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万年前属第四纪地质,泥河湾这块地貌早已形成,这片广袤的盆地,占地六百多平方公里,盆地四周的山脉,现出褐色石质。高大的山脉形成不同的走向,把盆地围拢起来,使得盆地一年四季温暖如春,植物茂盛,森林遍野。阳光炽烈,照射着一座广阔湖泊,水面波光微漾,每天有许多动物陆续到这里饮水,致使湖边暗藏着各种杀机。扑食,角逐,阴谋,破坏了湖面的平静,杀戮和血腥被湖水和雨水不断冲刷淹埋,很快又恢复祥和,这里依然是动物们追逐的一片乐园。
   大犀、披毛犀、爪兽类,中国长鼻三趾马、三门马,中国麂、黑鹿,中国羚羊,猛犸大象……这些动物成群结队,一旦遇到危险,小型动物们即刻四散奔逃,很快逃进森林。食肉动物:狼、鬣狗、熊、泥河湾巨剑齿虎、猞猁、刺猬、五指跳鼠……杂食动物猿人,成为这片水域的高级动物,使得这里成为弱肉强食,危机四伏之地。
   春夏之际,湖水周围水草丰美,大朵不知名的鲜花到处盛开,盆地一片葱茏。周围的山地森林密布,气候温暖潮湿,各种大型食草动物,不停地在这里行走进食。成群的草原猛犸象,发出苍老的叫声,其他的大象呼应声,呼叫幼子声,回响在旷野,声势浩大。当它们进食的时候,其他的动物都远远地避开,因为大象的脾气暴躁易怒。还有美丽的黑鹿,轻捷活泼的羚羊,它们在青草中觅食,并不时警惕地四外张望。食肉动物紧随着它们,寻找机会,蠢蠢欲动。狼,阴森森的目光寒意逼人,在四周不停逡巡;讨厌的成群的鬣狗,吱吱喳喳追逐着食草动物。草地上嘈杂热闹,生机盎然。
   这是一片美丽的富有生机的盆地,各种动物寄居混杂,在这里繁衍生息。草原猛犸象个体庞大,成群结队,其中一群十几只,在一只成年公象的带领下,不停地移动进食。这只成年公象,已经有十几岁龄,它经验丰富,权威凛然。它的家族,与各种食草动物为争夺地盘,不停地进攻格斗;也与各类食肉动物周旋,博奕。尤其是灵长类,他们是最优等的进化动物,头脑敏捷,捕猎顽强勇敢。成群出没,配合默契,经常使用打制石器,有长长的石锤,投石,削刮器,石刀,木棒。所以大象也明白不与它们正面冲突,避免消耗损失。
   这一片开阔地域称作马圈沟。一群灵长类成为这一地域的强势原住民。这一群大约有20多个,以一只体格健壮的雌性为头领。平时头领带着大家,以猎杀小型动物为主,时不时地也捕杀大型动物,植物也是不错的佐餐。这几日连绵阴雨,食草动物躲在洞穴里,捕猎机会稀缺。所以猿人多天没有很好进食了,只吃了些浆果树叶,饥肠辘辘,早对肉食垂涎欲滴。他们这几日脾气暴躁,跳上窜下,看来要有一场不同寻常的捕杀,来填补几十个空洞的肠胃。
   雌性猿人家长,率领家人,天一亮就走出洞穴。他们各自手持木棍,石锤,尖利石器,藤筋绊索,向草原深处进发。远远地看到了象群正在愉快地进食,猿人头领弓下腰,埋伏起来,并向四周发出信号。所有成员都隐藏到深草中,它们看到头领的目光和肢体语言,便逐渐散开来,向象群围拢过去。象群可不是好对付的,一般食肉动物都不敢轻易进攻象群。可它们是聪明的灵长类,自然是用智慧来对付象群的巨大体力。
   他们向象群慢慢靠拢,这时,象群也发现了他们的动机。公象头领向大家发出警示,并且愤怒地向前冲了过来,直接冲击猿人。猿人从草丛里直立站起,引诱大象向陷坑方向追赶。这是利用天然裂坑,猿人又在上面
  覆盖树枝,公象勇猛地向前冲杀,追赶这些可恶的猿人。愤怒的大象用长鼻飞卷,一个小个子猿人被摔到远处,立刻被摔得头破血流,为此付出了生命代价。
   大象头领更加狂怒,失去理智,正当要脚踩猿人之时,它们突然跃起,一群猿人敏捷地攀上树木,大象的进攻扑了空,却一个跟头栽到了陷坑里。猿人纷纷从树上跳下,使用手中的工具,一边狂叫,一边猛烈地向头象投掷,刺杀。尖利的石片,浑圆的石球,像雨点般落到大象头上身上。其他大象被这样的阵势吓坏了,纷纷后退,发出愤怒的呼喊,保护着幼象退却。大象头领终于抵挡不住八方攻势,身上头上遭受重创,血流如注,体力不支,轰然倒下。
   猿人欢呼雀跃,高举石器工具,围着大象狂欢舞蹈。
   他们把陷坑继续扩大,清理周围的土石。猿人头领向大象腹部猛刺一刀,这是一柄薄薄的石刀,锋利无比。一种聚餐仪式开始了,首领的第一刀便是发出的信号,大家可以有序进餐了。它们围起大象,头领割下第一块肉进食,其他的猿人,开始分食大象。分别用石刀,尖木棒,削刮石器,捅开大象的厚皮,割开它的肋骨,一块一块削割下大象带血的鲜肉。没有工具的猿人,只能用嘴啃食象肉,幼小的猿人抓食大象的内脏。薄薄的石片,削尖的石块,都是有力的工具。他们饕餮大餐,强有力的咀嚼肌,锋利的牙齿,飞快地撕咬着鲜肉。猿人头上手上沾满了血污,大象的鲜血染红了土地,血流成泊,血腥味传遍了草原,引来了许多食肉动物,在四周徘徊等待。
   很快大象身上的肌肉被吃去了大半,他们把剩余的大块骨肉,砍砸下来,扛回了洞穴,下次还能饱餐一顿。剩下的血肉骨头渣,留给了其他食肉动物。当猿人离开聚餐现场后,狼、鬣狗、狐、直隶犬、熊、更新豹……疯狂扑向大象尸体,很快抢食一空。
   这一场聚餐是空前绝后的,他们的遗迹保留到了200万年后的今天,当考古学家在马圈沟遗址,挖掘到这块巨大的化石后,看到大象的肋骨旁还有刮消石器,砍砸石器,说明这些猿人已经进化到会制造工具,使用工具的程度。
   以色列特拉维夫大学的研究人员对史前人类饮食的研究发现,早期人类是最强悍的“野兽”。他们甚至捕杀体型巨大的动物,如大象。这就不难想象,今天的这场聚餐是多么的野蛮和血腥。
   细想这样的场景,不禁让我毛骨悚然,恍惚回到了久远……
   我早想到泥河湾参观考古遗址。见证一下200万年前古猿人的生活景象,到博物馆一览考古成绩。这次出行,我建议先到泥河湾走一遭,同学们不愿去,因为需绕道100公里,他们认为不值得,而且也没得可看,都是些考古遗迹,我们也不懂。由于我的坚持,他们便陪我去了, 60元的门票,我们有几人都能免票,少花了不少。进去以后几位同学说一点意思都没有,没的可看,可是我的感受却不同,看到每一样东西都觉得新奇。尤其是公园广场宽阔,占地有100公顷,让人新奇而激动,心旷神怡。可以畅想远古,发幽古之思情,随着时光隧道进入到200万年前的远古人类生活之中。
   来到泥河湾考古遗址公园,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造型奇特的公园大门,一种歪斜倾倒的格局。外观整体呈三角形,门洞却是正方形和不规则四边形,土褐色的混凝土结构,仿古元素凸显,仿佛木竹材料建造而成,给人原始古旧印象。走进大门,是一片开阔的场地,有许多动物雕塑,巨石砌墙,尤其是猛犸象石雕,个体庞大,动态十足。
  中心位置矗立着高大的博物馆展厅,它由四部分组成,是仿木质结构。建筑形体由三角图形,不规则的四边形组合而成。顶部是方形,墙体呈现多种几何图形,造型现代,独具特色。飞檐翘角,门柱倾斜,就如原始建筑的简陋,粗放,没有规则,给人强烈视觉冲击,美轮美奂。
   进入博物馆我们参观了 考古成就,追巡着泥河湾东方人类的古老足迹。然后我们进入另一个活动厅,可以交费进行挖掘体验。在服务员的指导下,我们学习考古人员的挖掘方法,用毛刷小铲子,在泥沙中竟然挖掘出了化石,新奇有趣。
   走出博物馆的后门,进入了公园的大广场,占地有100公顷,给人开阔壮丽的观感。20级台阶的大平台,象征着200万年的历史,我们站在宽大多级的台阶上,大风呼呼地吹,感受到了旷野的苍茫。向远处眺望,是考古挖掘实地,被栏杆阻断,不能近距离观察。广场上的悍风给我印象极深,如同从远古吹来,强劲有力。想到猿人祖先,在这个旷野生存的艰辛和壮烈,不由得生出了许多幽情。
   游览结束,是下午2点左右,阳光炽烈,照得我们晕头转向。虽然这里的历史幽深,可是眼前却十分热烈。我们走出了遗址公园,这次旅行,激发了我探寻古人类的文化、历史的热情,真是不虚此行!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 八月初,我终于接到了北京某一所大学录取通知书。我捧着金灿灿的通知书满眼的热泪,第一个想到的是我的妈妈,十二年里妈妈陪伴我,为我读书,为我背书包,付出汗水和辛劳,书包成了我...

“清明”是踏青,看望修整已故前辈的房舍,是追忆的一种方式。而七月半,寸是你们的节日,“鬼节”。其实这又是另一种追忆的途径,也是一种唯心的寄托。同时,天地同步,要不每次烧钱纸...

大暑节气,我们去合阳看山看水看风景。 “早知有洽川,何须下江南。”满溢中国风的推介词,不断提醒着游人,洽川风景之美。 以“处女泉”为核心打造的洽川风景区,果然名不虚传。七月的晴...

七月,骄阳似火,烈日如焰。顶着太阳的直射,任汗水肆意外冒。身着旧时的军衣,戴着登山的遮阳布帽,笔直地站在高椅的观景台上。观看高椅的山,欣赏高椅的水,细品高椅的村落。 眼前的高...

早春去威海。正值细雨蒙蒙,急切切登船去刘公岛。 波涛滚滚,极目望去,心儿突突地跳了起来。 啊,刘公岛,梦魂萦绕的地方! 这3.15平方公里的小岛,被称为“中国历史的分水岭”。1894年发生...

1:心若桃花迎风开 蓝天白云下,风鹰渡里,妖风阵阵,行色匆匆的人群,各怀心事,猜不透的战况,风雨欲来。一场巨变,将要重重地,掀翻历史的先河,是福是祸,谁又能说得清呢。朝来风雪,...

宰相扫墓 明朝正德十一年(1516),时年四十九岁的宰相费宏卸任离京后,不久回到了江西上饶的铅山县老家横林休养。他自十六岁冬季入京补学开始,二十岁参与殿试,被皇帝钦定为状元郎,历年...

一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情感,是人类生活中,最基本的精神需求,是人与人之间,沟通交流联系的根本。但如果太重情,往往也会为情所困,为情所伤,饱受情感的折磨。 记得自己就曾经有一段...

一 一种样貌如鲶鱼的“怪”鱼,在别的地方叫“石爬子”,可能也还有其他更多的叫法吧,但在我们那儿,人们普遍称它为“巴滩子”。顾名思义,它的“窝”搭建在急流险滩处,靠肚皮的力量倒...

当我背着一背兜金黄的桉树叶回到宿舍的时候,已是上午九点多了。昨晚刮了一夜的风,还下了入秋来第一场透雨,让久居不走的秋老虎退避三舍。此刻,风和煦地吹着,秋阳在渐次厚起的云彩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