题记:你知道“全国公安系统一级英雄模范”杨雪峰的人生事迹……你会肃然起敬!
  
  在重庆市交警杨雪峰心中,总有一条条道路,让车辆的前方是车辆,道路的前方是道路,让红灯停,绿灯行,车轮滚滚,鲜活而充满生命活力。道路有岁月风霜的磨砺、市俗杂尘的涂抹,还有醒世和小康的从容,载歌载舞的盛世气象;道路塑造的大社会,成为一道绝美的风景……
  天有不测风云,在这通往理想的道路上,杨雪峰41岁的生命定格了。那是2018年2月18日上午(大年初三),雨雪纷飞,他在渝北石船镇十字街口疏导交通时,骤然遭到一名持刀歹徒袭击。壮烈!杨雪峰转身与歹徒进行顽强的搏斗,身负重伤,血流如注。为了不让歹徒伤害群众,他至死抓住歹徒不放,直到赶来的民警和群众把歹徒制服。歹徒张某,男性,44岁,因偷盗在忠县被判过10年徒刑。事发前,杨雪峰在十字街口发现张某用摩托违规超载两人,因道路拥挤,希望张某去队部接受处理。
  阳光深刻地注视着石船大道。风吹乱了杨雪峰的头发,剥去他那肌肤的光泽。队友们擦干英雄身上的血迹,含着泪水,把英雄的遗体轻轻地安置在菊花丛中。
  杨雪峰的父母从老家赶到了,想再见上儿子一面,送上最后一程。生死离别,万千故事,父母倾诉着永别的思念之痛……
  父亲叫杨运泉,是位老党员,74岁了,患有骨癌,已经进入生命的倒计时,拄着拐棍,但却坚强,“儿子!你记得歌乐山下的一棵雪松吧!我们曾用泉水把它浇灌。”“你的牺牲,在家乡一夜之间就传开了。乡亲们了解你,感叹道,‘渝州有雪峰,矗立民心中。弘扬雷锋志,公安大英雄’。”“儿子!重庆市公安局局长在第一时间赶到了现场,指导案件的侦办及善后工作,向杨雪峰亲属表示慰问。”
  母亲余小寒轻轻地俯下身来,将满是泪痕的脸庞贴在儿子身上换下的警服上:“儿子,能感受妈妈的温暖吗?妈妈在呼唤你的名字,一次次走近你。小时候,我曾对你说,来,让我扶你上‘铁马’,到彩虹的那边去。”彩虹的那边是什么,还是路桥,是翅膀插上的另一个梦。“儿子,妈妈真的没哭,妈妈在为你高兴,为你自豪!儿子,让妈妈再闻闻你留在警服上的气味……”
  杨雪峰的牺牲,重如泰山。只有懂得杨雪峰,才能感受他的无畏和忠诚,他的胸襟的宽广!
  
  一
  时光不可停留,但可以在记忆中定格。
  骄阳似火。年轻的交警杨雪峰站在沙坪坝三角碑的交警平台上,指挥着车辆运行,那不畏艰辛的身影和庄重的手语,伴着脸上淋漓的汗水,不时赢得路上行人的啧啧称赞。
  一个夏季过去了,他的脸上被晒掉了一层皮,却满不在乎。“苦不苦,想想长征路;累不累,想想革命老前辈。”这是雪峰在家里对父母谈到的感想。“这孩子有志气!父亲可在打心眼里感到高兴。”
  夏天,父子俩有时坐在家门口,望着嘉陵江谈人生。许多人喜欢梵高的《向日葵》,因为他使这种普通的植物变的像太阳一样辉煌。都说长城内外百花香,如果你是一块长城砖,就能体会到一种沉甸甸的分量;托起万里山河一轮红太阳,那是一种抵达灵魂的力量。
  杨雪峰于1997年7月,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于重庆警官学院。当时,校方要求雪峰能留校任教,他却说,“我应该从基层干起,没有热血,成不了英雄。”他被分配到了重庆沙坪坝区交巡警大队。
  站点岗、纠违章、干内勤,雪峰有个好师傅——继勇警官。“当交警这一行常跟三教九流的人打交道,如果越雷池半步,这会给有的人有违章及犯罪的机会。”继勇警官是全市的交警标兵,对雪峰格外严格要求。
  在上路执勤中,一辆肇事车辆逃离现场,雪峰记住车牌号,驾车前去追赶了。追到北碚,才把嫌疑人追到。肇事嫌疑人拿出一叠钱来行贿,可被雪峰回拒了、教训了一顿。
  雪峰在一次纠违中,遇上受罚的司机说情,“车主是同队的陈警官,免了罚单吧?”陈警官也打来电话,“请关照。”但雪峰却照罚无误,说,“你换位思考过吗?这是公事,是纪律,是党员得对党忠诚。”陈警官立即认了错。
  杨雪峰是在从警的第二年入党的。“对党忠诚,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终身!”这是他面对党旗的庄严承诺。
  继勇警官如今已经退休了,但有太多的记忆存在于回想。交警是高风险职业,是靠信念和行动来支撑,这也考验了雪峰对事业的“赤子之心”。
  一次打击非法营运,一辆面包车为了逃脱检查,在雪峰要求出示营运证时,突然开车,至使雪峰被车门挂拉了50多米,甩了下来。一不怕苦,二不怕死。雪峰是以自觉的行动来阐释职业的担当和自信。
  雪峰助人为乐。他在下班回家的途中,遇上一位摩托司机不慎出了车祸,大腿严重受伤流血不止。不是自己辖区,道路拥堵,120无法及时赶到,想到这些,他背起伤员就往医院跑。两公里外的医院,让他大汗淋漓;他还不留姓名的为这位伤员垫付了医药费。送医及时,这位伤员的腿被保住了。
  雪峰说:学习雷锋,真心温情,就是让雷锋精神这面旗帜,在我们的社会、在我们每一个人的心中高高飘扬,让雷锋精神化为爱,滋润我们每一个人的心灵。
  一次,一辆面包车从外地运了30桶油漆,在井口被交警查到。车主被处罚,不服,聘请律师取证,申请举行了交通行政处罚听证会。当事人申诉自己的行为不具备道路运输经营性质,只受《道路交通安全法》约束。杨雪峰辩论道,当事人违犯了《道路运输条例》第60条规定,并以《行政许可法》给以佐证,该行为属于违法,必须罚款。依法办事,精通业务,车主服了,接受了交通行政处罚。
  雪峰的队友刘炼巡长告诉说,沙坪坝曾为“堵城”。雪峰调到办公室后,负责内勤、违章处理、交通整治,经常加班加点地干,就为领导分了忧解了难。一线的民警有问题就打电话来:交通违法的代码是多少?罚款多少,扣多少分?哪一条法律规定?队友都能从雪峰那里得到满意的回答。一年多的时间,沙坪坝治理“堵城”,有了明显的效果。
  杨雪峰在大队有“杨百度”之称。他从不喝酒打牌,因此也能回拒种种应酬。队友们喜欢雪峰的淳朴和诚挚,也渐渐感受了在他身上所显示的“知三军之事,而上三军之任”的才干和品行。
  
  二
  2009年,雪峰被借调到重庆市交警总队警令处了。
  “我可是‘以勤补拙’、‘笨鸟先飞’。”一周后,他找同事要来《公文处理规范》《人民警察保密条例》《公安计算机信息系统安全管理规定》等熟悉起来。接着,他的笔记本上,密密麻麻的写满了“月工作计划”、“行政办公会议议程”等。
  他的见解是,要知道哪些东西是一般应该知道的,哪些东西是应该永远记住的,工作起来才顺手。雪峰,不愧为理想主义者。
  作为文秘,要一丝不苟。他在审核文件时,仅是发现全角冒号打为单角冒号,就要求对方重新制件。“如果不讲认真,先例一开,再词不达意,让收文单位如何开展工作?”他让对方心服口服。
  雪峰认为,“生活的目的是为无限修筑一条有限的道路。我努力了,就是一种满足。”
  父亲从部队转业在一家国有企业担任保卫处长,迎来的却是企业破产;母亲是企业的车工,买断工龄后,糖尿病使视力严重下降。雪峰理解父母的心情。《常回家看看》,是母亲喜欢的一支歌,儿子唱起来,如冬夜的炭火,暖人心。雪峰也常回家看看。
  这是个星期天,雪峰陪父亲到西南医院看病,忽然有一位叫孟菊的婆婆认出他来,“哎呀!你是杨警官。高升了?还记得当年,我把捡到的3岁小孩交给你,那孩子几乎被两个陌生的男子冒领走。是你把那孩子交到了他的爸爸手上。”“你结婚了吗?!”孟婆婆像见了久别重逢的亲人聊开了。当年群众信任我,如今还记得我,雪峰当然感动,忙答道,“记得那是1998年的事,《重庆晨报》登了照片,那篇报道的标题为《小孩走散,警民寻亲》。太感谢老人家了。”当然说来话长了。
  暖心爱民,雪峰在这方面的故事可多啦!
  又是一次。他出差到安岳,追查一辆交通肇事车的嫌疑人案件,在回来的路途中,掏出身上仅有的86元钱,资助了一位带有孩子被人偷去钱包而在绝境中的中年妇女。他已经买了返程的票,在车上白白挨了一天饿。当他把此事告诉母亲后,母亲称赞道:我们家并不宽裕,但应该有仁慈之心。
  雪峰已经安家了。双方的父亲是战友。“我曾骑着白马仰望雪峰。我把白马牵回南方,成为雪峰的标本。”妻子黄雅莉毕业于西南政法大学,有文采。“这个即使冬天也不言褪色的植物,逼着向上感受天空的蔚蓝。”雪峰回应道。小俩口生活的B面,充满真和美的交织,存在着感知的幸福。
  雪峰孝敬父母,掏钱让父母到海南岛游玩,一家人在歌厅唱得尽兴。他唱了最爱唱的两首歌:《少年壮志不言愁》《精忠报国》。父亲唱了《血染的风采》。小俩口唱了黄梅戏《夫妻双双把家还》,得到母亲伸出拇指夸奖,“声情并茂,唱出了地久天长的感情!”
  父亲拿出刚写的小诗请儿子点评,有两句让雪峰记住了,“战友化身雪松,并以植物之名,风颂灵魂壮歌。”雪峰道,把“壮”改为“雅”字。父亲摇了摇头。
  “多想他活着。活着正是为了爱,去陪伴所有的道路。”老人在医院里做骨癌化疗,接受我的采访,我不知道他有多少勇气和豪迈。
  老人说家里还保存着儿子读重庆一中时,喜欢看的几本《兵器》《啄木鸟》杂志。儿子想参军,还利用暑假期间,走了川藏线。“山高路远谷深,兵车风雪驰骋。谁敢夜赴唐古,唯有运输大军。”那“苍龙”弯而不屈的另一种力量,原来可以如此壮丽!
  重庆警官学院搞校庆,雪峰组织老同学开展读书演讲活动。以德修身,他所讲的是《我读王阳明最神奇的心学的体会》:“让能力在磨难中快速成长,让意志是一种独特的智慧;成功源于做切合实际的事,顺其自然是一种功夫;想象能助你更好地掌控人生,挖一口有源泉的井——培养自己运用知识的能力,把握自我就是把握命运。”他的见解,使人感到他有着生活的荣耀。有同学调侃说,“你可把群众装在心里了。”
  同学们说:雪峰对新时代雷锋精神的诠释是,以“钉子”精神,多读书,提高素质,向远处看。这可是邓小平对雷锋题词中的价值观。做时代先锋,有雪峰的带动:春风十里,关不住满园梨花招摇。
  有队友赞美道:雪峰是奉献在路上,在这进取的路上,必定是——霜一行,脚印一行,额头上的汗水,无数行……
  实心奉献,真抓实干。雪峰在警令处,协助领导抓管理,使得边远山区的稽查内部管理加快了规范化的进程,实现了规费缴纳的电脑化;他还参与了“交通导航”的运用评估工作。
  采访杨雪峰的事迹,我一次次前来,每一次都收获了不一样的惊喜。英雄在说:来,让我们肩担道义,去创造今天和明天的美好道路,远方总是好的。
  
  三
  杨雪峰生命的进程,是一条普普通通的嘉陵江。这条江没有惊天的浪涛,但却有思想在流淌,有时光的真实影像。
  可不!他被调往洛碛巡警大队任职,就认为是到一线建功立业了。“知”到了最真切笃实、触及自己灵魂的地方,就是“行”了。他感到高处有声音,在让秋天成为赠礼!
  调来个“硬角儿”。渝北区公安分局政治部主任魏攸欧曾与雪峰进行过一次谈话。魏主任还开玩笑道,“山城是火炉,你却叫雪峰,有何来历?”这还真有故事:
  当年,父亲杨运泉从部队回家探亲,带回来一棵小雪松,栽在了家门口。原来,作为连长的父亲带着战友,在雪山脚下配合警方抓毒犯,战友陈副排长却在与毒犯的搏斗中牺牲了。陈排长鲜血浸染的地方,挺拔有一棵小雪松。父亲把这棵小雪松移植到家乡,是怀念战友。父亲给刚出生的儿子取名杨雪峰,想的是:山重水复,雪峰会信守那个约定。
  “是块值得锻造的好钢。”魏主任心里这样想,嘴里却对雪峰有着更多的激励,“是骡子,是马,遛一遛就知道了。”
  下船上岸,雪峰站在洛碛的长江边,对欢迎他的新队友说。“上岸就是边远的镇街了,在灯红酒绿的影响面前,如果领导有不检点的行为,大家可以举报;如果这指导员做得正确,就得向我看齐。”雪峰在提醒新队友,也在提示自己要摆正路标位置。
  雪峰在巡逻防控时,刚查获到一起毒驾行为,嫌疑人的“援军”就赶到了。三个手持棍棒的大汉,扬言不立马放人,就要放血。面对如此嚣张气焰,雪峰却淡定地告诫道,“如果暴力袭警,将会承担法律后果,我可是在文明执法。”这伙人见对手毫无怯意,还带了“真家伙”,便一声口哨,各自散去!随后,交警大队依法对毒驾犯罪嫌疑人实行了行政拘留。
  作为指导员和副大队长,他善于调查研究,审时度势,统一步调,拓展交通治理局面。他的思想在超前行动,就像闪电走在雷鸣之前。
  队友说:雪峰抓交通秩序,通过分组式和联合式,让固定式与弹性穿插式强化了上路稽查力度,让偷逃漏费的车主不得不服。他分管治理了三轮摩托车有开霸王车的混乱局面,治理了外挂车的违规行为。“道路连着你我他,安全系着千万家。”应变不穷,随感而应,非内心强大不可。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被誉为“千古第一才女”的李清照,号称易安居士。有“词中之龙”之称的辛弃疾,字幼安,号稼轩。李清照、辛弃疾并称“二安”, “婉约以易安为宗,豪放惟幼安称首”,是济南历史文化中的...

静水流深:是一个汉语成语,意思是通过表面平静的水并不知道水底下有多深,来暗喻表面不声不响的人却蕴藏着大的智慧。 尽管,此事过去了20多年,但是,我还是无法忘却的也……为何?不为...

炎炎夏日,听说老塘荷花看了,如果不去看看,心里总觉得是种缺憾。 老家人很念旧,对老塘也寄予太多关注和期待。去年改造老塘的那段日子里,很多在外的游子不远千里开车回村,有钱的出钱...

一 我的酱汤记忆要追溯到久远的年月里,那时候,林场的人口还很多,其中有许多朝鲜族,他们的许多子女与我和我的兄弟姊妹都是同学,或者是要好的朋友。 我与一位朴姓的少年就是同学,他...

一 一阵凉风吹来,才感觉秋天来了。“思君如流水,何有穷已时。”初秋的夜,是静悄悄的,在这静寂的秋夜,满载着我的思念。 还记得七年前我们曾经相识于某个写作网站,你的文章如行云流...

老师开车行至了几座大山之后,也盘旋了几条山间公路,终于到达了学生家长大门口。于是,家长看座,学生奉茶,接着家长热情陪坐递烟,老师谦让恭维不会。这时洋溢着几张收不住的满脸笑容...

爷爷有两个儿子,我父亲为老大,居住在黑龙江的农村,二叔住在沈阳市里,是沈阳军区后勤部团职干部。住在二室一厅的校官楼里,做饭烧液化气。二婶在部队军人服务社上班,有一个独生女儿...

一 苏宝顶,原本仅仅雪峰山脉的最高峰,可这几年一直很火,火到一打开抖音、快手等软件就有苏宝顶的短视频;火到不管春夏秋冬,人们谈论的都是怎么去苏宝顶观光游玩;火到对苏宝顶的讨论...

芳芳的奶奶今年84岁,去年年初生了场大病,隔三差五的去医院。老太太很迷信,就叫50多岁的小女儿阿珍去邻村有名的“活神仙”那里算个命,“活神仙”掐指一算,说老太太还有5年阳寿,但83岁...

有人说,人生的舞台上,众生如鲫,来来去去,演绎的故事无论是惊天动地,还是平淡无奇,都离不开一个字——缘。 缘,款步无声,舒展无影,婉约在一季生命的开枝散叶,花开花落间。 缘,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