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零八年五月份,大概十几号吧,是的,这个日子比较特殊,原因世人皆知,就是汶川大地震那年。我从成都回到了山东,主要是为了送妈妈回家,震前我邀请她来我家住了一段时间的,没想到遇到大地震。
  山东是我的第一故乡,是我出生和生长的地方,素有“孔孟之乡,礼仪之邦”的美誉,万世师表至圣孔子,和亚圣孟子,都是这里的名人,他们俩可谓地方人文翘楚,声名远播。
  我每隔几年都要回趟家探望妈妈,妈妈目前住的地方,实际上是我爸爸生前工作的单位。当然,也是我的姐姐弟弟们等,一大家子的人,都在一起工作生活的定居地,都在这个国有特大型企业里。包括我自己也是,很多年以前,我就是从这个单位里调出,到了成都工作。
  妈妈住在单位盖的一栋老楼房,已经很多年了,我们家住在一楼,后面还有个院子。我曾经在这栋房子里,度过了人生中最美好的五年光阴,留下过难忘的青春记忆……
  在那段归家的日子里,我大部分时间,都还是呆在家里陪老妈,她平时都是一个人住,比较孤独,我回家一般就是陪她,很少再出门。我给妈妈做饭,打扫卫生,陪她聊天,散步,娱乐,逗她开心……看着妈妈开心的样子,我心里也很开心。
  我把以前不能在她面前尽孝所耽误的时间,努力的想补回来,从早到晚,都跟妈妈在一起,甚至刚回家那几天,我还和她睡一个大床。连弟弟见了,都羡慕的说:“哎吆,你们娘俩这么亲热啊!睡一张床。”
  只是后来,因两人作息习惯不同,为了不打扰对方休息,才各睡一间房。其实我很享受和妈妈在一起的日子,我从小缺乏家庭的温暖,我很珍惜这样的日子,和妈妈在一起,彼此都感觉很温馨。
  只是这一次,受多年不见的朋友相邀,便出去玩了一趟,其实是到我真正意义上的老家——泰安市,也就是我爸爸的老家,五岳之首泰山的所在地。正好我也很多年没回去了,在家呆着也没事,便欣然接受邀请,前往游玩了几天。
  赫赫有名的泰山,早在我十五岁的时候,就已经爬过了。回想起来,特别是南天门的垂直险要,让我至今记忆深刻。当时真是到了骑虎难下的境地,想继续上,却上不去;想后退下,又下不来。最后硬着头皮,在大人的鼓励下,连拖带拽,连哄带拉,用尽力气,终于登顶。此后终身难忘,再也不想爬二遍了,一生一次足矣。
  这次,我和朋友就只是在泰山脚下随意游玩。在一潭水洼里戏水时,我穿了一身白衣,不知咋的,就引起了一个拿着大摄像机,看似专业摄影师的注意,他远远地对着我拍照。
  我的伙伴不愿意,就上前去找他理论。还好,同伴看了他相机里的照片后,转回来告诉我,只是我的侧面;据说拍得很不错,我倒觉得无所谓,也没计较。
  
  二
  在泰山下玩时,遭遇了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说来就来,完全猝不及防,我们只好跑到山脚一处房檐下避雨。期间,清楚地看到,对面山顶的上空,那光亮刺眼的道道闪电,瞬间就划破长空,令人非常震撼!
  泰山夏天的雨,来的快去的也快,躲雨的时候,还看见有人从松树底下,采到了鲜嫩的蘑菇。雨后这些蘑菇,很容易就冒出头来,欣欣然撑开了伞帽,大概也想钻出来透透气吧。
  家乡泰山的松蘑炖鸡,味道鲜美,香味独特。在我们家里,我和弟弟两个人,是最爱吃这种独特香味的松蘑了。弟弟还会时不时的购买老家的松蘑,拿回妈妈家里来炖鸡吃。
  在泰山水库玩,我从上往下随意观看时,偶然发现在水岸边,有一个带着大帽子的人,冒着毛毛细雨,在微风细雨中垂钓。之前是别人对着我拍照,这下该轮到我去拍别人了,我及时用相机,抓拍到了那个画面,感觉非常有诗意。
  记得有首形容雨中垂钓的诗句,挺出名,就是唐代张志和的《渔歌子》:“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
  情景有点相似,对比一下:戴的遮雨帽不是青色的,是白色的;衣服不是绿色的蓑衣,是黑色的衣服;其它皆符合,都是雨中舍不得离开,继续垂钓的场景,细雨飘忽,渔人悠悠然沉醉其中……
  当然,就不必这么仔细地对比了,毕竟,钓竿是现代的,人也不是古代的,不过意境神似,充满了诗情画意,令人浮想联翩,真是意外的收获啊!
  美其实无处不在,就看你有没有一双,善于发现美的眼睛。正如前面的摄影师,他之所以拍我,也许在他眼里,远处白衣长发戏水的女子,当时的那个画面,刚好正中他的审美;而在我眼里,那远处黑衣白帽垂钓男子,那时的那种画风,刚好正中我的审美。我欣赏这幅鲜活版垂钓图,其实就是品鉴那首古诗词,一幅活灵活现的经典文字,演绎出来的动感画面。
  其实每个人,只要有一颗热爱美,追求美的仁者之心,做一个生活里的有心人,那么,无论何时何地,都能善于发现,生活里的各种美。生活里,从来不缺乏各种美好,只缺少发现,睿智的头脑和犀利的眼睛。
  一直挺喜欢这幅抓拍到的画面,充满盎然诗意的,现代版独钓夏雨图,《渔歌子》诗中的现实演绎。后来,我还把原图,用手机软件,做了虚幻化处理,更显朦胧的意境……
  
  三
  在泰安市区吃饭,可真让我感受到了,俺们好客山东人的豪爽,随意点的一些菜和饺子,端上来一看,哇!新鲜美味,份量十足,好大的一盘。真没想到是这么一大份,怎么吃得完啊?
  泰安市,真的是一个很不错的旅游城市,有知名度很高的雄伟泰山在,这里有名刹大佛,雄山秀水,自然环境峻美,人文历史也非常厚重。古时候,历代君王大都要来泰山,举行封禅大典,以祈求风调雨顺,国泰民安。
  现在的泰山,更是闻名于世的旅游胜地,很多人都喜欢来登泰山,体验登山之快乐,领略泰山之雄伟。险上南天门,登顶游天街;临山巅观日出,远眺望古黄河。都想感受一下,唐代诗人杜甫《望岳》中的豪气:“岱宗夫如何?齐鲁青未了。造化钟神秀,阴阳割昏晓。荡胸生曾云,决眦入归鸟。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壮哉,雄伟泰山,五岳独尊,独步天下,昂头天外,何等气魄!
  泰安市空气清新,非常宜居,民风淳朴,待人热忱。我们晚上出去散步时,看见不少当地人,也悠闲地散着步,手里却拿着空瓶子或者塑料桶随行。我觉得好奇,就上去询问,原来他们都是去装山泉水的。
  说起山泉水,我很了解,实际上,我的奶奶,就住在泰安郊区的老家,一个风景优美的小山村,她一辈子喝的都是,山上流出的泉水。她身体没毛病,古稀之年仍整个人鹤发童颜,声音洪亮,身子骨十分硬朗。估计就跟这环境有关,清新的空气,原生态的食物,尤其是富含矿物质的山泉水,对身体都很有益,让人健康长寿。
  然而遗憾的是,在我回来之前的不久,奶奶已经自然老去,享年九十三岁高龄。她老人家走之前,没有经历任何痛苦,在家里吃过稀饭后,静静地安眠过去;办丧事时被称喜丧,人们都说,这是有福气的老人家……
  
  四
  归家的日子里,我还陪姐姐,碰巧去了一趟泉城济南,只一天就回来了。因为办事赶时间,只去了趵突泉公园,随意游逛了一番。
  园里游人如织,来看泉水的游客肩摩踵接。在天下第一泉面前,只见泉水滚滚,从水下往上翻腾,犹如烧沸的开水;沸腾,翻滚,汩汩冒出,泛起白色的大朵水花,其状颇为壮观。
  我还亲口品尝了泉水,园内有个公共饮水处,贴有告示,说可以直接饮用。我喝了几口,家乡的泉水,喝在嘴里,甜在心里。也见旁边有人,拿着塑料瓶,装了满满一大瓶水。
  呆在故乡的日子里,大部分时间,都还是居家陪着老妈。其实我和妈妈从小到大,聚少离多,两个人真正在一起,朝夕相处的日子并不太多。这次机会合适,我们娘俩难得在一起呆了这么长时间,彼此也都很珍惜。和妈妈在一起的每一天,都很温馨很美好很幸福……
  我爱我的妈妈,我爱我的故乡。谁不说俺家乡好,谁人不热爱自己美丽的故乡?我热爱我的故乡,我在那里出生和长大,有过难忘的经历,和记忆中的感动;至今,还有青梅竹马,我的至亲故友,都还在这里生活着……
  故乡的美好,让我眷念;故乡的亲人,让我牵挂。我热爱我的第一故乡山东,同样也热爱我的第二故乡成都,虽然地震,也依然美丽。我祈愿,我的这两个故乡,都变得越来越美好。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被誉为“千古第一才女”的李清照,号称易安居士。有“词中之龙”之称的辛弃疾,字幼安,号稼轩。李清照、辛弃疾并称“二安”, “婉约以易安为宗,豪放惟幼安称首”,是济南历史文化中的...

静水流深:是一个汉语成语,意思是通过表面平静的水并不知道水底下有多深,来暗喻表面不声不响的人却蕴藏着大的智慧。 尽管,此事过去了20多年,但是,我还是无法忘却的也……为何?不为...

炎炎夏日,听说老塘荷花看了,如果不去看看,心里总觉得是种缺憾。 老家人很念旧,对老塘也寄予太多关注和期待。去年改造老塘的那段日子里,很多在外的游子不远千里开车回村,有钱的出钱...

一 我的酱汤记忆要追溯到久远的年月里,那时候,林场的人口还很多,其中有许多朝鲜族,他们的许多子女与我和我的兄弟姊妹都是同学,或者是要好的朋友。 我与一位朴姓的少年就是同学,他...

一 一阵凉风吹来,才感觉秋天来了。“思君如流水,何有穷已时。”初秋的夜,是静悄悄的,在这静寂的秋夜,满载着我的思念。 还记得七年前我们曾经相识于某个写作网站,你的文章如行云流...

老师开车行至了几座大山之后,也盘旋了几条山间公路,终于到达了学生家长大门口。于是,家长看座,学生奉茶,接着家长热情陪坐递烟,老师谦让恭维不会。这时洋溢着几张收不住的满脸笑容...

爷爷有两个儿子,我父亲为老大,居住在黑龙江的农村,二叔住在沈阳市里,是沈阳军区后勤部团职干部。住在二室一厅的校官楼里,做饭烧液化气。二婶在部队军人服务社上班,有一个独生女儿...

一 苏宝顶,原本仅仅雪峰山脉的最高峰,可这几年一直很火,火到一打开抖音、快手等软件就有苏宝顶的短视频;火到不管春夏秋冬,人们谈论的都是怎么去苏宝顶观光游玩;火到对苏宝顶的讨论...

芳芳的奶奶今年84岁,去年年初生了场大病,隔三差五的去医院。老太太很迷信,就叫50多岁的小女儿阿珍去邻村有名的“活神仙”那里算个命,“活神仙”掐指一算,说老太太还有5年阳寿,但83岁...

有人说,人生的舞台上,众生如鲫,来来去去,演绎的故事无论是惊天动地,还是平淡无奇,都离不开一个字——缘。 缘,款步无声,舒展无影,婉约在一季生命的开枝散叶,花开花落间。 缘,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