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如旅途,一些人陪一段时间,有的人只是擦肩而过。同时,有时候多看了一眼,演绎了多少动情的后续……
  因父亲的七十五生日,在深圳吃了早餐,赶着高铁,护着24小时的绿码,匆忙辗转,也是畅通无阻的赶上了父亲的生日中饭。虽是家常便饭,可也让父母心里舒服。因为我也说过,做饭菜,来不及了。我收拾饭后,让他们也歇歇呗。
   途中,也踫上一个邻坐的妹妹,刚刚高考完,在妈妈的旅游公司与几个好友去长沙旅游。闲谈中得知。其实,从她的装扮,留意了一下她的纤纤玉手,画的指甲比较漂亮,开始以为是做美业的。因为你是学生妹妹,多聊了一会,同时也了解到,现在的妹妹是越来越乖巧懂事,也知道让读书这条通道,让自己越来越优秀的。
   也许,这一生就这一面缘,一直伴到以后……
   在家呆了一天又一天,半个月过去了。刚好大的孩子,暑假工夜宵店吃不消,愿意回家,陪小弟、陪外公外婆,而他们家长也愿意就叫两小孩在家练练字,帮忙老人做做家务。一切安排妥当,我又将踏上返深旅程。
   刚好,有一个同学带小孩去东莞找暑假工,我也刚好在家经过农村妇女的大普查,得知子宫有点糜烂,顺便去一个开养生馆的朋友那里去俢复一下。也就一起顺路坐上了上东莞的车。即使等车时倾盆大雨,还是约时而上。
   车子,走着走着,雨停了。但窗外的白云缭绕的青山,让枯燥乏味的旅途,也大开眼界,似自己游走在传说中的仙境。不知不觉到了目的地。下午六点多,朋友问到了那里,似才似梦初醒。
   时间的任性,上次分别,她是与弟弟弟媳一起居住的单身,后一点是一个人住的状态。时间一晃,已有一个快两岁孩子的妈妈了。当然,安排是更加的周到成熟。在店里一起吃晩饭,刚好做子宫的妹妹也在(她的朋友),顺便把我的日程安排,谈好价格,马上就体验了一下。
   吃住都在店里,她也放心的把店铺门钥匙交给了我,让我锁里面。我比较早睡,她们有的业务要十二点多才结束,我也就每晩睡一觉再起来巡查一下,再锁门。一晃,七八天又过去了,我还惦记着上班的客户了。
   从东莞又出发深圳。
   东莞至深圳,只是一个小时的路程。如今地铁的修建,深圳宝安客运站的停运。东莞总站的车子,也是稀稀疏疏。只能到松岗地铁站的车,也只能如此。车费也跟着少了,才十八。很快转地铁,也刚好遇到一个找朋友的妹妹,一起转地铁,我早一站下车。地铁站出来,又转公交,下午三点左右才到出租屋。
   算一算:原来的直达快车,一个小时,四十元左右。如今,车费少了,十八加地铁八元,公交二元,可时间体力的考验,都在其中,整整花了四个小时左右。幸好是疫情,让我们稍停一停,不要想太多,也不要太匆忙吧!
  旅途,经常出现的暂停键,我们也不得不随遇而安,是趋势所逼。我们人生中的暂停键,由身体健康决定。只希望疫情的常态下,都不忘提高自身的抵抗力。
   国家强大,不也是人人有责吗!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闻局长”何许人也?一个舍去机关的轻松工作,埋头刑侦一线的“傻啦吧唧”的便衣警察。“闻局长”奇事不少,各位看客,稍安勿躁,请让我一一道来。 万警下基层那会儿,“闻局长”响应省...

老马这几天做什么都心神不宁,就连儿子寄回来的茶叶泡出来也不那么透绿,那包拆开抽了两根的香烟也很是呛口。 眼前刚收割完的麦地已让拖拉机犁过一遍,老马在前面用锄头每隔半步就刨个浅...

一 八月初,我终于接到了北京某一所大学录取通知书。我捧着金灿灿的通知书满眼的热泪,第一个想到的是我的妈妈,十二年里妈妈陪伴我,为我读书,为我背书包,付出汗水和辛劳,书包成了我...

“清明”是踏青,看望修整已故前辈的房舍,是追忆的一种方式。而七月半,寸是你们的节日,“鬼节”。其实这又是另一种追忆的途径,也是一种唯心的寄托。同时,天地同步,要不每次烧钱纸...

大暑节气,我们去合阳看山看水看风景。 “早知有洽川,何须下江南。”满溢中国风的推介词,不断提醒着游人,洽川风景之美。 以“处女泉”为核心打造的洽川风景区,果然名不虚传。七月的晴...

七月,骄阳似火,烈日如焰。顶着太阳的直射,任汗水肆意外冒。身着旧时的军衣,戴着登山的遮阳布帽,笔直地站在高椅的观景台上。观看高椅的山,欣赏高椅的水,细品高椅的村落。 眼前的高...

早春去威海。正值细雨蒙蒙,急切切登船去刘公岛。 波涛滚滚,极目望去,心儿突突地跳了起来。 啊,刘公岛,梦魂萦绕的地方! 这3.15平方公里的小岛,被称为“中国历史的分水岭”。1894年发生...

1:心若桃花迎风开 蓝天白云下,风鹰渡里,妖风阵阵,行色匆匆的人群,各怀心事,猜不透的战况,风雨欲来。一场巨变,将要重重地,掀翻历史的先河,是福是祸,谁又能说得清呢。朝来风雪,...

宰相扫墓 明朝正德十一年(1516),时年四十九岁的宰相费宏卸任离京后,不久回到了江西上饶的铅山县老家横林休养。他自十六岁冬季入京补学开始,二十岁参与殿试,被皇帝钦定为状元郎,历年...

一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情感,是人类生活中,最基本的精神需求,是人与人之间,沟通交流联系的根本。但如果太重情,往往也会为情所困,为情所伤,饱受情感的折磨。 记得自己就曾经有一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