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以稀为贵。枣子,进了城,十多元一斤,已是正常,比农村人进城,光鲜亮丽多了。
  白里透着红,颗颗均匀,用手一触,硬硬的,似刚从树上摘下来的透着似早晨的露水,凉凉的。但只是看看,饱饱眼福就好。
  似又看见了满树的红。
  村后面有个小山头,士地在山的前后左右,地迈三二棵枣子树,正常不过。当时,我们小孩子暑假聚到一起,最喜欢数算自己家的枣树。记得当时的我数到自家是二十棵左右(小的不算,至少挂果能敲一萝筐的枣子为标准的。)同时,暑假最开心的事情,就是守枣子树。
  那时候,物质匮乏年代,枣子也是好东西。记得常有远地方的人在树底下拾掉落的干枣,也有的附近没枣子树的人,而干活又经过我们有枣子树的地方。常听说,某某家路边的枣子树,又被人摘了等等。
  而当时的我们也是把枣子当成了宝贝。立秋后,枣子树上似挂着小小红灯笼一样时,叫附近的亲戚朋友们来家吃枣子,就一起带箩筐,捡枣子的小蓝子小瓢,出发打枣子。大人先用长竹竿把枣子树四周敲敲,哗啦啦一阵,把枣树底下铺了一层,我们一个个捡着,挑到又红又大又硬的,往嘴里一寒,甜甜的汁沁入心里,说着,吃着,笑着,热闹非凡。遇到路边经过的人,大人认识的,一般打招呼叫路人挑些红枣吃。这时候的我们也是不吝惜的。
  其实,守枣子树,是怕有些人背着蓝子或袋子背着走的。一般熟了摘着吃,我们也不管。我们一起守枣子,也是时不时上树,要吃上一阵子的。那段时间,经常拉枣子屎,也不碍事,吃多了,就会。遇到树高一点的,我就要爬树上去敲打了。爬树,当时的我们不分男女,吃枣子,吃甜的好的,总要自己挑自己摘,不是吗?
  近点的亲戚朋友们吃了,带点回家。远点的,我外婆那,是我每次挑去送的,三个舅舅,都分了家。每次我送过去,外婆帮忙给三家分均匀,我再一家一家给他们送去。住两天回家,也算我完成了任务。
  枣子收完了,我们有时候还去山上。检查那家的树没打干净,有的小树漏打了,我们还能收获一些。当然,碰上老人家的树(他们也许故意留着的吧),他们也不管,我们见没人,也会偷偷爬上去,在树上吃饱,还把口袋装得鼓鼓的下来。又惊又喜,惊的是还有这么多好吃的饱吃一顿,喜的是,神不知鬼不觉。赶忙跑回家,分享给大人,他们有时候问:谁树上摘下来的?我们一般也很清楚是那家的枣子。老实回答一下,伯父家的,或那个叔叔家的,大人也不骂,吃着,笑笑,不了而了之。
  有个堂哥,那时在离家较远的地方读高中、大学,后来参加工作。他经常叫一些同学到家吃枣子,男女三三二二,他们走到那树(他们自家的)常让我们围观的,我们会到他们附近的自家树上去看着他们的谈笑风生。那时,也是一处独自风景。
  我们慢慢长大,有的出外读书,有的出外打工。而树,确慢慢老去,又加上土地的荒废,虫草的肆意横行,大树倒踏的成了材火,小树苗也总是有外人挖掘,枣子树的年代渐行渐远……
  想吃枣子的时候,也是上街买点解馋,可再也吃不出从前的味道。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被誉为“千古第一才女”的李清照,号称易安居士。有“词中之龙”之称的辛弃疾,字幼安,号稼轩。李清照、辛弃疾并称“二安”, “婉约以易安为宗,豪放惟幼安称首”,是济南历史文化中的...

静水流深:是一个汉语成语,意思是通过表面平静的水并不知道水底下有多深,来暗喻表面不声不响的人却蕴藏着大的智慧。 尽管,此事过去了20多年,但是,我还是无法忘却的也……为何?不为...

炎炎夏日,听说老塘荷花看了,如果不去看看,心里总觉得是种缺憾。 老家人很念旧,对老塘也寄予太多关注和期待。去年改造老塘的那段日子里,很多在外的游子不远千里开车回村,有钱的出钱...

一 我的酱汤记忆要追溯到久远的年月里,那时候,林场的人口还很多,其中有许多朝鲜族,他们的许多子女与我和我的兄弟姊妹都是同学,或者是要好的朋友。 我与一位朴姓的少年就是同学,他...

一 一阵凉风吹来,才感觉秋天来了。“思君如流水,何有穷已时。”初秋的夜,是静悄悄的,在这静寂的秋夜,满载着我的思念。 还记得七年前我们曾经相识于某个写作网站,你的文章如行云流...

老师开车行至了几座大山之后,也盘旋了几条山间公路,终于到达了学生家长大门口。于是,家长看座,学生奉茶,接着家长热情陪坐递烟,老师谦让恭维不会。这时洋溢着几张收不住的满脸笑容...

爷爷有两个儿子,我父亲为老大,居住在黑龙江的农村,二叔住在沈阳市里,是沈阳军区后勤部团职干部。住在二室一厅的校官楼里,做饭烧液化气。二婶在部队军人服务社上班,有一个独生女儿...

一 苏宝顶,原本仅仅雪峰山脉的最高峰,可这几年一直很火,火到一打开抖音、快手等软件就有苏宝顶的短视频;火到不管春夏秋冬,人们谈论的都是怎么去苏宝顶观光游玩;火到对苏宝顶的讨论...

芳芳的奶奶今年84岁,去年年初生了场大病,隔三差五的去医院。老太太很迷信,就叫50多岁的小女儿阿珍去邻村有名的“活神仙”那里算个命,“活神仙”掐指一算,说老太太还有5年阳寿,但83岁...

有人说,人生的舞台上,众生如鲫,来来去去,演绎的故事无论是惊天动地,还是平淡无奇,都离不开一个字——缘。 缘,款步无声,舒展无影,婉约在一季生命的开枝散叶,花开花落间。 缘,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