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婚姻,我是相信缘份的。有缘千里结眷属,无缘痴情难相伴。因此,对于有情人终成亲眷这句千古名言我只能理解为是人类在情感方面的美好愿望罢了!
  萍和我便是一对无缘的情人。
  初识萍,是在三十多年前的一个春天。那时,我还青春年少,在小县的一个小镇中学任教。父亲在县城某部门工作。一次回家,我听到父母给我物色到一个对象的消息。对方是一个待业青年,在县城某食堂打零工,正准备投考父亲所在单位,听说长得很漂亮。双方家庭彼此都很熟悉,均对这门亲事很有热情,并说好等姑娘有了正式工作后就可考虑我们婚姻。青春的热力,立即促涌着我去那个食堂偷看了姑娘,没想到竟一见钟情,觉得她正是我生命中需要的那种恬静娴雅的姑娘!我无法形容我当时激动的心情,只是觉得浑身涌起了一股热浪,急切等待着父亲单位的招干能够早日开始。我想,无论她能否考中,今后有无工作,我都会娶她为妻的!不久,父亲单位的招干开始了,她顺利考入。在新工培训期,她常来我家找我父亲辅导业务。她不象其他新工一样管我父亲叫老师而叫“叔叔”,我父母则对她表示出了极大的热情。于是我们才有了更多的接触机会,我也才知道她叫“萍”,也才真正看清了她的模样;梳着一头短发,乌黑发亮,显得活泼泼辣,象运动员一样富有朝气;圆圆的、白白净净的脸上,嵌着一对深潭般的眸子,总是笑盈盈的,很是动人;言谈举止,文静大方,气质优雅……在我的眼中,她是一个神貌俱佳的美人,我庆幸我是一个有福的男人。
  几个月的新工培训结束了,她被分配在另一个小镇的基层单位工作,几乎每个周末她都要来我家,还时常带些鸡蛋、核桃之类的土产。然,说不清是羞涩还是什么原因,一向还算大方的我,在她面前显得很是拘谨,而她见了我除了甜甜地微笑而外,比我还要羞涩。真爱,使我对她格外珍惜,也格外谨慎,我怕我们的热恋会给刚刚参加工作的她带来什么影响----那时的社会还是很“封闭”的----因此压抑着自己的感情,把一个“爱”字始终没有说出口(这是我至今感到相当后悔)而是急切地盼望她能尽快结束这一年的新工试用期。为此,我专门购买了一个崭新的日记本,开始为她写诗,赞美她、记录我对于她的痴情,我知道,她是同样爱我的,在我看来,她已是我生命的一部分,她迟早做我的妻子是自然的、命中注定的事情,我们是心照不宣的!至于“求爱”不“求爱”那只是个“程式”罢了!我想象着待她转正定级之后的某一天,当我郑重地将我为她而写的日记交给她,向她直露我对于她的爱的时候,她一定会激动地扑向我早已伸开的怀抱,甚至也会交给我一本同样的日记,这,将是多么的浪漫与充满诗情画意的、古典与现代有机结合的恋爱情趣啊!
  一年的时间快要结束了,她成了新工中的姣姣者,在单位获得了好评,并成了重点培养的业务尖子,而我也实在忍受不住了这种“暗恋”的折磨,准备向她发起“进攻”。可就在这时,我突然听到她与别人来往而且传言已确立了恋爱关系!一种被人作弄和抛弃的感觉袭上心头,一种当乡村教师被人瞧不起的自卑感也油然而生!我在骂她不“珍惜”、骂她“太势利”的同时,自觉地疏远了她,并不顾家庭的极力反对,很快接受了小镇上另一位姑娘的追求,确立了恋爱关系,目的就是要向她证实,我不缺人爱!再后来,我听到了她痛苦的反应,也弄明白这其实是一场误会——我上了一个努力追求她的小伙子所设置的圈套!我于是为我的无知和轻率感到羞愧,我知道,我伤害了她也伤害了我自己,可此时,一切都已经晚了,我不得不和我现在的妻子结了婚,而她也在我结婚不久后就匆匆嫁到外地并调离了小县。我的初恋就这样结束了,我于是相信了人与人之间的缘份,并常常拿缘份来安慰自己忘却过去的一切,珍惜现有的生活……
  此后经年,我们各自有了自己的家庭,有了孩子、彼此不再往来。最初还能偶尔遇见,也只是淡淡地招呼一声便匆匆而过,后来就逐渐杳无声息了,只能偶尔听到一些关于她的零零碎碎的消息,有好的也有不好的。每每有她的传闻飘进我的耳朵时,便会使我浑身涌出一股莫名的烦躁与不安。我努力想把她赶出我的生活,可对于她的牵挂却始终萦绕在心头,几十年来挥之不去,愈老愈重。我不知道她生活得是否幸福,却总是隐隐觉得她似乎也在惦记着我。每当我独身一处的时候,总能感觉到她那一双秋潭似的眼睛在某个地方深情地窥视着我,我因此常默默地为她祝福……
  今年春,我终于鼓足了勇气,借去她工作的县城办事之机拨通了事先打听到的她的电话。她欣然接受了我的邀请,我们在一个茶馆又见面了!但见她老是老了,但年少时的美丽漂亮与活泼可爱依稀可见,而且更加端庄雅致,不减当年的朝气。她告诉我,她已退休赋闲在家,丈夫也即将退休,姑娘硕士毕业后在外地发展,已谈好了对象即将婚嫁,并打开手机让我看她姑娘的照片,女儿十分的漂亮,和她当年一模一样!言谈中,我知道了她的丈夫对她很好,更体察到了她对自己丈夫浓浓的情爱!我看得出她生活得非常充实,一颗悬了几十年的心就此放下了!她询问了我的爱人,我的孩子,告诉我几十年来,她对我恨过、骂过,但也一直牵挂着,总想得到有关我的消息又怕得到我的消息,尤其怕听到有关我不好的传闻……就这样,我们倾诉了几十年的幽情,也澄清了当年的是是非非,她说,她见了我,抵压在心头几十年的石头落地了,从今往后,我这个幽灵不会再折磨她了,我们相视一笑,互相祝福着、鼓励着,分手了。我相信,此后经年,一份纯情会使我们在真心祝福对方的同时,各自的生活也会更加实在、美好……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清醒时做事,糊涂时读书,大怒时睡觉(当然,也要心平气和了),独处时思考;做一个幸福的人,读书,旅行,努力工作,管理好自己的的身体和心情,成为最好的自己。自己,也是我,有同感...

引子 十年前的八月十六日,安徽省马鞍山市皖江段发生的“马和汽渡104轮重特大沉船事故”震惊了海内外,国家交通部、安徽省委省政府,长江海事局、长江航运局和省市政府领导都在第一时间赶...

兰西有个彭氏大院 王建臣 家传统技艺《彭氏灯彩》已有210年的传承历史。共八代传承,祖上第一代传承人彭金福,生于公元1769年清嘉庆年间,卒于1838年清同治年间。山东省历城县人,当时在当地...

日前,卫辉(汲县)大礼堂前,一纸赫然扎目的公告:卫辉市大礼堂已经权威部门安全鉴定为危房,请勿靠近!后果自负!一石激起千层浪,舆论一片哗然. 卫辉大礼堂原名汲县大礼堂,建成于19...

清晨打开微信便看到很多条语音消息,是好友J发来的,我逐条听完后内心哽噎得难受。基于最近发生的所有事,她仿若历经一场生死,那些深夜的哭泣和欲罢不能的情绪让她辗转反侧。J说照旧做了...

侄女一家四口人从河南回娘家湖南来探望父母,无事就提议去看骆驼峰。侄女两口子邀请我陪同前往骆驼峰去看看,我就满口答应,坐上侄郎的白色上汽大众,一行六人向骆驼峰飞驰而去。 骆驼峰...

一 我的小时候,初次到姥姥家过年。就见姥姥和母亲在忙大年,扫院子,扫屋子,洗洗涮涮,再就是准备年货,又是煮又是蒸还有煎炸烹炒,忙得是不亦乐乎。 小孩子帮不上忙,大人再忙,我们照...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喜欢在故乡赵家沟的土地上行走。我想,不仅是因为竹韵书院,还有那份赵家沟情结。 赵家沟这个生我养我的地方,有我熟悉的山水,有父母忙碌的身影,有东家长西家...

晚饭后出门信步,刚至街道,两旁路灯攸然而笑,全都亮了起来。盛夏白昼时长,以至上夜班的来接班了,夕阳还匍匐在西山巅,慢慢回收着最后一抹斑斓的晚霞。 这样的晚上,甚好的去处是看水...

那些年的自然灾害,令我们老家粮食、肉类紧缺,家家种白菜、萝卜、蔬菜弥补口粮,从而辣椒成了一日三餐中,桌子上少不了的主菜。如今,人们生活富裕了,餐桌上有米饭、鱼、肉等,特别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