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靡一时的纪录片《舌尖上的中国》的总顾问蔡澜先生,可谓骨灰级的美食家了。据他说,他大半生一直研究人生的意义,答案还是吃吃喝喝。的确,民以食为天,所以,吃是一件必须好好对待的事。
  会吃固然重要,会做更显宝贵,然而说起做饭,早年的我完全不会。从来都不清楚,原材料之间,该互相怎么搭配,做菜该放哪些调料,茫然不知,一头雾水……以前在家都是妈妈做饭,我好像从来没有想过要学做饭,甚至都很少进过厨房,一直都是依赖妈妈。
  直到二十多岁了,还是对做饭一无所知,食盲一个。后来离开老家和妈妈以后,重回成都,独自一人,中午就在单位食堂里打饭吃,平时则在外面下馆子,吃小吃,或者买现成的熟食,饼、卤菜那些带回去吃。在家顶多就会煮个稀饭,好像还煮过面条?也记不清楚了。
  我小时候在成都读的小学和初中,后来回老家参加工作后又调回成都。接触过很多成都人,发现不管男女老少,他们好像有一种厨艺天赋,都很会做饭,随便一弄,就能做出好吃的东西来,让我常常感到惊讶。
  记得有一次,我有个初中同学,地道成都人,临时过来了,到我家里找我玩。到了饭点,我也不会做饭,正在想着怎么解决吃饭问题。结果,她淡然地走进厨房,看我什么都没有,只有几个鸡蛋。她就随手打了两个鸡蛋,用油炒一炒,续上水,很快就做出了一碗美味的鸡蛋汤。
  就是这么一碗,简简单单的鸡蛋汤,我居然觉得特别好喝!我怎么连这么简单的鸡蛋汤,都不会做呢?我连忙询问她秘诀:“为什么感觉味道这么好?怎么做的?”结果,她告诉我:“只需要加一点盐和胡椒粉即可。”可我连如此简单的,做菜基本常识都不知道,连连自叹弗如。
  蜀人的从容淡定,会享受生活,懂厨艺,应该是跟这里的环境有关。自从李冰及子二郎,修建了都江堰水利工程之后,就有了成都平原的富庶,而后“水旱从人,不知饥馑”。加之地处盆地,战乱很少殃及,人们则能休养生息,安居乐业。富足的生活环境,造就了他们有闲情雅致,研究饮食文化,能做会吃,悠闲地享受着美妙的慢生活。
  
  二
  后来跟老公在一起了,他是地道老成都人,厨艺也是相当不错。我看他每天做饭,天天耳濡目染,听他念叨,看他操作,帮他打下手,渐渐地,开始对做饭产生了兴趣。对做菜的操作,也了解了个大概,知道一些基本的注意事项了,慢慢也试着做点家常菜。
  不过,对我来说,主要还是兴趣的问题。高兴了,兴致来了就想去试;不高兴或不舒服,就不想做或懒得做,反正都有老公兜底。因而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没正经认真学习和强化操练。
  由此得出必然的结果,就是手艺得不到提升。首先刀工就不行,没有经过持久的练习,达不到熟能生巧;然后做菜水平发挥得不稳定,时高时低;放盐量手上也没有准头,放多了就会咸,放少了则淡。这都是不足之处,同时也说明了,自己还不算是真正掌握了做饭技能。
  想把菜做好,确实还是需要一点领悟力,专注力,也需要有点兴趣。还得多操作多练习多上手,积累经验,熟能生巧。
  有时候看别人做的饭菜色香味美,自己也有点跃跃欲试。有好强心是好事,可以激发你的热忱。一旦做好了一个菜,味道还不错,心里颇有点成就感。通过多操作多练习,在实践中就会慢慢地出成绩,手艺才能得到有效的提升。凡事皆如是,实践出真知。
  慢慢地,我已经初步掌握了,做饭的基本技能,可能做不了什么,高大上的好菜硬菜,但做个家常菜还行。而且好像有点,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意思,因为我逐渐感觉到,老公炒的菜,我都开始有点挑剔了。
  以前可不是这样的,他做出任何一个菜,我都觉得好吃,因为我一点都不会做,吃到现成的饭菜就不错了,哪还有资格评判,那时也不讲究,有吃的就行了,不太注重一些小细节。
  不过,我还是很感谢老公,教我具备了基本的生活技能,并衷心地对他说:“都是你这个师傅教的好啊!”
  他是南方人,我是北方人,无形中,我好像受到了南北方饮食文化不同的影响,自己也会试着融通,所以比他略要全面一点。我渐渐觉得,有些菜他做的不如我做的好吃,他也开始承认这一点。于是,近十年间,家庭主厨地位的角色开始转换,他逐渐下岗,我慢慢上岗,家里我只负责做饭,他则负责采买和饭后洗碗刷锅,整理善后。
  
  三
  后来回老家,妈妈吃了我做的饭后也肯定地说:“可以了,会做饭了,以后饿不着自己了。”得到老厨师长的肯定,我更信心满满了。是呀,真有那么一天,就算是只剩下我一个人,自己也能照顾好自己。而不用依赖他人,想吃什么自己就可以做,这也算有点谋生的小手段了。
  没想到,有一天,检验我做饭手艺的机会来到了。家住武汉的姑姑一行四人,去九寨沟旅游完后,转道成都,要来家小住几日。想到他们刚旅游回来,一路很辛苦需要休息,所以家里老人决定,当天晚上的晚饭,就在家招待他们。就简单吃点家常便饭就行,晚饭不宜丰盛,不利消化,然后第二天再请他们出去吃大餐特色菜。
  肯定不能让老人们去为此忙活啊,我义不容辞地担起做饭的任务来。之前,除了在家做给亲人吃外,还没机会招待客人,展示手艺。下午他们很快就要来到了,时间很紧。我简单地准备了一点菜,只需要弄几样家常炒菜即可。我做饭一般不喜欢别人打扰,喜欢一个人在厨房里,按自己的思路,统筹安排,有条不紊地进行。
  在成都,家家户户喜欢在冬天,自己灌装一些香肠晾挂外面风干。一般是麻辣味和广味(甜的)两种,晾干后收起来放冰箱里冷冻起来,可以吃好长时间。像我们有时候做饭就煮两节香肠,香肠快熟了的时候,汤里再放些萝卜或者菜头之类的素菜,这样既有肉又有菜,搭配合理营养均衡,还特别快捷方便。
  所以,我先准备了一份自家灌的广味香肠,是甜的不辣,只需煮熟切片拼盘即可。天热,我还准备了两个凉菜,一盘香油卤兔块,是从招牌店里买的熟食,成都人超爱吃兔肉,比较有地方特色。又做了个凉拌的白味拍黄瓜,做法是去皮,拍块,放香油,白糖,鸡精,食盐,蒜末,香菜,香醋拌好即可。
  三个荤素搭配菜爆炒,先炒了个韭黄肉丝,又做了个酱肉丝。酱爆肉丝很简单,炒肉丝,放甜面酱,起锅后放切细的葱白丝。还做了个红甜椒烩肉,就是把带皮猪肉先煮熟后切片,象炒回锅肉一样,在油锅里爆炒。一定要放一点豆瓣酱,这是川菜的灵魂,最后放红甜椒混炒就好了。
  炒了个素菜,干煸四季豆(豆角),最后,来一个素菜汤。先把鸡蛋炒好,放入葱花,倒入刚才煮肉的汤,烧开后加入西红柿和小白菜,煮好即可。都是一些家常小菜,因为他们一行人老的老,少的少,都不能吃辣。所以,全是我自己思量,制定的菜谱,虽身在成都,却不能做辣菜。
  
  四
  看着一桌子的菜,姑姑一行居然大加赞赏,都说好吃。我想可能是他们吃惯了自己做的饭菜,换了口味觉得新鲜吧,我也有这样的感觉呢,吃惯了自家饭菜,偶尔换换口味,吃吃别人做的饭菜,确实感受很不一样呢。
  有趣的还有,那盘香油卤兔,吃了一会儿了,姑姑居然以为是鸭肉,姑姑的儿子以为是白斩鸡,只有姑父猜对了是兔肉,直说好吃,说没有兔肉的草腥味。
  不象是说客套话,因为满满一桌子的菜,最后被消灭得所剩无几了。看到他们吃的满意,我也觉得很开心,没有白忙活啊。这说明我做饭手艺还行,过得去。对厨师最好的肯定,就是吃光她做的菜!
  看起来我的手艺初步过关了,想想自己以前,对做饭一无所知的样子,心里感概万千。就连一个从年轻一直玩到现如今,见证过我青春岁月的大姐姐,都对我这样说:“这么久了,我们这一堆人里面,只看到你一个人进步最大。”她说的是指我的做饭手艺,因为她一直都不会做饭,直到现在,还是依赖年老的老妈做饭。
  当然,在一起常聚常玩的姐妹们,情况有所不同,有家庭条件很好的,都是请保姆做饭,自己不需要动手;也有很能干厨艺很好的,是一开始认识时候,人家就会做。只有几个和我一样的,开始不会做,现在还是不会做。而我已然退出,不会做饭的行列了,可以自食其力了。
  近几年手艺又有所长进,像面食之类的蒸馒头,包饺子(自己擀面皮,不买机压皮),烙馅饼,捏馄饨都不在话下。说也奇怪,这些面食类的食物,我根本就没有专门跟谁学过。就是看惯了妈妈那样做,或者看别人做,然后慢慢自己去尝试,也就会了。难道是天生的遗传基因,妈妈做饭很好吃,又或者自带北方人擅做面食的天赋?不知。
  
  五
  我爱吃面食,所以经常喜欢做各类面食。至于那些川味家常菜,我基本上会做,像炒回锅肉,麻婆豆腐,水煮肉片,麻辣鱼,粉蒸肉,宫保鸡丁,鱼香肉丝,红油兔丁,红油鸡块,烧什锦,麻辣烫冒菜……等等,自然,北方那些菜也会做一些。
  只是后来因为肠胃不太好了,就不敢吃太辣的了。不过家里做菜还是会放一点辣椒,仅限于微辣,有点辣味才有胃口。这几年,连过年的年夜饭都是我在一手包办了,虽然做的饭菜还是有点粗糙,不够精致,限于目前这个水平,只好等以后慢慢再学习和提升吧!当然,老公得帮我打下手,他的刀工始终比我强,这一点姜还是老的辣,我永远无法超越……
  会做饭其实还蛮有乐趣,看到各类食材,经你用心思,花时间烹制,变成美味……还真挺有成就感,生活就需要用心经营。吃的好,活的好,营养好,心情好……活着才觉得有意思啊,否则多无趣。很难想象,连基本的吃都不认真对待,凑合度日,了无生趣,没有意思。
  当然,也不是就说,非要学会做饭,做饭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会也没啥。一辈子不会做饭,可以外面吃,可以依赖他人;只不过会做饭,会增加成就感,付出感。而付出感,是能让自己愉悦的一种心理感受。
  就像父母爱子女,愿意为了孩子的成长,心甘情愿的付出;就像夫妻俩相爱,愿意为了爱人的幸福,什么都愿意付出;就像孩子爱父母,愿意为了父母的健康,不计得失只付出。付出就是这样,约等于幸福。为爱下厨房,就会增加幸福感,获得感,满足感。
  爱生活,爱做饭。爱自己,爱亲人。为了美好的生活,为了美妙的人生,洗手做羹汤,为爱下厨忙。奉爱心,倾爱意,人活一世,唯有爱与美食不可辜负!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清醒时做事,糊涂时读书,大怒时睡觉(当然,也要心平气和了),独处时思考;做一个幸福的人,读书,旅行,努力工作,管理好自己的的身体和心情,成为最好的自己。自己,也是我,有同感...

引子 十年前的八月十六日,安徽省马鞍山市皖江段发生的“马和汽渡104轮重特大沉船事故”震惊了海内外,国家交通部、安徽省委省政府,长江海事局、长江航运局和省市政府领导都在第一时间赶...

兰西有个彭氏大院 王建臣 家传统技艺《彭氏灯彩》已有210年的传承历史。共八代传承,祖上第一代传承人彭金福,生于公元1769年清嘉庆年间,卒于1838年清同治年间。山东省历城县人,当时在当地...

日前,卫辉(汲县)大礼堂前,一纸赫然扎目的公告:卫辉市大礼堂已经权威部门安全鉴定为危房,请勿靠近!后果自负!一石激起千层浪,舆论一片哗然. 卫辉大礼堂原名汲县大礼堂,建成于19...

清晨打开微信便看到很多条语音消息,是好友J发来的,我逐条听完后内心哽噎得难受。基于最近发生的所有事,她仿若历经一场生死,那些深夜的哭泣和欲罢不能的情绪让她辗转反侧。J说照旧做了...

侄女一家四口人从河南回娘家湖南来探望父母,无事就提议去看骆驼峰。侄女两口子邀请我陪同前往骆驼峰去看看,我就满口答应,坐上侄郎的白色上汽大众,一行六人向骆驼峰飞驰而去。 骆驼峰...

一 我的小时候,初次到姥姥家过年。就见姥姥和母亲在忙大年,扫院子,扫屋子,洗洗涮涮,再就是准备年货,又是煮又是蒸还有煎炸烹炒,忙得是不亦乐乎。 小孩子帮不上忙,大人再忙,我们照...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喜欢在故乡赵家沟的土地上行走。我想,不仅是因为竹韵书院,还有那份赵家沟情结。 赵家沟这个生我养我的地方,有我熟悉的山水,有父母忙碌的身影,有东家长西家...

晚饭后出门信步,刚至街道,两旁路灯攸然而笑,全都亮了起来。盛夏白昼时长,以至上夜班的来接班了,夕阳还匍匐在西山巅,慢慢回收着最后一抹斑斓的晚霞。 这样的晚上,甚好的去处是看水...

那些年的自然灾害,令我们老家粮食、肉类紧缺,家家种白菜、萝卜、蔬菜弥补口粮,从而辣椒成了一日三餐中,桌子上少不了的主菜。如今,人们生活富裕了,餐桌上有米饭、鱼、肉等,特别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