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大学暑假开始,我的工作也是清闲时期。于是,我和妻子都请了年假,带着女儿回到了久别的故乡。我从小居住的老屋以及含辛茹苦养育我成人的双亲都已经不复存在,我们只能在几个哥哥、姐姐家轮流居住,感受着血浓于水的亲情。
  时值七月盛夏,故乡的天气更是热得出奇。全天也只有清晨时刻稍微会凉爽一小会儿,白天里,无论是低矮的平房屋里,还是树荫下、田地里、小河旁,到处都充溢着闷热、黏湿的空气,使人精神萎靡,无精打采。即使房间里开着风扇,可风扇里吹出的风也是热的,脸上的汗珠也会涔涔地冒出流下。尤其是中午前后,空旷、干裂的地面上升腾着迷眼的烟气,似雾非雾,似烟非烟,穿着厚底鞋子走过几分钟后,便觉脚底发烫,胸口憋闷。这时,村庄内外一片安静,听不到鸡鸭牛羊的叫声,看不到人来人往的身影,却能感觉到庄稼地里的玉米、高粱的饥渴难耐,火烧火燎的痛苦。
  这天上午,我正在大姐家与几个亲戚聊天,不知不觉已经临近午饭时间了,大姐开始张罗做饭了。
  “老弟,你想吃些什么呢?”大姐笑眯眯地问,“山珍海味咱家没有,农村家常饭菜样式倒很多,想吃啥,尽管说,姐给你做。”
  “大热天的,也没有什么胃口,什么方便就做什么吧。”我语气轻缓慢说。
  “早想着泡点高粱米就好了,可以给你做高粱米水饭,凉爽解暑,也不知你现在爱不爱吃?”
  “高粱米水饭?”我惊讶了一下。
  “什么是高粱米水饭?”女儿也在一旁好奇地问。
  “你没吃过吧?”大姐向着女儿笑了一下,接着说:“大姑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是高粱米水饭。不过,今天不行。今天,大姑得先把米泡上,明天中午你就可以吃到大姑亲手给你做的高粱米水饭了。”
  “好呀!”女儿兴奋地喊着,流露着期待的眼神。引得全屋里人都笑了。
  高粱米水饭,我既陌生又熟悉,思绪也一下子飞回了从前,也完全忽略了燥热的天气。
  
  二
  我十岁左右时,家里经常吃的主食就是高粱、玉米,偶尔吃点小米,大米、白面是逢年过节或家里来了客人才能沾光吃到的。那时也曾疑惑,为什么不能总吃香甜可口的大米、白面,却总吃难以下咽的高粱、玉米。后来知道,那时粮食紧张,国家号召人民种植高产的高粱、玉米,以解决人民群众的基本温饱。我最熟悉的一种高粱叫杂交高粱,穗大、颗粒饱满,颜色红色鲜艳,质地却非常坚硬,加工后磨成的米、面,无论怎么做,无论谁家做,都口感极差,难以下咽。然而,母亲做的高粱米水饭,却是味道独特,是全家人都比较爱吃的。
  每到了夏季炎热时节,母亲总会在头天晚上把一大盆红色的高粱米泡在水里,等到第二天上午开始做高粱米水饭。做高粱米水饭的工艺并不复杂,然而却需要掌握好每道工序的操作时间。从泡米、煮米、捞米,都应该适时操作,这样做出的高粱米水饭才会易于消化、口感适宜,才会多吃不厌。泡米的时间不能太短了,短了,米没泡开,做出的水饭生硬,吃时费力,不易消化,严重伤胃;时间也不能太长了,长了,米会变质,煮出来的水饭如同来糟米,有异味,很容易拉肚子。待米泡好了,淘净,放入大锅里,再放入适量的水,将水烧开,需要温火慢慢地煮。煮的时间也不能太短了,短了,米也生硬,长了,米粒儿烂成了粥,就做不成水饭了。一般煮米时间在开锅后三十到五十分钟为宜。这时,母亲会用笊篱将米捞出,盛入事先放好凉水的大盆里。这样,热米经凉水一激,粒粒成型,少年。如果希望更凉一些,就再过一遍凉水。放置三到五分钟,就可以上桌食用了。
  在炎热的夏天,吃一碗高粱水饭,会感觉全身舒爽,清凉消暑。那时的肉类缺乏,更别提海鲜鱼类,倒是自家菜园里的蔬菜品种齐全,土豆,豆角,茄子,辣椒,西红柿,黄瓜,生菜,小葱……一般情况是:母亲炖了一大锅蔬菜,或是豆角,土豆,或是茄子,角瓜。小葱,生菜蘸大酱是常有的的。吃饭时间到了,一家十来口人,围在放在院子里大杨树下的大圆桌旁,唏哩哗啦地扒着高梁米水饭,唠着家常。
  吃完高粱米水饭,是不能立刻躺下或睡觉的,高粱米不易消化,须稍微活动一下,否则会胃肠难受。“慢点吃,要把米嚼烂了。”母亲不止一次在我吃高粱米水饭时这样说。我也想起了母亲做高粱米饭时的情形。母亲一手拉着风箱,一手往烘台里添柴,还间隔几秒用挂在脖子上的毛巾,擦一擦头上不断流岀的大颗大颗的汗珠。有时遇见阴天潮湿的天气,由于气压低,烘台会倒烟,厨房及屋内都充溢着呛人的烟气。这时,母亲则会把我们都赶出屋里,自己则淹没在浓烟里继续拉风箱,做高粱米水饭。
  “妈,您背背烟再做吧。”姐姐们有时实在不忍心了,劝说着母亲。
  “没事,妈不怕烟。你们都出去吧,一会儿饭就好了。”母亲低下胀红的眼睛,摆动着手臂赶着我们走出屋外。
  
  三
  在大姐家的第二天,天气依旧炎热。我和亲戚们依旧是呆在屋里聊家常,不知不觉已到午饭时间了。大姐做了几个炒菜,随后是一盘咸鸭蛋和一盘生菜小葱,最后,大姐端上了满满一大盆的高粱米水饭。
  “这就是高粱米水饭呀?”女儿兴奋地喊道。记得在她七岁时,我第一次带她吃肯德基,她当时也是这样的表情。
  “尝尝吧,但不能吃太多!”大姐笑着,先给女儿盛上了一碗,随后给在座的每个人都盛上一碗。
  我望着摆在我眼前的这碗高粱米水饭,却不是我记忆中的高粱米水饭。我记忆中的高粱米是红色的,眼前的这碗高粱米却是白色的。一旁的大姐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解释着说:“现在农村人的生活也好了,平时吃的都是大米、白面,偶尔吃点小米、高粱米算是调调胃口。原先的那种难吃的红高粱早就没有人种了,各家吃的都种这种白色的高粱。这种高粱虽然比红高粱穗小些、颗粒小些,可它柔软、润滑、米香,也更有营养。也有少数种些改良品种红高粱的,都被人收走酿酒去了。”
  我端起饭碗,扒了一小口水饭轻轻放入口中,慢慢嚼了嚼,细细体会这种白米的味道。的确如同大姐所说,它比红色的高粱米好吃多了,既有大米的香甜味儿,也有小米的绵软、爽口,连水带米扒一口吃下,浑身上下顿觉舒爽、清凉,身上的热气仿佛一下四周散去,身心都变得轻飘飘。
  “大侄女,这高粱米水饭怎么样,比你们城里的海参鲍鱼好吃吧?”大姐看见女儿专注咀嚼的样子,打趣地说。
  “好吃,好吃。”女儿连声说。
  “别光顾吃饭,也多吃点儿菜。”大姐说着,夹起一块排骨放在了我的碗里。
  “嗯。这高粱米水饭真好吃,再给我盛一碗吧!”我还未把碗里的饭全部吃完,就迫不及待地把碗伸向大姐,大姐转身又给我盛了满满的一碗。
  女儿。在返往城里的路上,女儿喋喋不休地回味着她的这次故乡之行的所见所闻。
  “爸爸,明年夏天我们还回来吧!我还想吃大姑做的高粱米水饭。”女儿兴奋地说。
  “好,一定。”我一边应承着,一边暗想着:时代在进步,幸福生活着的人们没有理由不爱养育自己的这片热情的土地,没有理由不喜欢包容自己的这片纯净天空。这样想着,在宽阔的高速公路上,我加大了油门,向着远方飞跑起来……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清醒时做事,糊涂时读书,大怒时睡觉(当然,也要心平气和了),独处时思考;做一个幸福的人,读书,旅行,努力工作,管理好自己的的身体和心情,成为最好的自己。自己,也是我,有同感...

引子 十年前的八月十六日,安徽省马鞍山市皖江段发生的“马和汽渡104轮重特大沉船事故”震惊了海内外,国家交通部、安徽省委省政府,长江海事局、长江航运局和省市政府领导都在第一时间赶...

兰西有个彭氏大院 王建臣 家传统技艺《彭氏灯彩》已有210年的传承历史。共八代传承,祖上第一代传承人彭金福,生于公元1769年清嘉庆年间,卒于1838年清同治年间。山东省历城县人,当时在当地...

日前,卫辉(汲县)大礼堂前,一纸赫然扎目的公告:卫辉市大礼堂已经权威部门安全鉴定为危房,请勿靠近!后果自负!一石激起千层浪,舆论一片哗然. 卫辉大礼堂原名汲县大礼堂,建成于19...

清晨打开微信便看到很多条语音消息,是好友J发来的,我逐条听完后内心哽噎得难受。基于最近发生的所有事,她仿若历经一场生死,那些深夜的哭泣和欲罢不能的情绪让她辗转反侧。J说照旧做了...

侄女一家四口人从河南回娘家湖南来探望父母,无事就提议去看骆驼峰。侄女两口子邀请我陪同前往骆驼峰去看看,我就满口答应,坐上侄郎的白色上汽大众,一行六人向骆驼峰飞驰而去。 骆驼峰...

一 我的小时候,初次到姥姥家过年。就见姥姥和母亲在忙大年,扫院子,扫屋子,洗洗涮涮,再就是准备年货,又是煮又是蒸还有煎炸烹炒,忙得是不亦乐乎。 小孩子帮不上忙,大人再忙,我们照...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喜欢在故乡赵家沟的土地上行走。我想,不仅是因为竹韵书院,还有那份赵家沟情结。 赵家沟这个生我养我的地方,有我熟悉的山水,有父母忙碌的身影,有东家长西家...

晚饭后出门信步,刚至街道,两旁路灯攸然而笑,全都亮了起来。盛夏白昼时长,以至上夜班的来接班了,夕阳还匍匐在西山巅,慢慢回收着最后一抹斑斓的晚霞。 这样的晚上,甚好的去处是看水...

那些年的自然灾害,令我们老家粮食、肉类紧缺,家家种白菜、萝卜、蔬菜弥补口粮,从而辣椒成了一日三餐中,桌子上少不了的主菜。如今,人们生活富裕了,餐桌上有米饭、鱼、肉等,特别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