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暑节气的前一天,有幸做了一次衡水老白干酒厂的参观旅行。说是参观,未免牵强,因为满共一个多小时的行程,充其量也只能算走马观花,匆匆一瞥。来去匆匆,却也达成一桩夙愿——毕竟是好酒之徒,能到著名的酒厂,亲历从那颗粒的粮食如何转化为琼浆玉液的,也算是没有枉负一个“好酒”的名声。
  石家庄到老白干酒厂130多公里,走高速不足两个小时的车程,上午九时许,我们就到了酒都大厦前,酒厂市场开发部庞总亲自安排小徐全程接待,在标志性的老白干大酒瓶子塑像前拍照留念以后,非常顺利地开启了参观的旅程。
  这座塑像就是一个大酒瓶子,五六米高,主体为沉稳的红棕色,瓶盖是富丽的金黄色,瓶身上部大红色的“衡水老白干”方印标志下,一行纯白的阿拉伯数字“1915”分外显眼,其下,“老白干香型白酒”与“1915年巴拿马国际博览会甲等金奖”烫金的小字,确定了它香型的独到与地位的不同凡响,当然了,“酒精度:67%vol”,是不是足以让你望而生畏呢?
  这个酒度我是不止一次领教过的,可以说,国内著名白酒大都是52度,贵州茅台是53度,这67度的老白干酒,比他们都高出十几个酒度,跟消毒用的医用酒精75度,已经相差无几了。
  当年,在华北油田工作,我所在的钻井四公司位于石家庄市的东北角,紧邻衡水市的深州、安平,当时的公司招待酒除了杏花村汾酒等名酒以外,多为衡水老白干。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期,我们闯入辽河钻井市场,在辽河三角洲的盘锦市,跟当地的兄弟单位打交道,人家招待我们喝38度的“盘锦白”,用“口杯”,二两一个,一口闷,我们很不适应,后来回请时,我们用自己的家乡酒老白干,把那些兄弟们喝得,出门就直接栽到了泥水里。后来,那些兄弟们说:你们那嘎达的酒太有劲儿了,比内蒙的“闷倒驴”还厉害!
  老白干酒不仅有酒劲儿,其实,名声也早就远播天下了。你没看到那酒瓶子上“1915”的字眼吗?当年参加巴拿马国际博览会获得金奖的,并非茅台酒,而是衡水老白干。这在CCTV上反复播报的广告语里,可以得到印证:不是酱香型,而是老白干。至于那个参会的,包装简陋的,我们早已耳熟能详的,得到世界公认的美酒的传说,自然也应该是老白干。这是有据可查的!
  我没有贬低茅台酒的意思,茅台酒毕竟是国酒,2018年我也亲自到茅台镇去参观,茅台酒的大酒瓶子塑像高高地矗立在山顶上,十几公里以外都能看得清清楚楚。赤水河两岸和整个茅台镇,依次排列着数以千计的卖酒的作坊,家家都是大缸小缸盛满了散发着浓郁酱香味的美酒,大街小巷的空气里,一律弥漫着浓郁的酒气,就跟步入这酒厂的生产车间一样。在赤水河的北岸,也有一个“1915广场”,其主题雕塑就是那个被打碎了的陶罐的形象,其上刻有那个美丽的传说。
  衡水老白干也曾有“国酒”的荣耀,1949年1月,前苏联领导人之一米高扬来到西柏坡,当年,毛泽东同志率领五大书记招待他,用的就是老白干酒,令这位从浓烈的伏特加的国度远来的老布尔什维克,止不住连夸“哈啦少”“哈啦少”!
  茅台酒是酱香型,老白干是另外的一种独特的酒香。这次参观老白干酒厂,从根本上区别开了浓香、酱香与老白干的香型。
  从酒都大厦到生产车间,有一条绿树掩映的大道,道路两旁,按顺序排列着酿制白酒的各种容器,记录着老白干酒传统的生产工艺:续茬配料、混蒸混烧,地缸发酵,缓火蒸馏,分段掐酒,分级入库,陶坛贮存,精心勾调等等。车间里工人正在劳作,优质的东北大高粱与清洗过的水稻壳按一定比例掺和在一起,做成酒醅,送上卷扬机的传送带,然后走入一个个看似简单,却很微妙的反应变化的流程。
  其中,地缸发酵是其工艺流程里独具特色之处。为了方便游人参观,厂家架起了专门的步道,可以近距离观察工人操作的每一个环节,却不至于影响到他们的工作。在地缸发酵处,制作出泥窖池、石窖池与地缸窖做实物比对,这泥窖、石窖、地缸都埋在地下,看似只是发酵环境的不同,其实,“千年老窖万年糟”,它们直接决定着微生物的种类和数量,白酒追求老窖的原因就是里面微生物丰富,粮食在里面发酵能够产生更多呈香呈味物质,因而直接影响了白酒的香型,泥窖发酵酿造出浓香型白酒,石窖酿造成酱香型,地缸生成老白干。
  所谓地缸,就是把一个个大瓦缸置于地面以下,让里面发酵的粮食充分享受地面以下的温度、湿度等条件,却不至于像泥窖、石窖那样直接跟外界接触,而是完全隔离开来,从而保持着酒窖的纯净,因而生成的白酒才更加清香。这也是“地缸发酵不上头”的秘诀。在中国白酒地缸发酵博物馆,那个占地面积为6.13万平方米的衡水老白干第四期酿酒车间的地面上,密密麻麻、整整齐齐排列着47666口地缸,于2021年9月9日,创造了吉尼斯世界纪录,成为全球“最大的白酒地缸发酵车间”。
  衡水老白干酒厂坐落在河北省衡水市的北部,傍依着滏阳河,水质纯净,物产丰美,为酿酒业准备下了丰富的原材料物质基础,再加上陆路水路交通便利,向南直通邯郸,邯郸的磁州窑、邢台的邢窑,都可以提供上好的大缸、陶罐等酒器,盛上酿好的美酒,从滏阳河驶入海河、黄河流域各地,衡水老白干从此声名远播。
  顺带说一句,而今说起衡水市,估计你的第一反应会是衡水中学,总觉得这里的文化教育是异军突起,其实不然。走进衡水你就会发现,被称作“董子”的董仲舒,就是衡水景县人,他的“推明孔氏,抑黜百家”的主张为汉武帝所采纳,从而,才有了“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政令,从而让儒学成为中国社会正统思想,影响长达二千多年。还有被称为“闭户先生”的孙敬,衡水冀州人,是著名的典故“头悬梁锥刺股”里,“头悬梁”的主人公,刻苦学习的典范,而今,在衡水湖畔建有“孙敬学堂”,以传扬国学,激励后进。还有现代著名作家、“荷花淀派”的创始人孙犁,也是衡水安平县人。
  衡水文化源远流长,其中的老白干酒文化是其最醇香的一条支脉,徜徉于期间,我们不仅可以接收到历史的陶冶,也一样能够从现代的文明与发展中,得到熏染与启示。
  倘若你喜欢,还可以把酒买下来,贮存在这里的“酒银行”,这里早就摆满了标有姓名的坛坛罐罐,其中不乏公众名家。咱不是名家,也没那相当的财力,虽说是好酒之徒,却也没有达到嗜酒如命的地步,所以,在酒银行存酒就算了,但可以在品尝区亲口尝一尝刚刚酿造出的老白干酒,那也算是三生有幸了。不怕您笑话,我当时是一连尝了四杯的,呵呵——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 八月初,我终于接到了北京某一所大学录取通知书。我捧着金灿灿的通知书满眼的热泪,第一个想到的是我的妈妈,十二年里妈妈陪伴我,为我读书,为我背书包,付出汗水和辛劳,书包成了我...

“清明”是踏青,看望修整已故前辈的房舍,是追忆的一种方式。而七月半,寸是你们的节日,“鬼节”。其实这又是另一种追忆的途径,也是一种唯心的寄托。同时,天地同步,要不每次烧钱纸...

大暑节气,我们去合阳看山看水看风景。 “早知有洽川,何须下江南。”满溢中国风的推介词,不断提醒着游人,洽川风景之美。 以“处女泉”为核心打造的洽川风景区,果然名不虚传。七月的晴...

七月,骄阳似火,烈日如焰。顶着太阳的直射,任汗水肆意外冒。身着旧时的军衣,戴着登山的遮阳布帽,笔直地站在高椅的观景台上。观看高椅的山,欣赏高椅的水,细品高椅的村落。 眼前的高...

早春去威海。正值细雨蒙蒙,急切切登船去刘公岛。 波涛滚滚,极目望去,心儿突突地跳了起来。 啊,刘公岛,梦魂萦绕的地方! 这3.15平方公里的小岛,被称为“中国历史的分水岭”。1894年发生...

1:心若桃花迎风开 蓝天白云下,风鹰渡里,妖风阵阵,行色匆匆的人群,各怀心事,猜不透的战况,风雨欲来。一场巨变,将要重重地,掀翻历史的先河,是福是祸,谁又能说得清呢。朝来风雪,...

宰相扫墓 明朝正德十一年(1516),时年四十九岁的宰相费宏卸任离京后,不久回到了江西上饶的铅山县老家横林休养。他自十六岁冬季入京补学开始,二十岁参与殿试,被皇帝钦定为状元郎,历年...

一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情感,是人类生活中,最基本的精神需求,是人与人之间,沟通交流联系的根本。但如果太重情,往往也会为情所困,为情所伤,饱受情感的折磨。 记得自己就曾经有一段...

一 一种样貌如鲶鱼的“怪”鱼,在别的地方叫“石爬子”,可能也还有其他更多的叫法吧,但在我们那儿,人们普遍称它为“巴滩子”。顾名思义,它的“窝”搭建在急流险滩处,靠肚皮的力量倒...

当我背着一背兜金黄的桉树叶回到宿舍的时候,已是上午九点多了。昨晚刮了一夜的风,还下了入秋来第一场透雨,让久居不走的秋老虎退避三舍。此刻,风和煦地吹着,秋阳在渐次厚起的云彩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