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题记】:目下,在下还能靠得住谁的呢?!
  其实,有时靠自己也还是、就是和都是靠不住的啦!
  
  退休了。原单位强烈要求我再发挥发挥余热的吧!
  啊,对不起啊,领导!恕我不能奉陪到底的了。为何?我义无反顾地提早离开了。
  因为,我知道:我是不属于这里的了!为何?我已经是第二次来此上班的了。
  那么,我要是再返聘的话,那么,就是第三次的了?那么,人们常说事不过三的么?是的。有许多东西,盖因冥冥之中的也!于是,我还是婉拒的了。为何?我有我自己的事业要去、要做和要完成的啦!一定?是的。
  其实,我在上世界八十年代时,那时我还在法院上班的了。我就设定好了:到了40岁,我就退休的啦!为何?我也不知的了?!
  结果,真的到了40岁,我不是退休了,而是在原单位买断;失业的了。您说:神奇么?我是不是未卜先知?还是未老先衰?还是前途未卜的呀?!也许?是的,都是。
  无妨!我再找找看么。于是,一切从零开始的了。只要不死心和心不死就行、就好,一切从新开始的了!于是,我对职业、事业和敬业,以及,业务、业绩和业达等等,有了些许更深的感觉、感到和感悟的也……都是?是的。
  其实,我知道、深深地知道:每一个人,都是有你最适合的工作的了。问题是我们自己能否发现的呢?还有,在做自己喜欢的工作;在做喜欢的工作中赚到钱呀!其实,我最最适合的工作,还是、就是在家里,当个——坐家的啦!
  是的。我做到了!那是2000至2003年的了。是的。那时的我,甚是随性、随意和随便的了。为何?整天,上下午接送小女。返回时,将蔬菜带回。随后,我就开始上班的啦,为《新民晚报》、《解放日报》和《文汇报》,以及《交通报》、《上海法治报》和《家庭教育时报》等等,开始写作、投稿的了……成么?
  还行!那点儿润笔,还是可以度日的。还有许多得奖和奖金的呢?虽然不多,然日子也就这样打发过去的了。那时还不会、没用电脑,全部都是手写的了。
  时至今日,就不必这么辛苦和打发的了!为何?我进步多的了,电脑,有了,也会码字了;那都是——享受的也!包括失败与痛苦;寂寞与孤独的也?为何?可以夜静思?可以晨起练?可以午后倒?可以可以的了。为何?有劳保、医保和保障的呀!再也不必为讨生活、讨小海和讨生计的了?
  还行!各大报纸的编辑老师们,还是十分抬爱与我的了。稿件,几乎是每三天就有一篇刊登的了。当然,也有一张报纸、不同版面,同一天刊登三篇的了。最最使我惊喜的是同一个版面要刊登我三篇稿件的了……自然,系三个笔名的也?
  那么,我有多少个笔名的呢?少说,也有30几个了。那么,我为何就没有坚持下去的呢?
  突然,有一天,小女就被前妻带走的了。那么,您说,我是同意、还是不同意的呢?
  无奈,我只得放弃了监护权的了,由她带走的了。不带走,那也是肯定不行的啦!如同她当初送过来一样?我不接受,那也是不行的了!为何?为了那小女的呀……还是?我是多么的忍痛割爱、忍痛割爱,忍痛割爱的呀?!其实,并不是为我自己,而都是为小女的也!为何?小女此生完也?!
  那么,我为何有如此的预感、预估和预判的呢?日后的几年、十几年间,事实早已被证明、验证和证实的也!因此,我常常在心底里对小女说:对不起啊,孩子!老爸……对不起你呀!
  于是,我就准备大干一场的啦!购置了几打文告纸、几百封信封,还有500多元的邮票及几大瓶的墨水的了等等。写出几部力作;大部头;经典之作,抑或是精品之作的呀!能否?至今尚无也。
  可是,不行。为何?父母(那时还健在)亲,几乎天天都要电话来询问、来关心和盯着我的呀?
  你这样下去,那是不行的!你那叫什么文字的呀……狗屁都不通的呀!是的。我是很伤心、很伤心,很伤心的啦?!为何?一个孩子,连父母都不认可的话,那么,这是不是就是最最可悲的呢?
  是的。我那都不叫文字,那都是狗屁不通的了。这一点,我是承认的、我是知道的和我是不能忘却的也!但是,几位编辑老师、特别是还有几位系知名、著名的编辑的呀,难道,他们也是被我所蒙骗过关的么?!这一点,我也是不敢苟同的啦!
  我想:我的这点儿文字,还是有些许价值的?还是能引起编辑老师的共鸣的?多多少少对读者诸君,还是能起到警示作用的吧?最最起码的,或多或少的还是能给报纸和报社增辉不少的吧?
  有例为证:
  有读者通过报纸找到我的;有读者过了半年之后,找到报社,非要同我见面、非要当面问问清楚的了;有复旦的老教授,大半年之后,亲自跑到图书馆里查找当日的《新民晚报》,找到报纸之后,立马就打电话给我的了?这一点,使我非常地感动和欣慰的啦!为何?这,就是我文字的力量和价值的呀?!自然,我都会亲自分别一一地予以回答他们的了。
  有的,还是比较满意的。有的,等我见面返回之后,我就写信、发稿给编辑老师的了;不久,也刊登的了。和那位复旦的老教授,我们还共事了有一年之久的了。老教授对我评价是:非常满意!自然,还有一位系同济的知名老教授的也?
  可是,好景不长呀!为何?父母特别的为我担心的呀。于是,我就只好离家出走的了。于是,就去应聘再找工作的了。为何?子欲养而亲不待呀?!
  还行!为何?有实力,当然有魅力么!
  是的。我的工作问题终于解决的了,来到了一家动迁公司。那么,饭碗和饭票都有了。最最高兴的,还是当属我的老母亲的了……为何?她立马就在原单位(上海外国语大学)的夜大学,第二次退休的了。
  那么,工作之余,我还是继续写作、投稿的了。我想:此生别无长物,惟此嗜好的也?
  可是,好景又不长的呀!为何?父母亲又开始催婚的啦?!于是,几乎是到了每天一个电话的地步的了……还是?您说:烦不烦呢?再说了,我的个性、独立性和自尊心都是很强的了?
  很无奈?甚无奈?最无奈的呀?也是到了很失望、甚失望和最失望的呀!为何?独自、独立和独享的生活,到此即将结束的了!可怜天下父母心的呀?!还有,何谓孝顺的呢?还有。是的。我不想在父母有生之年里,再使他们伤心、担心、操心和失望的了。
  于是,为了父母、为了自己和为了小女的呀?于是,我还是、又是重蹈覆辙的呀?
  房间弄好了;婚礼也定好了;就连一套一万多元的新家具(父母出钱的),我都定好了。可是,性格不合、无法理解和不配合的呀?于是,我都决心、决定那家具的订金(2000元)不要的了!可是,我始终被父母罩着?
  回家和父母协商。不行!最好是不要再分了;能凑合就凑合着过吧;我们都是凑合着过来的了……您说:看见父母的老脸,我,还有啥话可说的呢?
  于是,打掉的牙齿,我只有统统地咽下去的了!且一粒都不会吐出来的了。更何况,我连一颗真牙都没用的了!为何?我那房子都是父母出钱为我购置的啦?!我,再也不能、再伤害父母之心的了!
  于是,我还是硬着头皮完婚的了。尽管有1比4的巴掌?事后、事态的发展,如我之前的所预料的那样一败涂地、一塌糊涂和一蹶不振,以及,一派胡言的呀!为何?系我自找的。系我自作自受的。一切系我自己的原因的呢!我不会责怪、怪罪和罪过她的了。这,也是我历来的主张呀!凡事,多从自我找原因的呀。
  所有的选择、决定,都是我自己决定、选择的了!那么,也就没有什么后悔可谈的啦!更不能去怪罪别人的也……还是?
  这就是:
  所有的选择,都是你最好的结果。
  所有的结果,都是你最好的选择。
  2010年和2012年,我的父母相继去世的了。2014年,我的惟一的胞妹,也去世了……
  是啊!今后,我还能靠谁的呢?
  对。靠自己!
  那么,靠自己……行么?
  行马(吗)?行驴,也有行的啦!
  是的。不行,也要行的啦。
  其实,人世间的事情,都是这样的啦:
  事与愿违、阴差阳错和捕风捉影,以及,晃来晃去、东倒西歪和不着边际,以及,越来越近、越来越远和无影无踪的啦……
  其实,靠自己,系伪命题呀!为何?请看——
  你的来到人世,靠谁呢?那么,你的离开呢,又是靠谁的呢?
  还有:你的长大、成长和成熟,以及,成年等等,都是靠谁的呢?
  还有:你的成家、成婚和孩子,以及,家庭和亲人们等等,都是靠谁的呢?
  还有:你的学习、工作和生活,以及,生老病死、倒下去和不省人世的了等等,又都是靠谁的呢?!
  靠自己呀!
  届时,你能从病床上爬起来——自己给自己倒杯水喝喝的么?!
  肯定不行的了。
  于是,我终于明白、明白了父母的意图的了……
  那么,您呢?
  
  这就是:
  靠天靠地靠自己,
  求人不如求个一?
  晃来晃去独自倒,
  在你在她在小丽!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 八月初,我终于接到了北京某一所大学录取通知书。我捧着金灿灿的通知书满眼的热泪,第一个想到的是我的妈妈,十二年里妈妈陪伴我,为我读书,为我背书包,付出汗水和辛劳,书包成了我...

“清明”是踏青,看望修整已故前辈的房舍,是追忆的一种方式。而七月半,寸是你们的节日,“鬼节”。其实这又是另一种追忆的途径,也是一种唯心的寄托。同时,天地同步,要不每次烧钱纸...

大暑节气,我们去合阳看山看水看风景。 “早知有洽川,何须下江南。”满溢中国风的推介词,不断提醒着游人,洽川风景之美。 以“处女泉”为核心打造的洽川风景区,果然名不虚传。七月的晴...

七月,骄阳似火,烈日如焰。顶着太阳的直射,任汗水肆意外冒。身着旧时的军衣,戴着登山的遮阳布帽,笔直地站在高椅的观景台上。观看高椅的山,欣赏高椅的水,细品高椅的村落。 眼前的高...

早春去威海。正值细雨蒙蒙,急切切登船去刘公岛。 波涛滚滚,极目望去,心儿突突地跳了起来。 啊,刘公岛,梦魂萦绕的地方! 这3.15平方公里的小岛,被称为“中国历史的分水岭”。1894年发生...

1:心若桃花迎风开 蓝天白云下,风鹰渡里,妖风阵阵,行色匆匆的人群,各怀心事,猜不透的战况,风雨欲来。一场巨变,将要重重地,掀翻历史的先河,是福是祸,谁又能说得清呢。朝来风雪,...

宰相扫墓 明朝正德十一年(1516),时年四十九岁的宰相费宏卸任离京后,不久回到了江西上饶的铅山县老家横林休养。他自十六岁冬季入京补学开始,二十岁参与殿试,被皇帝钦定为状元郎,历年...

一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情感,是人类生活中,最基本的精神需求,是人与人之间,沟通交流联系的根本。但如果太重情,往往也会为情所困,为情所伤,饱受情感的折磨。 记得自己就曾经有一段...

一 一种样貌如鲶鱼的“怪”鱼,在别的地方叫“石爬子”,可能也还有其他更多的叫法吧,但在我们那儿,人们普遍称它为“巴滩子”。顾名思义,它的“窝”搭建在急流险滩处,靠肚皮的力量倒...

当我背着一背兜金黄的桉树叶回到宿舍的时候,已是上午九点多了。昨晚刮了一夜的风,还下了入秋来第一场透雨,让久居不走的秋老虎退避三舍。此刻,风和煦地吹着,秋阳在渐次厚起的云彩后...