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不久,在我们兄妹微信群里,大外甥发了一个视频。视频中,大姐正扶着楼梯栏杆,步履艰难地走着。只见她左手呈挎篮状紧贴在胸前,左腿呈画圈状,这正是人们所描述的脑中风后遗症患者走路姿态。虽然她每走一步都很艰难,可我们兄妹们还是伸出大拇指给她点赞:
  “大姐,加油。”
  “大姐,您好样的!”
  “大姐,您终于能下地走路了,继续努力!”
  看着大姐艰难地在扶着楼梯栏杆一步步上下楼,我既欣慰又难过,不禁泪水湿润了眼眶。和大姐有关的件件往事,也浮现在脑海中。
  一
  大姐,是我们兄妹七个中最大的。她小时候因为我们家家境贫寒,遭得罪最多,吃得苦也最多。初中没上便早早辍学,开始上班挣钱,挣着当时只有十几块钱的工资。因为没钱买自行车,她每个星期步行到公交站,用母亲从牙缝里攒下的几分钱,坐公交车去上班。厂子和公交车还有一段距离,她要步行一里多土路才能到厂子,虽坐车不方便,却给家里剩下生活费,大姐也乐此不疲。为了节省公交车钱,大姐吃住在厂子,逢星期天休息再回家,有时,家里的钱紧张了,没钱给她坐公交车,她一个月才回家一次。回到家里,又忙着帮助母亲打理家务,让劳累的母亲有空闲的时间休息。大姐自幼饱受磨难,由于缺乏营养,使得她在我们兄妹几个中个子最矮,体重最瘦,矮小的身材和我们兄妹比起来相形见绌。可她用孱弱的身子,帮助父母支撑起家里一片蓝天,用微薄的收入,让我们拮据的生活有了一缕阳光,使我们苦涩的生活有了一点甜意。
  大姐为人善良,性格温和,对待我们兄妹们和母亲一样和蔼可亲,在岁月中和我们结下了深厚的情意,深受我们兄妹的爱戴。
  当得知大姐突发脑梗住进了医院,我顿时震惊了。哀叹大姐的命运怎么如此多难,她刚刚送走偏瘫在床的大姐夫没几年,又患上了同样的病。在大姐夫瘫痪在床的几年时间里,大姐无微不至地照顾着病重的大姐夫,一生要强的大姐夫得病后,性情大变,脾气变得喜怒无常,时而暴躁,时而痛哭流涕,动辄大喊大叫,有时还对大姐大发脾气。大姐忍辱负重,每天对他笑脸相迎,给他端屎端尿,喂药喂饭,穿衣洗涮,她用瘦弱的身体,给大姐夫一个可依靠的肩膀;用微弱薄的力量,支撑着家不散。大姐夫病倒在床的那几年,大姐没有过一天开心的日子,没有买过一件像样的衣服,甚至我们姊妹聚会,大姐都以要照顾大姐夫为由,不来参加。当我们姊妹们在一起欢声笑语时刻,唯独少了大姐的身影,我们兄妹只能哀叹大姐命运不济,相约平日里多去她家看望大姐,多给她些关爱,让大姐心中有少许来自我们兄妹们的温暖。
  大姐家住六楼,是没有电梯的高层楼。大姐的唯一儿子奇奇从小娇生惯养,性格懦弱,担不起家庭重任。在大姐夫生病期间,我们兄妹们不仅经常去看望他,还帮助大姐照顾大姐夫,减轻大姐的负担。
  大姐最担心的是大姐夫需要住院的时候,因为光是上下楼,就让大姐犯了难。大姐夫不能下地行走,更别说上下楼了。老实巴交的奇奇根本背不动身躯高大的父亲。每到这时,大姐只好打电话求我们兄妹们帮忙背着大姐夫下楼。只要接到大姐的电话,家里的男子汉们便火速来到大姐家,背着大姐夫下楼。
  我爱人有一次背着大姐夫下楼。回家后他对我说:“大姐夫的身子死沉死沉的,一点用不上劲。我背着大姐夫每走一步都得费很大劲,楼梯窄,奇奇和大姐也帮不上忙,一层楼要下近二十个台阶。下台阶小心翼翼的,恐怕磕着碰着大姐夫,累得我把大姐夫送上车后,浑身要散架了。”
  我忙让爱人躺下休息,叹息道:“真实辛苦你了!可大姐这样子,咱不帮忙谁帮忙呢?她儿子一点不顶用!”
  爱人白我一眼:“这还用你说吗?这个道理我还不懂啊!”说着说着,已经酣睡如泥了。
  这只是其中的一次。除了爱人外,哥哥和姐夫们也经常去帮忙。在关键时刻,再远的距离,割不断亲情的纽带。
  可亲人们的爱心却没能换来大姐夫的病情好转。几年后,大姐夫带着对亲人的不舍,带着我们兄妹们的情意,魂归故里,一堆黄土,掩埋了大姐夫的一捧骨灰。大姐夫走了,他苦心装修好的新房刚住上没几年,老城的房子还没拆迁,带着遗憾走了。留下大姐和奇奇一家三口相依为命。
  大姐夫走后,二姐的儿子小强在他工作的国企给奇奇找到一份清闲的扳道岔工作,让下岗在家的奇奇有了份临时工作。眼看新的生活即将开始,没想到,大姐又突发脑梗,灾难又一次降临到不幸的家中。
  
  二
  当我急匆匆来到医院,看到我们兄妹几个围在大姐的床边,外甥媳妇小丽正在给大姐喂饭。小丽是个普通的工人,轮长相,她貌不惊人,也不善于打扮,可她心地善良,在关键时刻,担当起家庭的重担。每当她不上班时候,便守候在大姐的身边,用闺女般的温情照顾病中的婆婆。当时正是吃饭时候,只见她手拿小勺,在一勺一勺地把勺子里的饭喂到大姐口中。一边喂着,还一边安慰大姐:“妈,您能吃就多吃点,多吃点身上才有力气,才能好起来。”大姐病态的脸上露着微笑,不住地在点头。我们兄妹都在夸赞小丽。大姐有这么一个孝顺的儿媳,真是大姐的福气。
  在大姐住院的日子里,我们姊妹们不断去医院看望大姐。床头柜和床下,塞满了我们姊妹送去的礼品。鼓励的话语,时刻萦绕在大姐耳边。是亲情,给了大姐战胜病魔的勇气和力量。
  等到大姐出院的日子,哥哥早早来到医院。奇奇叫来了一辆出租车,我们搀扶着大姐,一步步走下床,让大姐坐上轮椅,哥哥推着大姐,走向出租车。
  出租车驶入大姐住的小区,停在大姐住的楼前。哥哥下车,从外面推开车门,身子蹲在车门台阶下,对大姐说道:“来吧,大姐,我背您上楼。”
  我爱人忙说:“哥,还是让我来背咱大姐吧!”
  哥哥坚决地说道:“你身子不好,还是我来吧!”
  我爱人曾经因为一场轻微的脑梗,差点拴住,幸亏他看的及时,加上康复后经常锻炼,才没落下后遗症。哥哥知道他的情况,所以坚决不让他背,自己坚持要背大姐上楼。
  那一刻,我真的被哥哥的举动震撼了。一个家庭如同锅碗瓢勺在一个锅里,难免有磕磕碰碰。兄妹们也是如此,在一起时间长了,岁月中会产生各种矛盾。哥哥是我们兄妹中唯一的男人,他自幼被我们兄妹娇惯成性,脾气有点骄横,心高气傲;而大姐小时候节俭惯了,处事小家子气,也爱管闲事,兄妹中有看不惯的地方会像婆婆般唠叨。大哥和大姐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在岁月中产生了宿怨,有些隔阂,哥哥在背地里总是说大姐小气,没有当大姐的样子,起不到表率作用。大姐也背地里说哥嫂不懂事,和一家人融不到一起。记忆犹新的一次,哥哥和大姐在家中争吵的很激烈,我们谁劝也劝不住。哥哥曾经放下狠话:“以后别想让我喊她姐姐!”
  可当大姐夫病后,哥哥和大姐的关系开始回暖。他有时也会主动和大姐打招呼,去医院探视大姐夫。如今,听说大姐又病倒了,哥哥更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开始关心大姐的病情,过段时间便拎着礼物去医院看看大姐。听说大姐要出院,他早早来到医院,帮着奇奇楼上楼下跑出院手续,办完出院手续后,又陪着奇奇送大姐回家。到了楼下,又要亲自背大姐上楼。这才是患难中见真情啊。在亲情面前,个人恩怨显得微不足道了,血溶于水的亲情,如一股强劲的洪水,一旦释放出能量,会冲破重重阻力,汇聚到爱的海洋中。
  楼梯很暗,可哥哥背着大姐一个台阶一个台阶挨着上,每上几个台阶就要停一下,稍微稳稳身子。大姐在他的后背上心疼地说道:“建国,你受累了!”
  哥哥满不在乎地说道:“没事,这不算啥!我经常往楼上扛东西,比你的身子重多了!再说,小时候你背我,你老了也该我背你了!这叫一报还一报!哈哈……”楼道里,响着哥哥爽朗的笑声,大姐也受感染露出了笑容。哥哥背着大姐往楼梯上登二楼,三楼,四楼……一个个台阶安静地“躺”着,静静地目送着姐弟俩从自己身上经过。姐弟俩欢声笑语洒满了每个台阶,闪亮的灯光也融进了亲情的光芒;狭窄的楼梯,把两个亲姐亲弟的心紧紧地贴在一起,姐弟俩的心越走越近。台阶上,留下的是哥哥那铿锵有力的脚步声,温情的话语随着他的脚步声洒满楼道的每个角落。
  我跟在哥哥的身后,看着趴在哥哥后背上的大姐在偷偷抹泪。我想:大姐趴在这个平日里不待见的兄弟后背上,她心中一定是百感交集,他们之间所有的隔阂都被眼中的泪水冲淡了!
  当哥哥背着大姐走进六楼的大姐房间,已经是汗流满颊,气喘吁吁。他把大姐放在床上,坐在沙发上半天缓不过气来。
  “这是心的呼唤,这是爱的奉献。这是人间的春风,这是生命的源泉……只要人人献出一点爱,这个世界将变成美好的明天!”此时,我的耳边回响起这熟悉的旋律,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三
  以后的日子,看望大姐,又成了我们兄妹生活中的日程。大姐的房间,经常留下我们兄妹们的笑声,鼓励的话语让病态中的大姐精神振作,重新树立起了生活的勇气。二姐经常来到大姐家中,依偎在她的身边家长里短地拉着家常,让孤独寂寞的大姐有了欢愉的心情;三姐给大姐买来了助走器,让大姐在家中锻炼行走,做康复训练;疫情期间,大姐的小区被封,四姐买来了一些蔬菜和生活用品给大姐送到小区门口,打电话让奇奇下楼来拿。嘱咐他要照顾好病中的妈妈,有什么困难打电话告诉她;五姐在家看孙子,一有时间,就到大姐家看望大姐;我工作的社区医院离大姐家较近,隔段时间,就买些鸡蛋和牛奶,去看望大姐。家庭聚餐,第一筷子菜,先是给大姐挟出来,让奇奇带回家给妈妈吃;我们还打开视频,和大姐视频对话,把一家人在一起的欢乐场面和大姐分享;奇奇辞去了临时的工作,在家中专心照顾母亲。在我们兄妹的关爱下下,大姐的状况一天天在好转,由原来的躺在床上不能动,到慢慢开始下地,在家中靠着助走器来回走动,有时还能做些力所能及的家务。
  如今,看着大姐蹒跚着脚步终于走出家门,我们兄妹惊喜万分,纷纷发出各种表情和给大姐加油鼓劲,这是亲情的呼唤,这是爱的力量。大姐,不管您前方的路是山高路远,我们兄妹的爱之舟会载着您前行,我们的爱会划进您的心海。相信,您在我们兄妹爱心的驱使下,您一定能走向外面的世界,走向灿烂的阳光中。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清醒时做事,糊涂时读书,大怒时睡觉(当然,也要心平气和了),独处时思考;做一个幸福的人,读书,旅行,努力工作,管理好自己的的身体和心情,成为最好的自己。自己,也是我,有同感...

引子 十年前的八月十六日,安徽省马鞍山市皖江段发生的“马和汽渡104轮重特大沉船事故”震惊了海内外,国家交通部、安徽省委省政府,长江海事局、长江航运局和省市政府领导都在第一时间赶...

兰西有个彭氏大院 王建臣 家传统技艺《彭氏灯彩》已有210年的传承历史。共八代传承,祖上第一代传承人彭金福,生于公元1769年清嘉庆年间,卒于1838年清同治年间。山东省历城县人,当时在当地...

日前,卫辉(汲县)大礼堂前,一纸赫然扎目的公告:卫辉市大礼堂已经权威部门安全鉴定为危房,请勿靠近!后果自负!一石激起千层浪,舆论一片哗然. 卫辉大礼堂原名汲县大礼堂,建成于19...

清晨打开微信便看到很多条语音消息,是好友J发来的,我逐条听完后内心哽噎得难受。基于最近发生的所有事,她仿若历经一场生死,那些深夜的哭泣和欲罢不能的情绪让她辗转反侧。J说照旧做了...

侄女一家四口人从河南回娘家湖南来探望父母,无事就提议去看骆驼峰。侄女两口子邀请我陪同前往骆驼峰去看看,我就满口答应,坐上侄郎的白色上汽大众,一行六人向骆驼峰飞驰而去。 骆驼峰...

一 我的小时候,初次到姥姥家过年。就见姥姥和母亲在忙大年,扫院子,扫屋子,洗洗涮涮,再就是准备年货,又是煮又是蒸还有煎炸烹炒,忙得是不亦乐乎。 小孩子帮不上忙,大人再忙,我们照...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喜欢在故乡赵家沟的土地上行走。我想,不仅是因为竹韵书院,还有那份赵家沟情结。 赵家沟这个生我养我的地方,有我熟悉的山水,有父母忙碌的身影,有东家长西家...

晚饭后出门信步,刚至街道,两旁路灯攸然而笑,全都亮了起来。盛夏白昼时长,以至上夜班的来接班了,夕阳还匍匐在西山巅,慢慢回收着最后一抹斑斓的晚霞。 这样的晚上,甚好的去处是看水...

那些年的自然灾害,令我们老家粮食、肉类紧缺,家家种白菜、萝卜、蔬菜弥补口粮,从而辣椒成了一日三餐中,桌子上少不了的主菜。如今,人们生活富裕了,餐桌上有米饭、鱼、肉等,特别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