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临近汽车的一霎那,听到了‬恐惧‬的‬敲门声‬,一下一下‬,像是‬即将‬破门而入‬的‬土匪‬。死亡还是‬站在眼前伸出了双手,这个‬多年的‬老朋友‬,我见到‬他‬握紧了拳头‬。在不到十米的距离,我看清了,那是一辆黑色的汽车,睁着两只大大的眼睛,仿佛急切拥抱我的一个大孩子。
  当听到喘息般的刹车声,我想一定是自己让他失望了,所以在即将拥抱的时候他站住‬了,选择绕了过去。身边的凉意依然没有消散,我自己傻了,呆呆地躺在地上,似乎‬又‬感到‬有些失望‬。多么想就那样躺在‬大地‬的‬身上‬睡上一觉。
  许久的疲惫仿佛被油腻渗入的天空不再湛蓝,我见到一只大雁飞过,翅膀仿佛老鹰一般坚硬,令人感到恐怖却又‬充满‬渴望‬。
  当靠近‬大青山的时候,我知道自己同‬大雁‬一样‬折断‬了‬翅膀‬。但是并没有真正的疼痛感,那是幸福的。
  夏日‬的草地‬总是‬缺少露珠‬的‬滋养‬,干涩‬得‬使‬触碰‬的‬目光‬一阵阵‬生疼‬。终于我‬看到了阳光,此刻‬它‬已经‬在‬头上,扯着‬我涩涩‬的‬头发‬钻进‬早已‬枯竭‬的‬血液‬里‬。
  麻雀是友好的,却拒绝回到属于它们的城市,而我同它们一样想要留在这里,于是我不再想问那里,都发生了什么。这一刻,我仿佛刚被剪断脐带的新生儿,放肆的哭泣,泪水顺着树干的发髻流淌,一抹新绿勾起了曾经手里的画板,铅笔,在那些陌生的道路上,我喜欢找一棵老树靠在他身边,将眼睛闭得紧紧地,用心地抚摸它们充满沟壑的身体。而我清醒的明白,那不是彼此所谓的安慰与怜悯,而是灵魂之间的交谈,是沉默的,不需要语言,声音的交流。
  夜里我提着灯,对表妹说,喝一杯水,你看那平滑的路面多么粗糙,像没打蜡的石头,踩上去会不会很疼?
  她说疼痛的时候,心就会醒来。
  我依旧默默不语地走在北方坚硬宽阔的路面上,依然在老树之间穿梭,望着那些曾充满生命的影子。
  现在我已经感受不到自己的心跳,除了吹过耳边的风声,是遥远的。仿佛‬永远‬不会‬被‬敲响‬的‬房门‬,而我‬总是‬将‬房门‬紧锁‬,关了‬灯‬,在‬黑暗里‬摸索着‬生命‬的‬脉搏‬,时光‬一样‬跳动‬着‬希望‬的‬旋律‬。
  躺‬在麦地上,金黄色的梦,在透明的空气里将味道摇摆。我走了进去,站在人间以外的梦想之上,同一场‬车祸‬里‬的‬汽车,在偏离轨道的路上行驶,天亮了‬。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被誉为“千古第一才女”的李清照,号称易安居士。有“词中之龙”之称的辛弃疾,字幼安,号稼轩。李清照、辛弃疾并称“二安”, “婉约以易安为宗,豪放惟幼安称首”,是济南历史文化中的...

静水流深:是一个汉语成语,意思是通过表面平静的水并不知道水底下有多深,来暗喻表面不声不响的人却蕴藏着大的智慧。 尽管,此事过去了20多年,但是,我还是无法忘却的也……为何?不为...

炎炎夏日,听说老塘荷花看了,如果不去看看,心里总觉得是种缺憾。 老家人很念旧,对老塘也寄予太多关注和期待。去年改造老塘的那段日子里,很多在外的游子不远千里开车回村,有钱的出钱...

一 我的酱汤记忆要追溯到久远的年月里,那时候,林场的人口还很多,其中有许多朝鲜族,他们的许多子女与我和我的兄弟姊妹都是同学,或者是要好的朋友。 我与一位朴姓的少年就是同学,他...

一 一阵凉风吹来,才感觉秋天来了。“思君如流水,何有穷已时。”初秋的夜,是静悄悄的,在这静寂的秋夜,满载着我的思念。 还记得七年前我们曾经相识于某个写作网站,你的文章如行云流...

老师开车行至了几座大山之后,也盘旋了几条山间公路,终于到达了学生家长大门口。于是,家长看座,学生奉茶,接着家长热情陪坐递烟,老师谦让恭维不会。这时洋溢着几张收不住的满脸笑容...

爷爷有两个儿子,我父亲为老大,居住在黑龙江的农村,二叔住在沈阳市里,是沈阳军区后勤部团职干部。住在二室一厅的校官楼里,做饭烧液化气。二婶在部队军人服务社上班,有一个独生女儿...

一 苏宝顶,原本仅仅雪峰山脉的最高峰,可这几年一直很火,火到一打开抖音、快手等软件就有苏宝顶的短视频;火到不管春夏秋冬,人们谈论的都是怎么去苏宝顶观光游玩;火到对苏宝顶的讨论...

芳芳的奶奶今年84岁,去年年初生了场大病,隔三差五的去医院。老太太很迷信,就叫50多岁的小女儿阿珍去邻村有名的“活神仙”那里算个命,“活神仙”掐指一算,说老太太还有5年阳寿,但83岁...

有人说,人生的舞台上,众生如鲫,来来去去,演绎的故事无论是惊天动地,还是平淡无奇,都离不开一个字——缘。 缘,款步无声,舒展无影,婉约在一季生命的开枝散叶,花开花落间。 缘,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