溪流照影,万树杏花。如毛细雨飘飞,无数玄燕掠岸。春日游姑苏,不能不上灵岩山。
  灵岩山在苏州城西南三十里,山下是吴中秀丽的小镇木渎。由木渎至灵岩山,西经狮子口,有南北两条御道,一条从枫桥过,一条从善人桥过。相传当年康熙、乾隆南巡,都是走的南御道,从木渎弃舟登岸入玄墓山游览,这条道不仅风景秀丽,而且平缓宜行,行船内河,便捷安全。我们自然是要沾光皇气,寻此路上山。
  灵岩山不高,像是江南吴娃,苗条小巧。小径逶迤,奇石夹道,碧草如茵,杂花生树。一眼望去,就觉秀色可餐,不禁眼迷神醉。
  灵岩山的奇石,是天下出了名的。旧时有十二奇石之说,有灵芝石、醉僧石、槎头石、牛眠石、石马,石龟、石鼓、石射圳、披云台、望月台、石幢、佛日岩等。灵岩奇石,嶙峋多姿,有种种神话、传奇,大多与吴王、西施有关。
  清代诗人张郁夫咏《十二奇石》诗曰:
  灵芝天挺独超群,佛日岩边马迹分。
  鼍鼓鸣更宜望月,射堋飞的欲披云。
  醉僧渴望槎头乐,牧竖闲寻牛背纹。
  读罢经幢无个事,钟声塔影送斜曛。
  灵岩山得名,有人说是因山中的灵芝石而来,“石芝昔含元气生,兹山始有灵岩名。”但当地人却说,灵岩山的名字来自吴语,吴语称“好”为“灵”,形容“好得很”为“灵得来”。山称灵岩,岩以灵名。姑苏人称此山“灵岩秀绝冠江南。”自豪地夸称“吴中第一峰”。
  灵岩山早在晋代就已得现名,至今,已有1700多年的历史。
  灵岩山并非吴中孤峰,站在灵岩山四望,层峦叠嶂,群峰争秀。自北向西,依次有天平山、寒山、银顶山、穹隆山、香山、清明山、皋峰、尧峰、自南向东依次有衡山、吴山、楞伽山、黄山、狮山,仿佛众星拱月,更显灵岩山挺拔奇秀,“灵得来!”
  灵岩山以其秀丽多姿,历代为文人墨客所喜,不断有人登临,流连忘返,留下无数诗词歌赋。宋人朱长文在其《吴郡图经续记》中赞曰:“尝登灵岩之巅,俯具区,瞰洞庭,烟涛浩渺,一目千里,而碧岩翠坞,点缀沧波之间,诚绝景也。”
  不知是历史年代的变迁,沧海桑田,还是现代工业污染所致,不若古时天清气明,如今站在灵岩山上,已无古人看得那么辽远。
  通向灵岩山的路上,一路都是如画风景,如诗风情。有修竹滴翠,有山花照水,有廊亭留人,有飞鸟唱鸣,让人心旷神怡,毫不觉得疲惫。继庐亭有长联曰:平地上灵崖,过此关头自由天梯登绝顶;劳尘修净土,认清磋路岂无宝筏度迷津。语带双关,禅意味浓,令人深思。
  山顶是灵岩寺,高耸入云,气势雄伟。大雄宝殿,高七丈有余,进深六丈。在吴国灭亡900多年后,由东晋司空陆玩舍宅为寺,名秀峰寺。化馆娃宫为琳宫,易笙歌为梵音。历史无奈,岁月无情。至唐代改称灵岩寺。历史上灵岩寺屡毁屡建,现在的寺庙是1932年重建的。史无前例的年代又横遭破坏,1990年代,再次修复。历经岁月霜雪,看尽人间红尘,灵岩寺也是历史的见证。
  灵岩寺的前身,正是吴王夫差为美人西施建造的馆娃宫遗址。
  
  二
  吴越争霸,已是经年。公元前949年,越王勾践举国伐吴,结果于太湖大败。反被吴王夫差困于会稽山。无奈之下,只好携了王妃前去吴国为奴。行前,为保住越国一线生机,先用重金收买吴国太宰伯嚭,再用范蠡的美人计,献上倾国倾城的五湖闸下浣纱女西施。夫差不知是计,为美色所惑,不听相国伍子胥灭越力谏,赦了勾践死罪,收越国为附属国,终被反噬,留下千年遗憾。
  越国传为大禹王的后代,为保子孙相继,勾践夫妇绞尽脑汁。禹王庙里,勾践夫人,亲为西施穿戴华丽服饰,淡扫蛾眉,红扑两腮,反复叮咛,此去为国献身,定要忍辱负重。西施两眼含泪,不知此去会否若断线的风筝,难断飘落何方栖身?
  范蠡送西施去吴,昼夜多是水路。舟行太湖,月色朦胧。范蠡凝视西施,明眸修眉,清秀脱俗,宛若出水芙蓉,浑然天成。不仅自言自语诵道:“有美一人,清扬婉兮。邂逅相遇,适我愿兮。”西施听了,像小妹妹一般扑进范蠡怀中不停哭泣。云过遮月,舟行无迹。
  西施入吴宫,轻舒长袖,款摆腰肢。夫差一见,惊为天人。仿佛带露莲花,摇曳生姿,真乃国色天香呀,立马酥软王椅里。
  夫差大喜,为庆贺自己得到天下第一美人,召集百工,在“秀绝冠江南”的灵岩山顶为西施修建白石细堆,玉栏绕砌,金辉兽面,彩焕辉煌的馆娃宫和姑苏台。
  勾践的军师文种闻听夫差欲大兴土木,随向勾践提出复国亡吴九术,其中之一就是“遣之巧工良材,使之起宫室,已尽其财。”“王选名山神材,奉而献之。”于是勾践命工匠三千人进山,获得大量名木,一年方归。其中一双神木,“大十二围,长五十寻。”状若蛟龙,文采生光。这些名木通过水运抵达姑苏,连沟塞渎,蔚为大观,堆木成山处,就被命名为木渎。
  木渎小镇也是个风景绝佳地,因灵岩山大兴土木而兴盛起来。古称有十景:法云古松、白塔归帆、南山啃雪、斜桥分水、虹桥晚照、下沙落雁、山塘榆阴、灵岩晚钟、姜潭渔火、四津望月。今日过木渎攀灵岩山,你还会感受到小镇百业兴旺,街面繁荣。
  夫差被欲火烧昏了头,但老臣伍子胥却异常清醒。他觉得如此劳民伤财,必将耗尽国力,后患无穷。因此规劝道:“王勿受也,昔者桀起灵台,纣起鹿台,阴阳不和,寒暑不时,五谷不熟,天与其灾,民虚国变,遂取灭亡。大王受之,必为越王所戮。”此时的夫差,怀抱美人,夜夜笙歌,哪里肯听忠臣一言?为讨美人欢心,在灵岩山大兴土木,叠起楼台,三年聚财,五年乃成,只不过那结局,真如老臣伍子胥所言,台成而吴亡,徒为后人,留下一纸荒唐。
  
  三
  站在灵岩山上,四围奇峰竞秀,山花烂漫,草木新洗。让人不由得发思古之幽情,放飞遐思。
  传说中的馆娃宫、姑苏台,早已在历史的烟雨里湮灭了痕迹。即使如此,也挡不住后代文人墨客登临的热情,他们在山上山下都留下大量的诗词篇章,有对宫室华丽的描摹,有对岁月淘洗的无奈。刘禹锡、范成大、高启、张锡柞、汪琬等都曾留下名言佳句。
  古书上说,馆娃宫“铜勾玉栏,饰以珠玉”,是夫差为西施修建的避暑离宫。吴中俗称美女为娃,故名馆娃宫。夫差经常在这里陪西施游山玩水,寻欢作乐。馆娃宫,后来被勾践一把大火烧成瓦砾,夫差也因此国灭身死,留给后人一声叹息。
  在后来的历史岁月中,所有登上灵岩山的文人们,其实都没有见到姑苏台的雄伟,馆娃宫的秀丽。他们的眼前,已经是“寒烟一片平芜里,花草曾经照绮罗。”只能不由地感叹,“惟余采香泾,一带绕山斜。”“年年山上秋风起,应化惊鸿照影来”。
  虽然不见了那些昔日壮丽辉煌的亭台楼阁,但那些东倒西歪的奇石还在,那些照影池塘还在,那些映月的古井还在,也因此,西施的故事还在。在历史的传说里,西施是一个肩负重大使命的女英雄,她不仅生有沉雁落鱼之美,更是深明大义,聪明智慧,充满自我牺牲精神,为了复国灭吴,她深入虎穴,以身相许,终于不辱使命,完成了灭吴大计。或许是看多了谍战大片,近来更有人将西施装点成了现代女间谍的鼻祖,正是因为她送出的吴王夫差率主力大军北去中原与齐晋两国争霸,姑苏城里只有老弱守御的战略情报,才使得越王勾践敢于倾国而出,潜进偷袭,一举灭掉吴国,立下不世功勋。
  其实,西施不过偏僻小山村的一位浣纱女,或许还不识字,她足不出村,只是在溪水里讨生活,能有多大的见识?虽然经过越王妃四年训练,学的也不过是些宫廷礼仪,轻歌曼舞,一入王宫深似海,她不过水晶缸中的一条游鱼,能有多少行动自由?再说夫差就是再笨,也不会与她分享军政大计,干政,是那个时代女人的大忌。
  吴王夫差,并非等闲之人,也不是一心贪婪女色的无能之辈。他尚武能战,曾屡败勾践,杀得越国只剩下五千残兵,困守会稽山巅。他也曾率领舟师横扫三楚,令楚王闻风丧胆。他吞并了周边许多小国,拓疆开土,将一隅之地的吴国扩张到北与鲁国为邻,西近九江洞庭之滨,南隔钱塘江与越国为界。他还开凿了南北大运河最早的一段邗沟,为的是北上与齐晋争霸,他是春秋最后一任霸主。
  这样一位雄主却不爱江山爱美人,他的对西施一片真诚,一片深情,无论东汉成书的文人著作《吴越春秋》《越绝书》,还是吴越渔郎樵夫间的茶话传说,都信誓旦旦地说,自从有了西施,他曾不从移爱她人。与勾践的狡诈阴招相比,他更显的光明磊落,是为大丈夫。
  相传,西施“浣纱往事惯临流”,习惯以水为镜。夫差就开凿了大小两口井,方便她对井梳洗。夫差常常站在一旁为妻子插花理妆容。西施喜欢荷花,夫差专门修了玩花池给她,盛夏之日,清香四溢。当年西施浣纱,习惯了临流观影,懒得翘首望月,夫差开凿了月池,每当月亮倒映池中,夫差就与西施玩起只手遮月的游戏,名之曰:“水中捞吴月”。仲春日,西施喜欢采香草熏衣,夫差常常陪她乘上画船,一路笙歌去采香,那道溪流后来叫做“采香泾”。
  西施常常捧胸颦眉,似有病态愁容。夫差为使她开心,在馆娃宫里修建一条别致长廊,将地下掏空,放入一排陶瓮,面上铺一层富有弹性的楩梓木薄板,每当西施穿上木屐和裙摆上系有小玲的素裙走过,就会发出木琴般的“跫跫”声和金玲玉佩的叮当声。琴铃齐鸣,声若天籁,名为“响屧”。看到西施掩袖巧笑,夫差人都醉了。夫差还为西施在灵岩山最高峰修了琴台,台上有亭曰长寿亭。那是西施的梳妆台,方便她一边梳妆或抚琴时,一边观赏四方风景。
  后代诗人孟远《琴台诗》写道:
  灵岩绝顶有琴台,人去台空花鸟猜。
  西子风流亡国恨,倩郎指点说从来。
  夫差为了讨取西施的欢心,做了他能做的一切。放在今天,不说他的王位,就算是一个普通男人,他也称得上是位好丈夫。他以举国之力,为西施修建了大量亭台楼阁,池塘井沼,真是予取予求,无不尽心。为了西施,他赔上了国运,搭上了老命。
  而历史却无情地嘲笑他,一介武夫,一国昏君。胜者王侯败者寇,历史总是听凭胜利者评说。
  
  四
  馆娃宫没了,石柱铁栏的吴王井还在,只是那井里的水浑浊了,再也不能映月。西施的玩花池还在,墙边上的绿萝和无量寿幢还映在碧水中。新修的姑苏台依然飞檐翘角,只是没了历史烟云的熏陶,失却了魂灵,只能算是一座空房子。
  如今的灵岩山最雄伟的建筑是灵岩寺,烟火缭绕,香客如云。以往的“响屧”跫跫,换成了木鱼声声。王家的采香泾,成了礼佛人的攀山小道。笙歌漫舞的歌台楼榭,如今成了肃穆的大雄宝殿,在夜月下,变得庄严清静。
  换了人间,转了时空,一切仿佛就是一场梦。
  馆娃宫灰飞烟灭,夫差身死国灭,西施去了哪里?
  有人说范蠡还恋着旧情,趁着战乱,花月夜里,将美人抱上久已准备好的兰舟,逃去五里湖隐居;有人说愤怒的吴国百姓,为报亡国之恨,将西施杀死在瓦砾里;有人说在功成名就返回越国时,越王妃因怕西施异日与自己争宠,将她装入皮袋沉入了太湖中;还有人说,十年相依相偎,西施早已与夫差结下深情,她在夫君死后,一条白绫为夫殉情……
  吴地民众善良,他们更相信,西施是随了范蠡泛舟五里湖中,我们、居住的江南小城为纪念西施,将五里湖改称蠡湖。导游小姐,年年对游客绘声绘色范蠡与西施的爱情。
  一切的一切,都隐入历史的烟云深处,深埋在战火的瓦砾中,只有传说,没有真相。
  甚至春秋吴越,有没有西施其人都在学者们的疑问中。记述吴越历史的《左传》《国语》没有西施的只言片语,就连一向谨慎求实的司马迁《史记》的《吴世家》也没有西施的踪影。明代大学者杨慎和胡应麟,直截了当地指出,西施沼吴,就是后世的穿凿附会。清代秀才徐树丕《识小录》卷三有则记载说:“尝游石湖,至紫薇村,遇一野老,年八十余。余问:‘是村何以名紫薇?’曰‘此苎萝村也,西施生于此,后有富家居于此,曰何必尚循亡国女称乎,改名为紫薇,其家盛植紫薇耳’石湖北有溪,古名若耶溪,吴亡后,改名越来溪。世之浙东有溪与村同此地名,因以西施为越所献,其实吴产也。”依照此说,西施原是地产的吴娃非越女也!
  然则,无论历代文人们如何相争,有一点却是结论一致:红颜误国。西施是与历史上的妹喜、妲己、褒姒乃至清代的陈圆圆一样,都是“红颜祸水”。惟有北宋以改革家著称的宰相王安石不同意,他写有一首《嘲吴王》诗,以西施的口吻说:“谋臣本自系安危,贱妾何能作祸基?但愿君王诛宰嚭,不愁宫里有西施。”明代学者袁宏道在《灵岩》中说的更明白:“夫齐国有不嫁之姊妹,仲父云无害霸;蜀宫无倾国之美人,刘禅竟为俘虏。亡国之罪,岂独在色?向是库有湛卢之藏,潮无鸱夷之恨,越虽进百西施何益哉!”
  是呀,如果不是夫差昏聩,沉溺美色,听信奸臣,逼杀忠良,穷兵窦武,自毁长城,就算是勾践送一百个西施过来,又能有什么用呢?
  灵岩山上,还有灵岩塔,韩世忠墓、醉僧石、向阳山、陈淳五湖田舍、秀野草堂等风景名胜。
  黄昏时节,雨住风停。我们一行人走向灵岩山南麓,那里步行一里来路就是木渎小镇。到得镇上已是华灯初上,万家灯火。我们要了麻饼和鱼汤下饭,不由得想起了中午在灵岩山上吃的“和尚面”。那面劲道,回味无穷。我们一边咀嚼一边品味。品味灵岩山的味道,品味历史的风尘。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静水流深:是一个汉语成语,意思是通过表面平静的水并不知道水底下有多深,来暗喻表面不声不响的人却蕴藏着大的智慧。 尽管,此事过去了20多年,但是,我还是无法忘却的也……为何?不为...

炎炎夏日,听说老塘荷花看了,如果不去看看,心里总觉得是种缺憾。 老家人很念旧,对老塘也寄予太多关注和期待。去年改造老塘的那段日子里,很多在外的游子不远千里开车回村,有钱的出钱...

一 我的酱汤记忆要追溯到久远的年月里,那时候,林场的人口还很多,其中有许多朝鲜族,他们的许多子女与我和我的兄弟姊妹都是同学,或者是要好的朋友。 我与一位朴姓的少年就是同学,他...

一 一阵凉风吹来,才感觉秋天来了。“思君如流水,何有穷已时。”初秋的夜,是静悄悄的,在这静寂的秋夜,满载着我的思念。 还记得七年前我们曾经相识于某个写作网站,你的文章如行云流...

老师开车行至了几座大山之后,也盘旋了几条山间公路,终于到达了学生家长大门口。于是,家长看座,学生奉茶,接着家长热情陪坐递烟,老师谦让恭维不会。这时洋溢着几张收不住的满脸笑容...

爷爷有两个儿子,我父亲为老大,居住在黑龙江的农村,二叔住在沈阳市里,是沈阳军区后勤部团职干部。住在二室一厅的校官楼里,做饭烧液化气。二婶在部队军人服务社上班,有一个独生女儿...

一 苏宝顶,原本仅仅雪峰山脉的最高峰,可这几年一直很火,火到一打开抖音、快手等软件就有苏宝顶的短视频;火到不管春夏秋冬,人们谈论的都是怎么去苏宝顶观光游玩;火到对苏宝顶的讨论...

芳芳的奶奶今年84岁,去年年初生了场大病,隔三差五的去医院。老太太很迷信,就叫50多岁的小女儿阿珍去邻村有名的“活神仙”那里算个命,“活神仙”掐指一算,说老太太还有5年阳寿,但83岁...

有人说,人生的舞台上,众生如鲫,来来去去,演绎的故事无论是惊天动地,还是平淡无奇,都离不开一个字——缘。 缘,款步无声,舒展无影,婉约在一季生命的开枝散叶,花开花落间。 缘,就...

最近几日,新疆出现新冠疫情的新闻充斥耳际,令人心烦,恨新冠病毒没完没了。等到静下心来,不由自主地忆起二十年前在新疆小住的点滴,像乍起的秋风掠过花园里白色碧玉簪,花摇风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