正姐姐的话,你们必须听从”。吃着饭的时候,真把自己当了一回大姐姐,这样的交待着他们,觉得做了一回大姐大,有趣的很。
  那么,现在开始,把杯里的酒喝完,去公园。滑冰还是唱歌,还是玩其它的,我不管了,交给你们了。因为随他们而行业,会有很多意外的快乐。
  当这一群年轻的身影把我簇拥着的时候,当大洪拉着我的手,把我带到高高的坡上,任我一个人笨拙得不敢滑下来的时候,当小民从后面轻轻一推,张新便在下坡的路口,把吓得要死的我抱在怀里的时候,当大洪说,姐姐,要是你悄悄的走了,我们会伤心死的,我们都把你当亲姐姐了的时候,有快乐,有感动,在心里暖和地流淌。最终,不想忍了,我把他们全抱进了怀里,相聚了三个月,却到了这一刻的别离。
  也许一生会遇到很多的人,也会有很长久的一生。也许我们只有这一次相聚,擦身而过的缘分,有时也会让人留恋心痛。
  
   三
  我们进了网吧,把每个人都加了好友,然后说好一个个地走掉。不想看见谁的背影,我留在了最后。
   他们打出:“爱你,姐姐”的时候,我笑着流着泪的样子已刻录脑海。
  从网吧出来,他们居然全在。你们干吗?不听我的了吗?我说,不是让你们先走吗,我拍了这个又去打那个。把你当姐姐,所以刚才已经听过你的话了。可是现在你不是我们的姐姐了,是女人。所以我们要送你回去,然后才能放心回家。找借口送这两个美女吧?算了,给你们机会吧。我边说边挽起洁,搂过张新,说,男孩子们,跟上吧,先送我,再送她们吧。
  阳光很耀眼,却不那么热了。秋天快到了吗?身边的人为什么总是聚合离别?绿叶明年还可以挂上枝头,而你呢,他呢,是不是真的就这样散落在浮尘世界?不知未来是否还能看见听见你们,也许友情久了也会变得生疏,而这一分,这一秒,我能认定的是,这份真情,这份友情,让我感动感谢,认识你们,是我的缘。
   有这么多人簇拥送行,我得意地笑了,眼泪汩汩。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 八月初,我终于接到了北京某一所大学录取通知书。我捧着金灿灿的通知书满眼的热泪,第一个想到的是我的妈妈,十二年里妈妈陪伴我,为我读书,为我背书包,付出汗水和辛劳,书包成了我...

“清明”是踏青,看望修整已故前辈的房舍,是追忆的一种方式。而七月半,寸是你们的节日,“鬼节”。其实这又是另一种追忆的途径,也是一种唯心的寄托。同时,天地同步,要不每次烧钱纸...

大暑节气,我们去合阳看山看水看风景。 “早知有洽川,何须下江南。”满溢中国风的推介词,不断提醒着游人,洽川风景之美。 以“处女泉”为核心打造的洽川风景区,果然名不虚传。七月的晴...

七月,骄阳似火,烈日如焰。顶着太阳的直射,任汗水肆意外冒。身着旧时的军衣,戴着登山的遮阳布帽,笔直地站在高椅的观景台上。观看高椅的山,欣赏高椅的水,细品高椅的村落。 眼前的高...

早春去威海。正值细雨蒙蒙,急切切登船去刘公岛。 波涛滚滚,极目望去,心儿突突地跳了起来。 啊,刘公岛,梦魂萦绕的地方! 这3.15平方公里的小岛,被称为“中国历史的分水岭”。1894年发生...

1:心若桃花迎风开 蓝天白云下,风鹰渡里,妖风阵阵,行色匆匆的人群,各怀心事,猜不透的战况,风雨欲来。一场巨变,将要重重地,掀翻历史的先河,是福是祸,谁又能说得清呢。朝来风雪,...

宰相扫墓 明朝正德十一年(1516),时年四十九岁的宰相费宏卸任离京后,不久回到了江西上饶的铅山县老家横林休养。他自十六岁冬季入京补学开始,二十岁参与殿试,被皇帝钦定为状元郎,历年...

一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情感,是人类生活中,最基本的精神需求,是人与人之间,沟通交流联系的根本。但如果太重情,往往也会为情所困,为情所伤,饱受情感的折磨。 记得自己就曾经有一段...

一 一种样貌如鲶鱼的“怪”鱼,在别的地方叫“石爬子”,可能也还有其他更多的叫法吧,但在我们那儿,人们普遍称它为“巴滩子”。顾名思义,它的“窝”搭建在急流险滩处,靠肚皮的力量倒...

当我背着一背兜金黄的桉树叶回到宿舍的时候,已是上午九点多了。昨晚刮了一夜的风,还下了入秋来第一场透雨,让久居不走的秋老虎退避三舍。此刻,风和煦地吹着,秋阳在渐次厚起的云彩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