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小妈妈就教我背诵诗经和唐诗宗词。关关睢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日照香炉生紫烟,遥看瀑布挂前川。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
  几十年过去了,这些儿时背诵的诗词,至今不忘。
  诗经,唐诗,宋词,几百上千首,已经流传了几千年,口口相传,史记书载,脍炙人口,经久不衰,许多被选入中小学和大学语文课本,被翻译成多国语言文字,流传全世界。
  我常常会问,为什么这些长短不齐的文字,能流传几千年,甚至于会永远流传下去,几千年,几万年?
  秦始皇想长生不老,遍寻名医神药,没几年就呜呼哀栽了。历朝历代的帝王君王,都享受着万民山呼万岁,却没有一个能活到百岁的。就朝代而言,最长也就三百年,为什么这些诗词这些文字,能长生不老,似乎有着不朽的生机生命,永远不会消失,永远会生生不息地传延下去?
  一部《红楼梦》倾倒了多少少男少女!感动了多少老翁老妪!流传几百年,热度不减,被搬上电影电视银幕,被翻译成多国文字,成立了无数个红学研究会,曹雪芹研究会,养活和成名了多少专家教授学者!
  不就是一部小说吗?何以有如此巨大的威力魔力?飘洋过海,五大洲,七大洋,征服了黄皮肤白皮肤黑皮肤千千万万读者,千千万万人。
  三国演义,西游记,水浒传,西厢记,梁山伯与祝英台,早已走出了国门,走向了全世界,梁祝被制成了多种音乐戏剧作品,风靡全球,久盛不衰。托尔斯泰,莎士比亚 ,泰戈尔,歌德,雪莱,村上春树,卡夫卡们,穿越国界,穿越民族,穿透着千千万万人的心。有哪一个帝王,有哪一个君主,有哪一个历史大人物,能比得过它们巨大的吸引力和魔力 !
  世界上所有国家的大学,都开设有文学系,都设立有林林总总的文学研究所,文学已经成了人们生活的 一部分,如同空气水和粮食,一种精神食粮。即使你不看小说诗歌,你一定会看电影影视吧,它们都是文学的衍生品,脱胎于文学。无论什么人,无论你处在什么地位,你都离不开文学 ,就像你离不开空气水和粮食一样。
  可能你会认为我夸大了文学的作用,文革期间,文学文艺一片荒漠,饥渴的人们发现有二本地下流传的小说,一本叫《少女的心》写的是青年男女的爱情故事。一本叫《第二次握手》写的是一个离奇的特工故事。即使被定为反动小说,人们也千方百计通过各种渠道,争相传阅,在地下秘密流传 。小说作者被定为反革命,投进监狱,这二本小说也依旧在地下广泛秘密流传,人们依旧不惧冒风险,争先恐后一睹为快。
  所以,改革开放以来,文学暴雷一 般迅猛蓬勃发展,文学作品成了人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精神食粮。互联网的发明和出现,网洛文学不失时机地破土而生,迅猛发展,不见经传的小人物,在键盘上敲击着文学梦,成千上万部各种体裁各种风格各类内容的文学作品,汹涌澎湃地涌上了网站,直逼得纸刊文学迅速衰落。
  网洛文学不断地创新着文学作品的形式和内容,异想天开,别出心裁,故事新奇,情节怪异,强烈地吸引了成千上万读者。然而,越来越娱乐化快餐化奇异化,也使其离文学的本体和主旋律越来越远。
  正是在这种形势下,江山文学应运而生,扬起了一面纯文学大旗,引来了无数热爱文学对纯文学情有独钟的作家作者文学才俊,在这片新开垦的文学园地上,耕耘播种,繁荣着纯文学姹紫嫣红的花盛叶茂。
  我的文学梦还是上初中二年级,跟班级到一家纺织厂劳动,在一个车间里,听两位高二大哥哥对话,其中一个说,他写了一部长篇小说,出版社看好了,要他进一步好好修改 ,他的第一部长篇小说就将问世。还说他要报考北京大学中文系,将来成为一名真正的作家。
  从小母亲就教我背诵唐诗宋词,埋下了我的文学之梦,平日里口袋里有几分钱,也会到小人书铺去看小人书,三国演义,水浒传,西游记,就是从小人书里看到的,渐渐地竟萌生了写小说的念头。两位大哥哥的对话,更激发了我对文学的向往。所以尽管当年我的数理化成绩俱佳,又是重点理科班的学委,我还是怀揣着作家梦报考了文科,考入了中文系 。
  八十年代九十年代初,也曾在《北方文学》等几家文学期刊上发表过几篇小说,还获得过小说征文二等奖。却因为教学和科研工作繁忙繁重 ,又担任着一些行政工作,就再也没有了写作的时间和精力。
  然而,我的文学梦并没有因此而泯灭,退休以后,有了充足的时间,很快学会了五笔打字,多年的生活积累,给了我丰富的生活素材,几十年来的人生经历和命运的起落,使我对生活和社会都有了更深刻的感受和体验,一篇篇从键盘上敲击出来的文字,不仅仅是对往事的回忆和记录,也是对生活和人生命运的祭奠和思考。
  当小说《囚徒》一字字在键盘上敲击出来时,我眼里的泪水珠儿再也忍不住,一滴滴滴落在键盘上。那天早晨天刚蒙蒙亮,我们十几个分配到良种场劳动锻炼的大学生,正在食堂里吃早饭,忽然一辆大卡车开进场院,几个公安人员冲进食堂,不由分说就把李中晚銙了起来,推推搡搡押上了大卡车。李中晚是我师院数学系的同学,后来才听场革委会的人说,朝鲜族的李中晚在校期间,曾在和十几个朝鲆族同学聚会喝酒时,议论过江青,被人告密。李中晚被判处二十年有期徒刑, 那十几个朝鲜族大学生,也全都被判了重刑。
  《囚徒》就是在江山文学上首发的,编辑写了很好的按评,受到了众多读者的关注和好评,也让人们了解到了那些峥嵘岁月,发生过的荒唐悲剧。若是没有江山文学这块园地,我的近似记实小说《囚徒》不会很快和读者见面,也不会产生那么大的社会反响。
  江山文学令我感到新奇亲切温馨知心的是,你每发表一篇作品,都有编辑给你加写编者按评,给你的作品以一定的解析和评价 ,使你知道你的作品的优劣之处,编辑像文友和朋友一样,跟你推心置腹交流切磋。这是纸刊文学和其它文学网站所少见的。
  而且,这些按语按评,有的本身就是一篇优美的文章,令人赏心悦目,喜读爱读,给作者以深刻的启发和启迪。
  据我所知,在当今金钱至上的社会风气下,江山文学所有的社长总编编辑,都是不拿薪水的义务劳动者,没有报酬,没有利益,甘愿作纯文学园地的义务园丁。正是由于他她们的辛勤劳作和无私奉献精神,才使得这片文学黑土地,成为了一片独一无二的文学沃土,给有志于文学创作的作家诗人文学爱好者,提供了广阔的驰骋天地,孕育培养出无数文学才俊文学精英,播种耕耘生长出一簇簇 一枝枝绚丽的文学之花。
  文学的三大功能,认识功能,审美功能,教育功能,在江山文学的作品中,有着普遍明显的体现,我们能从众多贴近现实真实再现现实生活的优秀作品中,认识了解和体验到我们不曾生活过不曾认识的生活现实生活风貌,即使是离我们久远的生活现实,抑或是历史生活现实,这些文学作品,都能带领我们走进那些风云岁月之中,感受到那些生活现实的各种风貌,使我们不仅能形象地了解那些生活现实的真实状况,也使我们能够亲身体验到那些我们不曾经历过的生活现实的风风雨雨,风云变幻,花开花落,人生和生命命运的起落转合,悲欢离和,恩怨情仇。
  我发表在江山的一个短篇小说《我拉帮套的女人》(阅读:88940。发表时间:2019-11-23 11:19:07),是根据我作为农村路线教育工作队队员,在农村工作期间,一个真实人物真实事件真实家庭而写作成的。读者如此关注这篇小说,是因为现在的很多人们,没有经历过我们的那个时代,更不了解那些年月,农村发生的一些奇特现象,一妻二夫,多是因为丈夫因病残失去了劳动能力,招进另一个男人,帮助支撑这个贫困的家庭。这种现象在贫困山区,并不鲜见。 因为贫穷,因为无力改变贫穷。
  通过文学作品再现当年的生活现实,使人们了解那个他们没有经历过的年代的生活现实,是文学的功能,也是文学的责任,文学强大的吸引力。倘若没有曹雪芹的《红楼梦》,我们便不会了解认识和体验清朝那个年代的生活现实的种种景象 。
  当然,文学作品的认识功能,是需要通过其审美功能实现的,人们阅读文学作品,首先是为了娱悦,为了得到美感的享受,如果一篇一部文学作品,不能给读者提供这种美感和娱悦快乐,审美的思想启迪,缺乏阅读吸引力,不喜读爱读, 自然也就无法实现其认识功能。所以说,文学是一种发现,是一种独特的艺术开发,是生活中所没有或所应有,而人们眼下所无,作者以语言文字的艺术形式再现出来,才能给读者以强烈的认知感受和体验,获得 一种发现之奇感,一种发现之奇美。
  江山文学的许多优秀文学作品精品绝品,因其达到了上述所说的艺术境界,在艺术形式思想内涵和意韵探掘的追求上,不断有所创新有所突破,才使得江山文学能领潮流之先,独树一帜,以自己独特的品质和特色,展现着文学无可替代的艺术魅力和风采。
  前几年我陪老伴在省肿瘤医院做化疗,同病房有一个来自大兴安岭地区十七岁半的女孩艾丽丽,正读高二,女孩非常活泼乐观,爱好文学,说她的作文,经常被语文老师在课堂上朗读,还登上过学校的墙报。知道我也爱好文学,就和我特别亲近。她说她从小当中学语文老师的舅妈就教她背诵了不少唐诗宋词,她说她的理想是当作家诗人。她最喜欢最崇拜的诗人是李清照,李商隐,李煜三位诗人。李清照的所有诗词,她几乎都能倒背如流。 她说她也要学文学,明年考大学她就报考中文系。果然第二年高考她考上了一所211大学的中文系。她还和几个也热爱好文学喜欢写作的同学朋友,建立了一个文学社团,叫《青春之歌》,她说她之所以给社团起了这样一个名字,是因为社团里都是像她一样年龄的年青人,有共同的爱好,有共同的语言。他们经常在社团里发表一些小诗歌小散文小小说之类的文学作品,互相交流切磋。我曾建议她加入江山文学 ,她说他们的社团还很稚嫩,不成熟,和江山里的社团还有很大差距 ,水平还很不够。她说他们还需要磨练一段时间,提高提高水平。人气也不够旺盛,作者流动性很大,很多都是在校本科生硕士生,一毕业,天南海北,人员流失很大。她说她研究了几个江山有名的社团,不仅社长总编都是名家,编辑团队水准也相当高,而且有一支水平高比较稳定的作者队伍。这都是她的社团很大的差距。
  这时候她已经硕士毕业,学校要她留校当老师,她没有同意,应聘到了一家著名电视台,担任编导。她说她正在写一部长篇小说,名字也叫《青春之歌》。她之所以给小说起 这样一个名字,是因为小说的内容写的就是当今社会各种类型青年男男女女们的生活现状。她说她已经写了十万字, 全书预计三十五万字左右。她说写出初稿后,一定要先请我看,帮助她修改,希望能达到一定的水平,等到那时候,她带着她的长篇《青春之歌》和她的社团《青春之歌》一起加入江山文学。
  她的工作非常繁忙,不是每天都能上微信,可她还是非常关注江山,我发表在江山的文章,她几乎每篇都看,而且常常还会留言点评。对江山的绝品,她几乎 一篇不拉,她说这是她学习的绝好机会。还经常和我切磋讨论,交流彼此的看法。
  和艾丽丽的相识和成为忘年交的文友 ,使我常常思考一个问题,文学到底应该怎样发展?向什么方向发展?文学的队伍,应该是一支什么样的队伍?由哪些人组成? 很多大型文学网站,追求的是娱乐化快餐化和阅读量,走的是通俗文学之路,聚集了大量青年写作者,吸引了大量青年读者。而纯文学无论是规模还是人数还是点击量,都相差甚远,成了小众文学,会聚的大多是对纯文学情有独钟的作者和读者,所以,如艾丽丽这些钟情于纯文学的青年人,应该是纯文学的新星和希望,将会给纯文学注入新鲜血液,给纯文学这块园地,带来更多的耕耘者,终将会挑起纯文学的大梁,成为纯文学的主力军。将会保证纯文学不断地蓬勃发展,生生不息地传承和发展下去,千年不衰,万年流芳。
  江山文学,这是一片百花争艳的文学沃土,耕耘播种着千万文学情男痴女心灵情感的万般缠绵悱恻,绽放着时代历史和人生命运风云起落波谲云诡千红万紫千娇百媚的绚丽之花。
  江山无限美风景这边独好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静水流深:是一个汉语成语,意思是通过表面平静的水并不知道水底下有多深,来暗喻表面不声不响的人却蕴藏着大的智慧。 尽管,此事过去了20多年,但是,我还是无法忘却的也……为何?不为...

炎炎夏日,听说老塘荷花看了,如果不去看看,心里总觉得是种缺憾。 老家人很念旧,对老塘也寄予太多关注和期待。去年改造老塘的那段日子里,很多在外的游子不远千里开车回村,有钱的出钱...

一 我的酱汤记忆要追溯到久远的年月里,那时候,林场的人口还很多,其中有许多朝鲜族,他们的许多子女与我和我的兄弟姊妹都是同学,或者是要好的朋友。 我与一位朴姓的少年就是同学,他...

一 一阵凉风吹来,才感觉秋天来了。“思君如流水,何有穷已时。”初秋的夜,是静悄悄的,在这静寂的秋夜,满载着我的思念。 还记得七年前我们曾经相识于某个写作网站,你的文章如行云流...

老师开车行至了几座大山之后,也盘旋了几条山间公路,终于到达了学生家长大门口。于是,家长看座,学生奉茶,接着家长热情陪坐递烟,老师谦让恭维不会。这时洋溢着几张收不住的满脸笑容...

爷爷有两个儿子,我父亲为老大,居住在黑龙江的农村,二叔住在沈阳市里,是沈阳军区后勤部团职干部。住在二室一厅的校官楼里,做饭烧液化气。二婶在部队军人服务社上班,有一个独生女儿...

一 苏宝顶,原本仅仅雪峰山脉的最高峰,可这几年一直很火,火到一打开抖音、快手等软件就有苏宝顶的短视频;火到不管春夏秋冬,人们谈论的都是怎么去苏宝顶观光游玩;火到对苏宝顶的讨论...

芳芳的奶奶今年84岁,去年年初生了场大病,隔三差五的去医院。老太太很迷信,就叫50多岁的小女儿阿珍去邻村有名的“活神仙”那里算个命,“活神仙”掐指一算,说老太太还有5年阳寿,但83岁...

有人说,人生的舞台上,众生如鲫,来来去去,演绎的故事无论是惊天动地,还是平淡无奇,都离不开一个字——缘。 缘,款步无声,舒展无影,婉约在一季生命的开枝散叶,花开花落间。 缘,就...

最近几日,新疆出现新冠疫情的新闻充斥耳际,令人心烦,恨新冠病毒没完没了。等到静下心来,不由自主地忆起二十年前在新疆小住的点滴,像乍起的秋风掠过花园里白色碧玉簪,花摇风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